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峰拳頭轟出,一團火焰自拳頭之中激射出去,然後火焰化為一頭頭的火龍,直奔那些殺來的金色利劍而去。

周峰拳頭轟出,一團火焰自拳頭之中激射出去,然後火焰化為一頭頭的火龍,直奔那些殺來的金色利劍而去。

嘭嘭!

金色利劍太強了,周峰的火龍被金色利劍絞殺乾淨,然後再次朝著周峰筆直殺來。

火龍攔不住金色利劍周峰早有預料,他只需要火龍幫助自己擋住金色利劍一點時間。

憑藉著那一點時間,周峰身形閃退,逃出了金色利劍的攻擊範圍。

躲開利劍的攻擊之後,周峰開始身形不斷的閃動,他的目標是那些正在被陣盤吸收生命力的平民。

「白城的人民們,你們聽好了,今天我會想辦法救你們的,你們見到我的時候不要害怕。」

周峰的聲音很大,整個白城都能聽見,他之所以這麼說是為了等會幫助那些平民的時候,平民們能知道自己是去幫助他們的,而不是去害他們的。

而就在周峰的話音傳出去之後。

白敵的聲音也是在白城的上空響了起來。

「白城的人民啊,我是你們的城主,因為這個人想要滅我白家,所以我要借用你們的生命力與他們對敵,只要我贏了你們就可以活,只要我輸了你們可能就會死。」

白敵的聲音傳出之後,整個白城陷入了一陣沉默。

周峰聽到這聲音,也是久久不言。

而不知道過了多久。

突然一道聲音在城市之中響徹起來。

「我與城主共存亡。」 「我與城主共存亡。」

這聲音洪亮,在白城上上空響徹起來。

接著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我與城主共存亡。」

一道接著一道聲音不斷地響起。

「我與城主共存亡。」

「我與城主共存亡。」

「我與城主共存亡。」

···

到最後,匯聚成一個聲音。、

「我等與白城共存亡。」

聽到這聲音,白敵的臉上漸漸浮現出那種得意的笑容。

而反觀周峰這邊,他的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為什麼?」

「為什麼明明是白敵不經過你們的允許把你們的命強行綁定到那陣盤之上,可是你們卻還要站在他那邊,難道你們就如此的賤嗎?」

周峰在大聲質問,他在質問白城的所有人。

「我們的命和已經和城主綁在了一起,我們必須站在他那邊。」

有人大聲說道。

「可是我可以幫你們,幫你們擺脫被他的生命捆綁。」

周峰繼續大聲質問。

「我在最後問你們一次,你們是站在我這邊,讓我幫你們擺脫他的生命捆綁,從此自己的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還是繼續站在白敵那一邊,讓白敵掌控你們的生命?」

周峰的話音落下,城市再次陷入了沉默。

然而,在這沉默之中白敵的臉上卻始終帶著自信的微笑,似乎他已經知道這些人民們的選擇了。

「我選擇站在白城主這邊,白城主身為一城之主,我們的命和他的命綁在一起沒什麼不好的,畢竟他是我們白城的主宰。」

「而反觀你,不過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在你和白白城主之間,我們肯定選擇白城主。」

一道聲音響起。

「沒錯,我們站在白城主那邊,白城主是一城之主,就算我們命和他綁在一起我們也不吃虧。」

又是一人說話。

「我站白城主。」

「我站白城主那邊。」

···

一道接著一道的聲音響起,全部都是站在白敵那邊的。

這些聲音讓白敵的臉色變得愈發得意,而周峰的臉色變得愈加的冰寒。

「看來你們還不知道我的手段,我今天就幫你們先就開生命捆綁,你們再做選擇。」

周峰心中還是念及這些平民,認為他們是無辜的,所以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他都沒有放棄,想著是先為這些平民解開生命捆綁。

「你滾開,誰叫你幫助我們的,我們不需要你的幫助。」

「現在你馬上滾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若不是你要與白城主動手,我們的生命力怎麼會流逝,這一切都是你導致的,你就是罪魁禍首,現在你少在這裡裝什麼好心人。」

周峰還未動手,城市之中已經有人開始罵起來了。

「對啊,快滾,少在這裡裝好人。」

「裝什麼啊,若不是你我們又如何會損失生命力,只要你滾,不動手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

···

平民的罵聲四起,白敵臉上的那種得意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而周峰現在神色冰冷到可怕。

「哈哈哈···」

周峰突然大笑了起來,那聲音令得真箇城市都聽得到。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竟然企圖去解救一群煞筆。」

「像你們這樣的煞筆就算是死了,也一點不可惜,因為你們是在是太煞筆了,哈哈···」

「你們不把仇人當成掌握了你們性命的白敵,竟然把仇人當成了我這個想要解救你們的人。」

「愚昧,你們太愚昧了,你們這群愚昧的人下場就是一個字——死!」

周峰抬眸,眼神之中滿滿地都是那種殺機。

本來周峰向著用著比較溫和方式解決這一次的戰鬥,可是這群愚昧的人沒有給周峰機會。

忘婚負愛 那麼周峰只能用另一個血腥的方法了,與白敵正面對抗,現在的周峰不是對手,白敵有一個城池的人生命力加持,力量強大無匹。

可若是周峰將白敵力量的源泉,也就那些為白敵提供獻出生命力的人失去生命力,那麼白敵將會失去力量的源泉,到時候白敵將不再是周峰的對手。

「轟!」

白敵似乎看出了周峰心中那瘋狂的想法,為了阻止周峰,白敵抬手一道光束朝著周峰殺來。

周峰被光束轟飛,口中鮮血噴出,臉色變得蒼白。

「哈哈哈···」

「你們這群愚昧的人啊,我可是給過你們機會的啊。」

「可是你們不珍惜。」

周峰那有些癲狂的聲音在白城上空響徹起來。

「我等與城主共存亡。」

然後回應周峰的是那群人為白敵表忠心的言語,這聲音讓白敵聽了非常舒爽。

「哈哈···」

「那好吧,你們就與你們的城主一起去死吧。」

冰冷的聲音自周峰的口中緩緩傳盪而開,這聲音令得空氣之中的溫度都是降低不少。

嗤嗤嗤!

