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咬牙切齒的將所有的儲物袋雙手奉上,而後,光溜溜的去了三層。

只能咬牙切齒的將所有的儲物袋雙手奉上,而後,光溜溜的去了三層。

藏劍山莊的悲慘遭遇,落在其餘修士眼中,自是唏噓不已。

再一瞅,喬拉丹竟將從藏劍山莊那裡敲詐來的儲物袋,免費送給了別的散修,典型的損人不利己啊,更是讓眾人膽寒。

這廝,報復心忒強,千萬不能惹!

於是,再也無人敢有不該有的心思,都乖乖的走上前來,有藥材的,忍痛交出藥材,沒藥材的,且慶幸著吧。

一波。

一波。

又一波。

這上千名修士,花了喬拉丹足足兩天的時間,才全部打劫完。

「趕緊去三層吧,去晚了的話,小心厲無涯跑到四層去,真要是那樣的話,你就哭去吧!」

蟻哥好心的提醒了喬拉丹一句。

喬拉丹卻絲毫不擔心:「放心吧,他是不會這麼快去四層的,我敢打賭,他肯定還在三層!」

並非胡亂猜測。

這也是有依據的。

三層寶物很多,厲無涯沒理由白白放棄,肯定會現在三層搜刮一遍。

況且。

四層也不是那麼好闖的,以易門的勢力,數千年的時間,才探索了四層不足百分之一的地方,可見四層之危險。

所以,喬拉丹敢肯定,厲無涯一定會先在三層掠奪寶物,提升實力,直到升無可升,才會前去四層。

時間,來得及! 「你他媽以為我怕你啊!」超人大喊一聲,沖了上來。

看兩人的架勢,肯定是要單挑。張北羽心中竊笑,他明白立冬的心思:以強打弱,用自己的優勢壓制對方的劣勢,而不去碰觸對方的優勢。

對方的優勢太明顯了,人多。而自己的優勢也很明顯,能打。所以,他就是想盡辦法找單挑的機會。特別是超人、管天這個級別的,只要一贏,就是士氣上的一次振奮。

跟超人一起的還有四五個人,但是都沒有動,大概也都看出了他要單挑。

眼看著他如同猛獸般朝自己撲過來,立冬不緊不慢的一步步往前走。直到超人跳起來一個飛腳踹過來,他才動身閃了一下。

一擊未中,落地之後,超人像發了瘋似的大喊,抬拳打了過來。立冬臉上的「隨意」瞬間消失,雙眼一沉,屈膝彎腰向前一竄,掄起板磚拍在他臉上。

嘭!一下,超人身體一頓,一股鮮血從腦袋流下來。立冬往後一跳,笑呵呵的看著他,「紅BUFF加完了,哈哈,哈哈哈。」

「呃…呃…」超人微微低著頭,陰冷的看著他,喉嚨里散發出陣陣低吼。「我**媽!」大罵一聲,呼一下衝上來。

立冬收起笑容,大步流星走了上去,超人揮出一記直拳,他側身順勢提腿,平地一腳竟然直接踹到下巴。超人往後一仰,他繼續向前閃過去,蹭一下跳起來,一個肘劈打在超人的腦瓜頂上。

超人一陣天旋地轉,視線的出現了三個立冬,雙腳打晃,晃晃悠悠的眼看就要倒了。

「就這點水平,還他媽四天王?!」立冬哼了一聲,突然壓低重心,雙拳像炮彈一樣打出去。砰砰砰…連續七八拳全都砸在超人臉上,噴了他自己一臉的血。

終於,超人支撐不住,晃了兩下,朝後面栽倒。

完勝。立冬幾乎毫髮無損,輕鬆戰勝海高四天王之一的超人,旁邊的人都看傻了。

唯一淡定點的就屬張北羽了,他跟賈丁交過手,大概能摸出超人在什麼水平,應該是跟白骨、趙雨橋在同一個檔次。但照比立冬顯然低了一個檔次。

這麼說吧,放眼海高,能在立冬手下走五分鐘的人,也就只有房雲清。當然,他們兩個之間,至於是誰走誰手下走五分鐘,就不好說了。畢竟他們都沒有見識過房雲清真正的實力。

立冬打了個七秒哈欠,伸了個懶腰,晃晃悠悠的走回來。張北羽呵呵一笑,對著他胸口輕輕打了一拳,「可以啊,秒殺。」蘇九在旁邊不停的崇拜,「冬哥,你就是我心目中的戰神!」

