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林楓猶豫了,他的靈魂空間儲存了三隻獸魂,已用了二隻,只剩一隻。可那隻的實力是黃武境第八重的,以林楓現在的靈魂之力根本不可能煉化,強行煉化,會死人的。

可是林楓猶豫了,他的靈魂空間儲存了三隻獸魂,已用了二隻,只剩一隻。可那隻的實力是黃武境第八重的,以林楓現在的靈魂之力根本不可能煉化,強行煉化,會死人的。

當初林楓是打算存三隻黃武境第七重的獸魂,可是為了將來多一條保命的手段,才讓士兵們幫忙殺了一隻黃武境第八重的,現在真後悔。

「我認輸。」劉佳麗停止了戰鬥。

「啊?」林楓還在考慮要不要煉化那隻獸魂的時候,對方竟然認輸了。

不僅是他,所有的人都是不解。只見她淡淡的解釋道:「我怕累,所以不打了。」

這理由真是讓人無語的。林楓不解,真是這樣。不過林楓很快就明白了。

劉佳麗停戰後,向陳慧玲揮了揮手,陳慧玲對林楓微微一笑。

她們認識?看來自己是沾了表姐的光了。

劉佳麗走下戰台,經過林楓的時候,小聲道:「這次是平手,下次贏你。」

林楓只能點點頭了,總不能大言不漸的說:「手下敗將,想贏我?做夢吧。」

「謝謝!」林楓也小聲說道。

林楓贏了,排名從第二百零一變成了第四名,驚呆了眾人。

「可惡。」乙組的王成氣炸了,他絕不能容忍他眼中的廢物變得這麼強。

王成對著身邊的人輕聲說了幾句,那個人跑過去又和一位學院的老師說了幾句。那位老師點了點頭,和王成對視了一眼。

「現在排名賽進入最後的階段,還有誰要挑戰嗎?每組獲得前三名的人,可是可以獎勵靈兵的。」那名老師喊道。

「王獅老師,你幹什麼?」風天然不悅道。的確有這個獎勵,可是這是比賽結束后才說的,他竟然提前說了。

靈兵?眾人吃驚了,往年都沒有,今年竟然不同了。區分普通兵器和靈兵的依據是有無靈性。一但兵器有了靈性,那威力可是比普通兵器強大百倍,削鐵如泥。

「副院長大人,我個人認為現在說可以激發孩子們全力考核,未經你同意,就私自說,請你責罰。」王獅道歉道。

「下不為例。」風天然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罰一個老師的,而且他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前三?林楓現在排名第四,不符合要求,繼續挑戰可是要面對黃武境第八重的了。而且靈兵而已,雖然珍貴,但自己的父親可是將軍呀,不靠學院獎勵,也有可能獲得。

眼看林楓不上當,王成頓時就急了。他本來就是想誘惑林楓去挑戰前三的,然後找揍。

「你必須獲得前三,否則你表姐就完了。」一道聲音傳入林楓耳中,讓林楓一驚。

「你是誰?」對方是用靈魂傳音的。

「按我說的做,否則後果你知道的。」那道聲音又傳來了。

「混蛋。」竟然拿表姐來威脅自己。

「副院長,我表姐還好嗎?」林楓突然問到。風天然感到奇怪,岩老師不是在照顧她嗎?

「你去找一下岩老師。」風天然指一個士兵說。那個士兵不久就回來了,說:「不好了,岩老師……岩老師失蹤了,馮羽嫣也失蹤了。」

「什麼?」風天然和眾人都不敢相信。

果然,看來,林楓要衝前三了。 「找,給我馬上去找。」風天然怒了,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這可是自己的地盤。

「老師失蹤,馮羽嫣也失蹤了,怎麼回事。」

「這下齊天學院就熱鬧了。」

「竟然有人敢在齊天學院鬧事,膽真大。」

………………

觀眾們討論道,他們各有各的看法。

「大家安靜,考核繼續,這邊的事我們老師會處理的。」風天然喊道。同時大批士兵前去尋找。

「到底是誰?」林楓想道。難道是岩老師自導自演的,可是沒理由呀!是齊天學院別的老師,也沒理由,而且靈魂傳音可是天武境強者的技能。齊天學院有沒有這種強者還不知道呢,就算有也不會去對付一個女孩。

難道是王家,也不太可能,他們跟自己有仇,和羽嫣可沒仇,而且他們也不會冒著被滅門的危險去捉人。

可惡,可惡!林楓越想越煩,他身上的妖氣也越來越重,他旁邊的幾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冰冷的殺意。

總裁弟弟別太壞 沒辦法了,他必須煉化最後一隻獸魂了。其實林楓除了這個獸魂之外,還有一個。它藏在林楓的體內里,林楓試過了,無法將它移到精神空間里儲存。

那是林楓第一次成為魂師時煉化的,他以為是雷振天留下的,實際上不是,林楓不知道而已。當時他煉化了一部分就去挑戰機械傀儡,最後發瘋了。

到現在林楓也不知道它是什麼級別的妖獸,但林楓感覺它很危險,所以林楓不選擇它。

「副院長,我想挑戰劉東。」就在大家都討論老師失蹤這件事的時候,林楓開口說話了。

「你確定?」風天然越來越看不懂林楓。

觀眾們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了林楓身上。

「這傢伙,他的實力最多和我相當,怎麼可能打得過劉東。而且他現在已經排名第四了,還不知足嗎?」劉佳麗對陳慧玲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認識他沒多久。」陳慧玲也不解。難道是因為羽嫣失蹤,刺激到他了?

