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聞言臉色不變,心中又是一陣腹誹。美女,難道我會說還沒進府我就感應到你了嗎?

周啟聞言臉色不變,心中又是一陣腹誹。美女,難道我會說還沒進府我就感應到你了嗎?

「貂蟬姑娘說笑了,若非姑娘出來相見,周某無有那千里眼順風耳神通,也無有心有靈犀一點通之能,如何能發現你隱在內堂。」

論起睜眼說瞎話,朕也不虛……。

「心有靈犀一點通?」貂蟬目光一亮,隨即臉上湧起了一層淡淡的紅霞。她精通音律,熟知樂府,如何體會不出這句子里隱有的意思。

「將軍撒謊的本事,可比武藝要厲害幾分。小女子曾言,若是再與你相見之時,定要討回那一劍所賜。將軍可敢隨貂蟬演武場上走上一遭!」

鶯聲輕吐,貂蟬美眸流轉,明亮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氣惱,挑釁地望著周啟。

周啟眉頭一挑,臉上酒意收斂。

「如此恭敬不如從命,還請貂蟬姑娘當前引路。」

跟隨貂蟬出了中堂,注視著前方輕移蓮步,若乘風而行的俏麗身影。周啟眼中滿滿的欣賞,這大美女就連走路的姿勢都美得令人心顫。

走在前方的貂蟬俏臉上一片緋紅,心中愈發的氣惱。她分明地感受到,身後那人兩道火辣的目光正盯著自己,令她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心中暗自拿下主意,待會兒一定要給這輕薄之人一個教訓!

一路穿過側門花園。片刻之後便來到了一片佔地寬廣的演武場。平整的場地周圍,武器架上刀槍劍戟,各種兵刃齊備。遠處還立著幾個用草紮成的箭靶。

聯想起現實京城中夏若冰家裡的情形,周啟暗自感慨,無論古今,這有權有勢確實與平常人的日子不同啊。

貂蟬停步轉身,明媚的天光下,雲鬢花顏,步搖(女子飾品)輕晃。水袖輕輕一抖,手中已多了一條綴有花飾的長鞭。

「小女子今日便以這麗彩艷討教將軍的劍法。」

「貂蟬姑娘請。」

周啟微微一笑,手腕一翻,嗆啷一聲,鎮邪劍在手。腳下不丁不八,劍鋒斜引,遙指身前。

話音剛落,他只覺眼前一花,貂蟬手中的七彩長鞭幻起重重鞭影,如同一道道紫色閃電,瞬發及至!

「笑踏神龍,憑海獨醉!」

周啟腳下劍仙歌訣步法一展,忽左忽右,連踏幾步,身體帶起數道殘影,提留一轉,霎時脫離了長鞭籠罩的範圍!

他口中一聲清嘯,瞅準時機,趁長鞭來勢已盡,正是舊力方消,新力未生之際!

「劍破蒼霄!」

長劍帶起一道猛惡的勁風,看似輕飄緩慢,實則迅若奔雷,重愈千鈞,一劍直刺貂蟬的肋下!

貂蟬嫣然一笑,嬌軀突然向後一仰,腰若折柳,彎出一個曼妙弧度,輕盈地躲過了劍鋒。

與此同時,右腿順勢一個上踢,水色長裙飛揚,玉足上綴著珠花的繡鞋在周啟手腕上一點,將長劍踢得歪朝了一邊!

隨著她支撐在地上的左腿微一用力,帶起身軀如芭蕾舞蹈般一陣急速的旋轉!

手中「麗彩艷」如有靈性,已然悄無聲息地抽到了周啟身前!

「我去!」周啟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這美女近130的敏捷,高出自己實在太多,即使固化了動態實力捕捉勉強能看到長鞭的軌跡,可是他的身體卻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

「啪啪……」一連串皮鞭到肉的聲音響起!

周啟只覺臉上,手臂,後背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被抽爛的衣服碎片四散飛揚!

