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哺聰明絕頂,一下子猜透了周聖元的心意:「父皇不會是想提親吧?」

周哺聰明絕頂,一下子猜透了周聖元的心意:「父皇不會是想提親吧?」

「呵呵,我正是此意,龍在天膝下無子,就這一個女兒,極為寵愛,而且她和天緣寺廣善大師的關係也非一般,若能娶到她,對我們極為有利。」周聖元說道。

「可是火靈兒和冷沐風的關係不一般,她不會同意的。」

「哼,婚姻大事,豈能是她一個女娃娃能做的了主的。與你相比,選擇誰對他有利,龍在天心裡非常清楚。」

周哺的小心臟「砰!砰!」快速跳動起來,他早就對火靈兒垂涎三尺,此時有些猶豫的說道:「可是我們剛立張玉兒為太子妃,您讓火靈兒做小,她會願意嗎?」

「她當然不會同意,即便她同意,龍在天也不會同意。你找個機會,慢慢和張玉兒把事情說清楚,勸她以大局為重。」周聖元說道。

「可是,玉兒的背景也不簡單,如果她死活不同意,我們如何向那人交代。」周哺小心的問道。

「誰能料到半路突然殺出一個神機閣,讓冷沐風高枕無憂。你好好勸勸玉兒,你愛的是她,娶火靈兒也是被形勢所迫,待我們大周一統古武大陸,你再重新立她為後。至於那人,我親自向她解釋。」周聖元教導周哺道。

周哺心情大爽,等一統古武大陸,他還用看何人的臉色,到時自己喜歡誰,就立誰為後,立即起身拜倒在地:「多謝父皇教誨!」 冷沐風來到岩石城,準備接收奴隸,卻將指示傳到飛龍山,又通過柳飛絮傳給應天城中的陳琳。

陳琳以一個逃亡奴隸的身份混進應天城,很快就引起應天府的人注意。他仗著能說會道、聰明伶俐,很快博得眾人好感,沒有將他抓到青天鎮,就留在了應天城中,端茶倒水,伺候眾人。

現在大軍兵臨城下,應天城中人心惶惶。杜天虎的府邸有數百僕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有十多人被暴躁的杜天虎活活打死。

中午時分,管家端著幾分精美的點心找到陳琳:「府主吃點心的時辰到了,別人去了也是找死,你去試試吧。」

陳琳沒有推辭,接過點心說道:「好,我去試試。」

「機靈點,若府主真發飆了,就往後院逃,我在那裡接應你。」管家有些不舍的叮囑道。

「多謝管家,我記住了。」陳琳深吸一口氣,端著點心向大廳走去。

杜天虎這些天,覺也不睡,就待在這個大廳中,陳琳走到大廳外,沒有聽到一點聲音,裡面一片死寂,一些僕人,遠遠的躲在遠處,看著陳琳。

陳琳慢慢走了進去,用眼角的餘光,看到杜天虎正滿臉憔悴的坐在大廳上首,獃獃的看著地板,一言不發。旁邊陪坐著一個枯瘦的老頭,正是冥老。

「爺,該吃點心了。」陳琳來到杜天虎身前,小聲說道。

杜天虎一言不發,連眼神也沒有變化,似乎沒有聽到一般,陳琳小心的將點心擺在桌子。

冥老向他示意,放下點心后馬上離開,不過陳琳卻是沒有動,靜靜的站在那裡。

「嗯?」杜天虎終於發現眼前多了一個人,皺眉看了一眼桌上的點心。

「府主,賈宗道就是漫天要價,我看根本就不用理他,直接答應冷沐風的條件即可。」冥老趕緊說道,同時連連示意陳琳快些離開。

「如果冷沐風收到銀子后,賈宗道又打來怎麼辦?」杜天虎問道。

「不會的,現在他們不是都已經停止攻城了嗎,說明冷沐風有辦法讓他們停下來。」冥老說道,同時奇怪的看了一眼陳琳,不明白這個孩子為什麼不離開,難道嚇傻了不成。

「如果是他們串通好的呢?」杜天虎懷疑道。

「府主,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陳琳突然開口說道。

「哦,你能有什麼話,講吧。講到我心裡去了,饒你一命,講不到我心裡去,我就一巴掌拍碎你的腦袋。」杜天虎似笑非笑的說道。

冥老眉頭一皺,看著陳琳沒有說話,陳琳低聲說道:「多謝爺,我是從罪惡城逃出來的,知道飛龍山的情況,憑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打退援軍。」

