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及時用殘留的三萬金球建大陣布防,但書體晃動不止,已是強弩之末。

古書及時用殘留的三萬金球建大陣布防,但書體晃動不止,已是強弩之末。

「轟」古書支持不住被強大的能量推出通道。瞳霸道人驚怒大吼:「休走。」

他被宮殿纏住,只能看到了古書消失的殘影。

瞳霸道人暗金的眼變做血色,用仇恨的目光狠狠瞪了漸漸消失的宮殿一眼。他境界極高,剛才只用十分之一彈指,便算出了自己繼續鬥法有道消之劫,所以並不追趕。

宮殿內,黑影們相互傳音,「我等要不要擊殺此獠?」「不可,此間非惡魔界,我等不可沾惹異界因果。」「祖鼎已得,退去吧!」……. 蒼伊驚駭地四處張望,非常困惑。這絕非自己的同胞至親,聲音蒼老,而且蒼伊不信有人會這麼巧和他穿越一處。

「小子,老夫不在別處,正在你體內,而你呀,在一個蛋內,自然沒人會把你分娩出來。一道滄桑老人聲音直接出現在蒼伊腦海。

「多謝老先生提醒,您老慧眼如炬,小子望塵莫及。」蒼伊一下子把老人當成《斗破》里的葯老一樣的存在,狠狠地拍了個馬屁,「不知小子能否三生有幸,一睹尊顏。」

「你且屏息凝神,放空思維,觀想寶宮泥丸,意貫上丹,自然便能見到老夫了。」那老人不為馬屁所動,依然平淡。

「停停…老先生,我現在在蛋里好理解,怪事連連,我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您說的什麼泥巴丸,上丹什麼的我真的,真的一點也聽不懂。」蒼伊雖然很想見到這位神秘老人,但理科宅男實在力有不逮。

「哎,現在的祖星人連基本的修真之語都不知了嗎?,怪不得現在我的封印現在才解開!」蒼老聲音不再淡定,輕嘆一聲,顯出無比失落。

「老人家,小子雖不才。,但踏實肯學,樂觀開朗,陽光向上,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您老一定要教我呀!」蒼伊聽到「修真」兩字,哪裡不知機緣到了,趕忙順桿爬自誇一番。

「那上丹指上丹田,上丹田為督脈印堂之處,又稱「泥丸宮」,是藏神之所,不是什麼泥巴丸。好了,你不要多想,放空大腦,指揮精神,有意識地誘導思想專註於頭頂百會穴,呼吸吐納,精神集中,自然放鬆,心平氣和,節奏緩勻,意氣合一。正所謂存想丹田,太一紫房、抱元守一….」老人恨鐵不成剛,耐心教導。

蒼伊本來以為會得授什麼蓋世秘笈,沒想到卻是老人的碎碎念。更慘的是他幾乎一句也聽不懂。

放棄了YY想法,蒼伊務實地提出意見,「老人家,您能不能教一下更具體的。」

那聲音沉默了一會。

以為老人被氣走,蒼伊連聲道歉。

「哎,若是老夫現在有昔日一絲力量,早就直接烙印知識到你命魂之上。算了,我教你一法,可意守上丹,壯大神府。此法名「山海觀像法」你…….」老人無奈,出聲教授,

「嗯..嗯..」蒼伊這回聽懂了,老人用的語句他都熟悉。更神奇的是句句好像落在心上,過耳不忘,這是老人施法,加深他印象理解。

「你自己試一下吧」老人聲音有些疲憊。

「謝謝老人家」蒼伊這句感謝是真心的。從小父母雙亡,沒有人對他這麼上心。

蒼伊按老人所教,先不想一物,放鬆大腦,默念一段經文:「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幾分鐘后蒼伊雙眼前的黑暗中彷彿出現一團亮光。