他急忙雙腳一蹬地面,身形暴退。

說好的不打臉呢?周啟伸手一摸臉上淤腫的鞭痕,暗自咬牙。心中分出一縷神識連接紋章一看,生命值竟然掉落了近半!

「美女你夠狠!這是來真的?」

一開始就吃了個大虧,讓周啟瞬間從比武回到了以往戰鬥中的狀態。臉上火辣的鞭痕,更激發了他的鬥志。

抬手一個回春露落在身上,拉高了生命值后。

眼見貂蟬身姿輕盈,手舞長鞭像一隻穿花蝴蝶般追擊而至。

周啟腳下白光一閃,穿雲靴特效已經發動。腳尖輕點地面,身形斜著躥出了老遠。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鎮邪劍上氤氳著銀白色電光。被他雙手握住,側身就是一記猛劈!

貂蟬臉上笑容一斂,這一劍來勢兇猛,令她絲毫不敢大意。嬌軀急忙向左側一晃,麗彩艷一抖,變得筆直如槍,尖銳的鞭梢直刺周啟的咽喉。

周啟突然身形一矮,鞭梢擦著頭皮險險掠過頭頂。

「青蓮在腹藏鋒利!」

無數的劍影突然從他身上冒出,森寒的劍光構成了一朵銀色的劍蓮,封鎖了他身周方圓十米內所有的空間!

貂蟬面色驟然一變,蓮足輕點,抽身急退。

「哧」一身輕響,半空中一截衣袖迎風飄蕩,緩緩落下。

周啟長劍一挑,趕在衣袖落地前輕輕接住。左手一伸,從劍尖上取下了這半截水袖,湊在臉前一聞,順手揣進了懷裡。

「你!你這輕薄無賴之人!」

不遠處。貂蟬持鞭俏立當場,右手齊肘,露出小半截欺霜賽雪的手臂。柳眉倒豎,一張俏臉漲的通紅,張口嬌聲呵斥。一副即將暴走的態勢。

「貂蟬姑娘息怒,一頓好打換你半截衣袖,怎麼說都是你賺了。」周啟長劍一收,伸手指了指自己臉上未退的青腫。一臉我很受傷的無辜表情。賣萌指數高達10點。

「撲哧!」貂蟬忍不住失笑出聲。她見到過的男子,不是滿臉一本正經,就是為她的容貌神魂顛倒,何曾見過如此搞怪的模樣。她開口這一笑,心中一股憤懣於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

「貂蟬姑娘,時間不早,周某就此告辭,改日再到王大人府上拜訪。」

周啟被她這一笑,弄得心神一晃。忙壓下心中的綺念,出聲告辭。也不等貂蟬回應,便身形一展,幾步到了牆角,翻身越過高高的院牆,轉眼消失不見。

貂蟬注視他離去的身影,微一猶豫,沒有起身追趕,待想起衣袖還在他身上時,卻已經追之莫及。

「真是個無賴!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周啟翻牆離開了王允府中,尋了個僻靜的角落,從紋章里取出衣服匆匆換上。左右辨明了方向,立刻大步向著城外的軍營趕去。

就在剛才,他接到付雲生傳來的一條消息。張讓派人送來了禮物,正拄在營中,專等他回來收取。

這什麼鬼?

周啟一路急走,心中不停推想。

張讓這時候送來禮物,是覺得自己拒絕了何進的邀請,想要待價而沽,認為還有機會拉攏?

如果真是這麼想的,那恐怕他送來的東西絕不會輕。或許還不止如此。死太監夠狠,竟然直接送到了軍營中來。這完全是給何進上眼藥的節奏。

不過這樣也好,何進那頭要想扳回一城,恐怕得花更大的代價。

有句話說的沒錯啊。

在展示出自己的價值后,適當的拒絕,或許會帶來更大的收益。

當周啟抵達軍營的時候,隔著營門,老遠就看見屬於自己的營帳門口,躬身站立著十多名內侍,身旁還停著一輛馬車。周圍是一群何進麾下的親兵,正前後圍作了一圈,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