「廢話,自然是神機閣出手了。」杜天虎說道,右手上微微有金光閃現。

「那就是冷沐風利用神機閣,逼得神殺停手了,他們惱羞成怒,才獅子大開口,其實府主完全可以不用理他們。」陳琳快速的說道。

一語點醒夢中人,冥老恍然大悟,意味深長的看向陳琳,想不到一向防備森嚴的應天府,還是被他派人滲透進來。

杜天虎卻是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

「府主我明白了。」冥老介面說道:「冷沐風不知用什麼辦法,聯手神機閣逼得賈宗道停手,賈宗道無奈之下,才漫天要價的,您想,他若真有和談之意,當初就不會拒絕我們。」

「原來如此,好他個賈宗道,險些逼死老子。」杜天虎罵道。

看了一眼陳琳,杜天虎笑道:「都說你聰明,看來果然名不虛傳,說吧,想要什麼賞賜。」

「小人不敢,是爺收留了我,小人只是報恩,隨口亂說而已。」陳琳哪敢要賞賜,急忙說道。

「隨口亂說,哈哈,冥老都被蒙住了,你隨口一說,將他也點醒了,不愧是我的福將,賞你黃金百兩,下去吧。」

「還不快謝過府主。」冥老在一旁說道,生怕這孩子再拒絕。

「是,多謝爺!」陳琳急忙說道,彎腰退了出去。

「哈哈,還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想不到冷沐風竟然真的讓他們停了手。」杜天虎顯然沒有懷疑陳琳,心情大好的說道。

「是啊,只是他提的條件雖然苛刻,但相比賈宗道的要求,卻也好了許多。而且,冷沐風此人比較重信譽,不像賈宗道隨時都有可能翻臉。」冥老小心的說道,他要勸杜天虎接收冷沐風的條件。

「哈哈,冥老不用擔心,冷沐風提的條件我全部答應,明日就將奴隸給我大張旗鼓的送過去。」杜天虎突然仰天大笑道。

冥老鬆了一口氣,心中卻更加疑惑了:「那些銀兩和貪狼甲,還有玄元丹,府主也都答應了嗎?」

「答應了,你親自督辦,從全城徵調車輛,一趟不夠,就多跑幾趟,全部拉到飛龍山,親自交給冷沐風。」杜天虎豪爽的說道。

冥老的心卻有懸了起來,咽了一口唾沫問道:「府主,您是何意,能解釋一下嗎?」

「哈哈,我知道你看不明白,冷沐風的條件我們全部答應,並派人將銀兩給他送過去。但對賈宗道、公孫耀、長孫無忌和那個趁火打劫的鐵飛雲,我們卻置之不理,你說他們會怎麼想?」

冥老的汗毛一下都豎了起來,沒想到貪婪的杜天虎,這個時候竟能想出這樣一條毒計。他們還能怎麼想,自然會認為冷沐風利用停戰,私下裡與應天府進行了談判,而且要價低於賈宗道等人,這是要置冷沐風於死地啊。

冥老不得不佩服杜天虎的陰狠,難怪他那麼爽快的答應了,嘴中乾澀的說道:「府主英明,如此一來,冷沐風與神殺、紫華府、潛龍的關係必將降到冰點。」

「哼,何止降到冰點,我們再派人散布些流言,就能讓他們掉過身去,攻打飛龍山。」杜天虎一時腦洞大開,意氣風發的說道。

「不知府主要散布希么樣的流言?」冥老小心的問道。

「就說我們應天府已經歸順了飛龍山如何,賈宗道等人打了半天,什麼也沒撈到,反而白白便宜了冷沐風,他們定不會善罷甘休。」 「府主,萬萬不可!」冥老心中一驚,連忙勸道。

「為何不可?」杜天虎懷疑的看著冥老。

冥老急忙說道:「一旦賈宗道他們真的滅了飛龍山,我們應天城也將不保。不要忘了,是冷沐風利用神機閣,才壓制住他們。」

杜天虎半信半疑的看著冥老,臉上神色陰晴不定,在認真的思索著冥老的話。

蜜愛轉眼成殤 「府主您想,神機閣插手,除了阻止周家進入混亂之地,難道他們就不想在混亂之地找一個落腳之地嗎。我想,冷沐風正是利用這點,來阻止賈宗道等人的。」冥老解釋道。

