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蠱惑地面之上的那個域外邪魔。

去蠱惑地面之上的那個域外邪魔。

但是現在又有一個問題擺在了劉俊之面前。

這個問題是,素問心又陷入了昏睡當中。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只能在將她由一變二。

不過,這個方法。

讓劉俊之有些為難了。

那就是運轉藥王谷的心法。

還能夠將她成功的在變回兩個素問心。

不過要藉助藥王谷的地脈之泉,可是這個泉水的中間,那一小塊兒的灘涂之上,那把魔劍又插在那裡。

因為藥王谷的地脈之泉,可是封印陣的一部分。 所以劉俊之只能鋌而走險,去地脈之泉看一下。

雖然那個魔劍有危險,可是對於劉俊之來說,機遇同樣是很大的,因為他可以掌控那把魔劍。

談起魔的話,誰也沒有比劉俊之有發言權,因為他們的祖先,逍遙帝君本來就是神魔,所以他們體內都有魔的一部分。

不過這兩部分十分的平衡,所以神的那一部分和魔的那一部分相互抵消。

對他們而言,是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但是如果接觸了魔氣,他們身上魔的那一部分就會自動顯現出來,來同這魔氣對抗。

所以劉俊之根本不用擔心。

這也是他為什麼不怕那把魔劍的根本原因。

但是周晴必須留在這裡,劉俊之向小愛交待了幾句。

於是推開了石門,向最深處走去。

劉俊之橫抱著素問心,向洞穴的深處走去。

劉郁俊雖然發揮了三聖槍的最大威力,可是相比之下,他和其他的幾個人相差太遠。

所以他的攻擊力,對於這個地魔王來說,不算什麼。

因為這個地魔王又恢復了它最開始的狀態,六首,十二手臂。

而他所表現出來的攻擊力。比剛才更強。

而且隱隱約約的壓制著他,讓他根本放不開手腳。

相比劉郁俊而言,其他人,他們的配合則是天衣無縫。

神魔大陸,秦天饒有興趣地看著天空。

看來,有人找到他丟失的那一個魂魄。

這次他決定自己動手,將丟失的那個魂魄找回來。

「貓爺,狗爺。有沒有興趣和我去別的世界見識一下。」

趴櫃檯上的那一隻狗和一隻貓。睜開了它們的眼睛。

「好啊。」貓爺和狗爺異口同聲的說道。

然後一人,一貓,一狗,消失在這小小的租賃鋪當中。

典韋看了看消失的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幾天的生意,又得是自己看管了。

典韋十分的熟悉的戴起面具。

因為他的長相,恐怕來一個顧客,都會被他的模樣嚇跑的。

神武大陸,雲州。

看著那遙遠的天邊,十分清晰的黑色氣息。

太虛無為觀觀主水齊華,心情十分的複雜。

因為那個方向,正好是袞州。

他的故鄉。

袞州,荒谷。

白雲飛的動作十分的流暢,而且現在,她還沒有使用她的至尊神通。

僅僅依靠的七神鏡。

就將他面前那個虎頭,再一次打飛了。

這個地魔王當然不可能飛出去,因為那個虎頭人,已經從他的身體脫離,變成了獨立的存在。

他知道他解決這些人的話,根本無法對付乾坤夫人。

因為這些人,生生的擋住了他的去路。

使他沒法觸碰到乾坤夫人。

這個地魔王雖然十分的惱怒,可是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因為他面前這個老者太難纏。

簡直是難纏到了極點。

而且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被這個老者的招數所困。

雖然有一個頭已經脫離了出去。

把他變成了五首十臂。

可是這並不影響,這個地魔王的動作。

因為他的速度優勢十分的明顯。

並且速度快到一定程度。

能夠自如切換的身軀,是他最大的依仗。

而且他已經成功逼退了一個人。

逼退了那個剛才自己弄斷自己手臂的男人。

景浩現在一板一眼的施展著他所有的劍法,因為他知道。

他的神通對於這個怪物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他決定,不再去冒那個險。

而是用自己的平生所學。

運用了無上的劍術。

他這樣做的目的不在乎殺敵,因為他知道自己跟這個妖怪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所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就是這十短暫的時間內,來阻止這個怪物,你這樣的更換自己的頭顱和手臂。

