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錄眉心一斂。

周錄眉心一斂。

七皇子在裡面已經半個多時辰,想來就算有什麼話想說也該說完了,況且他已經盡到了情分,也已經成全了三皇子最後的念想,他直接朝著牢門那邊看了一眼開口道:「進去將人帶出來。」

小林子連忙應了一聲,就直接和那兩個禁軍中人一起進去。

「你們幹什麼?」

裡面傳來李清澤的驚呼,緊接著隱約聽到李廣延的聲音:「你們不用帶我回去,反正父皇也不會饒了我……」

「三殿下,陛下有令讓您回宮,您別為難奴才…」

「我不去!」

「殿下…」

「三哥!」

裡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周錄原是在外面等著,可聽到裡面傳來一陣「嘩啦」聲,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撞倒在了地上。

周錄立刻臉色一變,連忙就朝著那邊走去,只是還未靠近時就見到小林子和其中一個禁軍半扶著昏迷不醒的李廣延走了出來。

李廣延臉上有些血跡,整個人人事不知的被兩人攙著,而旁邊跟著出來的李清澤頭髮有些亂,衣裳也被扯破了許多。

周錄頓時開口道:「這是怎麼回事?!」

小林子半扶著昏迷的李廣延說道:「公公,這三皇子剛才也不知道怎麼了,不僅不願意跟我們回宮,居然還想要自裁,奴才攔不住他,只能讓人將他先行打暈,要不然他這般吵嚷不斷,恐怕還沒出詔獄大門,就被所有人知道了。」

周錄聞言神情微怔,眉心緊緊皺了起來。

他還記得之前來的時候,李廣延那般冷靜的模樣,哪怕身處牢獄之中,知道再無將來,他也能直面生死,甚至還能那般冷靜的拿住他的軟肋來要挾於他,跟他談條件。

可是如今李廣延居然會自裁?

周錄心中生出抹古怪感覺來,只是還沒等他細想,李清澤便在旁咬牙道:「都是因為姜雲卿!!要不是她,三哥怎麼會絕了求生的念頭?!」

周錄聽著這話頓時恍然,原來是為情所困?

李清澤眼睛有些泛紅,看著周錄時像是因為氣怒至極,聲音有些嘶啞:「周公公,父皇為什麼將三哥帶回宮中,父皇這是寬赦了三哥嗎?」 冥落動了。

幾乎是一瞬間,空閃發動。

冥落忽地來到有些發愣的張統面前,手中的鬼鐮毫不留情地斬向張統的脖子…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張統回過神來,身體順勢一倒,一個側翻,躲過了冥落的攻擊。

同時,也將背後的九人露了出來。

張統抬頭,冥落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了…

一抹驚駭浮現在張統的臉上:

「小心!」

嗤啦!

彷彿紙被刀切開一般的聲音在這個黑暗寂靜的森林中響起…

張統瞳孔一縮…

只見不遠處的黑暗中,兩道模糊的人影站立,其中一道身影正緩緩倒下,跌在地上時已是身首分離;而另一道身影只是用散發著微弱的冰藍色光芒的眼睛淡淡地看了地上的屍體一眼,旋即身影再度消失…

一名元級六階強者…死亡!

「小子,我要讓你不得好死!!!」

張統怒吼一聲,然後身體也是衝出…

嗤啦!

地上又多出了一具身首分離的屍體。

冥落的身影再度消失…

此時,剩下的七人終於反應了過來,連忙背靠背地圍成了一個圈,眼神警惕而又驚駭地看著前方,握著刀的手因過度用力而骨節發白。

張統暴衝到屍體旁邊,看著地上的屍體,額頭上有著青筋迸出…

他已經儘力了。

當看到冥落的身影時,他已經暴沖而出,但還是晚了一步。

正在這時

轟!

爆炸聲突然從身後傳來,張統連忙回頭…

只見一個直徑約有五六米的深坑出現在了地上,在其周圍,七道身影趴在地上,正掙扎著想爬起來…

而就在這時

七道寸許的黑芒突然從上面飛射下來…

「住手!!!」

張統再度暴沖而出,呼喊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憤怒與絕望…

他已經後悔接下這筆單子了。

當初,那位神秘的僱主找到他們,二話沒說,扔給他們一個裝有五萬金幣的錢袋,說需要他們殺死一個人,並提供了冥落的大致相貌以及基本信息。

愛久,見情心 張統喜出望外,覺得這簡直實在太值了。要知道,這麼多金幣,他們平常賺一年也賺不了,而這次只需要殺死一個元級四階的小子便能得到,雖然其有著黑暗屬性。

但事實與張統所想卻恰恰相反。

眼前自己平常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個接一個地死去,自己卻毫無還手之力。而且,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怎麼會突然成為一名瞳師!

五根黑芒悄無聲息地沒入一名元級七階和剩下的四名元級六階的傭兵的頭顱內,瞬間,那五名傭兵便倒在了地上,沒有了聲息。

而另兩根黑芒,一根是被張統飛出去的鋼刀打飛,另一根,則是被張統握在了手中湮滅而去。

至此,原本十人的傭兵只剩下了三人。

那兩人爬起來,和張統背靠背。

「大哥…」

「別說了。」

張統深呼吸了一口氣,沒有去看那五具屍體,而是看向了一處黑暗中…

冥落拄著鬼鐮走了出來,臉色極為蒼白。

閃爍著冰藍色光芒的眼睛看著不遠處的張統三人,冥落的臉上卻是冷漠異常。

剛才他將早已準備好的黑暗之矛從空中投射進了七個傭兵組成的警戒圈的中心,然後出其不意地引爆。那七人只是警惕著前方,沒有留意空中,所以才被冥落得逞。隨後趁著七人露出的空擋,冥落將體內僅剩的黑暗能量凝聚成七根縮小了許多倍的黑暗之矛,再度從空中朝著七人的後腦勺投射了下去。

