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眾人也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

周圍眾人也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

杜天門作為天堂島四大勢力之一,一舉一動都格外引人注目,更何況此刻大家都在等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展長老,怎麼樣?」

片刻后,展長老放下手中的瓷瓶,杜開安立馬開口問道。

展長老沖著杜開安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清柔夫人,道:「夫人,如果老朽沒有看錯打眼的話,我方的瓷器物件兒,屬明永樂年間,乃是一隻青花垂肩如意折枝花果紋蓋罐,粗略估計,市場價格大概在兩千萬左右。」

…… 二妞和小寶又激動又崇拜的看著哥哥,都不敢說話。

他們倆覺得哥哥太厲害了,竟然敢和大舅媽頂嘴!真的不怕被打嗎?

大寶氣憤至極的反駁、聽在郭氏的耳中,彷彿聽到了今年最好聽的笑話似的。

「你娘親打的野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這輩子都沒聽過這麼好笑的笑話!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郭氏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扶著腰,簡直快笑斷氣了,笑的差不多后,才道:「那個二愣子小瓜皮,還能給你們打野雞?快包說胡話了。」

說到這裡,臉色一變,郭氏挑眉瞪眼:「我要打你頓好嘴巴子,讓你這個小畜生知道利害!」

說罷,就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要上來揍一頓大寶。

大寶嚇得忙抱頭趴下。

小寶和二妞瞬間哭起來。

「嗚嗚嗚嗚……」

「娘親,救命啊!!!!」

郭氏聽到孩子的哭聲就來氣,一把抓住大寶,打算先把大寶這個敢頂嘴的小野種給摔下來,再一個個收拾二妞和小寶!

結果還沒等動作呢。

門口有動靜了。

是水桶放在地上的聲音。

緊跟著,有人悠悠閑閑的走進門。

漫不經心的道。

「哎呦喂,我就剛離開幾秒鐘而已,就有客人上門來了啊。」

郭氏聞聲,猛地一愣,左手丟下了大寶的衣襟,大寶一看到是娘親回來了,當場捂著嘴哭了,趕緊趴回被窩裡,幾個娃們看到靠在門框上的齊青杳,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似的。

「娘親~~~~~~~」

二妞滿是哭腔的喊道。

聲音凄凄慘慘戚戚的。

齊青杳掃了一眼哭的鼻涕眼淚橫飛的三隻小包子,再看看打開的門,氣定神閑的進來,再隨手帶上了門,這才拍了拍身上的風塵,笑的一副無關緊要,掀起眼皮,掃了一眼郭蓮英。

「我當誰呢,原來是大嫂啊。」

郭氏完全沒見過他們家小姑子這副閑庭信步的姿態,一下子被弄的愣住了,半響都沒能回神。眼睛睜的大大的,略有些獃滯的看著齊青杳。

「這大中午的,霧還沒散呢,就在這裡咋咋呼呼。是吃飽了撐的,還是咋地啊。」齊青杳早料到會有人立刻來查看,只是沒想到,會是郭氏。

郭氏上下打量了一會齊青杳,回神后,不可思議的反問道:「你你你,你是十一娘?」

齊青杳作勢掏了掏耳朵,笑眯眯的看著震驚的郭氏,「大嫂年紀輕輕的就患了健忘症,真是可悲啊,這就未老先衰了,要不要小姑子給你先預訂上花圈啊,等哪天你入土為安了。能及時用上!」

「這個蠢貨,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郭氏被齊青杳的伶牙俐齒給搞得懵逼了。

這還是他們家那個有點口吃天生半腦子的小姑子嗎?

怎麼看著有點不太像啊。

……

大寶他們趴在被窩裡,巴巴的望著這邊,聽著娘親的話,一個個都忍不住的伸長脖子看過來。

他們是覺得娘親不同了,但卻沒想過,娘親能在大舅媽面前這麼不卑不亢……

明明以前,娘親被大舅媽一訓斥,會嚇得跟鵪鶉似的縮著頭不說話。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北被煙嗆的一陣咳嗽,很長時間才恢復過來,難以置通道:「師父,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李明成一陣莫名其妙,「我幹嘛跟你開玩笑,我當時救她的時候就已經算過了,她確實是跟你有一段姻緣的。」

林北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道:「師父,我都結婚了?」

「結婚?」李明成抓着林北的肩膀,提出疑問三連:「你怎麼結婚了?你跟誰結的婚?什麼時候的事?」

林北掏出結婚證遞給師父,解釋道:「就前幾天,你不是讓我進江家的醫院嗎,我進了江家醫院,有天送他們董事長回家,然後就莫名其妙的結婚了。」

李明成無語道:「我讓你進江家的醫院是為了讓你找你師姐,你跟他們董事長結婚做什麼?」

林北無奈道:「這不都是你安排的嗎?」

李明成拍著大腿,「我當時人在海外,怎麼可能安排你在國內結婚!」

林北捏著結婚證,尷尬道:「婚都結了,總不能再離了吧,再說了,我把人家給睡了,總不能不對人家負責吧。」

李明成無奈道:「帶我過去看看,我得看看那個女娃娃配不配得上我家乖徒兒。」

剛好這時顧家的扈從也已經出來了,他被墓中的情形嚇了一跳,一具乾屍躺在墓穴中,旁邊躺着的是曹仲的屍體,奇怪的是,曹仲的屍體沒有任何傷口,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把車上兩個祖宗送到東廣省之後,扈從先是打電話報警,接着馬不停蹄的趕回去給顧翰報告。