「頭兒,你可算回來了!」還沒等他走近,腦海中就傳來了趙大明活潑的聲音。

「哼,不知道丫又碰到誰了」

收到夏若冰傳來的消息,周啟只能呵呵。果然女人的直覺比預警機上的雷達都要靈敏。

幾位內侍聽到從身後傳來的腳步聲,急忙回身一看。其中一名看起來是個管事模樣的,緊走幾步攔在了周啟身前。

「咱家是張公的下屬,請問當面的可是靖南侯周啟將軍?」

「正是周某,幾位這是找我有事?」

「小人趙賀見過周將軍,張公吩咐,將軍不日即將率軍前往武陵,為國戍邊,特為將軍送上一身寶甲,一件神兵,以壯將軍聲威。」

寶甲,兵刃?周啟心念一轉,頓時明白了。這是算準了我會儘快出京啊。真是夠體貼的!

「來人,速將東西呈上來請周將軍過目。」

隨著趙賀一聲吩咐,兩名內侍從馬車上抬下來一口沉重的箱子,而另外還有兩人從一旁扛著一柄長約2丈,通體用黃綾包裹的兵刃吃力的走了過來。

周啟單手一伸,將兵刃接在手裡,只覺入手非常沉重,一把扯開黃綾一看!

我去,這真是瞌睡來了遇到枕頭啊!

張讓!你讓我怎麼好意思動手殺你呢? 周啟扯去黃綾,入眼的是一柄兩丈長短,通體由精鐵打造,頂部一尺長的槍刃旁,橫向鑄有兩尺月刃的長戟!戟身蒙蒙的紫光顯示,張讓送來的竟然是一件紫色傳說裝備!

「暴雷方天戟!物品等級:紫色傳說。基礎傷害180,裝備部位雙手,裝備需求力量85,敏捷85!武器特效:

1.迅如奔雷:裝備后移動速度增加30%,攻擊速度增加20%;

2.雷動八方:攻擊範圍增加15%,每次攻擊附帶100點雷屬性傷害;

3.狂雷震天舞:消耗200點能量,對範圍100平米內的所有敵人造成600點雷屬性傷害。

PS:遠古神器無雙龍天戟的仿製品。」

割草神器啊!僅看180點的基礎傷害,就足以傲視絕大多數同階武器。就算相比神話裝備也不遜色。

一寸長,一寸強!比起近身搏殺用的長劍,集矛和戈特點於一身的戟,更加適合戰場作戰。如今有了這柄屬性彪悍的翻天戟,之前地宮中獲得的《將霸轟天戟法》就可以著手進行修鍊了。

趙賀察言觀色,見這位周將軍得此神兵后,雖然面不改色,可目光中隱隱透出驚喜。知道今天這禮物算是送對了。便一閃身露出身後的箱子。

「靖南侯還請打開箱子一觀。」

周啟強壓心中的歡喜,伸手將長戟遞給一旁早已躍躍欲試的張定軍,舉步來到箱前,扶住箱蓋輕輕打開。

趙賀心中暗自的得意,這箱中之物,可是由主管內庫的曹公親自挑出的皇室珍品。鎖在庫中不知多少年月了。見到此物,你個沒見過世面的鄉野村夫,還不得驚掉了下頜,喜不自勝!

然而事情恰恰和他所想的相反!

