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這顯赫的時間,持續的並不長。

只不過,這顯赫的時間,持續的並不長。

一任府尹未滿期,捲入了莫名其妙的事件的李明源,就稀里糊塗的被當時霸道的隋煬帝貶官流放了。

而在那個時候,李明源這樣的一名府尹,並不會被太多的人關注,而且,或許,李明源也就是被對手拿來警告他背後之人的一個警示牌,也未可知。

就這樣,原本在百姓眼中風光顯赫的同山府尹李明源,就這麼踏上了漫長的流放之路。

流放的地方,是南方。

這也是當時的一大特色的,基本上,失意的官員,都這麼踏上了走向祖國邊疆的道路。或南,或北。

李明源前往的,是當時並不比北方安穩的南方。這在當是也比較少見,大多數官員,在隋煬帝的手中,並不能得到流放的待遇。

而即使流放,也都是往北的居多。發配南方的興起,更多的還是在宋朝,對當時的南方有了一定程度的開發之後。

在隋朝,不要說是宋朝之名的流放地嶺南了,就算是魚米之鄉的江南地區,也是一片不毛之地。

從這個角度講,李明源也屬於一個特殊的例子了。

而就在這一片地區附近,李明源失蹤了。

說是失蹤並不合適,劇書中記載,是在陣陣仙樂聲中辭官而去,從此不知所終。

書中記載的地方,叫做南山。

而現在,這裡仍舊保持著這個名字。

只不過,當時這裡是南方少數民族的地方,隋朝政府對這裡的幾乎沒有任何的掌控力。

而那些流放的官員,基本也就是扔到當地,任其自生自滅而已。畢竟,那裡,皇帝老子的話,並不好使。

而現在,這個地方,卻已經是完全的融入了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而已。

「這個李明源,到底是什麼人?」看完之後,蘇嵐抬起頭來,疑惑的問道。

「搜索引擎也沒有更多的結果,事實上,對於這個人的介紹,比我們手中這本書上的介紹還要少。」陶小萌也抬起頭來,彙報了自己的答案。

在網路時代,仍舊搜索不到任何更多的信息,可見,這個李明源是多麼的不受重視了。

「媽了個巴子,這很正常,你們看這本書上所說。仙樂陣陣之中辭官而去。這樣的一名罪官的信息,在當時肯定是不會流傳出去的。」這時候,一戒抬起頭來,解釋著其中的原因。

聽到一戒的話,蘇嵐點了點頭。

一戒的分析很有道理。

一名已經被確定是犯人的官員,居然在流放途中得道成仙了。這要是傳出去,讓當時的朝廷臉面往哪放。

和現在不同,古時候,這些神話傳說,還是有著很大的市場的。

或者說,現在所謂的迷信,在那時候,就是科學,就是真理。

而神仙的威力,顯然是皇帝也不能抵擋的。

再加上據說,隋煬帝的皇位,來的也並不太正當。

至於當時的隋朝朝廷是不是還做了什麼其他的舉措來制止這次犯官成仙的後遺症,現在的蘇嵐已經不可知了。

不過,那時候,對於李明源的信息,肯定是進行了封鎖。

相比較而言,那時候的信息傳播,比起現在來要慢的多了,封鎖消息,也要簡單的多。

因此,這才造成了,蘇嵐現在搜索不到任何信息的情況。

畢竟,這些信息,從古代就已經被有意識的泯滅了,更何況到了現在。

幸好,隋煬帝在位時間並不長。

很快,在各地義旗高舉的情況下,隋朝就這麼迎來的滅亡,唐朝建立。

否則的話,如果隋朝的統治時期與唐朝一樣漫長的話,那麼很可能,連這幾句仙樂陣陣,都不會有任何的流傳。

「所以,既然李明源得不到任何的信息,我們就只能從其他地方推斷了。」王占奎眉頭緊鎖:「或許,李明源這個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仙樂陣陣這幾個字,本來就有些問題。」蘇嵐想到了一種可能:「這個李明源,很可能是一名修鍊者。」

