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面色微變,突然之間,他只感到渾身一陣乏力,全身的力量和肌體的活力,隨著魔法光芒的蕩漾,正悄然從體內流逝!而更要命的是,此刻。自己的移動速度竟然大減!不但如此,就連手中和自己心意相通的鎮邪劍,也彷彿比往日沉重了幾分!

周啟面色微變,突然之間,他只感到渾身一陣乏力,全身的力量和肌體的活力,隨著魔法光芒的蕩漾,正悄然從體內流逝!而更要命的是,此刻。自己的移動速度竟然大減!不但如此,就連手中和自己心意相通的鎮邪劍,也彷彿比往日沉重了幾分!

周啟心中念頭電閃!危急時刻,他頭頂上空浮現出一道蛇頭長尾,鋼爪龜背的虛影!隨即,淡淡的清輝覆蓋住了全身,將他嚴密地包裹起來!

「玄武護體」消耗100點能量值,召喚玄武真身護體,臨時增加50%所有防禦。持續時間10秒。

「噗」,子彈入肉傳來一聲輕響。

周啟悶哼一聲,身形微微一晃。胸口多了一個茶杯大小的傷口。傷口很深,泉涌而出的鮮血後面,隱隱可見他砰砰跳動的心臟。

「潛能爆發!」玄武護體暴增的防禦,為他爭取到了剎那緩衝的時間!顧不得查看自己的傷勢究竟有多嚴重,消耗50能量,周啟第一時間激活了異能!短時間內速度和攻速暴增一倍!

一步被制,處處被制!若是不採取主動,一對二的情況下,自己將絕無幸理!

「動態視力捕捉!」

一連兩個持續消耗能量的技能開啟,即使擁有上千能量值上限,也讓他立刻感到吃不消。周啟明白,自己或許只有一次機會!

瘟疫和飢荒同時暗吃一驚!這叫周啟的凡人僅在片刻之後,便恢復如常。韌性之強,可說是他們生平僅見。

然而!這一切還沒完!

就在飢荒再次想要扣動扳機的時候,一枚通體閃耀著晶瑩綠光的小印浮現在了半空!

「陷地印!」

蒙蒙地綠光如夢似幻,在一圈圈盪向四周的光暈籠罩下,周圍的一切物體,甚至包括流動的空氣都陷入了短暫的凝滯!

「不好!」首當其衝的瘟疫面色一變!從這看起來像是來自東方的奇特物品中,他感到了一股規則的力量!作為成名於遠古時期的法師,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規則代表著什麼!

領悟支配宇宙萬物的規則!哪怕只是其中的億萬分之一,便是他一生苦苦追求的目標。

只要掌握了規則,便掌握了一切!

動與靜之間,頃刻間發生了逆轉!

「殺!」周啟若怒醒的雄獅,口中發出一聲咆哮,聲震四野!

「惡虎咆!」

鎮邪明亮的劍身,如一泓秋水!自半空劃過一道美妙的弧度,迎頭斬向被技能震懾住的瘟疫!

瘟疫未盡全力,他同樣如此!

三騎士中,戰爭被隊長三人拖住!而追趕趙大明的飢荒去而復返。女騎士的到來,在令他陷入絕境的同時,相反,也少了幾分顧忌!身邊看不見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身處戰鬥!莫問對錯,只論生死!活下來才有接受評價的資格!

周啟隱忍多時,為的就是這一刻的爆發!眼前的敵人想要絕殺自己,而他又何曾放下過心中的殺意!

「時空扭曲!」

穹頂之上 水晶球明亮如熾!森寒的劍光直落頭頂之際,瘟疫的身影一陣虛幻!空氣若水紋般扭曲之後!劍身突然偏移開了方向!

「哧」一聲輕響!明亮的水晶球連同緊握住它的手臂高高飛起!已被周啟一劍斬落!水晶球的光芒瞬間變得暗淡!

瘟疫悶哼一聲,在陷地印作用時間到來之際,身形暴退。如瞬移般出現在了百米開外。

周啟暗道一聲可惜,決定動手時,他早已考慮到對手法師的身份。使用陷地印的同時,特意使用了技能「惡虎咆」來震懾神魂。卻沒想到,依舊被對手逃過一劫。自己一輪爆發僅斬下了他的一條手臂。

「還不動手!」

一劍重創瘟疫,周啟突然莫名的大吼一聲!

剛從身體的凝滯狀態里脫身出來的飢荒,聞言一驚!周圍難道還隱藏著她沒有發現的敵人?直到親眼看到同伴受創,她才清晰地意識到,這次的對手不同以往那些隨手便可碾死的螞蟻!他們能威脅到自己的生命!

