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完畢,葉老三吩咐下人收拾一番,四人隨着葉老三再次來到密室研究葉南交付的魔晶石。

吃喝完畢,葉老三吩咐下人收拾一番,四人隨着葉老三再次來到密室研究葉南交付的魔晶石。

密室內,葉老三指着一臺製造複雜的設備說:“這個東西叫做附魔器,是魔法工會和我們葉家合作生產的一臺用來檢測軍械上的魔法陣的專用設備,如果這個晶石中真的有魔法陣的話,這臺機器會有反映的。”

“和魔法工會合作?”葉南疑惑的問。

“嗯。”葉老三毫不隱瞞的說:“這是越蘿國帝王的意思,考慮到魔法師的魔法能力雖然強大但由於數量原因不能參與戰爭,所以便安排魔法工會和我們葉家聯手製作一些魔法裝備。”

“原來如此。”葉南點點頭:“魔法師數量的確太少了,長這麼大我都沒見過魔法師釋放魔法。儘管魔法工會離咱們葉家很近。”

“是啊。如果這次和魔法工會的合作能夠成功,那以後的戰爭就會改寫了。”葉老三悠悠說道。

葉老七拿出藍色白晶石,小心翼翼的來到附魔器前,伸手按下一個按鈕,咔嚓一聲金屬摩擦聲,一個銀色托盤從附魔器的前端勻速伸了出來。

小心把晶石放在托盤中,手指輕巧的按動幾個按鈕,附魔器的托盤緩緩收回。

“等吧。”收手退到葉老三身邊,葉老七說道:“這個傢伙是魔法公會設計的,別的缺點沒有,就是不能干擾。把東西放進去就只能傻站着了。

“呵呵,魔法工會說這是爲了節省人力,其實還不是怕咱們葉家偷學。”葉老三訕笑一聲。

葉南呵呵悶笑幾聲,心中突然動了動,問道:“魔法裝備很厲害麼?”

“應該說差不多吧,現在只是出於研發階段。”由於葉南不是外人,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葉老三說道:“其背景應該算是魔法工會的突發奇想,畢竟這麼多年來魔法公會雖然很驕傲,但是實力畢竟不如葉家,所以,他們也算是想巴結一下現在的帝王吧,提議把魔法以符文的形態附加到軍械上,以魔法的能力來加強軍械的威力。”

“那這個附魔器是做什麼的?”葉南隨口問道。

“這個其實是個擺設,每次運轉都需要魔法工會那邊提供魔法的符文形態,我們葉家出器械他們出符文,通過這個東西把符文加到軍械上。平時這個附魔器一點用都沒有,只有完成之後檢測一下魔法陣是否成功而已。”

“那這個東西造價一定很高吧。”葉南問。

“那就不知道了。”葉老三隨口說道:“以魔法工會目前的財力,就算貴也貴不到哪裏去。他們畢竟人數太少了,能有多少錢。”

“哦。”點了點頭,葉南若有所思的不再說話。如果我當初在冒險者工會門口賣的不是葉家光,而是魔法裝備,會怎麼樣呢?


“嘀嘀嘀。”附魔器前面的三個指示燈突然亮起。

“成了。”葉老七笑道。

“快看看,快看看有沒有。”葉老五說。

不用催促,葉家三老早已走到附魔器前面,在附魔器的頂端一個支架上有一個細小的缺口,一道划着奇怪符號的白色紙張正在緩慢的被附魔器吐出。

小心翼翼的接過附魔器吐出的白紙仔細查看一番,葉老七的眉頭越皺越緊。

“怎麼樣?怎麼樣?你倒是說話啊。”葉老五推了推葉老七。

葉老三看到葉老七的表情,問道:“老三,怎麼樣?到底有沒有魔法陣,你倒是說句話啊。”

“有,不過很複雜。這個陣圖我根本就看不懂。”葉老七把陣圖遞給葉老三。搖了搖頭。

“虧你還在魔法工會臥底那麼多年。”葉老五氣憤的說:“連個陣圖都看不懂。”

葉老三怒喝一聲:“那些陳年舊事就不要再提了。當着小輩的面不怕笑話。”

葉南乾笑幾聲示意無礙,聽葉老五的口氣,這葉老三好像曾經是個臥底。魔法工會的臥底,難怪處處透着精明。這臥底畢竟不是一般人能幹的。

“你看這裏,這裏和這裏。按照一般的魔法理論來說,這個是完全不能實現的。”指着陣圖,葉老七一一指點給葉老三:“如果這條陣圖和這條相交的話,兩者就會反噬,整個魔法陣便會紊亂。甚至會爆炸。”

“可這已經是實現了的啊。”指着附魔器吐出的晶石,葉老五嚷嚷着:“陣圖是從這個晶石上提取的,你卻看着陣圖說這個不能實現,可這晶石明明在這裏實現了。你這樣說豈不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

“除非…這陣圖以某種辦法規避了這些規則。否則絕對不能實現。”葉老七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魔法這東西是有規則的,就像一加一必須等於二一樣。這條線和這條線打死都不能在一起,在一起就會反噬甚至爆炸,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疑惑的看看附魔器吐出的藍色白晶石,再看看被葉老七滿是認真的臉。葉老三忍不住一陣頭大。

“真的?”