而且主攻也不是他,但是他不得不承認,那個主攻的少年人,十分的厲害,而且這種厲害程度,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沒有想到一個武帝九重,實戰的能力會是這麼強。甚至超過了一些普通的武聖一重。

而且擁有這種實力修為,偽聖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的攻擊也還透著一環。看似雜亂無章,實際上每一級擊都有深意。

而且他能夠短暫的預料到這怪物的下一個動作,雖然只是粗略的預料道,那也是十分了不起的。

因為一直到現在,連景浩都沒有,摸清這個怪物的路數。

他的攻擊,只能令那個怪物有些遲緩而已。

而且那個分裂出去的虎頭人,被七神鏡的七色光芒照耀。

而且被禁錮著。這個虎頭人掙扎著。

卻無法掙脫這個禁錮。

而且他的虎頭之上,被一把槍貫通。

那把槍之上,還燃燒著火焰。

劉郁俊愣了愣,又一件十大聖兵。

熾陽槍。

這個虎頭人,被熊熊的烈焰燃燒殆盡。

而且是徹底的消失了。

「看來這裡面最厲害的人是你。」這個地魔王,跳出了所有人的包圍圈,直奔白雲飛而去。

而且那個蛇頭,張開了他的血盆大嘴。

向白雲飛的脖子咬來。

不過他的嘴,卻被一柄劍從下而上,穿了個透心涼。

「以你現在的實力,如果不拿出全部的實力。恐怕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白雲飛說道,因為她展現出來的全部實力,是武聖十重天生至尊。

那是白雲飛最強大的實力,而且,他已經了解了這個怪物的路數。

所以對付他,十分的容易,完全不會任何事情。

而且那個蛇頭,發去嗞嗞的慘叫。

那把劍,能夠腐蝕他的皮膚和血肉。

那個龍頭的口中,吐出一口火焰。

這股火焰燃燒著,白雲飛看著手上燃燒的火焰。

然後身上立馬覆蓋了冰晶,將他身上的火焰全部熄滅。

白雲飛將劍拔了出來。

七神鏡又從背後飛去。

將這個龍頭禁錮住。

只不過一瞬間,這個龍頭就掙脫了掌控。

手中的鐵扇,抵在白雲飛的脖子之上。

只不過他的手,卻被白雲飛攥住了。

然後白雲飛的另一隻手,直接從扇面穿過。

然後向前抓去,她的手所到之處。

把那個鐵扇全部的破壞。

當那個龍頭人意識到危險的時刻,卻發現自己的手腕整個都融化掉了,是徹徹底底的融化掉了。 劉俊之看著前面那一潭水,發出了輕輕的嘆息聲。

果然受到那把劍魔氣的影響。

地脈之泉已經變得渾濁不堪。

沒有原來的那麼清晰可見了。

而中間的那把魔劍,散發個黑色的氣息。

這黑色的氣息。不斷的侵蝕著水潭表面。

看著清澈的水面,變得渾濁不堪。

而且劉俊之的耳邊不停的有的低語的聲音。

「小哥,這個妞不錯。而且她正在昏迷中,你是不是該辦點事。」

「滾。」劉俊之就一直大聲的吼道。

對於這個魔劍的誘惑,劉俊之根本沒有理會。

只過魔劍上黑色的氣息,不斷的侵蝕這陣法。

也不斷的圍繞在劉俊之身邊,但是卻無法侵入到劉俊之的體內。

對於劉俊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

如何進去。

因為她根本進不去這個陣法,他手上缺失的東西太多。

所以根本進不去陣法,用一些特殊手段。

強行撕裂這個陣法。需要特殊的原因。

所以要特殊對待。

只不過那股魔氣,簡直是無孔不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