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雲峰緊閉了三十多的雙目突然睜開,好似兩道精光射出,使其身前的戰意不由一凝。

周雲峰緊閉了三十多的雙目突然睜開,好似兩道精光射出,使其身前的戰意不由一凝。

「這次閉關的收穫遠超出了我的預料,這戰洞果然是一個修鍊的寶地!」周雲峰一臉激動的道。

好像想到了什麼事,周雲峰的激動之色還沒有完全在臉上綻開就突然凝固了,周雲峰抬手對著鐵門一揮,在鐵門上插口內的戰牌就飛了過來。

鐵門上的插口是貫穿的,戰牌從外邊插入,但是卻要從裡面拔出。

在將戰牌接在手中之時,周雲峰的靈魂力已經探了進去,一探之下,周雲峰的臉色頓時變的精彩起來。

「我靠!居然一點都不剩了!」

周雲峰雙目猛蹬,一雙眼珠都快掉下來了,心中的那個滋味別提多鬱悶了。

有了幾百萬貢獻值,在極戰堂好歹也算是一個有錢人了,但是這一轉眼又變窮了,而且還是窮的不能再窮。

如果僅以貢獻值論財富,周雲峰絕對是極戰堂內最窮的人,零貢獻值,不可能有比他更低的了。

「別人是一不心就變成了有錢人,我怎麼正好相反,一不心就變成了窮人,而且還是窮的不能再窮的人!二百一十萬貢獻值啊,一部洪階低級戰技就這樣沒了!」周雲峰無比心痛的苦笑道。

雖然貢獻值是被自己用了的,周玉峰本不該心疼,但是就這樣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多達二百一十萬貢獻值給用盡了,周雲峰要不心疼、不鬱悶,那絕對是假的。

……

「哈哈!這子那表情還真有意思,二百一十萬貢獻值,不要他進門不到十年,就算是當了數萬年的長老恐怕也會心疼不已!」

雖然向無極在第三層,但是周雲峰在石室內的表情,他可「看」的清清楚楚,看著周雲峰那滑稽的表情,向無極心中不出的高興。

「沒有了二百一十萬貢獻值,這就相當於沒有了一部洪階低級**戰技,要是他不心疼,那才叫奇怪了!」宮清揚笑道。

「二百一十萬貢獻值」向無極撫著鬍鬚,笑了笑道:「!如果他能讓本座滿意,本座倒是可以補給他!」

「老堂主是想……」宮清揚先是一愣,隨即道。

「哈哈!到時你就知道了!」向無極神秘的笑了笑,道。

…….

「唉!三十八!我居然一口氣修鍊了三十八,距離離開的時間就只有不足一個月了!」想到自己這次修鍊的時間,想到那些被用了的貢獻值,周雲峰不由的嘆氣道。

但是想到這次的收穫,周雲峰心中的鬱悶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臉上也露出了激動地笑容。

三十八的閉關並不算長,但是這三十八修鍊的收穫卻勝過數年乃至十數年。

因為有戰洞內戰意的壓迫,周雲峰不得不使用自身的戰意抵抗,而就在這種抵抗中,周雲峰很快就進入了一種空靈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周雲峰對**戰技的推演效果遠超平常,比平時的效果至少好上十倍。

在這三十八中,周雲峰不但成功的將《極決》進行了完善,使《極決》成功的提升成為了洪階中級**,而且還對他以往修鍊過的所有戰技進行了梳理。

哪怕是以前所修鍊的地階戰技都沒有放過,一部部戰技被梳理,以前周雲峰還覺得這些戰技不錯,已經非常完美了。

然而,現在的周雲峰不論是在修為上,還是閱歷上,都遠不是以前所能比的,此時此刻這些戰技在他眼中雖然不是漏洞百出,但是隨著不斷梳理演練,這些戰技越來越多的不足暴露在了周雲峰的眼前。

不管是什麼等級的戰技,既然他能流傳於世,那它就一定有可取的地方,現在不要荒階以下的戰技,就算是荒階低級、荒階中級戰技對周雲峰都已經沒有用了。

所以周雲峰就將這些戰技進行了拆散、融合,他將那些低價戰技中的可用之處吸取,然後將其融入其他戰技中。

《雷三指》、《疾雷槍決》、《大衍破槍》、《渾擊》以及周雲峰剛從典籍樓得到的那部火系洪階低級戰技《離火碎星槍》這些戰技都是周雲峰還能使用的,所以這六部戰技就成了周雲完善的對象,三十八不斷完善下來,這些戰技也有了不的提升。

目前,周雲峰已經掌握了兩部洪階低級戰技,荒階頂級戰技更是多達數部,所以此時就算是荒階高級戰技都未必能入的了周雲峰的眼。

當然,周雲峰看不上這些戰技,只是因為這些戰技的威力太低,並不是因為它們完全沒有用了。

對於其他人來講,低級**戰技可能毫無用處,但是對於周雲峰雲峰來講,就算是它們的威力有限,但是卻還有非常大的借鑒價值。

進過一番推演、衍化,周雲峰最終將《旋風寂滅槍》融入了《疾雷槍決》,《疾雷槍決》也從原來的荒階高級提升到了荒階頂級。

這些戰技中最讓周雲峰無可奈何的就要屬「崩雷指」和「碎雷指」了,這兩指是《雷三指》的前兩式,而《雷三指》修鍊至圓滿可以煉製出終極一指——大雷指,而大雷指乃是洪階高級戰技,這也就是《雷三指》甚至可以是洪階高級戰技。