「暗影禁錮!」

虛空一陣波動,一個胖呼呼地身影從空氣中「滾」了出來。隨著他手掌中淡淡的幽光一閃。飢荒突然感覺手腳一緊,身體立刻動彈不得。只見自己被月光投遞在地面的影子一陣搖曳,便若輕煙般消散,化作一道無形的繩索,將她緊緊地捆住。

「特么又被發現了!」月光下,胖乎乎的身影露出了真容,包子般的圓臉上長著一雙提溜亂轉的小眼睛。臉上的神情說不出的猥瑣。正是剛才狼狽逃走的趙大明!

與此同時,夜空中,企業號那長達百米,線條優美的艦身徐徐降臨,安靜地懸浮於半空。從下方看上去,宛若一頭傳說中英勇善戰的獅鷲,正昂首嘶鳴,舒展雙翼!

周啟心中一定,若是這死胖子在逃走之後,沒有想到去及時聯繫瑞雯,恐怕真得回爐再造了。

就在這時,落在遠處的瘟疫身形一晃突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周啟眼角一跳,顧不得斬殺動彈不得的飢荒!雙手持劍,奮力往趙大明身前一檔!

「鐺」一聲巨響,劍杖相交,身影乍合即分。兩人在都在同一時刻選擇想要擊殺對方的同伴!

「帶她走!」周啟低喝一聲。招數大開大闔,發起新一輪地猛攻。力圖阻止瘟疫救下飢荒! 瘟疫的襲擊來的是如此迅速,直到周啟為他擋下這一劍,趙大明方才如夢初醒!深知自己剛才實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哎,特么,我這就走!」臉上的兩團肥肉一陣哆嗦,趙大明毛手毛腳的一把抄起被「暗影禁錮」捆縛住,暫時動彈不得的飢荒,一溜煙,霎時跑的無影無蹤!一邊跑,一邊口齒不清地大聲喊道。

周啟心中一松,只要這傢伙不蠢,就應該知道怎麼做。殺死一名天啟騎士的機會並不是人人都有的!

片刻之後,遠處!趙大明喘息著,一把將飢荒嬌美無暇的身軀仍在了沙地上。他從暗夜行者寇特那裡學習到的不只是用來偷襲和逃命用的暗影穿梭技能。

作為深淵惡魔種族當中天生的刺客,陰影惡魔最令人感到頭痛的地方,正是這招能利用敵人的影子束縛敵人行動的暗影禁錮。在弱肉強食的深淵裡,身體孱弱的陰影惡魔往往能依靠它,來狩獵到比自己強大數倍的敵人。

暗影禁錮的時效是10秒。特效可謂是逆天。技能冷卻時間更是長達48小時。在今後的兩天當中,他將無法再次進行使用。自從趙大明在團隊里共享出數據之後,秦飛和周啟就知道,先行者小隊從此又多出了一張足以改寫戰局的強大底牌!

10秒的時間不算長,加上一路上的耽誤,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不過以趙大明的身手和速度,已經足夠他將匕首插入瘟疫的心臟,亦或割斷她纖細的脖頸!

沒有了生命的威脅,趙大明就連神經也比往常大條了幾分。「噌噌」兩聲,他從腰間抽出了匕首,挽出兩團閃亮的刀花,刀光一閃,抬手就要結果飢荒的性命!

此刻,飢荒看上去就像是一頭待宰的羔羊。月色下,一襲薄薄的輕紗覆體,難以盡掩窈窕的身段。

一雙寒星般明亮的眸子,目光如怨似泣,幽幽地注視著趙大明的雙眼。肢體沒有任何動作,卻散發出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魅惑!

匕首即將刺入胸口的瞬間,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死死握住,驟然停下。趙大明喉結涌動,咕咚一聲,吞下了幾乎從嘴角溢出的口水。

「真特么,妖精!」他心中暗罵了一聲,同時YY到,這妖精要是肯去做主播,禮物不得把手機屏幕給刷爆了!

「小命要緊,快殺了她!」

「多看一眼又不會懷孕,瞧這身材,十足真金白銀,絕.不像是思密達人工合成。」

趙大明腦海中一陣凌亂。

生存還是毀滅?

片刻掙扎之後,最終,以犧牲自己的身體去驗證真理的偉大情懷,佔據了上風。他一咬牙,手掌哆哆嗦嗦地向著飢荒敞開的領口伸了過去!

重生之邪道天嬌 「混蛋!白痴!」

企業號上,魔形女瑞雯臉色鐵青地盯著眼前的屏幕,沒好氣地連聲罵道。在這個距離上,功能強大的夜視設備,已經能清晰而準確地將下方的畫面即時傳遞迴來。趙大明的所為,事無巨細都落入了她的眼中

「瓦格納!物質牽引光束!」瑞雯抓狂地幾乎是用吼聲發出了命令。這白痴究竟在想什麼?小飛怎麼會與這樣的傢伙為伴!