“真的!”

“你確定?”

“拿我的生命起誓!!”

“哎!”嘆了口氣,葉老三望向葉南:“也許,在葉南沒有真正製造出上古傀儡之前,還是不要露面的好。事關上古傀儡,還是慎重些比較好。” “葉南已經回到葉家?”魔法工會內,會長卡爾咆哮着:“咱們魔法工會的眼線都是幹什麼的?爲什麼葉南那麼明顯的目標已經回到葉家,直到現在我才知道。”

幾個負責工會眼線的魔法師垂首一旁無言以對。

葉南被接回葉家已經第三天了,如果不能探聽到葉南是否具有批量生產會魔法傀儡的能力,那事情將會變成魔法工會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想想,那些傀儡不用花費幾十年的冥想時間,只用一些特殊材料便可以肆無忌憚的釋放魔法,那魔法師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儘管魔法師的魔法可能會比傀儡高出一兩個等級,可是相比之下,傀儡不需要幾十年的培養。幾十年啊,人生能有幾個幾十年,尤其是帝王。

揉了揉有些脹痛的腦門,卡爾決定道:“馬上安排人,拿上我的名帖去葉家拜訪,邀請葉南來魔法工會參觀。”

“是的。會長大人。”魔法師應聲退出。


“頭疼啊。這個葉南爲什麼能夠做出這種逆天的東西呢。”長嘆一聲,卡爾頹廢的坐在椅子上:“難道魔法師幾千年的榮耀就要在我這輩子斷送了嗎。如果事情真的這樣,讓我如何面對已經做古的導師!!”

“報告大人。”一個負責情報的魔法師小心翼翼的走到卡爾面前,說道:“剛剛得到的消息,在城內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個很可疑的人,他們身上的魔法元素很奇怪。好像跟夢賢國的魂殿很相似。要不要派人跟蹤一下……”

猛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卡爾幾乎瘋狂的咆哮着:“這個時候還有心情管那些,現在你馬上安排人手去監視葉家,給我馬上去,給我滾!!”

看着被恐嚇的魔法師小跑着離開,卡爾喃喃說道:“魔法工會幾千年的榮耀絕對不能在我手中被毀滅。絕對不能!!”

……

葉家,族長葉天春光滿面的站在葉老七面前,問道:“七叔,你覺得葉南怎麼樣?”

“很不錯的小夥子。”抿了一口清茶,葉老七回道。

小心的眨了眨眼睛,整了整思緒,葉天試探性的問道:“那你說,把薇薇嫁給她,應該不會委屈了薇薇吧?”


“嗯?!”葉老七眯了眯眼睛。

……

“葉南已經不在葉家了。”魔法工會內,前去邀請的魔法師小心的彙報着葉家的答覆:“就在昨天,葉家三老已經把葉南安排去了闊葉島。說是那邊有些小事要讓葉南去幫忙,三五天就回來。”

低下頭深吸一口氣,卡爾下令說道:“馬上安排人以最快的速度去闊葉島,務必見到葉南。”

……

葉家密室,葉老七和葉老三正在對弈。

微微捋了捋自己有些蓬亂的鬍鬚,葉老七說道: “三哥。最近魔法工會那邊傳來消息,他們真的安排人去了闊葉島。”

“嗯,注意一下情況,魔法工會的人一回來就馬上安排葉南過去。”葉老三說道。

“三哥這招遮人耳目可真是精妙,那卡爾一定不會想到,他們的人剛一離開咱們就把葉南放了過去。接下來他們的注意力肯定會放在葉家,卻不會想到葉南已經去了他們剛剛查看過的地方。”

微微一笑,葉老三毫不在意的說:“這招虛虛實實,只是些小手段而已。”

“對了,三哥,上次我跟你提過的事。把薇薇嫁給葉南,你覺得可行嗎?”

