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霖凝視著大小不一的光幕,很快發現一名身穿鮮紅鎧甲的將軍正和手下交流的畫面,於是亢奮道:「娘,快看,是父親,是父親!」

古霖凝視著大小不一的光幕,很快發現一名身穿鮮紅鎧甲的將軍正和手下交流的畫面,於是亢奮道:「娘,快看,是父親,是父親!」

龍靈修為比兒子高,神識擴散,早已捕捉到光幕上的畫面。當她看到那幾十年未見卻仍然神采飛揚的男人,頓然獃滯,靈動眸子里則湧現出淚花,然後輕聲喃道:「古木……真的是他!」 金寧欣買兇要殺她,她卻親自把金寧欣從他手裡救走了。

她難道不知道,她的車禍,根本就是金寧欣一手策劃的么?

還是說,為了江南,她連意圖殺了自己的人,都能放下芥蒂?

慕靖南唯有苦笑,他是不知道該同情自己,還是該羨慕江南。

他何德何能,能得到司徒雲舒如此的厚待,如此的重視?

為什麼他慕靖南卻沒有這樣的待遇。

哪怕司徒雲舒對他有對江南的一半好,他也滿足了。

陳尋看他臉色太過於蒼白,也知道,他為了見金寧欣,所以強撐著下床。

上前一步,他伸出手攙扶著他,「二少,我扶您。」

「不用。」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如此。

「可是您……」他的傷,醫生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卧床休養。

他非但沒有聽,反而還強撐著下床行走,這不是糟蹋自己的身體么?

陳尋苦口婆心的勸,「二少,您既然不希望先生和夫人知道,那就更應該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爭取朝日康復。否則,再這麼下去,就算南翼瞞住了,風聲也遲早會泄露出去。到時候,先生和夫人若是知道了,二少夫人的處境可就不妙了。」

這句話,無疑說中了慕靖南最擔憂的一點。

他之所以讓傭人瞞著,不許泄露出去,就是在為司徒雲舒考慮。

她刺傷他,到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也不是什麼好事。

傳出去,只會影響周君儀和慕崇明對她的印象。

慕靖南閉了閉眼,任由陳尋扶著自己下樓。

下樓,慕靖南在沙發上坐下后,傭人才拎著金寧欣進來。

腳踝上有傷,金寧欣走得很緩慢。

每一步,都走得格外的小心翼翼,仔細看,還能看到她在暗暗倒抽氣。

從室外到室內,不算長的距離,她走得格外艱辛,冷汗直冒。

抬頭,就看到端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一身黑的慕靖南,臉色看起來很是蒼白。

就連一雙眼眸,都少了幾分昔日的凌厲。

金寧欣停下腳步,「慕少,我們又見面了。」

她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全然沒有被關押時的卑微。

「呵。你該感謝雲舒。」

如果不是司徒雲舒把她救出去,那麼現在,她早就被抓回去了。

不會任由司徒雲舒把她送回家。

命犯總裁:誤惹桃花男 更不會任由她現在找上門來。

金寧欣毫不避諱,她笑著點頭,「沒錯,我是應該感謝她。要不是她,我現在還是那個被慕少你關著的可憐蟲。每天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地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還得承受著高度精神崩潰。慕少,你說對不對?」

慕靖南端起水杯,慢條斯理的喝著水,「如果你只是來跟我廢話的,現在可以滾了。」

對金寧欣,他一點客套和禮貌都不想給。

「慕少可真不客氣。」金寧欣站得腳疼,她自顧自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從包里,拿出了那枚黑色的U盤。

「慕少,我這次來,不是來跟你廢話的,而是……」她頓了頓,笑了,「跟你談判的。」 來到三境的這二十多年,無數個夜晚龍靈都會想起古木。

也曾經暗暗後悔,在得知先祖龍帝的存在後,為何不回去和自己男人商議,而是帶著團團來到這裡。

修鍊至今,達到化臻期。

龍靈所做的一切,為的就是能夠回到尚武大陸,去和自己的夫君相聚。

然而。

朝思夢想的男人,如今卻突然出現在畫面中,讓她仿若置身於夢境中。

這是真的嗎?

