卻見楊翰忽然湊過來打聽:

卻見楊翰忽然湊過來打聽:

「頭兒,聽說東所僉事的缺兒讓承恩侯世子補了?」

程時聞言睨了他一眼:

「你消息倒挺快。」

楊翰嘿嘿的笑——他姑父是兵部侍郎郭舉,這麼快得到消息並不奇怪。

「咱們這回走的是前仗,東所走後仗,」楊翰搖頭晃腦地感慨,「到底是承恩侯府的人,外頭再怎麼傳不睦,這輕便的差事還是要偏到他處去!」

程時想起容潛那副萬年不變的古潭臉,以及疏人千里的性子,不由輕哼。

也不知小九稀罕他什麼?當真女大不中留。

……最氣的是他的妹妹巴巴護著容潛,李夢林的妹妹卻千方百計躲著自己!

程時忽然猛地站起身,將湊在一旁的楊翰嚇了一跳。

就見程時冷著臉交代他:

「下午多帶些人過去,將軍器點清楚了。需得人手領到才許報數,回頭若報了再有來說沒領的,讓他們自個兒掏銀子去!」

見楊翰愣愣點頭應下,程時便拿起桌案上的畫大步離開。

他出了衙門上馬去了城北李家,開門的依舊是拂冬,見了他又客氣又怯懦地道:

「程大人,不巧小姐今日……」

「我找她有事。」程時打斷拂冬,「她若不在,我便在此候著。」

拂冬接下去的話便被堵上了,不由獃獃望著他不知如何是好。

程時老神在在睨著門,片刻靜默后就聽院中傳來李落輕輕的聲音:

「拂冬。」

拂冬聞聲忙將門拉開,恭恭敬敬地請了程時進去。

程時大步跨入院中,見東邊屋子的布簾一動,李落纖細的身影自簾后出現。

她穿著一身豆青衣衫,袖口卷了幾褶,露出一截纖瘦細白的手腕,上頭染著淡淡墨痕。

李落站在屋外簾下看著他,日頭下一張臉顯得十分蒼白,眉目依舊清淡,整個人卻瘦了一圈。

程時不由皺眉。

他緩步走過去,在她面前站定后將手中畫遞給她。

「這是從上回那批里畫里翻出來的。」他盯著她,「大漠蒼鷹,我瞧著很中意,打算留在身邊。」

李落沒有去接那捲不曾打開的畫,卻知道程時說得是哪一幅——她只畫過這麼一幅。

她垂下眼,無波無瀾道:

「這些畫本就交給程大人處置,您要賣了、要留下,亦或要送人都無妨。」

程時定定看著她,忽然道:

「我與你講過單騎夜渡之事,也講過鷹旋於頂之象,你此畫這般傳神……莫非是專程為我所作?」

李落默了默,許久后才道:

「源思確是來於您所述……程大人若中意便留下罷,當作我送與大人敬謝之禮。」

程時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怒氣。

他猛地上前一步倏然靠近,低頭盯著她,沉沉道:

「是否我中意的,都可留在身邊?」想看的書找不到最新章節?咳咳咳,這都不是事兒,推薦一個公眾號,這兒有小姐姐幫你尋找最新章節,陪你尬聊!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咫尺相對,吐息可聞,李落清楚的在他眼中看見驚惶失措的自己。

她蹬蹬連退兩步撞上身後門框。

程時的目光,自她愈發蒼白的臉龐移到輕微發顫的單薄肩頭,最後落在死死抓著門框的手上。

纖細指尖按壓著褐色門木,白得毫無血色。

……她果然懂。

李落只是不想回應而已。

程時忽然生出一股莫大的怒氣——自己這樣逼她,與那周玉邯又有何分別?

身後傳來拂冬緊張的輕呼和倉促浮亂的腳步聲,卻又猶豫著停了下來。

程時驀地退開一大步。

李落一怔,隨即指尖微松,緊繃的肩膀也稍稍落下。

她雙唇翕合併不敢去望程時,只看著他手中畫卷輕聲道:

「程大人說笑了……這世間哪有萬般如意事,又哪有隨心所欲人。」

話音落下后是一片靜默,連院中風卷落葉的沙沙聲都突兀得有些刺耳。

「李落。」

程時忽然喚她,語聲沉沉又冷靜。

李落不由抬起頭來,見程時微微垂下眼看著她,面容是從未有過的認真。

「世間事雖不能萬般如意,卻可竭盡全力以求。世間人固不能隨心所欲,卻更不該畏沮卻步。只知喟然常嘆者,何來資格求如意與所欲。」

李落一震,獃獃望著他。

程時坦然回視,一字一字道:

「我想明媒正娶,聘你為妻。」

嘩啦。

身後簸簍翻落,金黃的柿干滾出一地,拂冬雙手捂著嘴不敢置信地瞪著程時。

然而李落耳中全然聽不見這些聲音。

她只聽見程時道:明媒正娶,聘為妻。

……他以為,婚姻大事是可以憑著他想、他願意就能成的嗎?