……

江欣悅的別墅門前,林北叮囑師父道:「師父,這裏面兩個人都是普通人,您可千萬別嚇到她們。」

李明成點點頭,「你放心,師父自有分寸,要是不滿意我直接帶你走就行了,不會為難她們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當林北敲門帶李明成進屋,卻是不是那麼做的了。

江欣悅打開房門,見到門口的林北,有些不悅道:「昨天去哪了,怎麼現在才回來?」

林北知道做完江欣悅姐妹二人被欒俊的氣息震暈了,解釋道:「昨天我回來之後,曹仲的師父找上門來了,我就跟我師……」

林北說着錯開身子,將身後的李明成拉出來介紹。

李明成強行打斷林北的話,自我介紹道:「你就是江欣悅吧,經常聽我師弟提起你,我是林北的師兄李明成。」

江欣悅微笑着點頭,表情跟動作都恰到好處,「師兄您好,我是江欣悅,經常聽林北提起您。」

李明成急忙道:「不用說敬語,說你就好了。對了,林北他都是怎麼說的我。」

江欣悅把李明成請到客廳坐下,解釋道:「林北說您很厲害,上次他被曹仲傷到,就是您治好的他。」

江欣悅說完,讓李明成在客廳坐好,讓林北在這裏陪客,獨自到廚房泡茶去了。

李明成點點頭,待人接物非常有禮貌,果然不愧是大家閨秀。

「我什麼時候給你們收了個師兄,還幫你治好了傷?你這個師兄可真厲害啊。」李明成眯着眼瞅著林北道。

林北尷尬的撓了撓頭,「這裏面的事情一時說不清,等以後有時間我再跟你解釋。」

李明成用手指輕點林北的腦袋,「你!你!你!你就不會用個敬語,你看人家江欣悅,對師兄都說您!」

林北無語道:「你剛剛不是自己說的不需要用敬語的嗎?」

「我那是跟她客氣呢!」李明成瞪着眼道:「以後你們兩個叫我必須用敬語。」

這時,江欣悅已經泡好了茶,給李明成和林北各倒了一杯。

緊接着,江欣悅又把江欣然叫了過來。

「這位是林北的師兄。」江欣悅向江欣然介紹道。

江欣然乖巧的點頭,老實坐在沙發上。

李明成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用搞得這麼正式,我第一次登門拜訪,也沒有準備什麼禮物。」

接着,李明成從懷裏掏出兩個玉佩,遞到二女面前道:「這玉佩就當是我的見面禮了。」

林北眉頭一挑,自己這個師父,居然上來就掏出了護身玉佩,這東西師父一年也做不了幾個,不少國外的達官顯貴都花重金去求,師父都不捨得給。

這次居然一下子拿出兩個。

江欣悅推辭著說自己不能收,李明成堅持不算什麼,只是自己的一點心意,讓姐妹兩個一定收下。

江欣然接過玉佩,驚喜的喊道:「姐姐,姐姐!這個玉佩裏面有小魚在游呢!」 “也就是說,我的法力達到了一年道行。

那麼之前修行之時的所有見解和感悟,都會在這一刻,得到註解,融會貫通。

自然而然的,對於各種法術,會有新的理解和認識。”

陳少君心中不由明悟,總算解了心中的疑惑,不再如之前一般,一知半解,只能將這一疑惑,藏在心中。

“不得不說,這錢能通神的能力,當真好用。

直接就相當於請了一個超級導師,能夠爲我詳細解答一切想要詢問的問題。

唯有一點,就讓人無奈了。

貴,太貴了。

這一次的問題一出,就又是一百兩銀子不翼而飛。”

陳少君目光掠過儲物戒子,看着裡面突兀消失的一百兩銀子,臉上不由露出一絲肉痛之色。

確實,這樣的花銷,堪稱恐怖了。

也就是他剛從明月花船中洗劫了一大筆銀子,加上還從莫逐項手中拿到了三百兩銀子的獎勵,不然還真承受不住這樣的消耗。

畢竟,就算是如今他正式朝奉的身份,鑑定一件寶物的價格,也纔不過一兩銀子而已。

隨後,陳少君纔將目光望向了其他獎勵。

氣血丹十枚,對如今的陳少君來說,作用不大。

至於通氣丹……其實是一種療傷丹藥,一枚下去,再是如何堵塞的漲腹,堵塞,都會直接貫通,通達蘇暢。

恩中醫診斷法之續骨,顧名思義,就是中醫中的接骨正骨的手法和治療手段了。

陳少君接受信息之後,發現其中還有對應的調養膏藥,甚至還有武林神藥,黑玉斷續膏的秘密藥方。

“這黑玉斷續膏可是正骨神藥啊,殘廢斷肢十幾二十年的時間,都能夠憑藉這一神藥,重新復原……可惜,這配方之中的藥材需求,委實有些爲難人。”

陳少君看到‘黑玉斷續膏’配方之時,整個人都興奮了。

對於這幅正骨神藥,他可是早有耳聞,神往已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