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找神衛軍麻煩的事情,就一定會有宋和的出現,所以這段時間以來,玄甲軍中的宋和統領倒是在中都城名氣飛漲。

只要是找神衛軍麻煩的事情,就一定會有宋和的出現,所以這段時間以來,玄甲軍中的宋和統領倒是在中都城名氣飛漲。

要說宋和從小在中都長大,對中都的情況那可是瞭如指掌。但是在宋和懂事以後,再加上修煉有成,他的爹爹宋升波將軍就把他送到了遙遠的鳳翔郡去了,美其名曰深入基層鍛鍊!

長年在外飄蕩,只是隔三差五地回到中都的宋和倒是沉穩了許多,像現在這些樣子不多時裝裝而已,只是代表玄甲軍表明一個態度,玄甲軍強勢歸來的一個信號!

“宋統領!!”早就看見宋和的執勤站崗的玄甲軍士卒上前行禮,他們對宋和也很熟悉了。

“兄弟辛苦了!”宋和隨身摸了摸,掏出一塊三品靈石扔給幾位玄甲軍士卒道:“換崗後兄弟們去好好搓一頓,算我的!”

衆士卒大喜謝道:“多謝統領!”

宋和笑了笑,斜着眼睛看了一下旁邊低頭不語的神衛軍,撇撇嘴吆喝一聲走。

玄甲軍的待遇可謂是大秦國內最高最好的了,但是像宋和這樣拿出三品靈石去吃酒的土豪還是不多見。

士卒們都是有家小的人,平常都想着爲了家裏多努力些,宋和平時對大家都很不錯,要麼就是請客喝酒,哪家有點事情來找他,他也很是盡心地幫忙,所以宋和現在在玄甲軍中的聲望那絕對是第一高,年輕一輩裏就屬他最得人心了!

邊上的神衛軍就沒有那麼好的待遇了,別說他們的統領給點靈石花花,只要沒有大事,那是人影都看不見一個啊!!

神衛軍士卒看在眼裏,苦在心裏,心中都是怒罵不止!難道咱們是後孃養的?咱們爲什麼待遇這麼差!!咱們的統領只會自己享受,哪裏管過我們的死活呀!!

神衛軍士卒心底爲自己抱打不平,不知這正是宋和要的效果。

要想消滅敵人,從內部瓦解自然是最好的!

一旦神衛軍這種厭倦的心思蔓延看來,那後果可就大大地糟糕了!!

“走吧兄弟,如今你也算是中都城內一貴族子弟了,咱們住的地方就在皇城邊上!”宋和扭過頭來笑道。

元昊眨眨眼睛,一副不解的樣子。

宋和笑道:“如今王叔官復原職,鷹揚將軍可是一品大將,雖說王叔沒有心思在掌管玄甲軍的事情了,但是狂刀之名在玄甲軍哪個不曉得!!羅姨的父親,你的外公可是當今大秦宰相,文人圈子中的第一人!你說說,你不是大家公子是什麼?”

元昊摸摸鼻子,他倒是無所謂什麼貴族子弟,現在他心裏想的全部是許久不見的爹孃,還要那從未見過的外公,至於其他麼,俗世間的富貴在他眼裏只不過是過眼雲煙,一心修煉纔是第一位!

“王叔羅姨現在住在宰相府裏,我家就在旁邊,這下可好了,沒事我就過來找你喝兩杯!”

宋和美美地想到以後舒服的日子,元昊忽然道:“丁姐姐回來沒有,她現在又在哪裏呢?”

宋和剛纔還笑容滿面的臉一下子變成了霜打的茄子,焉了!

“她?~早回來了,整天呆在城外玄甲軍大營裏,時不時地回來看看爹…..你說整天跟一幫子大老爺們在一起有什麼好的!!搞得自己男不男女不女的!不過嘛也好,她要是回來我哪裏還有好日子過哦!!”

宋和苦着個臉抱怨,元昊忍不住一陣偷笑,這對歡喜冤家真是有趣,不見面吧想得很,一見面吵個沒完沒了!


不過元昊知道,他們心中都是有對方的存在,而且是那種很深很深的印記,牽掛早就在兩人心中生根發芽!

穿過了熙熙攘攘的街道,元昊一行人走了好一會之後,往左拐進了一條顯得很是安靜的街道,街道另一邊是高大的硃紅色城牆,剛纔元昊已經見到了皇宮大門,那個重兵守衛的地方。

這裏想必就是宋和說的專門給達官顯貴之人居住的豪宅了!

一路走來元昊都可以看見各種各樣的府邸門匾,一種叫做近鄉心怯的感覺在元昊心中環繞。

趴在元昊肩頭的小怪察覺出元昊有些異常,伸出粉嫩地舌頭輕輕在元昊脖頸間點了點,冰涼的感覺使得元昊躁動的心馬上就平靜了下來。

巷道深處居中的位置,一座氣勢恢宏的大宅坐落在這裏,擡頭一看,“宰相府”三個燙金大字高高懸掛在這裏!