賈丁本來就把立冬當成目標,看了剛才的場面,更是對他五體投地。要知道,他跟超人是不分伯仲的,立冬能秒殺超人,自然也能秒殺自己。

幾個人走到了超人身邊,超人身邊的幾個人趕緊跑過來把他扶起來。張北羽低頭看了一眼,「你們青雲社的紀律制度不是很嚴格么,像你這種把青雲社的臉給丟光的人,會不會受到處罰啊?」

超人勉強的睜開眼睛,憤恨的瞪了他一眼。

張北羽低笑一聲,雙手插在口袋,大搖大擺的向食堂走。其他幾人跟在後面,圍觀的學生們馬上散到兩邊,自動讓出一條路。

……

立冬「虐殺」超人,對青雲社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張北羽相信,房雲清一定會找回來。

果不其然,在海高最瘋狂的時間——晚自習的時候。張北羽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羊春年打來的。他在電話里只說了四個字,「操場等你。」

不用說,肯定是來給超人報仇的。這種事,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算不去的話,他們還會追到教室來,既然這樣,不如打個痛快。

張北羽立刻叫賈丁帶人來,再加上立冬和蘇九,浩浩蕩蕩的下了樓。

操場上一片空曠,好像是青雲社特意清了場。幾個大射燈照在操場上中央,在那裡,站著近五十個青雲社的人,領頭的正是羊春年。估計他是為了找回青雲社的面子,所以放出消息,幾棟教學樓的學生們都來到走廊觀望。

操場四周漆黑一片,唯獨中間一塊被幾個射燈照的猶如白晝。燈光之下,站的是羊春年和張北羽兩伙人,一邊五十個,一邊二十個。

「怎麼不多帶點人來?」張北羽故意晃了晃手中的龍蠍,歪著脖子,面帶笑意的問。羊春年面無表情,沉靜的回了一句:「別急,人會慢慢來的。」

張北羽心中一沉。他剛才說那句話就是為了裝個B,激怒羊春年,讓他不再叫人,沒想到他一點羞恥心沒有,竟然直接說還有人會來。

可無論心裡的壓力多麼大,總歸不能表現出來。他無畏的攤開雙臂,昂著頭說:「那就開始吧!」剛說完,立冬伸手一把拉住了他,說道:「我一個人,夠了。」

聲音不大,卻擲地有聲,彷彿掙脫了操場的束縛,傳到了海高每個學生的耳朵里……

向來沉著的羊春年,罕見動了氣,「你他媽別太囂張!」「那就試試吧。」

張北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聲問道:「確定么?」立冬微笑著沖他點點頭,「當然。」

雖然他這樣說,但張北羽還是有些擔心,他轉頭看了看對面。那可是五十個人啊,一對五十?簡直是天方夜譚。

見他猶豫,立冬俯身輕聲說:「看看周圍有多少雙眼睛看著呢,正是立威的時候。放心吧,我不會逞強,就算贏不了,也能殺殺青雲社的威風!」

立冬堅定的態度讓張北羽無法在拒絕,他點了點頭,「你小心。」說罷,他揮了揮手,其他人都往後退了一步,立冬自己走了出去。

「這…這…行么?」蘇九瞪大眼睛,看著立冬的背影,流露出擔憂。賈丁走上來拍拍他,「他一定行!」

立冬雙手攏了攏頭髮,在後面紮起一個小辮,又活動活動肩膀和胳膊,還蹬了兩下腿。對面的羊春年看不下去了,衝出來大喊:「立冬,你他媽什麼意思!」

「單挑。」立冬伸了個懶腰,大大咧咧的說:「我一個,挑你們一群。」 既然來得及,那就不著急。

有件事情,比找厲無涯復仇,更重要!

