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縱使如此,也是比不上陸天雷三人的的任何一個。

可縱使如此,也是比不上陸天雷三人的的任何一個。

更不用說是三人一起出,這樣龐大的實力,足以讓練氣巔峰的高手直面,也得為之變色。

「哦!這三人很厲害嗎?」

就在葉福驚呼剛落之時,耳邊響起了葉天平淡的聲音。

對於這樣的情況,葉福並沒有意外,必競以小少爺的實力,這種傳音手段不過尋常,根本不值得什麼大驚小怪。

可他還是猶豫了一下,這才開口解釋,將陸家三人的情況告訴了葉天。

話末,葉福小聲道:「小少爺,陸佳子這三人實力高強。

名列龍虎榜中,三十六虎之列,而且排名比較居中,是天下有數的高手啊!

您可要小心啊!如果實在不行……實在不行,那就先走吧!」

出乎葉福意料之外的是,耳邊響起了葉天充滿不屑語氣的話。

「呵……虎榜?有趣!不過區區的鍊氣九層的虎榜排名,看我將他們打死貓!」

葉福有些發愣,不知道葉天這是不知天高地厚,還是真的有將練氣九層的強者視為土雞瓦狗的本線。

再一想,當年少爺一人一劍,殺得帝都豪門皆色變,也許小少爺今天便要重演了。

心想著,葉福激動的低聲呢喃:「少爺,小少爺真的變了,變得和您一樣,有您當年進京時的風采了啊!」

這時候,陸家三人已經走到近處,那正中的陸若愚掃了葉天一眼,淡然說道:「葉先生,你可知道我們為何要來殺你!」

「不知道,也不屑於知道!」葉天眼神平淡,「只知道凡過此線者,死!」

「叮!裝逼成功,逼格+180。」

葉天這般十足不屑的態度,頓時讓陸若愚等人頓臉色盡數拉了下來。

那陸天雷修鍊的是雷法,性格如雷一般暴躁,當下口中發出雷鳴般的吼叫,「姓葉的,夠狂啊!

你真以為御雷峰一戰後,便天下無敵了嗎?居然敢說出這樣的狂言,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是不是天下無敵,你儘管上來一試,豈不就知道了嗎? 儒道至圣 在那裡叫囂,如同一隻敗犬,有何意義!」

葉天淡淡開口,語氣輕蔑,完全不將陸家三人放在眼裡。

「可惡!也不用廢話了。我們上,殺了他!」陸天雷叫道。

陸亞源臉色一沉,目中閃耀著金色的光芒:「也罷,既然葉先生,你既然連生命的最後時光都不珍惜,那我們只能成全你了!」

陸若愚則是拂塵一掃,哈哈笑道:「葉先生,如果有下輩子,一定要記住有些人不是你能企望的,癩蛤蟆永遠吃不到天鵝肉!」

聽到這話,葉天挑了挑眉,有些明白為什麼這些人會來想殺自己了。

只是不明白的地方是那天鵝究竟是誰?為什麼會有人為了那天鵝來殺自己呢?

不過至少有一點可以知道,能夠驅使這三個陸家人來殺自己,那要自己命的應該便是陸家總部的人了。

呵……雖然不知道究竟是誰,但沒關係,等下將這殺人殺了,再用夢魘法相吞了他們的魂魄,自然便能夠知道究竟是陸家總部的什麼想殺自己了。

心想著,葉天面色如常。

倒是底下的許擒虎手腳發涼,有種既興奮,又不安的感覺。

興奮的是陸家的強者到來,而且還是名列虎榜的有名高手,葉天這次絕對是要命的。

要知道,那龍虎之榜只排練氣九層的高手,因為練氣九層已經可以說是修真者中的頂端,僅次於鍊氣巔峰了,這樣的排名才有著它的意義。

其中龍榜十二,虎榜三十六,共計四十八位。

能在練氣九層的高手中脫穎而出,名列龍虎之榜,實力自然不是一般練氣九層可比的。

所以,這時候出現三個虎榜高手要殺葉天,許擒虎自然是無比興奮了。

可不安的是,這個葉天在出現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顛覆了他的印象,完全和他印象中那個廢物判諾兩人。

更可怕的是,葉天兩次出手都以非常詭異的手段,在讓人根本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情況下,便已經擊殺了他派出去的強者。

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怖之源!

這樣一來,許擒虎雖然知道陸家三人的實力強大,甚至連名列虎榜,看上去基本上不可能葉天翻盤。

可凡事都有意外,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所以許擒虎還是有些許擔心,擔心那個萬一,葉天如果此戰贏了,恐怖將會震驚整個帝都。

從今晚后,葉天將成功在帝都立足。

而許家上下,都不敢再直視葉天了! 這時候,在許擒虎既興奮又不安之時,許家的一眾強者也議論紛紛起來。

「這個葉天太狂妄了,他以為能擊敗黑寡婦和孟摪凶,就能挑戰三位陸家的強者嗎?他們可是虎榜高手啊!」

「說的不錯,陸家這三位之強,單對單的情況下,平常練氣九層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更不用說葉天不過練氣八層而已!」

「是啊!就算他是鍊氣九層,又如何面對這三位鍊氣九層的虎榜高手,也是只有死路一條!」

許家各大強者或面現不屑,或搖頭惋惜,或眼露驚喜。

要知道,陸家三人之強,放眼整個華國,都絕對是頂尖的人物!