元昊聽宋和說過,他的外公,宰相羅抗乃是兩朝元老,這塊牌匾還是先帝在位的時候就已經親筆書寫上去的,不管是那個王公貴族路過這裏都要下馬下轎,可見羅老大人的殊榮!

羅老大人一生只有一女,就是元昊的母親羅芙,當年嫁給了玄甲軍鷹揚將軍王林,本是天作之合的兩人卻是在不久之後的天陰山一戰之中遭逢劇變,不得不遠走他鄉,離開的中都巨大漩渦。

羅抗老大人多年來也爲了玄甲軍的事情多方奔走,在他們老一輩人的努力下,在加上玄甲軍年輕一輩人才輩出,所以才造就了玄甲軍今天重現往日輝煌的時候!

“走吧,他們都還不知道你回來的事情,今天可是一個天大的驚喜!!”宋和拍拍元昊的肩頭,將馬繩子遞給玄甲士卒,和元昊一起往宰相府大門口走去。

門口站着的兩名守衛早就看見了元昊等人,只不過宋和乃是宰相府的常客了,他們也是見怪不怪了。

“見過宋統領!”兩名守衛齊齊抱拳恭敬道。

宋和笑着擺擺手道:“不必多禮!老大人可否在府上!”

“我家老爺今日上朝還沒回來,王將軍和夫人倒是在!”兩守衛回答道。


宋和點點頭,道:“那就不用麻煩了,我先去見見王將軍!”

“呃…..宋統領,不知這位是?!”

雖然宋和是宰相府上的常客又是玄甲軍的統領,但是兩名盡職盡責的守衛還是不敢大意,他們眼看着元昊面生的很,可不能一聲不問就讓別人隨便進入。

宋和笑道:“這也是我玄甲軍中統領,而且…..呵呵….等見了王將軍就知道了!”

兩名守衛對望一眼,沒想到玄甲軍中還有這麼年輕的統領,不過他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其中一名守衛帶着宋和他們進了府邸。

宰相府佔地龐大,不是說羅抗有多麼奢華,而是歷代宰相都是居住在這裏,從開國的時候就沒有動過。


大氣不失豪華的花園走廊,亭臺樓閣,高房大院,隨處可見的僕人奴婢,無不彰顯着一國宰相的地位尊榮!

可是元昊雖然將這些東西看在眼裏,但是卻絲毫沒有往心裏去。他現在想的,只是久未謀面的父母雙親。

“將軍和夫人正在後花園之中歇息,兩位隨我來!”一名管家樣的老人帶着宋和元昊往後花園走去,一路上老人不住地拿着元昊打量,人老成精的他似乎覺察到了什麼。

一處涼亭之中,端坐着兩個熟悉身影,元昊眼中有些泛熱,爹….娘!!

“姑爺小姐,宋統領來了!”

老管家上前笑道。

一個身穿錦袍威武不凡的男子轉過身來,原本黝黑的臉龐似乎變白了些,瘦削的臉頰也是紅潤許多,只是兩鬢更多的霜華顯出他的年紀。

王林笑道:“賢侄來了,快過來吧!”

一旁的中年美婦身穿白裘,頭戴珠花,滿身貴氣,慈善和藹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是快要年過半百的人!

元昊腳步放慢了些,跟在宋和身後,故而王林羅芙他們也不曾過多注意,還以爲是宋和的跟班。

“小侄見過王叔,羅姨!”宋和一臉乖巧笑容地道,除了他爹宋升波,大概只有王林能讓宋和這麼聽話了。

“這孩子,每次都這麼有禮貌!”

羅芙笑着對宋和招招手,王林笑道:“你別看這小子這會如此聽話,他在外面可是很不老實哦!”

羅芙笑道:“那還不趕緊將瑤琴那丫頭娶回來,看他還敢不敢整天瞎胡鬧!”

王林羅芙的調笑將宋和整的很是不好意思,聽見丁瑤琴的名字就一陣頭大,連忙賠笑道:“王叔羅姨,小侄求你們別再拿我打趣了!這次小侄帶來一個人,保管你們看見後啊,根本想不起我來嘍!!”

宋和神祕兮兮地笑道,弄得王林和羅芙很是好奇地道:“哦!你小子有耍什麼花樣!我告訴你,你要是不老實的話,我可讓老宋好好收拾你!”


宋和不以爲意地笑道:“小侄哪裏敢在王叔面前扯謊啊!!”

說着宋和故意高聲道:“兄弟,還不出來見見,要不然王叔非好好教訓我不可呢!!”

王林羅芙相視一笑,等着看宋和搞什麼鬼。

老兩口笑着看見宋和身後慢慢走出一個人影,挺拔的身姿,俊秀儒雅的面龐透出一股成熟之感,絲毫不見其稚氣!

只見他雙眼泛紅地緩步走到跟前,激動地輕輕跪下哽咽道:“爹!娘!昊兒回來了!!!!”