只見周啟打開箱蓋后,目光只匆匆往內一掃,便將輕輕合上蓋子。轉過身面露微笑的一抱拳。

「多謝趙大人專程為周某辛苦此一趟。還請趙大人回復張公,這兩樣禮物東西周某收下了,對諸位大人,周某日後必有厚報!」

趙賀沒有看到期待中的情形出現,彷彿享用珍饈佳肴時,突然吃到半隻蒼蠅,說不出的難受。同時也充斥著忐忑。若此趟差事辦不好,令幾位大人不快,自己這前程可就堪憂啊。

驟然聽周啟這麼一說,趙賀大喜,不管怎樣,此次任務的目的應該是達到了。一張白凈無須的臉上笑容幾乎堆成了褶子。

「將軍收下就好,收下就好,咱家這就回去復命,必定把將軍原話一字不漏地稟告諸位大人。」

「嗯,如此就有勞趙大人了!」

周啟雙手負在身後,目送這趙賀帶人架著馬車匆匆離開大營而去。沖張定軍使了個眼色。將箱子和方天戟拿進了營帳中。

「頭兒!這一天不見就成平南將軍啦,你這忽悠的本事牛逼啊。快說說怎麼回事?」趙大明一見周啟在營中坐下,好奇寶寶一般,湊過身來張口便問。

「是啊,說說看,怎麼弄的。」

「原來你們都知道啦,本來還想給來個驚喜的。」

「切,丫小樣,快說。」

周啟莫名地看了趙大明一眼,呵呵一笑。接過付雲生遞過來的香煙,點上吸了一口,便把昨天覲見劉宏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我勒個去!這靖南侯,平南將軍,武陵郡守!真是用那部二手貨手機換的?」趙大明胖嘟嘟的臉上小眼睛瞪得溜圓。嘴巴張的可以塞下自己的拳頭。

「沒錯,就是用你那部手機換的。」周啟異常確定以及肯定地點了點頭。

「噗哧!」夏若冰忍不住先笑出聲來。付雲生和張定軍也是一陣莞爾。

「哎呦喂,你丫太損了。看死胖子那賤樣,真笑死姐姐我了。」夏若冰伸手捶了周啟一拳,任他將自己摟在懷裡。肩膀不住抽動,一時半會兒怕是停不下來。

眾人笑鬧了一會兒,付雲生目光一掃那口笨重的箱子。

「這麼說張讓派人送東西來,就是為了拉攏你?」

「嗯,除了各方諸侯,手裡能掌兵的,都是他們拉攏的對象。張讓派來的人一走,只怕其他人就坐不住了。」

「頭兒,箱子里裝的什麼?看起來你好像不是很滿意的樣子。」趙大明抽了抽鼻子,臊眉耷眼地湊過來問道。

「切,胖子你這智商堪憂啊,看頭兒這樣子就知道,箱子里裝的絕逼是好東西。這叫欲擒故縱你懂不?」

見周啟微笑不語,夏若冰噌一下從周啟懷中站了起來。飛起一腳踢飛了箱蓋。

「丫賣什麼關子啊,哼你不說姐姐我自己看。」

「冰美女,裡面裝的什麼?」張定軍見夏若冰注視著箱子沉默不語,好奇地站起身走了過去。

「我去!這狗日的腦子被驢踢了吧?這東西也是隨便拿來送的?」

聽張定軍一嚷嚷。這下連付雲生都坐不住了,趙大明更是一個箭步躥了過去。注視著箱中之物。好不容易才合上的嘴,張的比剛才還大!

只見能團身裝進去一個人大箱子里整齊地疊放著一套式樣古樸厚重的鎧甲!

頭盔,胸甲,腰帶,護腿,手套,戰靴,樣樣俱全!每一件裝備上都閃耀著青綠色的光輝!

竟然是套裝!而且還是所有裝備中最難得的鎧甲套裝!

「我擦!怪不得頭兒剛才笑得那麼陰險呢!」趙大明閃電般一伸手,拿起了放置在頂端,盔頂鑄有龍首的頭盔。

「四獸吞天鎧頭盔,裝備等級:綠色遠古神珍套裝(唯一)基礎防禦力50,裝備需求力量90,體質85。物品特效:

1.青龍之神:對精神衝擊傷害防護增加100點,魅惑,詛咒,精神控制等負面效果持續時間減少50%;

2.青龍之鱗:降低10%所受到的物理傷害,降低25%所受到的元素傷害;

3.青龍之瞳:技能優先度增加10%,有50%幾率對偵測技能免疫;

4.四聖獸之力:集齊四獸吞天鎧組件,裝備者所有屬性增加30點,每一次攻擊隨機附加100點冰火電三系元素傷害中的一種。」

卧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