「讓我先來吧!」

這時候,陸天雷肚中發出雷鳴般轟響,他抬起雙腳,邁開腳步。

隨著他的找到,渾身上下漸漸的綻放天電光,由弱變強,轉眼整個人便已經被電光覆蓋,不斷的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宛如天神降世。

這便是陸天雷的所修鍊的雷公真法,修鍊到最高處,便如那封神的雷公,舉手投足間,雷電相隨。

這時候,葉天身形一展,也從那拱鬥上落下,出現在了大門之前,面色第一次鄭重起來。

就算沒有葉福之前告知的信息,葉天也能從三人那滔天澎湃的氣勢,感受到遠比之前神冢中,那些相當於鍊氣九層的西方修鍊者更強大的實力。

之前曾經說過,修真者是所有修鍊者中,綜合實力最強的存在。

所以之前神冢的時候,面對那群相當於鍊氣九層的修真者,已經能夠做到摧枯拉朽,同斬瓜切菜一般輕鬆的葉天,這時候面對陸家三人,卻不得不鄭重相對,不敢大意。

而這,便是修真者和其他修鍊者的巨大差別了。

這時候,或許有人會疑惑,之前神冢當中不也還鬼殤婆婆三人是修真者嗎?為什麼葉天殺前能夠輕鬆無比,甚至是以練氣八層越階擊殺?

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太上忘情宗的功法偏向於精神層面,這在很少有觸及到精神層修鍊的練氣期修真者,可以說是殺傷力巨大,很少有人能敵。

這也是太上忘情宗沒有洞天福地,卻能夠名列頂尖門派的原因。

可不巧,葉天的劍意仍是劍與意志的結合,正好克制著太上忘情宗的精神層面攻擊,甚至能夠輕鬆做到反制。

如此一來,葉天發起太上忘情宗的人,自然就輕鬆了。

可眼下這陸家三人不同,他們是尋常的練氣修真者,所修鍊的功法都是以練氣為主,而且他們的功法更是比一般的修真者更強,葉天自然不敢大意了。

「啪!」

這時候,渾身已經被電光包裹的陸天雷走近,根本沒理會葉天劃下那條生死線,手猛的一舉,電光迅速匯聚。

隨後隨著他的手用力一揮,浩大的雷電化作熾白的焰光,如同一道霹靂橫空劈出,直指葉天!

這雷電之強,近如實質!

之前救徐文靜的時候,那白雲觀觀主柏林強同樣是修鍊雷法的,可他施展雷法還需要花費不少時間才能釋放出來。

而這,陸天雷只需一揮手,便是一道霹靂打出,高下立判。

這時候,因為這邊的強大能量波動,我已經引來了眾多的強者圍觀,其中不乏練氣九層的修真者。

不過這些鍊氣九層的修真者都沒有靠近,而是遠遠的圍觀,又在強大神念的他們,根本不需要靠近,並能夠如同身臨現場一般。

此時,那長達數米的雷電霹靂瞬間已經越過數十步距離,在空中留下一道光痕,這是速度太快,視覺跟不上的緣故。

那些時日稍弱的強者看不出什麼,邊上遠遠圍觀的練氣九層的眾強者,卻能夠看到有噼里啪啦的黑灰火花在霹靂的前端亮起,一個個都現出了驚駭之色。

因為他們知道那黑灰色的火花並不是真正的火花,而是雷電的力量太強,將空間都打得出現細微裂痕,只是隨後空間便自行恢復,才會出現那黑灰色類似火花的情況。

由此可見,這道雷電長矛之中所具備的驚人力量,看眾人如何不變色。

一位圍觀的練氣九層的強者為之色變,忍不住呢喃:「這就陸天雷的力量嗎?不愧是修鍊的雷公之法啊!」

他自思雖然和陸天雷同為鍊氣九層,但自己恐怕連陸天雷的這一擊都接不下,當場並要被這道雷電活活劈。

以前他還不覺得能上龍虎榜的練氣九層強者,和他能有什麼不同,現在才明白名列龍虎榜,哪怕只是虎榜的強者實力,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了。

這還是陸家三人中,實力最弱的陸天雷了!

這要是陸若愚與陸亞源,又得有多強呢?