她在心裡如此問道,而就在此時,古霖的激動聲音傳來:「娘,是父親,是父親!」

這是真的!

龍靈恍惚間肯定下來,那白紗內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最為真實的微笑。

「沒想到父親他也來到了三境,而且還是鴻鈞天的將軍,看來修為也在納海期啊!」

古霖亢奮過後,撅著嘴,一臉無奈的道:「哎,原本以為我在三境修鍊,已經很強了,想超越老爹,結果還是沒做到啊。」

龍靈用手指點了點他的腦袋,笑道:「這話要是被你爹聽到,恐怕又要收拾你!」

古霖聞言,想起當年剛剛激活龍族血脈,熱血沸騰的和父親一較高下,最後被狠狠虐一頓和上了一場政治課,馬上縮起腦袋。

龍靈搖搖頭,目光再次移向光幕,見得二十多年未見,依舊英武不凡的夫婿,道:「這傢伙一點都沒變,透發的氣息還是給人很無恥的感覺。」

古大少如果知道龍靈這麼評價自己,肯定會仰天長嘆,知己莫如妻啊!

「父親變了!變得更帥了!」

古霖嚷嚷著說道,不過旋即咧嘴,拍著馬屁道:「娘親也是越來越漂亮,爹能娶到您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油嘴滑舌!」

龍靈白了一眼兒子,道:「這些年,你這張小嘴沒少騙了女孩吧。」

「沒有!」

古霖認真的道:「我從來不騙女人。」

龍靈頓時無語了,兒子這表情口吻和古無恥一模一樣,什麼不好遺傳,把這毛病給遺傳過來。

母子二人在看到古木后,心中別提多開心了,等比賽結束,他們一家人也可以團聚了。

不過就在此時,古霖卻看到另一片光幕上出現一名氣勢非凡的武者,頓時皺眉道:「龍淵這傢伙竟然也在戰場上!」

他對龍淵沒什麼好感,畢竟這是當年追求母親最兇猛的登徒子。

欣喜不已的龍靈也看到了龍淵,忽然間想到之前他和龍胤的交談,內容好像要對鴻天君的將軍下狠手。

起初她並沒在意。

如今得知自己的夫婿就是那將軍,頓時緊張道:「不好,你爹恐怕要有危險!」

作為龍天君弟子,又和同門師兄相處二十多年,她自然知道龍淵的實力達到了化臻期六十力。

古木既然參迦納海期的比賽,在她認為這自然是納海期武者,若交手必然不妙!

古霖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咬著牙,憤然道:「龍天君太可惡了,竟然派出化臻期的強者去和爹比斗,這根本就不公平!」

「你在這等著,我去找師尊!」龍靈擔心古木的安慰,這就要動身去尋找龍天君,試圖阻止這場比賽。

可就在此時,場上響起歡呼聲,她轉身看向光幕,發現比賽已經開始,夫君所率領的隊伍已經和龍淵相遇並打在了一起。

晚了。

比賽一旦開始,就無法再阻止。

龍靈的心頓時懸了起來,最終只能駐足,死死盯著光幕上的夫君,那面紗內的面容上浮現出冷厲殺機:「龍淵,你若敢傷我夫君,我會要你的命!」

龍靈一旦發飆,很恐怖。

畢竟她擁有七十二力,擁有七種真元,龍天君更是毫不吝嗇的給了她很多上品乃至極品的法器。

也正是如此。

祖龍城的城主龍弧雖然很痛恨她,但也不敢輕易去找這女人的麻煩,要是打起來的話,勝負還很難說。

……

就在龍靈母子二人擔憂的時候。

身在戰場幻想內的古木已經率眾和龍淵他們相遇,畢竟叢林只有方圓幾里,眾人身份施展幾次差不多快繞一圈了。

兩方參賽者相遇,大戰也隨之開始。

畫面中。

以秦楓為首的赤血軍副將可謂相當神勇,依靠錯綜複雜的地形下,正在一步步將圈子縮小,試圖包圍祖龍天的參賽者,從而將其全殲。

千億影帝,惹不起! 這是古木製定的計劃,要以最快速度搞定對手!