殊不知,她口中的「小飛」,此刻正同夏若冰和張定軍一起,面臨一生中最大的危險!

斷岳刀光勝雪!

夏若冰黑白分明的眸中,有的只是戰意和專註。就在秦飛被戰爭擊飛的霎那,她瞅准機會,適時地發動了突襲!

眼見蘊含「震地破」技能的蒙蒙刀光即將命中戰爭的時候!耳中卻聽到了隊長大叔急切的呼喊!

於此同時,她注意到,戰爭若岩石般冰冷而堅毅的臉上,分明多了一絲嘲諷。一團奪目的紅光,彷彿殺戮和災難的先兆,從他覆蓋著層層重甲的左臂上,驟然閃亮!

「惡魔十字架!」閃擊並打斷敵人的攻擊,同時詛咒敵人!對受惡魔十字架詛咒的敵人發動攻擊,造成的傷害提升300%!

紅光閃現的瞬間,夏若冰心中霎時被絕望和恐懼所充滿,冥冥中,如同大難臨頭一般,對撲面而來的死意,她彷彿認命一般,無法做出絲毫的反抗!

而就在這時,戰爭手中的巨劍,已然攜著一股猛惡的風壓,迎頭斬下!

戰爭臉上無悲無喜,目光冰冷而平靜。就如同漫長的生命中,經歷過的無數次戰鬥一樣,機械而冷漠地揮下手中的利刃。對戰鬥的狂熱,絲毫不會影響到他收割生命時的堅決與冷酷。

因為他就是戰爭!

在戰爭眼中,熱血只不過是一個笑話,只有無情的殺戮才是永恆的主題。

「不!」

「冰丫頭!」

秦飛和張定軍同時大聲狂吼!身在外圍,他們都能感受到這一劍中所蘊含的毀滅性力量。

夏若冰的眼中一片茫然,往日靈動的眼神,說不出的灰暗。短短的霎那,如同千年。身後即是幽邃的黑暗,而身前,卻像走馬燈一般,從小至今,一幅幅生活和戰鬥中的畫面光速流轉。

畫面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而記憶中的美好,悲傷,甜蜜,痛苦卻逐漸變得模糊!而其中,卻有一道的身影,在畫面中始終呈現清晰痕迹。

周啟!

他要是在該多好。夏若冰的眸子越加暗淡。在她心中除了恐懼和絕望,此刻,還流淌過一絲深深的遺憾。

「這是要死了嗎?」

在周圍空氣的音爆和嘶鳴聲里,巨劍帶著死亡陰影,在她的眼中越來越近!

這時,夏若冰修長的脖頸下方,自胸前,突然閃耀出一團夢幻般的五彩流光!璀璨的光芒,比鑽石發出的光輝還耀眼百倍!

幾乎就在流光閃耀的瞬間,一層青光蒙蒙的護盾,在巨劍落下的同時,將夏若冰整個身軀包裹了起來!

護盾升起,只一瞬便被森寒的劍鋒擊的粉碎。空氣中充斥著一聲聲如同琉璃破碎時發出的脆響。夏若冰的身軀若飄飛的柳絮,沿途灑落一串串殷紅的血液,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冰丫頭!」

秦飛一閃身,出現在夏若冰的身前,持劍守護。而張定軍卻如同一頭頭上頂著紅布的蠻牛,揮動著巨斧,怒吼著沖向了戰爭。

「哇」的一聲!夏若冰張口吐出一口淤血。臉色蒼白若紙。眼瞼微張,黑白分明的眸中,目光一陣恍惚過後,漸漸恢復了往日的清明。

「咳,隊長大叔,我沒事。」

聽到夏若冰的聲音,秦飛臉上露出一抹狂喜!活著就好!活著就一切皆有可能!

他低頭望去,見這丫頭自左側肩膀一直到小腹,多出了一條深可及骨的傷口!這還叫沒事?這一劍要是再用力幾分,幾乎就將她劈成了兩片!天幸,除了傷勢看上去頗重之外,生命卻是無礙!

秦飛連忙單手一揚,一道聖潔的光輝自半空一閃!乳白色的魔法光暈若流水一般自夏若冰的頭頂垂落,將她整個人包裹。

「聖療!」消耗50點能量,迅速回複目標300點生命值,並以每秒15點的速度提高自身回復力,持續時間3分鐘。

聖騎士獨有的強大治癒技能作用下,夏若冰的傷勢正迅速好轉。

激烈的戰鬥,容不得矯情。在不惜能量,為夏若冰釋放了一個強力的聖術之後,秦飛便立刻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戰爭身上!