只聽他默念經文,觀心如山之不移,觀神若海之沉靜。一道道經文,似清水如玉泉,洗滌著一顆連經變故,浮躁驕張的紅塵心。

亮光更勝,驅走黑暗,雖緊閉雙眼,眼前仍亮若白晝,一本古書正靜靜懸浮在眼前。正是蒼伊親戚遺物。

蒼伊雖有些吃驚,但也很快平復。他博覽眾小說,早猜到老人一定與那古書或琉璃小鼎有關,心中已有準備。

蒼伊靠近古書,手指一碰,一股信息流傳遞到腦海,蒼伊猝不及防,頭痛欲裂,眼角流出墨綠之血,經文被打斷,眼前亮光急速退去,視野一黑便再次昏倒。

「山海經….,山海道人….成就點….啟道點….山海積分….」蒼伊慢慢蘇醒,梳理整合一番得到的信息,露出欣喜而遺憾的神情。

原來這古書名曰山海經。首卷便寫「有異獸名曰白澤,渾身雪白,能說人話,人皇軒轅氏巡遊至東海,遇之,此獸能言,達於萬物之情。問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氣為物、遊魂為變者凡萬一五百二十種,白澤言之,帝令以圖寫之,以示天下。」

此書是軒轅大帝所著,用洪荒大能蚩尤氏的頭皮為頁,那蚩尤氏為洪荒大巫,真身有三千三百三十三丈之高,頭皮之大堪比好幾個足球場。大帝采三十三天之上凝聚天地陽氣的真陽之精,在仙山崑崙之巔煉製九九八十一年煉成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張書頁,合一元之數,每張長九尺九寸,寬三尺三寸。

又讓帝妃嫘祖採金鳳尾羽之毛,編金線六千六百六十六丈,那九為天之數,六為地之數,三為人之數。此經材質規格已是奪天之妙華,掠地之神機,篡人之恆變。

那軒轅大帝,修為震古爍金,鎮壓洪荒界上千億紀元,就算位列仙班,成就天仙大道的大神通者,也不敢有所違逆。當時,洪荒是一塊無邊大陸,他遍請各方奇人異士,搜集諸道密法,以九種真靈神獸之血寫出這本道經。

經成之日,天降異相,北方無數虛幻天女,雲裳為衣風為袍,身姿綽約,顛倒眾生,踏虹而來,天女散花,奇葩臨塵。

東方金龍彩鳳聯袂邇來,龍鳳和鳴,異彩分祥。

西方金光閃閃,似有佛陀行禮,菩薩拜疆。

南方紅彩紫霞,好似異火降世,神主下凡。

…….

蒼伊驚得無語,為大帝無上之威,也為那《山海經》來頭之大。

他不斷憧憬自己,不知未來能否有大帝一半威儀。

那經自軒轅大帝無故失蹤,便被各方爭搶,幾經劫難,傷痕纍纍。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經靈為求自保,以無上陣法封印自身,流落凡塵。

滄海桑田,人世變遷,洪荒破碎,巫妖大戰,隕落無數修士。上古時仙凡分為兩界,此書趁機躲在人間,這才輾轉到蒼伊手中。

《山海經》現在已失去泰半能力,無法戰鬥。經靈山海老人遵守大帝定下的規則,告訴蒼伊,這個《山海經》第二個主人如何使用這本洪荒奇書。

「這成就點不就像無限流里的支線劇情嘛,嗯..啟道點很特別,以後再摸索,山海積分更好理解。偶買雷帝嘎嘎,這不是把一個」主神」帶在身上,而且不用擔心被抹殺呀!」蒼伊無比興奮,感到前途一片光明,怪叫聲連連不止。 伊凡森林依舊靜謐,流金太陽無聲地發散光芒。

稀稀落落的溫暖陽光,透過棵棵千百丈巨樹,一人大小的葉子,吝嗇地縮成了一片一片的樣子。

一棵百丈巨樹下,一隻墨綠巨蛋突然起了變化,墨綠的蛋身裂開細紋。

「咔咔….咔咔…」一聲又一聲破碎之音傳來。巨蛋邊埋頭吃草的一些生物警覺地抬起頭。

「吧啦..吧….」墨綠巨蛋終於裂開,一隻淡綠色的小頭鑽了出來,頭上頂著一片墨綠色蛋片,那生物晃晃頭,頭上蛋殼便四散掉落。周圍的食草生物看到是一隻剛出生的小惡魔,緊張的肌肉鬆了下去。繼續吃草大業。