本想一舉將七人都解決了的,但沒想到張統的反應竟然那麼快。最終,只解決了五人。

而冥落現在,體內一丁點兒能量也沒有了。

張統看著冥落,臉上出奇地平靜了下來:

「瞳師…你隱藏的可夠深的啊。難怪在比武場上比賽的時候不用,排名在前七十二位的瞳術可是一塊肥的不能再肥的肉啊。」

「我已經說過了,這是你們逼我的。」

冥落語氣冰冷地說道。

張統哈哈大笑一聲:

「的確,是我們逼你的。剛才你完全可以逃走的,可是你卻放棄了自己活命的機會轉而殺了我的同伴,真不知道你是精明還是愚蠢。」

冥落冷笑一聲:

「像干你們這行的,完不成任務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吧。與其我以後提防你們,倒不如現在就將你們解決了。」

「的確…」,張統的臉色逐漸變得猙獰起來「今天…我會將你的肉一片片地…削掉!!!」

下一刻,張統和另兩名傭兵齊齊朝冥落暴沖而來…

但是

下一刻

冥落的身體上再度有著磅礴的黑暗能量湧出…

逆襲,發動!

張統等人一驚,但是身體已經衝到了冥落的面前,旋即三柄鋼刀高舉,朝冥落狠狠劈下…

冥落暴吼一聲,鬼鐮也斜斬而出…

叮~

金鐵相撞之聲在這個寂靜的森林中響徹。

冥落倒飛而出,撞在一棵樹上,嘴角有著血跡浮現。

顯然現在的冥落對付聯手的張統三人還有些勉強。

張統三人也倒退了數步。除了張統的鋼刀只有一個小豁口外另外兩人的鋼刀上都有著一層層的裂紋浮現。

張統眼神陰沉地看著冥落,一時間沒有行動。

冥落的戰鬥力遠超張統的估計。即使是在最後關頭,冥落依舊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與他們對抗,這委實不是一個尋常的元級四階的小子能幹出來的。

「你們幫我看著他,我需要一點時間。」

張統說完,便倒退開來,閉目盤腿坐在地上,身上的能量也收斂進了體內。

那兩名傭兵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轉頭警惕著冥落,身上的能量也加速流動著…

冥落看到張統的舉動,眉頭微微一皺:

看來,張統是打算凝聚力量一舉消滅自己了。

冥落將體內剩下的所有能量都緩緩注入鬼鐮內…

下一刻

一個巨大的立方黑暗結界再度張開,將四人都是包裹了進去…

迷失之界、發動!

那兩名傭兵眼中一驚,身體飛速倒退到張統身邊,保護著張統。

現在只憑他們倆已經無法再破開冥落的迷失之界了。

突然,結界里陡然有著風嘯之聲響起,黑暗能量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呼嘯起來,然後瘋狂地湧向一個方向…

那兩名傭兵咬著牙,伏在了地上。如果繼續站著的話,他們也將隨著能量飛起來。

在黑暗能量匯聚的方向上,冥落雙眼緊閉,右手高舉,黑暗能量不斷地撞擊在右手上,然後迴旋,再度撞擊……直至黑暗能量完全消失。然後湧來的黑暗能量再度重複這個過程……

不遠處的張統則依舊雙目緊閉,只是雙手相合與胸前,在其上,有著一縷縷銀藍色的能量流動,然後流入雙掌相合的地方…

……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冥落的右手變得越來越黑…一縷縷血跡逐漸地蔓延開來…

冥落緊咬著牙,眉頭緊皺在一起,彷彿在忍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一般…

……

就在某一刻

咔嚓!

迷失之界陡然破碎開來…

幾乎是同時地,張統和冥落的眼睛睜了開來…

只見張統拉開雙手,一枚小拇指大的尖狀銀藍色晶體漂浮在了手中…

「小子,認輸吧,這是我花畢生積蓄購得的人級上品法訣,我曾用它擊殺過五名和我同等實力的人,所以……你輸定了!」

冥落沒有說話,一滴滴的血從右手上滴落下來。而此時冥落的右手,已經完全變成了幽黑之色,在其上,有著一道道切紋分佈。冥落緩緩握緊了右手…

轟!

剎那間,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從冥落身上爆發開來,將地上的泥土都是吹飛…

咔嚓咔嚓…

彷彿結冰一樣,在冥落的右拳上,突然有著一層薄薄的黑暗晶體形成…而其上的一道道切紋像齒輪一樣相互咬合,將冥落的右拳形成了一個整體。

黑暗屬性地級下品攻擊法訣·暗之王拳!!!

自從當初下山前師父教給冥落這一部法訣后,冥落就再也沒有看過,因為其修鍊實力必須在靈級以上,否則一個不慎,手便會報廢。而眼下,張統已經施展出了殺招,黑暗之矛已經對抗不了了,冥落只好鋌而走險施展還未曾施展過的暗之王拳。

而暗之王拳需要大量的黑暗能量,冥落只好先發動迷失之界,然後再借迷失之界對黑暗能量的增幅作用來提供暗之王拳所需的能量。

幸運的是,冥落一次性地修鍊成功了!

雖然現在冥落所施展出的暗之王拳只是徒有其表,但是好歹修鍊成功了。對於第一次施展法訣,這是極其困難的。

雖然現在冥落的右手也處在崩潰的邊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