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他登上九天,一劍萬古,自然是有的女人供他挑選,只要他足夠的強大,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只要是他登上九天,一劍萬古,自然是有的女人供他挑選,只要他足夠的強大,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王上!」

「嗯。」

點了點頭,嬴季昌朝著塗山素容笑了笑,道:「素容,這是一滴九尾天狐的精血,你拿回去早日煉化。」

這個時候,嬴季昌手一揮,一滴赤紅色的精血出現在房間之中,恐怖的能量,讓房間之中的靈氣一下子變得濃郁起來。

塗山素容的情況更是不堪,這一刻,塗山素容臉色潮紅,雙眸之中滿是渴望。

「下去吧!」

「屬下多謝王上!」

……

望著塗山素容離去,嬴季昌目光幽深,他心裡清楚,相對而言,塗山素容等人的修為好提升。

但是,慎到等人就難了。

他們這種諸子百家修士的提升,本就是巨大的問題,甚至於比佛家都難。

一朝頓悟,立地封聖。

但是,若是不能頓悟,將會一直束縛著,遲遲得不到解脫,這讓嬴季昌極為的難辦。

在這個時候,他只有一種辦法,讓慎到等人兼修恆宇經。諸子百家的修為不增加,至少武道修為會一點一滴的增加。

更何況,這個時候,慎到等人駐守函谷關,而函谷關是中原大地之上,天地靈氣最為濃郁的地方。

念頭一轉,嬴季昌便不在多想了,等到他從軒轅墳等地回來,各國,各大勢力的天驕都將會送來。

他布武中原的計劃,將會從北涼開始。到時候,天下修士皆朝北涼。

天下修士,皆以北涼為正統。

……

念頭飛轉,又是一天。

玉兔降臨,金烏再無蹤跡,直到得到了休息,補充能量的金烏,前來替換玉兔。

嬴季昌緩緩的睜開了雙眸,手中印訣再一次變換,大日如來真經運轉,天地靈氣不斷的奔涌而來。

九轉玄功運轉,嬴季昌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瘋狂的吞噬著天地靈氣,以嬴季昌為中心,四周早已經沒有了靈氣。

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吸收天地靈氣速度之快,根本是其他的修士難以想象的。

嬴季昌修鍊,頓時將周圍的天地靈氣吞噬一空,彷彿整個人化作黑洞,吞天噬地。

「王上在修鍊?」

塗山素容雙眸睜開,看向了對面,一日之晨,本來就是修鍊的大好時機,但是她明顯的感覺到四周沒了天地靈氣。

「如此恐怖的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當真是不愧為中原第一人!」

這個時候,整個酒肆的人都醒了,特別是修士。

……

「王上的修為更加恐怖了!」

喝了一口熱酒,李青蓮感慨萬千,他第一次遇見嬴季昌,那個時候的嬴季昌還是一個嚮往江湖的愣頭青。

這才過去了多久,嬴季昌已經成為這個時代巨壁。連傳承無數年的周天子一脈,也栽在了嬴季昌的手中。

「王上之強,天下無雙!」

青若也點了點頭,由於得到了嬴季昌的禮物,三個人各有長進,在這個時候,心裡都很歡喜。

……

修鍊結束,嬴季昌走出了房間,朝著三人點了點頭:「收拾一下,我們出發!」

「諾。」

他們是江湖中人,有一句話,落在江湖內,便是薄命人。所以,這一處,他們只是過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們踏入江湖之中,便註定要奔波一生,嬴季昌對於此,早已經感同身受。