「一層的時候,吸收了禁靈結界的五行靈氣,五官得以強化,二層呢?」

帶著這種想法,喬拉丹開始狂吞靈珠。

二層的靈珠,有著新的傳承術法,比之一層,強大了不少。

一層,是最低級的,是鍊氣境的。

那麼,二層這些,自然就是築基境的。

喬拉丹試驗了一下,剛剛獲得的一個被他命名為劍氣縱橫的術法,施展之後,可讓金劍前段突然爆射出一道長約一尺的劍氣,此劍氣,鋒銳無比,真真是削鐵如泥。

只是。

「擦,三秒男的節奏啊!」

這劍氣,堅持了也就剛剛三秒,按照修真界的說法,也就剛剛三息,便消失了。

沒靈氣了。

這還是為了方便破解儲物袋的禁制,將全身靈氣換成了金系,這才堪堪堅持了三秒,若不然,別說三秒了,估計都硬不起來。

不光是這一式。

其餘的術法,也是一樣,消耗靈氣之多,讓才鍊氣境的喬拉丹,狂翻白眼兒。

晉階?

倒是想啊!

奈何,已經把自己給玩兒壞了,根本就沒辦法晉階,五行靈氣相剋爆炸倒是有可能將那堅固的靈竅壁壘衝破,可是,突破的同時,便是爆體而亡。

所以。

喬拉丹只能眼瞅著這些烙印在神識之上的強大術法,卻苦於靈氣不足,無法施放。

每種十個,總共五十個術法,皆盡傳承完畢。

而後。

在蟻哥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喬拉丹開始了五行齊聚。

蟻哥,是金系,喜食金之靈珠,對這五行,多少也了解一些。

五行齊聚,那是什麼概念?

那根本就是在作死!

偏偏。

喬拉丹就這麼做了。

可憐的蟻哥,一腦門子冷汗,生怕這主人突然就爆炸了,連累著自己也小命不保。

卻沒成想,沒事兒!

五行靈氣雖然聚齊了,卻各有所司、各居其所,互不干涉,也就不會相剋爆炸。

也多虧了喬拉丹才鍊氣境。

鍊氣境,太弱,修士只有運轉功法時,經脈內的靈氣才會隨之運行,平時,這些靈氣,靜若死水。

待到了築基境,便不一樣了,築基境修士的氣海,如一道漩渦,不停旋轉的同時,可自動催發修士運行功法,體內靈氣,運轉不息,每一時、每一刻,都如鍊氣境修士在冥想打坐,其修鍊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築基築基,築的就是修真的基,氣海形成,可源源不斷的汲取天地間的靈氣,修行速度一日千里,只有如此,方能結丹。

若無氣海,鍊氣境修士除非什麼都不做,天天盤膝打坐,否則,根本就沒有足夠的靈氣結丹。

話題有些扯遠了。

回到喬拉丹身上。

因為才鍊氣境,需得主動控制才會讓心法運轉,也就是說,只要不去運轉,那靈氣,便不會相遇,五行相剋之事,便不會發生。

藉此。

喬拉丹再度完成了五行齊聚。

就在五行齊聚的剎那。

禁靈結界內的五行靈氣,突然活了一般,蜂擁著,往喬拉丹的身體撲了過來。

一如既往的各行其路。

一如既往的互不干涉。

很快。

這五行靈氣,便找到了各自的歸所。

這一次,不再是五官。

這一次,是五臟。

木入肝、火歸心、土蘊脾、金護肺、水潤腎,五行五臟,道也!

數十息之後。

待蘊養完畢。

喬拉丹一番內視,便發覺,那心臟,跳的愈加沉穩有力,那肺,一呼一吸之間道蘊十足,那脾……,被這五行靈氣蘊養之後,五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加強。

「先是五官,再是五臟,那麼,三層又該是什麼呢?」

隱隱間,喬拉丹好像摸到了一絲這煉之幻境的隱秘脈絡,對於接下來的行程,充滿了興緻。

出發!

將地上那一大堆藥材塞進早已準備好的儲物袋,喬拉丹邁過傳送門,進入了煉之幻境三層。

幾刻之後。

一名掌托鼎爐、身穿八卦服的修士,出現在了二層進三層的入口處。

「咦?禁靈結界怎麼不見了?」

「怎麼回事兒?」

「不應該啊!」

「奇怪奇怪,難道是出了什麼變故?不行,得趕緊去那三層看看!」

嘀咕著,這修士,踏入傳送陣,化作一道白光,消失於二層之中。

其後。

又陸陸續續有修士趕來此處,見禁靈結界不翼而飛,皆是懵的很,卻也樂的很,美滋滋的免費進入了三層之內。

……

卻說喬拉丹這邊兒。

隨機傳送進三層之後,二話不說,右臂一揮,先把蟻哥給放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