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身的成績確實可能和金大的分數線有一定的差距,不過現在擁有這句身體的是她緋傾傾。

原身的成績確實可能和金大的分數線有一定的差距,不過現在擁有這句身體的是她緋傾傾。

作為一個愛學習的千年美少女,小小高考,根本就不是什麼事兒。

木葉神武 「對了,你為什麼會想要考青大啊?」緋傾傾對這個很是好奇。

青大到底有什麼魅力,居然吸引了容西決?!

緋傾傾是肯定要去金大的,要薅羊毛不得不去,不然容西決小命休矣。

所以如果可能的話,緋傾傾希望容西決也在金大,而容西決的成績是肯定能上金大的,唯一不確定的就是他的想法,先知道容西決為什麼要去青大的原因,然後想辦法解決它,這樣,容西決去金大的計劃就妥了!

「聽說青大四季如春,考去那裡的話,夏天應該不會這麼熱,冬天也不會特別冷吧。」容西決內心是絕望的,之所以這麼說,主要就是表示他從最好的到一般的學校都去得。

這樣緋傾傾想考那個學校,他就先考過去,然後等緋傾傾考過去的時候,就有堅實的靠山了。

所以理由什麼的,容西決根本沒想過,也根本沒想到緋傾傾會特意查,並且問他。

緋傾傾若有所思的點頭,容西決說的很有道理,她根本無力反駁,而且,這種原因……到底要怎麼解決啊!

天氣這東西,她根本沒法控制啊。

感覺想要淚奔,這特么上哪說理去?!

沒法改變天氣,緋傾傾只能在其他方向下功夫了。

比如,給容西決一個不得不去金大的理由。

但是也超難找到這樣的理由啊摔!

看緋傾傾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一副遇到大問題的樣子,容西決有點疑惑。

搞不懂緋傾傾的腦迴路。

「你不是想考金大嗎?正好我要高考複習,給你補補課如何?!」容西決準備幫緋傾傾一把。

「啊……」緋傾傾還在想有什麼讓容西決不得不說金大的理由呢,沒想到容西決會突然說要給她補課。 鬼和人也是一樣的也有害怕的東西,可惜一張普通的鎮魂符對阿平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否則馬小玲還幹嘛各種折騰呢,雖然作用不大但只要有作用就行了啊。

阿平會還害怕會躲這就足夠了,戰鬥不能一味的蠻幹要動腦子才行。

就在阿平抬起手擋在自己頭上的時候,兩根鋒利的柳釘出現在楊風手裡對著阿平的兩隻腳狠狠的釘了下去,帶著金光的柳釘直接將阿平的雙腳給穿透將他釘在了地上不能動彈,腳背之上還冒起一陣陣黑煙。

上當了!

阿平這才意識到不對勁但已經晚了陣陣劇痛讓他用的大聲叫喊了起來可惜沒什麼用,楊風丟出陣圖直接將阿平籠罩,陣圖一瞬間擴大像是一張漁網將阿平罩住,楊風兩手快速一拉阿平就被困在其中。

「搞定收工!」

楊風吹了個口哨這也沒什麼難的嘛,真的就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提著不斷動來動去的阿平楊風坐著電梯來到了樓項將阿平一丟。

「搞定了你自己送去何應求那,還是我去?」

「放我出來!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所有人!放我出來。」

阿平瘋狂的掙扎還斷扭動,想要跑出來。

「他不會跑出來吧。」

王珍珍聽著阿平那恐怖低沉的聲音有些害怕,金正宗也一樣兩腿都在打顫顫況天佑面無表情,沒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更厲害的是楊風都三下五除一就搞定了。

客家等郎妹 癡心纏綿:女人,你不要招惹我 馬小玲深深的看了楊風一眼眼神之中帶著幾分吃驚和複雜當然還有一點幽怨,嘆了口氣道,「還是你送過去吧我怕路上他會跑出來。」

「沒問題交給我吧今天陰氣太重大廈有些陰森過了今天就會沒事了那我先走一趟,有人吃宵夜嗎?」

提著不斷大喊大叫的阿平楊風還有心思開玩笑。

「老實點,」

阿平不斷的扭動不斷的喊叫,讓楊風直點不耐煩對著他就是一拳,讓眾人目瞪口呆的是阿平竟然因此安靜了下來,這也太神了吧鬼都害怕凶的。

他們不知道的是楊風是故意來一下,順手施展一點小手段然後讓阿平安靜下來不是說他一拳就能保證阿平老實下來,一個惡修羅還被抓起來了你想讓他安靜?簡直是做夢。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馬小玲想了下提著自己的東西就追了下來,剛好打開車門的楊風回頭望著她,想了一下道:「那上車吧,你自己開車跟上來也行。」