「你真確定嗎?現在可是晚上了。」風天然提醒道。

林楓抬頭看了看天色,果然天已經黑了。林楓知道風天然想說什麼,劉東暗屬性的力量,在黑夜中,會更強。

陳慧玲也有同感,如果在黑夜中,輸的人可能是她了。

「我確定。」林楓沒有選擇,他必須衝進前三。

風天然只能點點頭了。劉東站了出來,他的眼睛凝視著林楓,這個少年真是奇怪。

林楓開始練化獸魂,身上的妖氣越來越濃。最後一隻獸魂是一隻妖鷹,黃武境第八重的修為。

林楓的雙手指甲變成了鷹爪,他一個箭步向劉東攻去。

劉東融入了黑暗,消失不見了。

「噗。」林楓吐了一口血,因為劉*然出現在他背後,打了他一掌,隨後又消失了。

劉東如同鬼魅一般,自由行走在黑暗中。「啊。」林楓又被打了一掌。

「出來。」林楓爆喝一聲,身上的妖氣爆發。「找到你了。」林楓通過妖氣感應到了劉東的位置。

林楓一爪下去,劉東以拳相撞。「轟~」林楓被轟飛了。

「可惡。」林楓根本無法完全煉化那隻鷹魂,力量得不到釋放。

「黃階高級功法——潛行。」劉東使出了功法。

「不好。」劉東的功法加強他的隱藏能力,林楓的妖氣已經感應不到他了。

接下來,林楓危險了,他一次次被突然出現的劉東偷襲。

「啊~」林楓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部分骨頭已經被打碎了。

「裁判,我贏了吧?」劉東不再出手了。

裁判看了看渾身是血的林楓,點了點頭,剛準備宣布之時,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不,我還沒認輸。」林楓站了起來。

「林楓,認輸吧,在黑夜中的劉東,連我也不一定打得過。」陳慧玲勸道。

「林楓,你還是放棄吧!」風天然也勸道。

「就是,沒實力還死撐,真是廢物。」在乙組的王成可高興壞了。你不是很強嗎?怎麼弄得渾身是血了。

林楓對這些聲音毫不在意,他的目標只有一個:打敗劉東。

他又沖了上去,這次劉東沒有融入黑暗,可能是沒必要了吧。只見他正手一出,擋住了林楓的鷹爪,一扭,扭斷了他的手腕,一踢,踢斷了他的肩骨。他反手一抓,將林楓扔上空中,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快落地之時,又踢向他的肚子。

觀眾都看不下去了。林楓幹嘛不放棄呀?還有,劉東也太大膽了吧,林楓畢竟是將軍之後,把他打成這樣,不怕遭報復嗎?

「林楓,你放棄吧!」劉東開口說道。

可是倒在地上的林楓沒有反應。他的精神空間快碎裂了。他的靈魂之力不夠,無法完全煉化那隻鷹魂,導致他的戰力大減。

林楓正在努力煉化,可是那隻鷹魂在掙扎,精神世界開始崩潰。林楓感覺他的靈魂的撕裂,比肉體上的傷還痛苦。

「你真是個廢物,從小到大都是。」那道聲音又出現了,同時還傳來了一個畫面。

在一個漆黑的空間里,躺著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女。老人正是岩老師。少女正是馮羽嫣。只見馮羽嫣頭上有一把劍,沒人控制它,可它正向馮羽嫣的脖子靠近。

「不要,不要。」林楓傷心欲絕。這個從小到大都保護,關心自己的表姐要死了嗎?不,絕對不行。

「你輸了,看來你把你表姐看得還是不夠重。」

「不,我會贏的。」林楓吼道。他必須贏。

「你這隻畜生,都已經死了,還給我反抗。給我煉化吧!」林楓又站了起來。

林楓不斷的擠壓自己的靈魂之力,全力煉化那隻鷹魂。

「我一定要贏。」林楓大聲的吼了出來。同時他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皮膚滲透出了血,妖氣變得狂暴起來。

林楓終於完全煉化了那隻鷹魂,但他的精神空間已幾乎全碎,精神世界幾乎崩潰。他陷入了狂暴階段,這是他第二次進入狂暴狀態了。

「林楓不對勁,劉東,馬上打敗他。」風天然也被這樣的林楓嚇怕了,林楓現在就像一隻魔鬼,一隻渾身是血,從地獄深淵中爬上來的惡魔。

劉東衝上前去,一拳轟出。「轟~」當塵灰散盡之時,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

「你們快看天上。」有一人大叫。眾人抬頭一看,都驚呆了。

林楓此時在天上,他的後背長出了一雙翅膀,一雙由妖氣構成的翅膀,好像是鷹翅。

劉東傻眼了,連副院長也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這太震撼了。這可是只有天武境強者才能做到的事。