蒼伊獃獃地看著眼前的新世界。

」這就是惡魔界嗎?」蒼伊喃喃自語。

現在離他蘇醒已經過了一個月,當然這個月不是地球上的30天,而是惡魔界的森之月。(詳見作品相關)

也就是說現在已是光之月了,氣溫也有了升高,起碼蒼伊赤身裸體沒有感覺寒冷。

「前輩,好了沒有?」蒼伊坐在蛋殼裡喃喃自語。

我不愛術士 「再等等….,好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出現帶著些許歡喜。

「前輩,惡魔法則已經破譯了嗎?」蒼伊對這個問題好像很關心。

「只是部分」蒼老聲音恢復平淡。

「那我可以走出蛋殼了嗎?」蒼伊可不想一直坐在一個破開的蛋殼上。

「大概只有對待新生惡魔,惡魔法則才會降臨這麼全面吧!」山海老人感嘆道,「你只要不徹底走出蛋殼主體。就不算正式出生。惡魔法則的破譯已經完成了,你現在可以正式出生了。」

山海老人器身正在蒼伊泥丸宮裡,老人直接對蒼伊傳聲,兩人交流無礙。

蒼伊邁開淡綠色小腿,走出蛋殼。

一道恢宏的法則降臨,蒼伊只覺一點紫光射向自己,下意識想避開,可身體卻一動也不動,靈魂好像和肉體脫離了。

紫光徑直射入泥丸宮,那紫色靈光一轉,便化作一黃豆大小的小珠。小珠不停轉動,一縷縷奇異氣機突然覆蓋全身。不過山海經只是一晃動,便卸開了氣機糾纏。

「別動,這是近古惡魔法則在綁定你。只要綁定成功,得到惡魔元晶,你就是惡魔界的一份子了。惡魔界可不是地球所在祖星凡界這樣的低等晶壁,多少生靈做夢都想得到惡魔法則的綁定呀。」山海老人原本平淡的語調參雜了些激動。

「我想動也動不了呀!」蒼伊無奈苦笑。

不一會,紫色小珠不再轉動。蒼伊念頭一動便感應到紫色小珠。其實,幼生小惡魔一般要用好幾年學習感知惡魔元晶,但蒼伊向山海老人學習一點「山海觀像法」。對精神力應用有了顯著的提高,才馬上聯繫上元晶。

這「山海觀像法」是軒轅大帝所創無上的觀想秘法,存想山川湖海於爽靈魂之中,藉此獲得諸多益處。練到一定境界,可以化實為虛,將真正的廣袤山海納入爽靈中,獲得強大力量。

那爽靈魂是人三魂之一,蒼伊的肉身是山海老人參照人類靈魂結合巨蛋內生命為藍本所建。所以還擁有三魂七魄,諸天穴道。

人的三魂組合成命神,三魂既相互獨立,又共同構建了一個人的思維之基。

三魂

一名胎光,含太清陽和之氣,屬於天;

二名爽靈,為陰氣之變,屬於五行;

三名幽精,為陰氣之雜,屬於地。

胎光主生命,久居人身則可使人神清氣爽,益壽延年;源於母體。

爽靈主財祿,能使明氣制陽,使人機謀萬物,勞役百神,生禍若害;決定智慧、能力,源於父。

幽精主災衰,使人好色嗜欲,溺於穢亂之思,耗損精華,神氣缺少,腎氣不足,脾胃五脈不通,旦夕形若屍卧。

所以胎光對應力量,爽靈對應智力,幽精對應敏捷,三魂共同決定體力。

(之所以要拿力量,智力,敏捷,體力作對照,您往下看便知道。)

……..