「媽了個巴子,蘇施主所說的,很有可能。」一戒點了點頭:「而且,李明源流放的地點也有問題,那時候,很少將官員發配到南方的。說不定,這個李明源,並不是被流放的。」

「那是?」陶小萌有些迷茫的撓了撓頭髮,一頭長發撓的亂蓬蓬的:「難道有蹊蹺。」

「一戒,你的意思是?」這時候,王占奎也忽然反應了過來:「這個李明源,難道是有任務在身?」

「很有可能。」蘇嵐點了點頭,認同了王占奎的推斷。

而一戒,也笑著點了點頭,顯然,他的心中,也是這麼想的。

「任務,什麼任務呀?」陶小萌還是沒有明白過來,為什麼,忽然間,這個所謂的犯官,又成了有任務在身了。

「以前古代皇帝的臭毛病。如果有什麼不方便辦的事情需要做的話,就會找一名心腹,然後找借口貶斥出去,再由這名心腹,偷著將事情辦完之後,這才能夠重新得到榮華富貴的機會。」蘇嵐簡單的解釋了幾句。

而陶小萌,立刻就恍然大悟。 「哦,我明白了。」陶小萌恍然大悟道:「電視劇裡面,也有很多這種橋段啊。」

「呃…」蘇嵐讓陶小萌的話給說的一愣,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是的,差不多的橋段吧。」

「電視劇裡面不都是編的么,沒想到在古代竟然還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陶小萌一臉驚奇的表情。

蘇嵐攤了攤手:「編也要有個限度吧,如果沒有模板的話,你讓現在的編劇怎麼去編。而且,真正的歷史,也沒有多麼的神奇,每個人都會有不希望其他人發現的隱私,皇帝也然也是如此。這種情況下,他們的選擇,大概總是相同的。」

見到陶小萌臉上驚訝的表情,王占奎也來了興緻,笑著說道:「其實,古代這種事情,也並不少見。你看,徐福出海,不就是為了給秦始皇尋找長生不老葯么。明朝的鄭和下西洋,據猜測也是為了給永樂大帝辦私事的,你總不能說鄭和一次次的出海,就是因為單純的想要看看大海的盡頭有什麼吧。」

「這倒也是。」陶小萌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他們兩個人的說法:「這麼說來,這個李明源,其實是幫助隋煬帝去尋找長生不老葯的修鍊者?」

蘇嵐搖了搖頭:「是不是去尋找長生不老葯,這一點不能確定,事實上,就連這個李明源是不是真正的修鍊者都很難說。」

「確實如此。」一戒和尚點了點頭:「在秦朝之後,鍊氣士的傳承就已經斷絕了,剩下的宗派也一年不如一年,這時候,真正有修為的傳承的宗派幾乎都隱世不出,尋找解決的辦法,反倒是那些江湖騙子,比真正的修鍊者更容易見到。」

「這麼說來,我們討論這個還有什麼意么。」陶小萌雙手一攤:「既然連他的身份都不知道,那麼我們不是白說了這麼半天。」

蘇嵐忍不住笑了,不管多少次,陶小萌這種可愛的態度,總是能讓人忍不住變得開心起來:「也不能說是沒有作用。畢竟,這個李明源到底是個什麼身份,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畢竟他都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重要的是,在異能組的那位看來,李明源究竟是個什麼身份。」

「你的意思是,異能組領導人之所以找到這裡,是因為他知道李明源修鍊者的身份,而且,想要在這裡找到些東西?」陶小萌仍舊處在懵懂之中,但是,王占奎卻已經明白了過來。

「是的,是這樣沒錯了。那個傢伙,一直都是一個謹慎小心的人,而現在,他能夠不顧治安局的底線,也要換到這本書,目的,應該就是為了修鍊者留下來的東西。」王占奎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這東西,對他有很大的誘惑力。」

「真的嗎?」陶小萌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樣的話,他想辦法將這本書買下來就行了吧,為什麼要用換的?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寶貴的東西。」

「一本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的書,如果你真的找到義大利的國家博物館去買的話,對方第一反應是會要給你么?」蘇嵐回答道:「而且,我估計這傢伙也是最近才知道這本書的下落,他沒有耐心去花上幾年時間,和義大利的博物館來扯皮了。」