「贏,我要贏。」林楓已經進入了狂暴,不斷的說著同一句話。

他府沖而下,一拳轟出。劉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也是一拳轟出。

「轟~」碰撞之後,一位身影被轟飛,他就是劉東。

林楓不給他喘氣的機會,連續出擊,劉東被壓著打。「噗~」劉東被打到吐血了。

劉東躺在地上,身上有拳印,爪痕,他抬起頭看著林楓,眼中都是恐懼之色。

太可怕了,他的戰鬥方式簡單粗暴,沒有任何技巧,不像是個人,更像是個魔獸。對,就是個人形魔獸。那狂暴的妖氣,血紅色的雙眼,光是樣子就嚇死人了,特別現在是晚上。

林楓一個箭步,再次攻向劉東。劉東只能融入黑暗當中,開始當回他的刺客,玩偷襲。

這場戰鬥,變故太多了,看得觀眾們,熱血澎湃,吃驚,不解的人應有俱有。

「死!」劉東怒了,他突然出現,擊向林楓的頭顱。這已經不是比賽了,林楓瘋了,會殺人的。

林楓回頭一抓,擋住了他的攻擊。

「什麼?」自己竟然偷襲失敗了,這怎麼可能。劉東不知道的是,林楓現在已經是人形魔獸了,魔獸的警惕性很強,他是靠直覺來的。

林楓擋住了他的攻擊后,將他抱了起來,眾人都不解,他就是要幹什麼,可是後來一下子就知道了。

林楓將劉東抱起,煽動翅膀,飛向空中。然後將劉東抓起,朝地上一扔。

「林楓,你瘋了,我認輸,我認輸。」劉東怕了,他真的怕了,從這麼高的天空摔下去他必死無疑。

「贏,我一定要贏。」林楓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繼續朝下面扔。

「啊~」劉東從天上掉了下來。這可嚇死眾人了,難道今天要出人命了嗎?

「可惡,凈給我找麻煩。」風天然沖了上去,接住了劉東,此時劉東已經陷入了昏迷。還好沒出人命。

「我要贏。」天上的林楓,妖氣盡散,陷入了昏迷,也從天上掉了下來。風天然只好又去接住他。

眾人都沒想到,結局會是這樣。 「副院長,這場比賽該怎麼算?」裁判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下面我宣布,之前劉東已經認輸了,獲勝者林楓。」風天然喊道。

眾人聽后,一陣吵鬧。誰能想到一個月前還被稱為廢物的林楓,今天竟然殺入了前三強。同時,剛才林楓的瘋狂戰鬥,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劉東並沒有什麼事,風天然給他療一下傷就醒了。只是林楓的情況似乎不妙,不僅身體上,連靈魂上也受到了重創。

學院當中最強的療傷老師就是岩老師,可是他又失蹤了。 重生劫:傾城醜妃 風天然只好把林楓交給其他擅長治療的老師。

劉東看了一眼正在昏迷的林楓,想到剛才他既然被嚇到認輸了,頓時覺得好丟人。陳慧玲,劉佳麗看著林楓,有擔心,有不解,為什麼他突然變強了,為什麼一定要贏?

場面平靜后,風天然回到了他本來的位置,他正想說些什麼?可突然人群又是一陣吵鬧,因為馮羽嫣和岩老師回來了。

「林楓。」馮羽嫣看見渾身是血的林楓,馬上撲了上去,淚水不爭氣的跑了出來。

「岩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風天然說道。

「說實話,我不知道,當時我正在給馮羽嫣治療,突然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然後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了。」岩老師說道。

一位老師,告訴岩老師他已經失蹤多時的時候,眼中儘是驚訝,他感覺自己只是睡了一覺而已,他甚至認為是不是這幾天他太忙了,所以才犯困的。

仍然不知道兇手是誰,眾老師都沉默了。「你覺得兇手是什麼修為?」風天然問道。

「可以在齊天學院悄無聲息把兩個大活人帶走,又悄無聲息的帶回來,恐怕是天武境強者。」老葉分析道。

天武境?這等強者在大齊帝國也是屈指可數的存在,難道是從別的國家來的?

「這件事我會稟告皇上的,事態非常嚴重。」風天然說道。眾老師都點點頭,這必須要請奏皇上了。

「副院長,我還發現了一件怪事,就是我醒來的時候發現馮羽嫣的傷已經好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治好她的傷,就連我也做不到,這人恐怕還是一個醫師。」岩老師又說道。

「嗯。」 辣寵頭號萌妻 風天然點了點頭,這也是一條線索。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幹嘛要把馮羽嫣抓走,然後又送回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馮羽嫣哭著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