蒼伊吸收消化了元晶里的信息,露出古怪的神情。

「偶買雷帝嘎嘎,連四圍都出來了。」蒼伊十分不解,「我是不是到遊戲中了。」

「非也非也,小子你理解錯了,」山海老人及時解惑,「不論是遊戲還是惡魔界都有一個共同點——非常嚴密的規則。」

蒼伊一點就透:「對了,惡魔法則極像遊戲程序,也像國家的憲法,從遠古開始,經過上古,中古,近古,法則已經完善到惡魔界每個角落。如果中國法律,像惡魔法則一樣發展無數紀元,一定變的和這種神奇的法則一樣可以將一切量化了。」

近古惡魔法則——中古惡魔法則——上古惡魔法則——遠古惡魔法則。

四套法則相互補充,互相獨立,覆蓋了惡魔界從小酒館里小角魔侍應,到高居黑耀天日的惡魔仲裁長。當然仲裁長大人是和遠古惡魔法則簽約,小角魔能簽到近古惡魔法則已經謝天謝地了。

「一個惡魔只能同時遵守一個法則。」四項法則都記載了這句話。

蒼伊想到遵守同樣法則所帶來的凝聚力,就對惡魔界有了更深的敬畏:這需要多強的存在,才能摧毀這個可怕的整體。

蒼伊讀出了自己的屬性。

姓名:蒼伊.魅.

年齡:0

種族:混血(魅魔族與未知生物)

外表:(元晶顯示的是圖象,為了讓大家了解才有文字說明)一米高,35千克。人形生物,布滿淡綠鱗片,頭上只有太陽穴上有兩片黑色鱗片。面龐十分俊美,白皙皮膚,粉雕玉琢,一雙濃眉丹鳳眼,十分可愛。尾巴3米,五十厘米長的指甲可自由伸縮。

(以上屬性沒有特殊情況不會再出現)

等級:小惡魔1級】

力量:3

敏捷:8

智力:15

體力:5

學問:魅力學(天賦)初級,空間學(天賦)初級,能量學(天賦)初級,物理學(異晶壁)高級

技能:可愛:可愛的外表增加你的魅力(被動)(學徒級)

消化:能量簡單的利用吸收食物範圍更寬(學徒級)

移動:對空間粗淺應用,可以將物體移動一定距離(學徒級)

光滑:異晶壁物理學問得到惡魔法則承認,可以減少摩擦力(學徒級)

(今日三更!第一更到,請大家多多支持新人。) 幼小卻強健的惡魔心臟,嗙嗙作響,劇烈跳動,淡綠色血液好似沸騰,源源不斷地為蒼伊還幼小的身軀補充能量。但剛才生死之間,體能消耗巨大,蒼伊的體力只剩兩點,再減少一點蒼伊就會昏倒了。

「吼..嘔…」蒼伊感覺胃裡好像燒起烈焰,一股前所未有的飢餓感像潮水一樣,不斷衝擊著蒼伊心神。

蒼伊感覺現在就算是一快廁所里又臟又臭的石頭,自己也能嚼出旺仔仙貝的味道來。

蒼伊面色蒼白,呼吸急促地盯著藍皮兔還未變涼的血,光之月溫暖的流金天里,陽光似優雅的淡金色調料,讓藍色血液好似散發出藍莓汁般的果香。

「咕嚕」蒼伊艱難地咽了一聲吐沫。「不管了,我不是還有那一招嗎?先嘗一口試試吧!」。

蒼伊做通自己思想工作后,也不顧骯髒了。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一下子撲到藍色血泊里,咕嚕咕嚕地喝起了地上充滿能量的鮮血。不一會就拍拍肚皮愜意的躺在魔基草叢裡。

「哎,我這幾天抓了好幾百隻白兔子,也只有27點積分,買一枚補精丹竟然要30積分!!山海老人真是比房地產商還會賺。」蒼伊躺在地上,透過爽靈之魂讓心神進入《山海經》,入眼便是一片字幕,密密麻麻,分成好幾個金色版塊,像網路遊戲的操作頁面一樣,蒼伊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山海經》里的各種奇珍異寶,暗自腹誹。

「小子,暗地罵老人家,當心小嘴長瘡。」山海老人的聲音突然出現。

「您聽見啦?」蒼伊頓時不好意思了,但轉念一想,生起氣來,憤怒地說:「您不是說過不會隨便探知我的想法嗎?我現在雖然變小了,還是有隱私權的!」

「老夫不是擔心你因為剛才的危機,留下心裡陰影嘛!」老人難得戲謔一會,「不過你小子的爽靈之魂要是再強些,我這雙老耳朵也就聽不到你在想什麼了。」

蒼伊聽完眼前一亮:「真的?只要再強一些就好了嗎?」隨時可能被別人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蒼伊當然很不甘心。