「真的?雖然從頭到尾聽起來嚴絲合縫,但是,這一切可都是在你的推測之中。」陶小萌聳了聳肩,顯然,她對於蘇嵐的推理能力,並沒有報以太大的信心。

「媽了個巴子,是不是真的,到時候我們見到那位施主,問一問就是了。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比當事人更加清楚的了。」一戒雙手合十,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再次陷入了沉默。

蘇嵐點了點頭,一戒的說法,無疑是最有道理的。

於是,接下來,蘇嵐也不再說話,而是閉上眼睛,養精蓄銳起來。

到了問問題的時候,蘇嵐可不相信對方就會這麼配合的將答案全部都如實到來,到時候,說不得雙方之間,還得有一場大戰,因此,這時候,養精蓄銳還是有必要的。

只是,在閉上眼睛之前,蘇嵐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王占奎又點起了一根煙,靜靜的望著車窗外,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蘇嵐只是剛剛打了個盹,然後,就感到車子停了下來。

睜開眼睛,四周,仍舊是一片山林,只是車子停下的地方不同了。

前方,幾座低矮的房子正孤零零的立在山林間的空地中,破舊的房屋,應該是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了,幾棵小小的樹木已經紮根在房頂上,隨著風吹來,輕輕的擺動著身子。

「這裡原本有幾戶人家,不過在政府將他們遷到外面之後,這裡就廢棄下來了。」王占奎打開車門下了車子,看著前面的屋子解釋道。

「嗯,我們接下來往哪個方向走?」蘇嵐跟在王占奎身後也下了車,一邊活動著因為長時間坐車而有些麻木的身體,一邊問道。

在來的時候,蘇嵐就已經清楚了,自己這趟任務,不可能直接坐著車子到達目的地。而是在半途之中,需要改成步行了。

「沒有太遠了,當時我們的人最後見到他的地方,就是在這座山的後面。」王占奎看著屋子後面茂密的山林說道。

「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順利找到他。」這時候,後面車上,鄭青松與胡烈,還有胡立柱與郝彪廉也走了過來。

王占奎小隊的李明明,則是自己單獨一輛車,跟在了後面,這時候,已經重新恢復體重的他,正在努力的將自己從車裡挪出來,暫時還沒有走過來。

至於付義,則是沒有跟著參加這次任務。

因為,這段時間,付義跟在他老爸的身後,正在閉關學習。

可能是在上次在與特勤小隊的戰鬥中受了點刺激,反正,這段時間,付義一直都在進行著閉關苦修。

根據付斯乾的說法,付義這是自身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開始了心境上的突破了。

只要這次順利,付義之後修鍊,將會順風順水,突破瓶頸時候遇到的阻礙,也比其他人要小的多。 對於付義這一次不能參加任務,蘇嵐雖然有些遺憾,但是更多的,卻是為自己的好朋友感到高興。

眾所周知,心境上的突破,從來都是最難的。

但是一旦心境上取得了突破,那麼它帶來的好處,卻是無比的巨大。

心境突破之後,身體對於內勁的親和度會提高,每次修鍊內勁增長的數量會增加。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心境很像是蘇嵐所看的小說中,所謂的資質與根骨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雖然帶來的效果都是一樣的,但是心境卻並非天生,而是需要通過感悟才行。

像是一戒和尚他們這樣的禪宗,就是走的將身體的強大放到第二位,更先注重心境感悟的路子。

所以,佛門禪宗的高僧大德,一般都是武林高手,原因也就在這裡了。

就像是曾經有人說過佛家的這些禪師們,只要心境到了,便無時無刻不在修行。

打坐是修行,行走是修行,掃地是修行,打水自然也是修行。

這句話,其實並不是來評價他們對於人生的感悟的,說這句話的人,真正的目的,是感嘆禪宗修行法門的精妙。

這就像是蓋房子一樣,在其他人專註於增加房子高度的時候,他們卻在默默的打著地基,改良著建築機械,當他們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的時候,任你們先行多少步,我都是頃刻間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樣的速度,可比起普通人的修行,要快的多了。