咻——

嘭——

兩方武者最終打在一起,而那修為的爆發,將草木掃蕩,將山石擊的粉碎。

毫無疑問,赤血軍這些年依靠力石修鍊,副將實力可謂突飛猛進,而且在古木製定的訓練方式下,肉身強悍程度絲毫不弱於天生有優勢的龍族。

「媽的,這是人類嗎!」

祖龍天的武者與之交手之後,發現對方的力量絲毫不弱於自己,紛紛破口大罵。

而外界的觀戰者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赤血軍是怎麼修鍊的,以純正肉身和龍族抗衡,竟然不落下風!」

「什麼不落下風,明顯佔據了上風!」

「不錯,赤血軍從一開始在氣勢上就將將他們壓制了。」

眾人開始分析戰況,鴻鈞天一方的武者則是興奮不已,化力期的比賽中,龍族武者都是以碾壓的形式橫掃,取得兩戰勝利,而如今又是赤血軍再次以絕對力量將他們給完虐了,這是真的解氣!

「娘,父親率領的武者都很強,這樣打下去肯定能取勝。」

看著賽場上的畫面,古霖臉上浮現出燦爛微笑,而龍靈則擔心道:「龍淵還沒有出手,還不能這麼快定結論。」

龍淵一直盯著遠處仍然沒行動的古木,眸子里透發著陰森和濃濃的殺機。

在之前他只是想將對方廢掉,而如今得知這傢伙是龍靈的夫君就動了殺機,打算在這戰場內以『失手』為由將他抹殺在此。

遠處的古木看到此人一直盯著自己,身上還散發著濃濃的殺機,暗道:「好像很不友善……」

為什麼呢?

我和你又沒仇。

古木無奈搖搖頭,然後腳踩『驚鴻游龍』沖了過去。

他才不管這傢伙有沒有殺機,今天既然來參展,要的就是速戰速決,從而讓別人見識見識自己的實力!

「找死!」

龍淵見得目標自己衝過來,旋即修為爆發,就看到六十力的力量爆發,頓時將周遭的草木掃飛出去。

然而。

下一刻,他卻眸瞳一縮,因為古木已出現在面前,然後冷冷道:「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嘭——

叢林內爆發出璀璨如果的光芒。

而在混戰的諸人紛紛愕然,不由自主都停下來,將目光移向那片爆炸區域。

很快,光芒散去。

祖龍天的參賽者就看到鴻鈞天的那名將軍立在當場,腳下則踩著他們的指揮官龍淵!

…… 談判?

慕靖南嗤笑,冷眸掃了過去,「你以為你有資格?」

「慕少還真是貴人多忘事。不管怎麼說,我們都算合作夥伴,怎麼能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呢?」

喝水的動作,一頓,「呵。」

他嘲諷的笑著,金寧欣也不介意,她傾身,將手中的U盤放在了茶几上,示意他看看。

陳尋得到示意,俯身拿起U盤。

「這是什麼?」

「慕少以為我真是什麼都不懂的溫室花朵么?」 開局簽到一個首富姐姐 沒有人倒茶,她自己傾身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怡然自得的喝了起來,「跟慕少這麼精明的人合作,稍有不慎,就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所以啊,我留了個心眼,給自己留了一份證據傍身。」

男人端著水杯的手,驀然收緊。

陳尋帶著U盤轉身離開。

不一會兒,他回來了,神色凝重的在慕靖南耳邊低聲說了:「二少,是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