李落張了張嘴,嗓子卻像被堵上一樣發不出一絲聲來。

程時彷彿看穿她心思:

「我知你有許多顧忌,也知此事有諸多門道講究。但無妨,這些事自有法子妥善解決。」他定定看著她,「四日後我會隨皇上去泰山,這段時日里你認真思量,若沒有那些顧慮,可願意做我的妻子?」

李落佇立原地望著他良久,最後垂下眼,什麼都沒說。

程時看了她片刻,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大步離開了李家。

拂冬待程時一走,也顧不上一地狼藉,忙幾步疾走到李落身邊語無倫次道:

「小、小姐,程大人他他他……他果然……小姐,程大人說的那些話,是當真的罷?」

李落怔怔出神半晌,而後默然轉身進屋。

她走到畫架前,將成堆成疊的書卷與畫紙輕輕挪開,淺黃色的紙張後頭露出一隻白色兔子花燈,兔身上有燭火點過的淡淡煙暈。

李落緩緩將花燈取出來,指尖自兔耳劃過兔身,腦中想起程時站在月光下將花燈掛上,嘴裡滿不在乎地說:

那便你這裡掛著罷。

她低下頭,輕輕將花燈攏在胸前。

*

程時離開李家后便回了衙門,當值的吏目告訴他楊翰帶著人去了京郊西大營。

程時點點頭,吩咐吏目使人去府里傳話,讓府中收拾收拾一些衣物來,他這幾日索性住到大營去。

吏目點頭應下,人還沒出門卻又讓他喚住:

「……回來。」

程時皺眉想了想,決定還是親自回去一趟。

他雖嘴上說讓李落在這段時日里冷靜思量,但保不準那女人死腦筋就是想不通——他若當真老老實實等著自泰山回來再去問答案,那他就是個傻子!

程時二話不說便回了府里。

他在府外與正要出門的程曦迎面撞上,兩人均是一愣。

「四哥?」程曦意外地看著程時。

程時看了眼程曦的裝束:

「……你可是要去找承恩侯府那小子?」

程曦差點跳起來去捂他嘴,立時回過頭看了看遠處的門房。

程時很是鄙視她這副慫樣:

「放心,聽不見。」他頓了頓,「那小子如今還有時間見你?」

程曦聞言不由垮下肩,她也猜容潛這幾日會很忙。

昨日兵部匆匆定了職,四天後昭和帝就要啟程去泰山,這幾日容潛又要赴任又要準備祭天事宜……她本也只是想去金銀樓問問掌柜老胡可有容潛的留信或口信而已。

程曦睨著程時,奇怪道:

「你這時候回來做什麼?」

程時聞言,沖馬車旁的秦肖一揮手示意他回去,繼而衝程曦抬抬下巴:

「跟我來,有事交代你。」見她板著臉不動,便道,「……李落的事。」

程曦一愣,隨即蹭蹭地就跟著他回了府。

程時一路上將事情大致與她說了遍:

「……我瞧著她那腦筋不大好使,就是擔心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你這陣子多去李家走走,這些門道我說不清楚,你與她去講。」

程曦聽后瞠目結舌,半天才道:

「你當真……就那樣直接與落姐姐說了?」

「廢話,不直說難道還給她念詩不成?」

程曦張了張嘴,隨即搖頭晃腦嘖嘖嘆道:

「四哥,大老爺們娶媳婦兒,怎麼還要靠妹妹?」

程時一愣,隨即黑下臉來——這是他當初說李落操心李寐婚事的話。

他無視程曦一臉的幸災樂禍,大步走入廖園交代小廝為他收拾行李。

程曦見狀不由問道:

「不是三十才啟程嗎?你要去大營住?」

程時點頭,自書架取了兩本軍史書籍,一面道:

「你記住了,在我回來前將李落那個腦筋給掰過來。」

程曦卻搖頭道:

「落姐姐那裡我會去,可是母親那兒……」她頓了頓,「你這一趟來回便是二十來日,說不定待你回來,母親已然為你定下親了。」

程時一愣,隨即眉頭緊皺,想了片刻后便大步往憑瀾居去。

王氏正靠在羅漢床上聽沈繯說著那位左僉都御史家的林小姐:

「論門第都是無妨的,只是這人還需當面見過了才能定,若也是個如張小姐那般的性子,只怕咱們這頭強行定下,四叔那兒也……」

王氏手指磨著粉彩薄胎茶盅不說話。

自己雖口口聲聲道不再管程時意願,卻到底心中沒底,不敢肯定程時會不會真的來個逃婚——她隱隱覺得程時絕對有膽子干出這種事。

「四爺?」

守在外頭的袁媽媽忽然驚訝喚道,王氏與沈繯不由一愣,齊齊朝門外看去。

隨即帘子被撩起,一身常服的程時大步走進來。

他此時也不講究避,匆匆朝沈繯喊了聲「大嫂」,便對王氏道:

「母親,我要娶個媳婦兒。」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最新章節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裡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