不過,有得必有失,這修行速度的提升,自然是因為心境的增長。這樣的提升沒有任何毒副作用,沒有任何的後遺症。

只有一點,你得先能夠將心境提升起來才行。

而這樣的事情,和單純的身體淬鍊不同,沒有人能夠幫助你。能夠感悟到自己心境變化的,只有你自己。

這樣的話,有些事情就很難保證了。

歷史上那些禪宗的高僧們,沒有一個不是悟性驚人之輩。他們能夠從普通的落葉,雪花上面,感悟到世事無常,感悟到萬般變化。

但是,那些沒有被記載的,悟性不夠的人呢,只能是默默的被蹉跎到死,都沒有太高的成就了。

畢竟,心境的感悟,比起淬鍊身體來,要更加的困難,浪費更多的時間。而且,在你悟到之前,你什麼收穫都不會有,只能是憑空浪費時間。

蘇嵐相信,歷史上那些信心百倍想要修鍊出一個高強法爺但是卻在加入之後卻發現自己建的是一個智力0力量10角色的悲催們,遠遠比起那些高僧要多得多。

所以,在理智的選擇下,大多數人,還是走的煉體的路子。

像是付義這樣,幾次任務就需要感悟心境的人,說實話蘇嵐都有些羨慕。

「山那邊,就是我們跟丟他的地方了,不過,據我估計,他應該走不了太遠,至少,不會離開這片山區。」王占奎開口,回答了鄭青松的問題。

是的,他們來到這裡之後,並不能直接就見到異能組的領導者,那位被王占奎形容為絕對理智與無比謹慎的人。

因為,之前負責監視他的人,已經跟丟了身影,就在這片蒼茫的大山之間。

不過,對方肯定走不了多遠。治安局跟丟他的時候,就已經加強了對所有海關地區的監控力度。

而這片大山周圍的大片範圍內,也已經有衛星牢牢鎖死了這裡的圖像。

憑藉山林的掩護,沒有人能夠找到他的身影,但是,只要他敢於離開這片山林,那麼,高清晰度的衛星就會自動鎖死他的位置,然後通知附近的治安官。

那,是在治安局和義大利特勤小隊之間,達成交換信息的協議之前。

而現在,蘇嵐他們的到來,是因為治安局覺得,不能再這麼被動等下去了。

對方敢於擺脫治安官的追蹤,然後消失在山林中,肯定有著某種倚仗,某種,讓對方確信自己可以從山林中走出來之後,仍然可以確保安然無恙的倚仗。

而蘇嵐他們進入這裡,就是為了主動出擊,防止對方可能出現的變化。

現在,蘇嵐他們要前往對方甩掉身後治安官的地點,然後,儘快找到對方的蹤跡。

時間,就是現在蘇嵐他們要爭取的,最寶貴的東西。

遲則生變。

這時候,李明明手中拿著一大塊軍用壓縮餅乾,一邊往嘴裡塞著,一邊慢慢晃動著自己的身體走了過來。

只需要一小塊就可以飽腹的壓縮餅乾,在他的手中和沒有任何飽腹效果的零食一般,飛快的消失。

「明明,你總這樣吃,不累么?」蘇嵐趁著王占奎校對方向的時間,看了眼李明明,忍不住問道。

壓縮餅乾的味道可算不上好,不過李明明吃起來,仍舊沒有任何的猶豫。

這讓蘇嵐有些疑惑,似乎,食物的味道在對方看來,並不是那麼的重要。

「累,而且,我吃的都想吐了。」李明明憨厚一笑,坦然說出了答案。

「那你還這麼拚命的吃?」蘇嵐頓時無語,不過轉念一想,李明明的說法原本就無可厚非。

不論是誰,一天到晚的這樣拚命吃飯,那麼再美味的食物,對於他來說,都只能是味同嚼蠟了。

人體對於味覺,終歸是有疲勞極限的。

「不吃又有什麼辦法。」李明明聳了聳肩,這樣的動作對於這個大胖子來說十分的艱難:「誰讓我覺醒的就是這樣一個異能呢。再說了,只是吃飯而已,還算不上拚命,如果我不多吃點,那麼戰鬥的時候,估計就是想要拚命,也沒有命去拼了吧。」

蘇嵐頓時無語,但是,他轉念一想,又不得不佩服對方說的確實是對的。

關於這一點,還是李明明看的透徹,如果吃飯能夠增強戰鬥力的話,那麼這種吃法,也就無可厚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