杜天虎問道:「神機閣想要一座城,賈宗道等人沒有答應?」

冥老說道:「大致應該如此,賈宗道等人自然不會將吃下去的肥肉,再吐出來。但若將應天城給神機閣,他們又不甘心,只能與我們停戰。」

杜天虎恍然的點點頭:「原來如此,白白便宜冷沐風這個小子了!」

冥老額頭上都滲出了冷汗,沒敢再說話。

不料,杜天虎卻是心有不甘:「你將場面弄得隆重些,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應天府的家底,都被冷沐風給搬走了。」

冷沐風正在岩石城接收奴隸,三座城池約有十萬人,陸續抵達岩石城。

冷沐風馬上派人將他們護送到飛龍山,並提前用雲翅鳥通知了柳飛絮,讓他早作準備。

一切正有條不紊,進行順利的時候,冷沐風突然接到柳飛絮的密報:杜天虎大張旗鼓的將奴隸送出了應天城,男女奴隸共有十多萬人,正浩浩蕩蕩向岩石城趕來。

冷沐風瞬間明白了杜天虎的險惡用心,想到後面還有十顆玄元丹、二十萬顆培元丹、十萬套貪狼甲和配套的兵器、五百萬支箭矢、一億兩白銀和五千萬兩黃金。冷沐風一陣頭大,當時要得很爽,當然接收的時候更爽,但如何向賈宗道等人解釋呢?

冷沐風仰天一陣悲嘆,唬得圖魯連忙跑了過來:「老大,怎麼了?」

「勒索人,終於有報應了!」冷沐風悲嘆道。

「什麼報應?」

冷沐風將柳飛絮傳來的字條,遞給了圖魯,圖魯雖然耿直,人卻不傻,小聲問道:「您跟杜天虎要了多少?」

冷沐風將要的物資說了一遍,圖魯聽到一半,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了:「賈宗道這次還不生吃了我們!」

「誰說不是呢,真沒想到杜天虎還有這一招,當初還真是小瞧他了。」

「老大,」圖魯突然興奮起來:「管賈宗道、公孫耀他們怎麼想呢,這是我們飛龍山的物資,我們先拉回去再說,我這就安排人,到應天城去接收。」

圖魯說完,一溜煙的跑了出去,將這個難題留給了冷沐風。冷沐風愣愣的看著圖魯的背影,這個傻大個什麼時候學得這麼聰明了?

冷沐風沒敢離開岩石城,苦苦思索應對賈宗道等人的辦法,只是還沒等他想出來,賈宗道、公孫耀、長孫無忌、鐵飛雲就氣沖沖的趕來。

「冷沐風,你什麼意思,為何私下與杜天虎談判?」公孫耀一進門,就怒氣沖沖的喝問道,看那架勢,若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就要大打出手。

「冷老弟,你最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解釋,不然休怪老哥我翻臉無情。」賈宗道冷冷的說道。

「就是,利用我們要價高,你開出低一些的條件,未免也太不厚道了。」長孫無忌說道。

鐵飛雲倒是沒有說話,站在一旁,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冷沐風,看他如何收場。

冷沐風連忙賠笑道:「公孫前輩不要動怒、長孫前輩也不要生氣,賈大哥你快坐,聽我解釋。」

冷沐風一邊說,一邊將三人招呼著坐下,把鐵飛雲晾在一邊,氣得他在那吹鬍子瞪眼睛,卻不敢多說話。

「賈大哥,您看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就算有這個心,也不會這樣做,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杜天虎怎麼將所有的奴隸都獻給了你們飛龍山,而且城中還有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滿滿的,拉的全是物資,也說是給你們的。」賈宗道冷聲問道。

「是這樣,之前冥老曾找過我,勸我與應天府前後夾擊,阻撓你們進攻應天府,還答應事成之後將罪惡城給我,被我嚴詞拒絕。我勸他棄暗投明,說杜天虎貪鄙昏庸,不堪大任,應天府早晚會毀在他手上。」

賈宗道幾人臉色一變,沒想到杜天虎還曾想與冷沐風前後夾擊。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長孫無忌問道。

「就在攻打岩石城前夕,冥老前來找我,我沒有勸動他,他也沒有說服我,我們就訂了一個君子協議。」冷沐風說道。

公孫耀眉頭一皺:「什麼君子協議?」

冷沐風解釋道:「就是他不刺殺我,因為杜天虎命令他,只要我不同意配合前後夾擊你們,就讓冥老殺掉我。而我則答應他,在應天府危急時,勸說你們停止進攻。」

賈宗道聽得一愣一愣的:「然後你就提了一些條件?」

冷沐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是的,我就隨口提了一些條件,當時也是為了保命,哪想到會真有今天。」