從他當初踏出櫟陽,便再也停不下來了。由於受到武俠小說的影響,嬴季昌一直以為那種召集武林同道,金盆洗手一事是存在的。

但是當他踏入江湖,方才徹底的清楚,江湖這東西,只要是踏入,就再也沒有了退路。

只有一往無前,只有顛沛流離。

……

「吼!」

嬴季昌等人剛過了一段路,突然一聲獸吼傳來,一隻巨大的老虎直衝嬴季昌等人。

虎目血紅,比正常的虎好大一倍不止,體內更是有妖氣在運轉,開始不斷地凝聚妖丹。

「王上,這虎已經成了妖!」李青蓮目光一閃,朝著嬴季昌,道:「看來天地靈氣復甦,對於中原的影響已經開始了。」

「受天地靈氣沖刷肉身,修士食用,可以壯大氣血,看來需要成立獵殺小隊了!」

嬴季昌目光一轉,朝著李青蓮,道:「試一試它的實力,這一路上上的肉食夠了。」

「諾。」

點頭答應一聲,李青蓮長劍而出,劍氣縱橫,斬向了老虎。看到這一幕,嬴季昌搖了搖頭。

這頭虎只是偶然間得到了機遇,它的靈智才開始變化,並沒有真正的啟靈。

這個時候,它還不能稱之為妖,只能稱之為靈獸。

有了天地靈氣的野獸,距離妖,還有很大一部分距離,真正意義上,通靈之後,能夠化形方稱之為妖。

這樣的實力,李青蓮一劍能夠斬殺無數頭,這個時候,得到了帝蘊漿的他,也達到了金丹。

不僅是修為突破,底蘊也變得更加強大了。

……

「素容,就在這裡休息,收拾一下,我們也嘗一嘗靈獸的肉!」看見李青蓮一劍結果了老虎,嬴季昌朝著塗山素容,道。

「諾。」

點頭答應一聲,塗山素容與青若兩人連忙去收拾,雖然在一定的程度上,他們也算是嬴季昌的護衛,但是如今嬴季昌修為天下第一,根本不需要他們的護衛。

他們是嬴季昌的護衛,只不過是名義上的而已。

放眼中原大地,也沒有哪一個國家,有本事,有能力刺殺嬴季昌,以嬴季昌此刻的修為,一人鎮壓整個戰國之世。

這便是元嬰修為的恐怖之處。

。 一個時辰以後,林天霄幽幽醒來,沒想到自己竟然睡著了。

「嗯?這是在床上嗎?怎麼這麼軟?」

林天霄伸手就要抓個東西爬起來,結果碰到了個軟軟的球一樣的東西,手感很好,軟軟的,彈性不錯,下意識地捏了兩下,竟然還有溫度……

林天霄陡然驚醒,此時一雙滿是怒火的雙眼死死盯着他,欲要吃人一般,而再看向林天霄那隻手。

林天霄連忙縮回手,慌忙解釋道:「那個……那個不好意思,我睡醒有摸燈的習慣,對,睡醒有摸燈的習慣,剛剛……我以為摸著燈來着,下意識……」

呂小妍實在忍無可忍,身體更是向一側快速滑了過去。

而原本枕在呂小妍大腿上的林天霄失去了舒服的枕頭,「哐嘡」一身,頭落在了硬硬的石椅上,當場就是眼冒金星。

呂小妍離開就是有點後悔了,聽到那聲音也是心中隨着一驚,不過還是忍住沒有再看林天霄,在他清醒的時候,她可不會有好臉色。

這女人變臉比變天還快,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是陰晴難測。

林天霄雖說頭被這一下搞得暈乎乎的,但是因為確實理虧,也不只抱怨啥,只能暗嘆:「唉!命苦啊,拼了命,搞了一身的傷,還沒人領情,想睡覺安穩覺都是不行,這世道啊!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配合著臉上那可憐巴巴的表情,還真的說的自己有多麼可憐一樣。不過換來的只是呂小妍的斜眼和白眼。

而此時雨過天晴,天邊更是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彩虹,讓整個人的心情都是跟着好了起來。

「回院吧!」

林天霄起身對着兩人說道。

一個時辰的休息,林天霄已經回復的不錯了,此時也是能夠自己活動了。而無須別人攙扶了,當然即便需要人攙扶,眼下呂小妍也是不會攙扶的,肯定是孫天猿了。

畢竟他們之間是明碼的交易!她沒有這個義務!

孫天猿把大金棍子置於腦後,雙手搭在兩側,走在林天霄的邊上,小聲道:「兄弟,這位長得很好看的美人是弟妹嗎?」

「不是!」

「不是!」

林天霄和呂小妍同時回答道。雖說孫天猿聲音比較小,但是顯然呂小妍是聽見了。

呂小妍冷哼一聲便是轉過了頭。

而孫天猿也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有些興奮地說道:「兄弟,你剛剛使用的是什麼絕技,我怎麼感覺到了神獸的味道,難道就是靠那個殺了那九階玄將嗎?」