火焰自周峰的身軀之中不斷的竄出,然後那些火焰不斷的分裂成無數的細小火焰。

細小火焰化為一條條細小的藤條,然後以周峰的身軀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瘋狂擴散而開。

這些細小的火焰藤條,將城池之中的平民綁住,讓后拖進周峰的丹田之中,再然後被周峰丹田之中的火龍吃掉。

「小雜碎,你幹什麼。」

見到這一幕,白敵驚了,馬上出手,全部實力爆發出來。

金光不斷自白敵的身軀之中席捲出去,然後凝聚成一柄柄巨大的金色大劍,化為一道金色利劍長河,朝著周峰的身軀瘋狂殺來。

吼!

一頭火龍自周峰的身軀之中竄起,盤旋在周峰的頭頂,為周峰抵擋著那些殺來的金色利劍長河。

剛開始,火龍佔下風,節節敗退,幾乎就要由著利劍殺到周峰的頭眉心了。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平民被周峰的丹田之中的火龍吃掉。

四階大靈師百分之八十,轟,五階大靈師。

五階大靈師百分之三十,五階大靈師百分之七十,轟,六階大靈師。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龍臂龍化百分之百,右臂完全龍化。

現在情況開始逆轉了。

金色利劍長河漸漸已經不是火龍的對手,利劍開始被火龍一點點的吞噬掉,到最後,所有的利劍全部消失,然後火龍衝到白敵的身邊,一口火焰將白敵噴成重傷,然後一口將白敵含在口中,帶回了周峰的丹田之中。

整個白城的平民有太多太多,周峰丹田之中的火龍要吃很久才能將其吃完。

而周峰則是盤膝坐在那裡,等待著力量的反饋。

就在周峰盤膝而坐的時候。

白雲清攙扶著谷柳風朝著白府深處走去。

然而這一切周峰都是知道,但是周峰沒有馬上反應。

因為周峰想到今天白雲清他們無論如何都是逃不掉了。

周峰盤膝在那裡靜靜的消化著力量。

法醫星妻太妖嬈 咻!

突然一隻飛行靈獸自白府深處飛出,朝著白城之外飛去,飛行靈獸之上坐著白雲清和谷柳風。

「周峰,我記住你了,以後我一定會殺了你的!」谷柳風在放著狠話,因為他現在在飛行靈獸之上,周峰拿他沒有辦法。

「不用以後了。」

「就今天吧!」

周峰望著飛行靈獸之上的谷柳風與白雲清,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

因為周峰丹田中,龍形雕像之上的一隻龍翼出現裂縫,裂縫在開始變得越來越大。 周峰丹田之中,那火龍雕像身後右邊龍翼裂開裂縫,那裂縫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開來。

漸漸地,一隻龍翼二分之一的全貌自那雕像之中漸漸顯露出來,火紅色的龍翼上面有著火焰在燃燒,一股暴躁的氣息不斷自那龍翼之上傳遞出來。

整個白城的人幾乎都被周峰吸入丹田之中,那是數量極其龐大的人啊,那些人都將化為火龍的食物,被火龍吃掉,然後火龍蘇醒,隨著火龍蘇醒的程度越高,周峰的實力也就將會變得越強。

「谷柳風你拿了我的九陽丹田,你以為你能如此輕易就能逃得掉嗎?」

望著天空中飛行靈獸之上的谷柳風,周峰的語氣很是冰冷。

「我在天上,你能奈我何?」

谷柳風在飛行靈獸自上心中膽氣十足,全然不像是先前面對周峰的那種慫包模樣。

「沒了,一切都沒了。」

谷柳風身旁白雲清望著如今幾乎是一座死城一般的白城,目光獃滯,口中念念有詞。

「父親完了,白家完了,白城也完了。」

「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如何對我?」

白雲清心中難受之極,她整個身體都在不斷的顫抖,今天他失去了一切,而讓他失去一切的是周峰,那個被他暗算的周峰。

目光落到周峰的身上,白雲清只覺得一切有些恍惚,那個能將白家都滅掉的少年,以前可還是她名義上的夫君啊!

白雲清為了嫁入谷家,暗算了周峰,挖了周峰的九陽丹田送給谷柳風,因為在她的心底周峰遠遠不如身後有著谷家的谷柳風,白雲清覺得谷柳風是耀眼的皓月,而周峰只不過是一點螢火之光罷了。

可是今天谷柳風在周峰面前被打得話都不敢說,被周峰打得落荒而逃。

有那麼一刻,白雲清心中有著一絲後悔,若是···若是當初自己與周峰好好過日子,這一切會落到這步田地嗎?

若是周峰真正成長起來成為絕世強者,那自己就是絕世強者的夫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