馬小玲沒有一話,直接走上來拉開車門就坐了上來只是因為牧馬人改裝后底盤比較高雖然她的個頭很高但想坐上來也需要廢一點勁才行上來的時候姿勢有那麼點彆扭。

「穿那麼短上車不費力嗎?」楊風偏著頭問了一句。

馬小玲差點一頭就撞在車門上鬱悶的將車門關上沒好氣的回答,「不是每個人的車都和你的一樣那麼高好不好。」

「幸好我買的只是牧馬人不是福特大塊頭不然你想上來就難了。」

楊風笑著打趣道啟動車子,離開了嘉嘉大廈,朝著何應求的遊戲室開去。

因為馬小玲被楊風給氣到了坐在車上選擇了沉默楊風也沒有進一步的刺激她專心的開著車。

「你為什麼不肯出手對付將臣?姑婆和求叔說你的實力很強。」

沉默了十幾分鐘馬小玲才出聲,只是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楊風為什麼不願意對付將臣。

「讓人很苦惱的問題呢。」

楊風不禁失笑,挑挑眉糾結的想了一下回答:「如果你是一個雞蛋讓你去撞石頭你會嗎?」

「會!如果是對付將臣,我會。」

馬小玲給了他一個很肯定的回答。

果然很馬家馬家的女人就是這麼瘋狂!

這次輪到楊風沉默了,馬小玲望著他的側臉等著他的進一步回答。

沉默了幾分鐘楊風說道:「其實對我來說應付將臣不像是雞蛋碰石頭那麼誇張,但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你要相信將臣沒有那麼容易對付。或許對你們馬家的女人來說,對付將臣是你們的天職但對我來說,我只是一個道士一個很普通的道士就實力稍微強了一點點罷了。」

實力稍微強了一點點罷了當楊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馬小玲很想一腳將他踢下去這是真的沒有開玩笑。

你的實力只是稍微強了一點點,那我這樣的是不是要找地方撞死算了。

楊風可不知道馬小玲想了些什麼繼續說道:「既然知道將臣很難對付甚至根本殺不死那我幹嘛去浪費時間和精力呢?」

「將臣殺不死?」

馬小玲深深的皺起眉頭,一顆心不是個滋味那他們馬家差不多兩千年來到底在折騰些什麼?

「也不能說殺不死,只是一般人不可能殺死他,對大部分人而言他就是無敵的存在可以算是另類的神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其實不需要對付將臣,在香江就有一些將臣後裔的殭屍這些二代三代殭屍和將臣比較起來,就是渣渣但是對付你……」

打量了馬小玲幾眼楊風嘆了口氣給了一個讓她幾乎抓狂的答案:「能追的你馬小玲滿山跑,好了,將臣的話題就此打住,別再找我說這些我不想碰到每一代馬家的女人都說一堆無用的,你姑婆馬丹娜是這樣你姑姑馬叮噹還是你姑婆的結果你也看到了吧,當初要不是我也去了大不列顛,搞不好她死的會更早。」

事實就是事實就算馬玲不承認也沒辦法。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何應求的遊戲室內,雖然時間已經到了半夜兩點,但何應求的遊戲室還未關門依舊有那麼一兩個人坐在裡面打遊戲。

「好啦好啦,關門了明天再來玩。」

看到楊風和馬小玲走進來何應求就走了出來開始攆人還在玩的幾個人知道何應求的脾氣,直接的接過何應求遞來的補償遊戲幣,麻利關掉機子就離開閑雜人等都走了楊風將裹成一個袋子的八卦陣丟給何應求,何應求一陣手忙腳亂才接住就怕這東西掉在地上讓阿平跑出來了。

「這次的事情算是結束了先說好啊阿平跑出來的話我是不管的還有你們那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別用了困不住他太久的惡修羅始終是個惡修羅,哪怕他沒有殺過任何人,吞噬過任何魂魄,讓你這裡的小鬼都躲遠點這傢伙給他殺幾個人呢,吞噬一些鬼魂后你們就等著香江蹦出來一個可怕的殺人魔鬼吧。」

馬家欠的出手次數又少一次,還剩下最後一次,就看馬小玲怎麼使用了。

何應求本來想直接利用馬小玲買來的裝備禁制阿平不過聽楊風這麼一說后就有些猶豫,老實說他真的怕阿平跑出來就算不跑出來稍微動點手腳後果也讓人難以接受。

何應求這裡到處都是小鬼若是阿平找到什麼漏洞吞噬了幾隻小鬼那樂子就大了。

你是在歧視我嗎?馬小玲又一次躺著中槍。

「師叔祖,你覺得用什麼辦法最好?」

何應求不敢隨便亂出手那麼只好找楊風幫忙了。

「用八卦陣唄,不知道八卦陣可是萬金油陣法嗎?我以前教導過你好吧自己變通一下就行了怎麼,打算讓我出手?」

楊風笑呵呵的望著他們倆,何應求馬上就囧馬小玲感覺危機正在朝著自己襲來,自己的錢包危險了,果然女人的第六感是準確的讓馬小玲直翻白眼的是楊風笑眯眯的抬起一隻手。

「很簡單五十萬我來搞定他,不過我不管超度。」

五十萬出手費我製作一個八卦陣將阿平困住,不會讓他有任何跑出來的機會。

「你怎麼不去搶!」

馬小玲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咪,直接炸了不知道她的錢誰都別想摳出去嗎?

