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間化合物生產工廠里,氮和氫氣加壓后,在催化劑的作用下合成尿素,送到農田中刺激糧食的生產。

另外一間化合物生產工廠里,氮和氫氣加壓后,在催化劑的作用下合成尿素,送到農田中刺激糧食的生產。

四個工廠,編製目前都不滿,其中化工方面只有八百人。

衛老爺的工業化進程走的不可謂不小心翼翼。

從基礎工業生產,到醫療保障,連帶教育也都包了。每個孩童從少年就開始培訓數學、自然科學,這是培養奧法學徒的標準。

每個工廠大院,都有自己的精神文明建設。

~

衛鏗而通過觀察各個工廠中的精神狀態,填補著自己的公式。

衛鏗:一個壯年男子,必須要有養活九個人的能力,即一位妻子,四位老人,三個孩子,同時這三個孩子還需要享有「學習的資源」,有朝著更高階層攀升的可能。

經濟自由,並且下一代有向上發展的可能,這樣才能確保可持續的穩定。

四個工廠,讓鮮歌鎮變成了一個標準的工業城。大鐘在每日早上八點、晚上八點兩個時次按時播報,讓四個工廠大院的人開始了匆匆上班,慢悠悠下班的日子。

工人的生活是讓其他農業活動的領民們羨慕的。但這不是——遙望彼岸的渴望。

而遙望彼岸的渴望,則是沒有接觸,只能聽到大量傳聞。所以在信息匱乏的時候,將那裡腦補成為一切都美好的地方。為了幻想的美好之地,所謂勇敢的付出代價,奔向所謂的幸福之地。——例如很多奧法師腦補的奧法聖地。

而現在鮮歌領民眾的羨慕,則是來源於接觸。

衛鏗在工廠大院附近,安排了大量城鄉結合區域,讓農業品進入廠區,讓廠區的工業品,通過新芽教會的渠道流入鄉村。

鄉村人在看到工坊中收入高,卻也知道工廠中那些高大的機器,是鄉下人伺候不來的。

~

衛老爺的工業模式是可持續發展的,卻也盡量壓低了對農業的掠奪性。

走掠奪道路,工人只能收到短期些許利,而滋生貪婪的工廠主。

當農業被輕賤的時候,工廠管理也會打破一個壯年男子要養活九個人的標準。開啟不斷的讓鄉村人口填補。

在這個剪刀差掠奪的過程中,由於大量的人和物都聚集在城市,進多出少。出來的都是成功者。

形成信息黑洞。也就會產生不切實際的謊言。

衛老爺謹記系統「少走捷徑」提示,也不想給謊言之神打工。

~

在機械大鐘上,衛鏗瞭望四個電路板一樣流動的人群。

手上拉著一台類似電腦屏幕的裝置,屏幕上是四個廠房的立體模型,以及各種狀況。

工業生產效率百分之98,

生產積極性百分之75。

……

這樣一個工廠,衛鏗通過一系列儀器,可以監測精神殘留狀況。

目前,這個工業小社會模式,目前,穩定度良好。

衛鏗點開了系統,將這基礎數據上傳。

當然為了維持穩定,衛鏗這生產模式利潤率只有同類型的奧術師工廠的十分之一!

要不是為了締造概念,托舉神格。這種模式,任由那個奧法師看來都是愚蠢的。

系統那邊對此抑鬱不忿,這樣一個付出重大心血維持平衡的努力,但實際上信仰力聚集程度上,一大半是讚美了泰爾、沃金。而並非工業概念。

這情況彷彿是近古時代,維繫社會穩定的奉獻者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年輕人將其看作空氣與水一樣平常,舞台上的玩偶們發了新專輯,卻成了追捧的理由。

系統操作平台上,那些新來的年輕監察者們不禁問道:他就這樣被佔便宜嗎?

為首的兩位總監察者,

秦曉寒沒有做聲,白靈鹿則是不想回答「膚淺」的問題。

~

就在這一年,隨著衛鏗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秩序鋪開的時候。

帝都的隊伍來了。這是總共十六位高階職業者組成的團隊。

而除此之外,還有212人的護衛軍。

衛鏗在這些隊伍中,察覺到了十五種光環的存在。

其中就有自己現在正在試圖研究的避息光環,增強三米範圍內,對所有噴射攻擊的條件反射能力。

至於其他的,有的是增加火焰抗性,有的是增加黑暗視覺。衛鏗的感知能力沒法將其全部分析出來。

這隻隊伍來到鮮歌城鎮后,

似乎是東聞聞,西嗅嗅的樣子,讓衛鏗老爺有點緊張:這是嫌棄工業尾氣?