“可行。現在的葉南對葉家還是很牴觸的,如果能夠讓薇薇來緩和一下還是不錯的。只是現在的年輕人性子太倔強,就怕薇薇不同意。”葉老三隨手放下一枚棋子漫不經心的說道。

“葉天可是跟我打過包票的。說薇薇一定會同意。”葉老七說道。

兩人對弈至此,棋路已經終結,葉老七到底棋差一招敗下陣來。一邊慢悠悠收拾棋局,葉老三說道:“葉南畢竟是葉家的血脈,當年他的父親也是我一手安排的。如果能夠讓薇薇嫁給葉南,兩人和睦共處,也算略微補償一下當年的文少了。但願不會再出什麼意外吧。”

棋局收拾完畢,兩人再次對弈。

……

葉天的書房裏,葉薇薇對着葉天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嘴裏說道:“我不,我就不。要嫁你去嫁。”

葉天寒着臉說道:“爲什麼不?葉南哪裏不好?”

“我就不!”葉薇薇固執的說。

“好吧,你不嫁就算了。”葉天嘆了口氣,幽幽說道:“你父母死的早,只有咱爺倆相依爲命,現在你長大了。終於不再需要爺爺給你再打算什麼了。”

葉薇薇看到葉天有些頹廢,心中有些不忍,語氣瞬間軟了下來,喃喃說道:“爺爺,我真的不想嫁給他。我和他都沒有在一起過,萬一他是壞人,或者說他有什麼缺點什麼的,那我一輩子就葬送了啊。”

葉天嘆了口氣,說道:“薇薇,你已經不小了。爺爺今年也將近七十多歲了。爺爺現在的心思就是想給你找個安穩點的歸宿,萬一爺爺有什麼意外,你也不至於無家可歸啊。”

“可是我和葉龍…”葉薇薇咬了咬嘴脣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你們的事我知道,薇薇,你聽爺爺的,你們不合適。葉山這個人太陰沉,而葉龍又太傲氣,終有一天…”葉天話說一半止住了嘴巴,說道:“要是你眼裏還有我這個爺爺,就聽我的。”

“可是萬一他是壞人怎麼辦?難道您非要逼我跟一個不瞭解的人在一起嗎?那可是我的一輩子啊。儘管你說的很好,可萬一你走眼了看錯了,那我怎麼辦?”葉薇薇問道。

“這次我你七叔祖提過了,要是你同意,就跟着葉南一起去闊葉島,這事可以先瞞着葉南,你先跟他相處一段時間,如果能商量的話,到時候再做決定。”看着葉薇薇,葉天商量似的說道。

“可是,葉龍那裏我該怎麼說呢?”葉薇薇有些頭疼的問道。

看到孫女的語氣有些活轉,葉天說道:“要是你覺得不知道怎麼說,那就先別說了吧。等你有了決定再告訴他。”

“可是……”葉薇薇有些迷茫了,想說什麼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

三天後,面色鐵青的葉龍站在葉家大門之外,在他手裏一把明晃晃的軍刀緊緊握在手中。

從清晨一直等到中午,從中午又等到傍晚。

當葉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時,迎接他的不是葉山的關心和安慰,而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如果你還是我兒子,就去親自把丟掉的拿回來!!”帶着怒氣的葉山緩緩說道:“匹夫之勇,攜怒而行。永遠成不了大氣。”

冷冷看着父親離開,葉龍搽去嘴角的血漬站直了身體:“葉南,我跟你誓不兩立!!”

……

“什麼?葉龍離開葉家了?”葉天驚訝的問道。

葉山滿臉愁苦,嘆息一聲說道:“是啊,這小子臨走都沒見我一面,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我很擔心他做出什麼錯事來。”

“沒事沒事,你先休息一下,我馬上安排人去找他。這孩子真是的。”一邊隨口安慰葉山,葉天一邊招呼了幾個族人吩咐了幾聲。

想起什麼似的,葉天對將要離開的葉山說道:“那個,葉南已經在昨天就在三老的安排下祕密離開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了。”

“哦。”葉山應了一聲,心中暗罵一聲:“都是一幫老狐狸!”

……

陰暗潮溼是所有山洞的共性。當葉龍第一次踏入這個潮溼的山洞時,一股肅殺之氣讓他有些不適應。

對面,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男子站在面前,山洞內的光線很暗淡,根本不足以看清此人的真面目。

“一個人頭三千金幣。”男子冷冷的說。那口氣彷彿在宣判別人的死刑一般。

葉龍咬咬牙,三千金幣即使對於他這種從小生在葉家的人也不是個小數目,但是爲了那口氣,捏了捏拳頭點點頭,說:“好。只要你能殺了他,多少錢都行。”

“他人在哪裏?”男子問道。

“給我一段時間探查一下,現在他的行蹤是祕密了。暫時還不能確定。”葉龍說道。

男子擺了擺手,說道:“有消息了就來這裏找我。記得帶錢。”

點了點頭,葉龍目送男子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