賈宗道、公孫耀、長孫無忌面面相覷,半信半疑,這小子是踩了狗屎運了嗎,這種好事也能被他遇到。

鐵飛雲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這小子也太能扯了,這種好事我怎麼沒有遇到過。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賈宗道很蒼白的問了一句。

「句句屬實,當時在飛龍山的人,都可以作證。」冷沐風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不還都是你的人,誰敢說個不字。」鐵飛雲在一旁說道。

「那你要怎麼辦,難不成鐵幫主提前派幾個人,潛伏到我們飛龍山才行。」冷沐風問道。

鐵飛雲頓時一陣心虛,不知冷沐風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楚氏三兄弟,低聲說了一句:「可是這也太巧了。」

冷沐風說道:「是啊,停戰的時候,我還不相信他們會將物資送給我呢。這就是杜天虎的陰謀,他要離間我們。不過,話說到這裡,我倒想問下,你們究竟提了什麼條件,竟把杜天虎逼到這個份上。」

冷沐風開始了反擊,絕不能被他們逼著問。 賈宗道四人聽到這裡,不由老臉一紅,賈宗道訕訕的說道:「我們提的條件是有點狠了。」

「到底是什麼條件?」冷沐風好奇的問道。

「呃,白銀五億兩、黃金三億兩、培元丹一百萬顆、男奴隸十萬、女奴隸八萬。」賈宗道還未說完,冷沐風聽得眼睛都直了。

與他們相比,自己還真是一個善良的寶寶,冷沐風忍不住說道:「你們還要八萬女奴隸,萬一應天城沒有那麼多,你們這不是逼應天府去抓無辜的百姓嗎。」

「那個,這些條件本來就是可以談的,我們也沒說就要這麼多。」公孫耀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那些男奴隸是為你要的。」長孫無忌補充道。

切!還不是看上了爺的銀子,冷沐風腹誹道,臉上卻滿是笑容的說道:「多謝,只是這個條件也未免太狠了。」

賈宗道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還有。」

「還有?」冷沐風一下子跳了起來。

「嗯,還有一百顆玄元丹,這個是我們幾家平分的,然後就是應天府的人,不得超過五百人。」賈宗道乾脆一口氣說完。

「一百顆玄元丹?杜天虎去哪裡弄。」冷沐風嘀咕道。

「那你的條件是什麼?」鐵飛雲突然問道,他是存了心不讓冷沐風好過。

「對啊,你那個君子協議,提了什麼條件?」

「要了多少物資,說來聽聽。」

賈宗道、公孫耀和長孫無忌眼睛一亮,都圍了上來,看那架勢,似乎要將那些物資平分了。

冷沐風連忙後退,伸手說道:「我醜話說在前面,這可是我們飛龍山的。」

公孫耀臉色一變,說道:「冷大當家倒是先說說,都要些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要了所有的奴隸,外加十萬顆培元丹、一億兩白銀和五千萬兩黃金。」冷沐風說道,沒敢說那些貪狼甲,還有玄元丹。

「你要那麼多白銀和黃金幹什麼?」賈宗道不解的問道

「這下你們飛龍山也變成大財主了。」鐵飛雲在一旁說道。

冷沐風沒有理他,對賈宗道說道:「我當時也是隨口一說,也沒想到這件事會成真,這次還不知道杜天虎會擺出多大的陣仗來離間我們呢。」

公孫耀冷聲說道:「無論擺出多大的陣仗,我們也不會攔下那些車去查看,冷老弟這招悶聲發大財,玩得真是漂亮。」

冷沐風陪著笑道:「這次是運氣好而已。」

賈宗道看了一眼公孫耀,心中還在惱怒他臨陣反悔,阻止自己得到應天城,見他這副模樣,不由笑道:「你們紫華府家大業大,難道還看上了這點銀子不成。」

公孫耀知道賈宗道心中不滿,要尋機羞辱一下自己,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長孫無忌眉頭一皺,急忙跟上,一起離開。鐵飛雲一看,也連忙跟了出去。

賈宗道向冷沐風一拱手道:「恭喜老弟,這下可發了一筆橫財。」

「多謝賈大哥,還望賈大哥不要中了杜天虎的毒計,我當時確實是隨口一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