衛鏗現在很不願意招惹麻煩。尤其是高階職業者。

這個世界由於「量子現象」將能級約束到了九個等級上。所以高階對低階有著不可思議的防禦能力。

像地球那樣,小孩子拿著手槍直接崩掉壯漢的情況,在這個世界不存在,非職業者激發的高能級現象會快速散逸掉。甚至還會被「元素」反噬。

普通的農民能操作的遠程武器只有弓弩。這玩意有時候連野豬皮都射不穿。

更別提高階職業者身上,還有各種防護道具的可能。

~

萬幸的是,這群從帝都來的老爺,對工業尾氣沒有什麼意見。

直奔著卡瑞特來哦~

羅布高階法師,休特騎士長,還有泰爾神殿的高階牧師,前來「拜見」衛鏗。

與其說是拜見,這倒不如說是輔導員們來查房,看看有沒有搞什麼小動作。

衛鏗仔細的把房間檢查了一下,當然不是廢紙簍中孩子氣的餐廳紙,——這年頭一個團的監察者團隊在盯著自己,自己也沒工夫做那事。主要是將大量的魔法物品給收起來。

主要是那些死靈系和咒法系的法術,這些都送到自己辦公室聯通的「避難所」法術屋中去了。

~

衛鏗穿的人模人樣,嗯,也就是全身白袍法師兜帽裝扮。接見了這幾位帝都來的大人物們。

騎士長朝著衛鏗問好后,開始詢問「卡瑞特」的領地上的近侍情況。

衛鏗:「近侍?」卡瑞爾少爺有點懵逼。

整個鮮歌工業鎮,部署了大量的探測禁制,這些禁制有電力供應的能源,二十四小時的運作。哪怕是高階盜賊都沒法不留痕迹的靠近。卡瑞特壓根不需要近侍,衛老爺也信不過近侍。所以也從沒有關心這方面的事。

好在系統給了人物關係圖,就是四年前,自己身邊那個城市防衛軍的軍官,是這位帝都騎士長的學生,是專門來保衛自己安全的。但自己龜縮在工業城市,把這人忘了。

衛鏗:「遜克騎士在我這很好。」

騎士長問好后,就是請帝國都城主神殿的牧師來為卡瑞特檢查健康。

理由是,最近發現了邪惡氣息,陛下擔憂帝國皇室成員被詛咒,所以特派牧師來測試一下。

衛鏗看著這個走上前的神棍,問了一下道:「這個是免費的嘛?」

~

五分鐘后,牧師經過了一整套測試后,對卡瑞特的測定是,善良秩序。

關於這個分類,衛鏗對系統問道:「這個是怎麼測得?」

系統:「這是社會關係的測量方法,你與各種環境進行交流的時候,殘留的精神場。」

衛鏗過關了。

但是衛鏗對這個隊伍中的某一個人,有點奇怪,就是那高階的奧法師。衛鏗的感知中察覺到了這個傢伙,似乎是有那麼一點「不明不白」的氣息,這種氣息非常微弱。

但這種微弱顯然是用很多的東西來遮掩住了。

系統科普:「高階的奧法師們,或多或少,都會有異界溝通渠道,由於處在高等的社會地位中,並且本身技術強大,難以搜查。」

簡而言之是,奧法師們多少就都有些魔鬼亦或是惡魔的溝通經驗。這就和近古時代歐美大學中一樣,多少都有點「麻」。

衛鏗皺了皺眉頭,勉強接受了這個事實。

關於惡魔、魔鬼這類東西,衛鏗是不準備有任何接觸的。不是什麼戒律,也不是畏懼他們,而是這類東西,不是謊言就是威脅,在衛鏗的概念中就是一坨屎。自己沒必要追著去聞,更別說去想要用特殊的方法品嘗,從中汲取營養!

分辨謊言,和應對威脅,是需要額外思考的。

衛鏗:「我又不是奸奇,對這沒興趣。」

~

而在帝都執行者小隊這邊,泰爾的牧師說道:「卡瑞特世子如同寶石一樣純凈璀璨,沒有任何污染的痕迹。」

奧法師羅布,拿著水晶球說道:「整個工業城市中布下了大量的魔法禁制,所以該地區有一位強大的防護系奧術師。」

騎士長:「既然這裡沒有問題,那麼我們就去北邊執行凈化任務吧。」

高階職業者隊伍在離開鮮歌鎮后,

~

衛鏗這邊則也是因為真正接觸到這個世界的高階職業者,感覺到了濃厚的壓力感。在系統的數據中顯示,這幫高階職業者,普通人真的是防都破不了。

所以開始準備研發武器了。工廠開始敲打起來。一些工業符文,隨著衛鏗一次次附魔,在一個個鋼鐵器具上締造。

作為火力不足恐懼症患者,衛鏗的思路當然是彈幕攻擊!