說着更是跳到兩人身前轉過身來倒著走,很顯然他更關心這個問題:「兄弟給俺老孫說說,俺老孫明明比你修為還高,可是即便憑藉着你給我的兩顆蓮王的蓮子也是拿那九階玄將沒有辦法,反而被他壓制,受了不輕的傷。」

林天霄前行的腳下一個不穩,暗呼要遭,餘光偷偷瞥了一眼呂小妍。

果然只見呂小妍此時正握緊雙拳,一臉怒火地盯着他,氣的渾身顫抖,真的要氣炸了,咬着玉齒說道:「你不是說你沒有得到蓮子嗎?」

林天霄當然不會承認了,抬頭看着孫天猿,對他擠眉弄眼,也是裝作疑惑道:「什麼蓮子?」

顯然孫天猿並沒有理會到林天霄的意思,超級耿直的說道:「三彩幽蓮蓮王的蓮子啊!兄弟,你這眼睛怎麼了,是剛剛傷到了嗎?」

孫天猿很認真的說道,極其認真,還停下身子欲要上前幫他查看一番。

林天霄:「…….」

心中暗嘆:猴哥啊,你咋也成了豬隊友了。你提啥不好,沒事提啥蓮子啊,這下好了!

呂小妍滿臉的黑線,更是生氣異常,在一旁哼聲道:「他不是眼睛有問題,是心有問題。」

林天霄又是一陣無語:「……」

而此時呂小妍已經靠近了林天霄,在她面前伸出了玉手。

林天霄故作驚訝,作勢要後退:「幹嘛?!」

呂小妍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壓根沒有收手的意思,催促道:「少給我裝,原來當初在蓮池搶走我手上蓮蓬的就是你!給一顆蓮子給我。不,兩顆。」

此時林天霄才明白,怪不得當初在抓住白胖子林小綠的時候那麼大的扯力,原來是呂小妍當時也抓着。

不過蓮子可是本來就是不夠,他辛辛苦苦冒死去流雲派,以為僅僅是因為自己啊,畢竟要去落霄書院了,得給林天霸他們四人帶點東西不是。只是沒有想到十顆蓮子中間那顆被林小綠種在了乾戒之中。之前給了孫天猿兩顆,自己用了三顆。也就是何時能四顆了。

一顆黃的,兩顆紅的,還有一顆藍的。給林天霸四人剛好一人一顆。雖說屬性有點不符合,可能會大大的浪費,但是也是自己的一片心意啊。

林天霄直接拒絕道:「沒有!」

「林天霄!你還是不是人!?」

呂小妍停腳,怒氣沖沖,下意識地喊出了林天霄的名字。

孫天猿剛開始還詫異,這林天霄誰,不過下一刻就是反應過來了。

連忙就是跳到林天霄的面前,激動地抓着他的手:「兄弟,你是林天霄?九族林家的的林天霄?無雙城的林三公子?」

「好像至今還沒有人假冒我!」

林天霄撓了撓頭,只能無奈承認,既然身份被呂小妍暴露出來,只能和孫天猿解釋一番。

「原來如此,怪不得。林天霄,肖龍,肖林原來都是一個人。我就說我和兄弟怎麼這麼投緣呢?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你可是我的偶像啊!」說着眼冒金星一臉崇拜的看着林天霄,活脫脫一個小迷弟看見偶像的模樣。

林天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額,不會吧……」

孫天猿難以遏制的興奮:「俺老孫騙誰也不能騙兄弟啊。我就說一個敢叫玄王巔峰強者滾的人,怎麼可能是廢物嗎?沒想到我竟是和偶像成為了兄弟呢!回去以後我那幫猴子猴孫肯定是更加崇拜俺老孫了!」

林天霄以手掩面,這樣太尷尬了,這畫面很熟悉啊,記得當初在雁落山脈哄騙孫天猿的時候似乎也說過類似這樣的話。

人逢喜事精神爽,自然看人也是爽了三分:「兄弟,我看這妹子挺不錯的,長得俊,心也善。你受傷的時候更是對你照顧有加,不是裝出來的。蓮子有的話你就給她一顆唄。」

林天霄心中暗道:「她心善?」

「猴哥,我覺得你是她哥才對!」

孫天猿撓了撓頭,有些不明白林天霄的話是什麼意思,又是直白的說道:「她要是成了我的弟妹,我可不就是她哥嗎?!」

林天霄無語,不想多說了,孫天猿有的精的跟猴似的,有的時候又是不開竅,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