楊風竟然來個獅子大開口要五十萬!開的什麼國際玩笑。

對於馬小玲的炸毛楊風並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聳聳肩膀,對她說道:「你問一下何應求,我這個價格高不高。」

「不高不高!」

何應求額頭上都冒出一層冷汗來了,他還真怕楊風和以前一樣動不動就幾百萬幾千萬的要價,那才嚇死人,五十萬已經是很良心的價格了。

馬小玲驚呆了這麼高的價格,居然還不高?

這已經是心黑了好不好,求叔你在想什麼啊,她快急死了。

何應求不好解釋只能說道:「小玲這價格真不高等下我再和你解釋師叔祖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你去將材料拿出來我就開始製作,很簡單的東西,半小時就搞定。」

楊風拿起桌子上的一個銀幣直接丟到了一台機器裡面去,拳皇多年沒碰過了,不知道還會不會玩。

萌妻駕到 前世小時候簡直愛死了這東西,隔壁村子小賣部有兩台每天放學不是去下河摸魚就是滿山跑,要麼跑去看別人對打就算沒錢玩也能於看幾個小時還精神抖擻。

只是回家的時候有點不妙通常會被打個半死還要苦兮兮的趴在被窩裡悄悄寫作業滿滿的回憶。

「哼!」

讓楊風莫名其妙的是何應求去找材料,馬小玲直接坐在他身邊,也投了一個銀幣沖他挑挑眉似乎在說道:「沒見過女人打拳皇嗎?」

「ko!」

十秒秒后,遊戲機上彈出這兩個大字,楊風無語的轉過身去馬小玲則直幾分小得意她直接將楊風給完虐了。

春去秋來都快過了接近一百年,楊風的技術各種下滑,直接下滑到被馬小玲虐的地步,不能忍啊!看我怎麼收拾你。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怎麼,很驚訝?」容西決叫緋傾傾瞪圓了眼睛的的可愛樣子,輕笑。

「有點。」緋傾傾點頭承認了。

「所以補不補?」容西決側頭看緋傾傾,神色專註又認真。

緋傾傾倒是有點猶豫:「要是耽誤了你怎麼辦?」

自己複習是一回事,給別人補習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萬一因為給她補習,然後耽誤了容西決複習,然後考不上金大,緋傾傾會哭暈在廁所的。

「那就先補習一周吧,如果你實在太笨了,我就自己複習。」容西決說得風輕雲淡,緋傾傾氣得咬牙切齒。

好吧,她真是看錯了容西決了。

「補就補。」緋傾傾氣呼呼的說道。

明明是活了千年的美少女,但是在容西決這裡,緋傾傾卻經常被氣得人仰馬翻,簡直丟她千年美少女的臉。

叫緋傾傾答應,容西決嘴角一翹,心情很好啊。

激將法什麼的,真是個好用的計策

補習的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容西決索性和緋傾傾說起了其他事情:「之前聽過你唱歌,聲音很棒,不過肺活量不足,唱一句喘一下,雖然……挺誘人的,但是如果以後開演唱會,全球巡演什麼的,你肯定撐不住,所以明天開始,你要和我一起去健身房鍛煉身體。」

連唱帶喘的這種,以後唱給他聽就行了,別人還是算了,他們不應該有那個福氣。

「好。」緋傾傾答應得很乾脆,容西決說的是事實,就她這體質,開演唱會准跪。

「你現在要回學校還是在公司等經紀人過來?!」容西決聽到緋傾傾答應得乾脆,心情很好。

心情一好,容西決就想管閑事。

當然了,緋傾傾的閑事,不管心情好不好容西決肯定都會管的,不過心情好的時候,管得比較寬。

「等經紀人吧。」緋傾傾想得很清楚,學校里能搶什麼氣運啊,換個床位也就一點的氣運值,給容西決增加了兩百多天的存活時間。

而余微微和夏目忝的大氣運,都是在各種比賽代言上,沒必苦逼的蹲學校。

緋傾傾都想好了,讓經紀人給她請長假,然後學習就請家教老師好了。

在學校里學習進度其實挺慢,還不如請家教呢。

「我們去他辦公室等吧。」容西決說著,帶著緋傾傾向一個方向走去。

在經紀人的辦公室里等了二十幾分鐘,在緋傾傾喝完了一杯冰水后,杯安排得妥妥的經紀人過來了。

緋傾傾的經紀人和容西決同一個。

姓沈,單名一個莫字,沈莫大概三十歲左右,長相斯文儒雅,鼻樑上架了一副金絲邊的眼鏡。

西裝筆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叫做精英的氣息。

同時,沈莫是個很有能力的經紀人,看容西決之前各種各樣的代言,還有容西決一點負面新聞都沒有就可見一斑。

不過也是沈莫太有能力了,所以容西決對沈莫尤其不待見。

成天忙成狗,容西決一點也不想要。

這話說出去可能會被娛樂圈的那些十八線或者小透明吊起來打,但是這卻是容西決內心的真實寫照。 「何應求,拿硬幣來!」

「啥玩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