子彈路線有著大量的阻礙。

火焰爆破轉化為動能,由於元素穿透(量子隧穿)效應,損耗太大了,沒有任何符文加固的彈丸只能出膛七十五米!超過這個能級,火藥的能量不再轉化為動能,而是讓彈丸紅熱軟化。

所以必須還得給彈丸進行附魔,才能讓彈丸不接受火藥能量傳導,進而突破至第二能級,也就是兩百米每秒的出膛速度,而這也只是手槍的威力!

【哦,饒是手槍的威力,衛鏗還是做了一把二十發彈夾的手槍放在腰間,每一顆黃銅被甲彈都完成了附魔。威力差不多是一環法術威力,——雖然衛鏗也可以隨意連續釋放,但換彈夾還是要比快速施法要方便那麼一丁點。】

衛鏗還測試過了奧地利氣槍彈頭模式,好傢夥,沒有熱能的隧穿,氣流動能隧穿出現了,直接隔著槍膛來了氣流炸裂(所謂的風元素散逸)如果不戴上鏡片,眼皮當場能給割破。

~

高出膛速度的子彈路線不可行。

縱然搞定了槍管,但是每一發子彈都要附能。用作個人武裝尚可,但是要作為制式兵器。尤其是大戰中動輒要打幾十萬發的狀況,那得整個領地都普及奧法,有個幾千名奧法學徒在作坊做符文。

而且要給子彈附能,倒不如附在箭上,那玩意結構大,可以載入更大的能量。弓箭打出去,利用風元素加速,亦或是火系施法材料爆破。精靈們就是這麼玩的,遊俠們遠程風箏可是把對手打的沒脾氣。

~

不過完全放棄彈丸路線,衛鏗不願意,經過了精確的測定后,衛鏗確定了一款15毫米口徑的槍!發射彈丸的速度確定在七十五米每秒的速度以內。彈頭的質量為50克。

這是靠著重彈頭保存動能來殺傷,這也是矮人們的技術路線。當然,矮人常年生活在鐵匠鋪中,生命與熱能量子隧穿有契合度,火焰抗性高。普片可以承受二環能級的火焰灼傷。

力量在12左右的士兵能夠操作這個步槍。

至於這個卡在臨界值上,衛鏗是在系統上對比了三百多種的發射葯后。最後選的爆速最高要混合特定穩定劑的品種。

至於還有從槍管散逸的微量火元素,可能會燒焦瞄準時的睫毛問題。那就簡單,在槍膛上蓋上一層濕毛巾。

~

於是乎,在演練場中,隨著「擲彈兵進行曲」歡快的小調響起來。

洛特瑞領地上選中的十多位城鎮民兵列隊向前走。在將槍托抵在肩膀的時候則是將一個排氣管也卡開,放在肩膀后側。這是氣流底排放方式,類似於無後坐力炮的設計。

他們拿著火槍試射擊過程中,陣列線散發著一陣陣白色氣流,這氣流不是槍口的硝煙,這是槍管裹著的濕毛巾,受到「火元素」衝擊,散發的水蒸氣。

而工業化的生產力,能保障大部分參與者有足夠的肉蛋奶。

縱然比不過野獸人那種高力量數值,讓原本扛著鋤頭出生,現在經過體能訓練的民兵們,端著這個槍來幾發還是可以的。

衛鏗敲定了這個初始武裝,無他!比起同等力量的劍士訓練,這端著槍械,列隊,練死勁的平民武裝,在成軍時間要短,在戰力入門門檻上要低一點。

這還是稍稍有那麼一點性價比優勢的。

當然,敵軍最好沒有重甲防禦。——這個世界大部分力量戰士,都有一些抗穿刺的防禦天賦和防禦裝。

火槍對板甲騎兵,可能在十米內才能破防。 159克哈4之殤

6.21

克哈星系,克哈4號星第二顆衛星,烏薩。

烏薩是一顆直徑大於360萬英尺(約1100公里)的小型深褐色衛星,與它的姊妹衛星坎尼斯一樣,這顆衛星的地表已經被改造為密布要塞、電磁軌道炮和防空導彈發射塔以及星港城市的超級軍事要塞。

以最大的衛星烏薩為中心、另一顆衛星和克哈軌道平台天空之盾2號與3號為支點形成了封鎖聯邦艦隊的火力網,總計約有一百九十萬克哈革命軍駐守,每一座高空軌道防禦平台都擁有超過兩千架崗哨無人攻擊機和自動炮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