這位練氣九層的強者幾乎不敢想象,目光落向了對面的葉天,眼神已經是在看死人了。

因為在他看來,葉天必死無疑了。

不僅是這個練氣九層的強者有這樣想法,其他人遠遠圍觀的眾鍊氣九層強者,也同樣是這樣的想法。

緋聞影后又作妖 就在眾練氣九層強者們紛紛色變之時,面對這陸天雷這絕強的一擊,葉天卻仍舊面色不動,淡然自若。

只是這時候,在他的身邊,已經出現了兩把飛劍,隨著他遙遙一指點出。

兩把飛劍頓時綻放出浩蕩劍氣,璀璨如芒,如同蛟蛇騰空、虯龍繞樹般,在虛空中一劃,拉出長長的尾焰,直接撞向了那道霹靂。

「飛劍啊!聽說這葉天之前在御雷峰上,便是靠著飛劍之利!之前一直沒見他用,現在才用出,也是認真了!」

「只是雷法有克製法器上神念的作用,這葉天用出飛劍,又能有什麼作用?一不小心,他的飛劍還可能化作廢!」

「沒辦法!這可是陸天雷,難道您以為這葉天還能靠之前的那些莫名手段,輕鬆打敗他嗎?

恐怕他也明白他的那些手段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所以迫不得已之下,不得不硬著頭皮御使飛劍了!」

「說的沒錯!看來這葉天已經亂了陣腳,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必敗無疑呀!」

邊上,許家的眾強者雖然看不出那雷電的區別,但卻能夠看出葉天迎擊手段的劣勢,頓時便議論紛紛起來,完全沒有人看好他。 王爺,別崩人設 不只是許家的眾強者,就連那陸天雷見到,也不禁嘲諷道:「葉天,你是傻了還是慌了?

難道不知道我的雷電正是不知道你飛劍上附著的神念嗎?你居然拿飛劍來應付我的雷電,我看你是想死啊!」

葉天神情不變,淡然道:「是嗎?可我有不同的想法!」

「轟隆!」

便在葉天的話音落下,葉天的兩把飛劍已經與雷電撞擊在一起。

頓時平地起驚雷,無數道電光炸開,可怕的氣勁向四周擴散而去,半徑數十米之內,只見劍氣縱橫,電光四散,似乎如同身臨世界末日一般。

哪怕相隔非常遠,一眾強者也都能感覺到自己的毛髮,因為這龐大的電流而豎起。

「這……這也太強了。」

一位遠處圍觀的鍊氣九層強者砸舌不已,他也是修鍊的風雷功法,往日里只覺得自己如同風暴之神。

可現相比起陸天雷的雷電來說,頓時便感覺差了十萬八千里了,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撕啦!」

劍氣劍光縱橫的圈子之中,突然兩道銀光突起,無視那漫天的劍氣電光,直射向了陸天雷。

「怎麼可能?葉天的那兩把飛劍居然不受雷法的影響?」

「太可怕了,難怪這葉天敢用飛劍去迎陸天雷的雷法了,還以為他是傻,沒想到人家這是身有依仗啊!」

「這雷法克制附著在法器上的神念可是公認的,他是怎麼能夠無視呢?當真可怖啊!」

眾強者回過神,議論紛紛起來。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震撼全場的逼,逼格+260。」

聽著系統的提示音,葉天神情淡然,自然是知道怎麼回事的,他的飛劍早已經不是純用神念操控了。

而是靠著古劍修的真正手段劍陣劍訣御使的,這雷法雖然克制神怎,可剋制不了劍陣劍訣。

陸天雷自然不知道,所以看到葉天的兩把飛劍不受雷法影響,居然從雷電之中竄出,直射向自己,自然也是臉色大變,如同被人打了臉一般。

當下,陸天雷手又一伸,只見雙手上電光大盛,隨著他的手拉伸,似乎有兩道霹靂什麼直接從虛空中浮現,一前一後的向飛劍射去。

從遠處看,這兩道霹靂神矛就好像兩條雷龍一般,於在空中張牙舞爪,每一道雷電裡面,都蘊含著無比爆炸的力量。足以輕易電死數以百計之人。

「哼!」

這一次,葉天冷哼一聲,也有些動怒了,憑空伸出雙手,又是兩把飛劍閃現,迅速前出,與之前的兩把飛劍匯合。

頓時間,劍光乍起,在劍陣劍訣御使之下,是把飛劍相互作用,於空中留下熒光殘影,幾乎瞬間就洞穿了音障。

下一刻,與空氣直接摩擦出了火光的四把飛劍,拉著長長的尾焰,直接輕而易舉的便將陸天雷的兩道雷電長矛摧毀。

這如摧枯拉朽的一擊,看得眾強者目瞪口呆,直呼不敢相信。

氣勢不減,四把飛劍帶著宏大到了極點的威勢,如同彗星襲月、白虹貫日一般,繼續向著陸天雷撞去。

面對這彷彿能洞穿天地的襲來飛劍,陸天雷臉色大變,根本不敢硬接,周身立馬湧起大量電光,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向周圍逃去。

至於陸亞源等人這時候也再無之前吃定葉天的自信,一齊色變,瞳孔劇烈收縮,完全沒想到葉天會如此強大。

「轟隆隆!」

此時,四把攜帶著無窮威勢的飛劍,已然擊中在了地面,原先陸天雷站立的地方,直接被炸出一個三十來米的大坑,宛如重型導彈爆炸一般。

暖婚溺愛:邪少的心尖寵兒 數百噸重的泥土被炸入空中,小範圍內直接掀起了泥雨,隨之而起的是龐大聲浪與恐怖的衝擊波,迅速的擴散開來,幾如未世的無窮殺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