「沒錯,只要你將『山海觀像法』練到第四層——歸念潛神。 特種歲月 念頭心神潛藏在一處,成混混沌沌的一團優遊潛神,我就是想聽也沒法聽到你的思緒了。」山海老人淡淡的說。

「額!!第四層!這也叫強一點?」蒼伊無語,「本宅男要把第一層——抱元守一,練圓滿都到猴年馬月去了,第四層煉出來,估計連我小學穿什麼顏色的內褲都被你知道了…哎!」

「小子,修行之途貴在堅持,莫要嘆氣」山海老人勸誡,「不過我老人家過來不是來看你想什麼的,是來好心提醒你的。」

蒼伊聽到老人的話,立刻神色一正。「你剛才的戰鬥犯了三個錯誤!」老人提醒說。

「哎..我知道,我這幾天都在殺的白皮兔,小白羊這些最多不過有三級小惡魔的屬性,遇到強一些的生物時沒有調整好心態,這次是我驕傲了!獅子搏兔尚需全力,我如果一開始偷襲時用上雙爪。那小藍兔子肯定死翹翹了。」蒼伊也知道自己犯了大意,驕傲的錯誤。「不過還有一個錯誤是什麼呀。」蒼伊想來想去也只找到兩個錯誤,不禁好奇地問。

「是空間學徒技能「移動」。蒼伊,你要記住:真正的強者不會忽略自己的每一絲力量。」老人嚴肅提醒。

「『移動』?可那個不是輔助技能嗎?像《暗黑破壞神》里的心靈感應一樣。」蒼伊不解。他現在可以微微感受到身邊方圓五米空間的一個個空間粒子。血脈傳承的初級空間學造詣,讓他對空間有了基本了解:使用「移動」可以在五米內任意移動一個物體。學徒級「移動」的作用範圍是智力除以三,移動時會根據物體重量體積消耗施法者力量。

蒼伊只是一級小惡魔。還沒有修行惡魔元力,如果要使用消耗的是靈魂力量,也就是直接消耗智力。雖然睡一覺就可以恢復精神,但是抽取爽靈魂的魂力,那感覺可不好。

「不要小看這個技能,惡魔法則把種種玄奧層層規劃,才制定出特定技能,每一個都有很多延伸,每個技能都足以使人鑽研一生。空間學晦澀難懂,威力強大,但入門極難。蒼伊,你有幸靠上一代的傳承學到它,就一定要重點專研。」山海老人認真叮囑,「你完全可以趁藍皮兔進入技能範圍,對它使用」移動」,雖然對活物效果大減,但空間微粒還是會阻礙藍皮兔,為你爭取更多時間。」

「對呀,要不是那隻杯具小兔子正好撞到我爪上,我現在可能已經出師未捷身先死了。」蒼伊后怕不止,「要是死在一隻兔子手裡,我一定沒臉見閻王。」蒼伊出了一身冷汗。

這聊天的功夫,蒼伊感覺自己消化完了藍色血液。各項屬性也回復了,「這『消化』技能還真好用,這麼多富含能量的血液,幾分鐘的功夫竟然吸收完了。

蒼伊站起身,原地跳了一跳。「不錯,身子恢復了。」蒼伊看了看身邊的兔屍,皺了皺眉,「前輩,那兔子是什麼級別呀?」

「那隻藍皮兔應該起碼有小惡魔4級的級別,小惡魔修鍊共9級有三個層次,1到3級是小惡魔成長期,小惡魔的身體還是小孩子的形態,這一層次的修鍊主要是感受惡魔元晶,摸索元晶性能,吸收足夠能量供自己成長。這個階段像人類幼兒期一樣一般會持續幾年。」

「我現在屬於第一層次,可各項屬性已經不弱了,智力更接近一星惡魔,那藍皮兔最高屬性應該是敏捷,可它的速度只遜我一籌,敏捷值應該是7點,怎麼會這麼強?差點…」蒼伊回想剛才的戰鬥,有些不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