王林和羅芙笑容滿面的臉上漸進凝固了,眼中從不敢相信到肯定,到驚喜,到激動,這真是他們日夜思念的孩子,將近三年不歸家的兒子元昊啊!!!!

羅芙顫抖着身子站了起來,眼中蓄滿的喜悅的淚水,緩步走到元昊跟前,手撫向這個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輕人,在他的頭上,臉上輕輕劃過,那感覺的確是自己兒子啊!!

“是昊兒!!!真的是昊兒啊!!!我的兒呀!!你終於回來了!!!”羅芙猛地一把將元昊的頭緊緊抱住,兩行熱淚流下。

元昊幾年時間容貌雖然沒有多大變化,但臉上早已經脫去的稚氣和青澀,現在的他已經蛻變成爲一名英俊成熟穩重的年輕人了,下巴上青黑色的鬍鬚依稀可見。

元昊雙手環繞在母親腰間,喜見至親的親情盪漾在他們的心中。

“真的是….昊兒嗎?!!我的兒子,回來了!!??”王林也是雙拳緊握,父親的愛始終是沉穩的,猶如大山一般渾厚。

宋和淡笑着退到一旁,讓他們一家人好好團聚一下。

羅芙捧着兒子的堅毅的臉龐很是小心的細細觀看,好像在欣賞一件完美的工藝品一樣:“昊兒,你長大了!!”

王林粗糙的手掌拍拍元昊的頭道:“好!!好兒子!!回來就好!!”

似乎找不到更多的表達此時此刻激動的心情,王林滄桑的臉上顯現出特殊的溫柔!

“父親!!昊兒向你歸刀!!”

元昊手掌一翻,一把通體漆黑,黑色之下彷彿是被血浸泡過的紅,長身寬大的刀在他兩隻手掌上託着,高舉過頭。

當初王林將破軍刀留給元昊,一是爲了讓他有一把趁手的兵器,二是爲了讓他記住,破軍刀玄甲軍的威名!!

刀在人在,刀碎人亡!

有了破軍刀的陪伴,就猶如父親時時刻刻在身旁一樣!

王林顫抖着手撫摸在了破軍刀身上,就像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般,他呢喃道:“好啊!老兄弟,你隨我征戰一生,又隨我兒子長大,如今,咱們老哥倆又重逢了!”

一把提起破軍刀,王林大喝一聲道:“好兒子!!沒有辱沒破軍狂刀的威名,沒有丟我們玄甲尖峯的臉!!”

羅芙心疼地拉起元昊,一家三口齊聲大笑,共享天倫。

四人坐在亭子中,元昊將這些年的經歷簡短地講述了一遍。

雖然元昊說的很是平靜,但羅芙還是連連驚訝不止,心疼地將兒子抱住,沒想到她的好兒子這一路上的生活還是如此精彩啊!!

王林皺着眉不說話,但是他手心中的汗水還是可以看出,他也爲元昊這些年的過往捏了一把汗。

“好兒子,咱們會鳳翔去吧!安安靜靜地生活!”羅芙緊緊握住元昊的手,生怕兒子又從自己眼前消失。

當初她剛剛離開元昊的時候就後悔了,兒子長這麼從沒有離開過父母,一下子讓他獨自一人生活,真是時時刻刻爲他擔心。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哼~~~婦人之見!!”王林不滿地重重哼了一聲喝道,“大丈夫當頂天立地,聲震四海,怎麼能一輩子龜縮在一個小山溝裏!!如今中都皇城大比就在當下,八大宗派招收弟子,正是元昊嶄露頭角的好時機,也是他走向天地的機會!!”

不是說羅芙不知道這些道理,但是縱橫天地何其艱難,她當母親的是捨不得兒子啊!!

元昊安慰道:“娘,爹,你們放心好了!兒子已經長大了,我可以照顧自己!我有絕對的信心可以進入正陽宗!爹,您就等着看好了!”

王林老懷安慰地點點頭,他皺着眉仔細看看元昊的修爲道:“昊兒,你的修爲雖說已經到了靈照圓滿之境,但是…..”

元昊望着王林欲言又止的樣子,他明白,王林是想告訴他,靈照圓滿的修爲雖然已經在整個普通修煉世間處於頂端,但是中都匯聚的年輕英才何其之多,靈照圓滿只不過是一個基本單位而已!!!

“爹,您放心好了!”元昊沒有多餘解釋什麼,他臉上淡然的笑容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宋和細細看看元昊忽然出聲道:“你…..不會到了出玄下期了吧!!??”

王林倒吸一口涼氣,怎麼可能!!

這纔多長時間,就算元昊再怎麼天賦驚人,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裏進入到了體脈合一的出玄境吧!

看看一臉不確定的宋和,又看看震驚的王林,元昊輕輕一笑,將頭不著痕跡地點了一下!

還真是!!!


宋和震驚,王林大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