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澤再扣動扳機。

吳澤再扣動扳機。

噠!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噠!噠!

一顆顆虛幻種子射出,落地瞬間瘋狂生長,轉眼間,長成了一顆大樹,高達百米。

「一般般。」

吳澤從樹葉包裹之中走出,看向周圍圍觀黨,「看見沒有,這才是煉器的正確打開方式,這才是進步。」

「嘖,像你們之前的煉器之法,煉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實際上跟原地踏步沒區別啊!」

吳澤的話令所有修行者懵了,他們還在想吳澤手上這奇奇怪怪的法寶,看似古怪,但實際上,威力可一點也不小啊,他們可是看見,吳澤用的材料都是普通東西,要是用珍貴材料打造,豈不是更強大。

「好好好,我沒想到,今生還能再遇見如此奇特的煉器之法,真是開闊了思路,增長了見識。」

逆解道主大笑,拍手走出。

「你是?」

吳澤能夠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氣息,和周圍這些圍觀黨完全不一樣,內斂的強大。

血刃道主幾人也跟著走出。

「是你啊。」

吳澤看見了中年長老,再一琢磨,就知道了,這些人都是對方叫過來的。

「我,逆解道主,法寶堂堂主,可借一步說話否?」

逆解道主笑著邀請。

「逆解道主,道主啊,竟然是道主。」

「道主,那不是炎古域道門的高層嗎?」

「竟然主動邀請,這人到底是誰啊!」

…………

逆解道主的話落在周圍修行者耳里,猶如雷電響徹耳邊,嗡嗡直叫,震撼無比。

道主一念可改天換地,實力恐怖,現在竟然邀請一個少年,這少年的樣子看上去也太年輕了吧!實力肯定也不怎麼樣。

「想說什麼?走吧。」

吳澤好奇。

血刃道主幾人也是盯著吳澤,若有所思。

吳澤下一刻就感覺有一股力量包圍了自己,剎那間斗轉星移,出現在一個大殿。

「這裡是墨攻峰大殿,一般沒有人過來。」

逆解道主說。

「哦,你們想談什麼?」

吳澤根本不在意這裡是什麼地方。

「有兩件事需要和你談談,第一是剛才那奇特的煉器之法,不知是否已經成一套理論。」

逆解道主詢問,血刃道主幾人沒有開口,不過也對此好奇。

「當然……成理論。」

吳澤說,「難道你想要?」

「道門是公證,弟子所擁有的秘法之類的,都可以等價交易給道門,獲得這需要的東西,如果不願意,我們也不會勉強。」

再見野鼬鼠 逆解道主說。

「我又不是你們道門弟子。」

吳澤卻是撇嘴。

逆解道主幾人一愣,你這是抓錯重點了吧!

「那你師承何人?說不定能師傅我還認識呢。」

逆解道主這才想起吳澤的身份本來都不妥的,不過為了獲得煉器之法,這些都是細節。

「我沒有師傅。」

吳澤拿出椅子,翹起二郎腿,吃著果子。

這動作讓幾人暗自皺眉。

「你的煉器之法開闊了新想法,據說,你還獨自通過了通天塔,如此天賦,怎麼可能沒有師傅。」

逆解道主笑呵呵的。

「隨便吧,你認為有就有。」

吳澤並不爭論。

「那麼,你這是不願意拿出開闊之法了?」

「嗯。」

吳澤點頭。

…………

「那好,咱們一會兒再談這件事,聽說你闖過了所有管卡,但是最後,卻是把通天塔給收走了。」

血刃道主站出來,冷冰冰的目光像是冰棍拂過皮膚,要是普通人這麼一眼,絕對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雖然很無奈,但我不想不說,這是我憑本身得到的東西,憑什麼要還。」

吳澤理所當然的反駁掉了。

逆解道主皺著眉頭,張口想說什麼。

「你是不是想說,通天塔不在獎勵名單里。」

吳澤搶先說。

「是。」

逆解道主點頭。

「可惜,我看上了通天塔,還是不可能還的。」

吳澤一笑。

眾人一愣,完全沒想到吳澤來了這麼一句話,要知道,眼前可是炎古域頂尖的修行者啊,幾乎沒有什麼人敢在他面前說一個……。

「是嗎?你是很天才,但是,你畢竟現在還幼小,想要反抗道門的決定,你以為你是誰。」

血刃道主走出,周圍空氣霎時一愣,眾人彷彿都聞到了那一股強烈歇息。

「幼小?不不不,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幼小了。」

吳澤卻是不認同。

「是嗎?可我一招就能輕鬆打敗你。」

:血刃道主表面不屑,實際上這是試探。

「是嗎?來試試。」

吳澤毫不猶豫的接招了。

「行了,別吵。」

逆解道主走出,他可不想產生什麼衝突,煉器之法還沒到手呢?

「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

吳澤如此說,那淡定的小表情讓所有人都是一陣錯愕。

「狂妄。」

血刃道主怒喝。

「不,這不是狂妄,這是陳訴事實。」

吳澤說。

「哦,那你有什麼實力,能打得過我們。」

血刃道主走近吳澤。

「哎,說你們無知你們還不相信。」

吳澤展開時空微泡,整個大殿被納入範圍。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相信我的話,可否跟我去見識真正的力量?」

吳澤開始,掃視幾人。

「什麼力量?」

逆解道主不解。

「裝神弄鬼。」

血刃道主不屑。

「這……」

中年長老猶豫中。

旋幽道尊微微點頭,來了好奇心。

「好,跟我來,不要反抗。」

吳澤使用無限網臨時地址鏈接幾人,所有人頓時感覺一股浩瀚的力量籠罩了自己,消失在原地。

唰!唰!唰!

眾人只感覺眼前一閃,然後四周環境陡然變化,成為一望無際的黑暗虛空。

「這裡是什麼地方?」

只是眾人心中一驚。

「這裡是無限網,我的地盤。」

吳澤出現在眾人面前,只不過身上不是穿的古裝,而是現代服飾……白色小西裝。

這給吳澤添上了一份淡雅之色。

「我竟看不穿,看不透,看不明。」

逆解道主喃喃。

「這,應該是另一片空間吧,我們現在抵達的,是真身。」

中年長老猜測。

「差不多吧,真要跟你們說起來,你們又不能理解。」

吳澤說,「我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你要讓我們看什麼?」

血刃道主說。

「看文明,看知識,看力量。」

吳澤說著,四周場景懵然一變,變成浩瀚的星空世界,不遠處,便是一個恆星系。

「這,難道是外域。」

中年長老震驚,兩位道主訝然,不過他們卻是知道,這裡不是外域,炎古域的外域和這裡截然不同。

「這裡是星空宇宙,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嗎?」

吳澤一笑,不遠的星球就在迅速拉近,讓眾人還有些不真實。

荒蕪的星球,遍地的岩漿肆虐。

「這難道是一個世界。」

從外太空可以看清星球的形狀。

「小子,到底要讓我們看什麼?」

血刃道主先忍不住。

「我說,生命繁衍,物種爆炸。」

吳澤站在星球大氣層外,話音不大,卻讓眾人得一清二楚,只是並不知曉這些詞語意識。

轟!

仿若萬千生靈的初始之音響起,整個星球開始時間加速,整個星球在十幾秒內走過十幾億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