隨著他周身能量流轉,殘破的鳶形盾上附上了一層潔白的聖光!

「聖潔之盾!」大幅提升盾牌的防禦力!減免敵人造成的物理傷害70%!持續時間30分鐘。

「衝鋒!」

秦飛身體在空中帶出一串殘影!閃電般沖向了戰爭!沐浴在聖光下的聖騎士,不但能使用聖光之力治療自身和同伴的傷勢,同時,他們也是英勇的戰士!以聖光化作劍盾,對敵人進行審判和制裁!

遠處,狂化后的張定軍,一聲爆吼!

二次狂化!

本在狂化初時,超過了2.5米的高大身軀,再度膨脹!眨眼超過了3米!論個頭大小,比魔神般的戰爭還超出了半截。

裴少,乖乖就擒 兩人劍斧相交,霎時就如同兩頭撕咬在一起的巨獸,展開了最慘烈的貼身肉搏!

「戰爭領主!」一圈血紅的光環從張定軍腳下,向四周延伸!

「旋風斬!」

張定軍在暴怒之下,盡情釋放出屬於野蠻人戰士的狂野!在憤怒的激蕩下,他高速旋轉的身軀,捲起漫天的斧影!

兩頭人形魔獸身前,金屬碰撞后發出的聲音,叮鐺作響,連綿不絕。而其中又不時傳來刀劍入肉的「噗噗」聲。道道飆飛的血跡!將周圍的沙地,染成了一圈猩紅!

秦飛方一加入戰團,抬手便是一記盾擊拍在了戰爭腰間。將他高壯的身軀擊得一陣踉蹌。同時,一道聖光落在了張定軍身上,抬高他的血量!

有了秦飛加入,張定軍只覺壓力驟降。在得到治療的情況下,他手中大斧上下翻飛,勢若瘋虎!

一輪旋風斬的爆發之後,索卡厄斯割魂斧上紅芒暴漲!

「狂亂!」大幅提高攻速,隨怒氣增長提高近戰傷害! 豪門劫:情有毒盅 ,當怒氣滿值時,近戰傷害額外增加150%!

面對強大到幾乎不可戰勝的敵人!他赫然發動了狂戰士標誌性的近身搏殺技能!沉重的巨斧如山嶽般落下,讓戰爭的攻勢為之一滯,不得不臨時轉入的防禦,避其鋒芒!

不遠處,夏若冰身上的傷勢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復。她用斷岳支起身子,艱難地站了起來。左手卻放在胸前,撫摸著一條流轉著夢幻般光輝的項鏈。

就在剛才,千鈞一髮之際,正是這串由周啟親手戴上的「幻彩流光」。將她救了下來。

生死之間,戰爭必殺的一劍,在令她幾乎喪命的同時,也讓她從內心中清晰地認識到了自己對於周啟的感情。不知何時,這曾經的菜鳥,已然在自己的靈魂深處銘刻下了如此深的痕迹。

「奶爸,你還好嗎?」 米歇爾中校吃力地摘下臉上地氧氣罩,大口呼吸著帶有沙土氣息的新鮮空氣。寒風吹拂在臉上,讓他從與地面撞擊后產生的輕度暈眩中清醒了過來。

米歇爾雙手在腰間一陣摸索,解開了將自己固定在彈射座椅上的扣子。翻身從地上站起的同時,他手中已然多了一把自衛用的手槍。

一槍在手,讓他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還活著。」直到這時,米歇爾才長長吁了口氣。他雙手握槍,以標準的戰術動作,謹慎地向周圍瞄了一圈。借著蒙蒙的月光他看到,四處黃沙茫茫,自己正身處一片荒涼的沙地。

在確定目光所及的範圍內只有他一人之後,米歇爾終於完全放下了心。隨即,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怪物般的敵人。一想起那令人顫慄的身影。他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

而就在這時,他隱隱聽到天際傳來一陣飛機引擎的轟鳴,嘈雜而沉悶的聲音,落在他耳中卻如同天籟!

「至少2個整編中隊!」米歇爾臉上露出驚喜,作為中隊長,他是知道除大紅鷹之外,還有其他部隊參與此次行動。米歇爾急忙從飛行服的口袋裡取出了隨身攜帶的熒光棒,匆匆點亮后高舉在頭頂迎空揮舞!

片刻之後,大群武裝直升機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隨著一道探燈射出的光柱落在他的身上,米歇爾知道,自己得救了!

「企業號!我是大紅鷹中隊的米歇爾中校,聽到請回答!」米歇爾方一登機,便迫不及待地向企業號發出訊號。

「米歇爾隊長!你還活著?這真是個好消息!」步話機里傳來了魔形女瑞雯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