周雲峰雖然有不錯的閱歷,**戰技也閱覽了不少,但畢竟修為有限,這也限制了他的眼界。

雖然周雲峰很想提升「崩雷指」、「碎雷指」,但是他卻沒有能力去完善這兩指,或者他根本就不能發現這兩指的不足之處。

當然,周雲峰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雖然沒有提升這兩式的威力,但是對這兩式的領悟卻透徹了不少。

在這些戰技中,周雲峰最看重的就是《大衍破槍》和《渾擊》,在這次的修鍊中,這兩部戰技也有著不的提升。

《大衍破槍》內的前三式是陸展風所創,原本是五系戰技,在周雲峰的完善下,此時已經變成了七系戰技。

整部戰技也達到了洪階中級,在這些戰技中,如果要哪一部戰技提升最大,那就非《大衍破槍》莫屬了。

…….

「雖然用完我二百一十萬貢獻值,但是有這樣的收穫,也算值了!」雖然非常心疼,但是想到這次的收穫,周雲峰的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除了**戰技的收穫外,其他也有不的收穫,特別是靈魂。想不到在這種狀態下,靈魂居然會提升如此之快,真是意外之喜啊!」周雲峰微笑道,眼神中有著掩飾不了的激動。

戰洞最大的作用就是領悟戰意,錘鍊戰意,經過三十八的修鍊,此時周雲峰對戰意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種極深的層次。

此時,周雲峰的戰意已經全部收入體內,但是戰洞內的戰意卻絲毫進不了他的身,雖然周雲峰不清這是一種什麼境界,但是他非常清楚,他對戰意的領悟應該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層次。

「靈魂修為突破到歸元中期,混沌之氣已經不弱於歸元中期強者,從此合道之下,我將無所畏懼!」周雲峰正色道,眼中充滿了自信和傲然。

「最後一還剩半時間,但是就算再修鍊半也不會有什麼效果了,還不如現在就離開,免得lang費時間!」周雲峰起身道。

「只是可惜了這五萬貢獻值啊!」想到在戰洞內修鍊一要消耗十萬貢獻值,半就是五萬貢獻值,周雲峰有些**的道。

雖然心疼那些貢獻值,但是待著這裡也是lang費時間,所以周雲峰還是毅然的向鐵門走去。

「嘭!」

戰洞第二層,一號石室緊閉了三十多的鐵門終於打開了。 ?第七章龍爭虎鬥

「嘭!」

「嘭!」

…..

隨著一號石室的鐵門打開,第二層所有石室的鐵門都在一息之內先後被打開,一道道人影從石室中走了出來。

「三十八!他終於出來了!」

「周雲峰還真是一個妖孽,他可是創造了戰洞內持續修鍊時間的歷史啊!」

「一直都聽周雲峰資過人,老夫一直就沒有見過真人,今老夫就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三頭六臂?」

「哈哈!馬老頭,三頭六臂周雲峰肯定是沒有的,但是如果動起手來,你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牛老鬼,你不要拿老夫開心,老夫承認不是周雲峰的對手,但是難道就能勝過他嗎?」

……

很顯然,周雲峰雖然在石室中閉關修鍊了三十多,但是在這三十多內他已經再次名震極戰堂,只不過這次被震動的只是極戰堂的高層。

為了能親眼看到周雲峰這個創造首次進入戰洞就創下最長修鍊時間的妖孽,很多人都等在極戰堂第二層,有的人甚至不惜消耗貢獻值。

「我去!至於嗎?居然有這麼多人,而且都還是在這個時候出關,不會是想將我當猴看吧?」周雲峰剛走出石室就看見十數雙眼睛看向自己,心中頓時一驚,暗道。

被十幾雙眼睛盯著,周雲峰心中不由的一陣發毛,正在他要硬著頭皮向這些人打招呼的時候,突然有兩個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參見老堂主!見過大長老!」看著突然出現的兩人,眾人臉上頓時一變,急忙躬身道。

戰洞內,第一層進入第二層的入口是在中心位置,同樣,第二層進入第三層的入口也是在中心位置,而出現在周雲峰身旁的兩人正是從第三層上來的向無極和宮清揚兩人。

在向無極和宮清揚出現之時,周雲峰就有所察覺,但是他還未來得及反應,就看到了眼前的十幾人向著自己這邊躬身行禮。

周雲峰當然不會認為這些人是在向他行禮,周雲峰臉色一正,轉身看向身後的兩人,躬身道:「弟子周雲峰見過老堂主、大長老!」

大長老宮清揚周雲峰是認識的,而且還見過了不只一面,而向無極他卻是一次都沒有見過,但是有了那些人的行禮,周雲峰當然就知道了此人的身份。

「免了!」向無極看著周雲峰微笑道,眼神中滿是欣喜。

原本還熱鬧的第二層,此刻卻因為向無極和宮清揚的出現,頓時變的安靜起來。

「周雲峰。」向無極看著周雲峰微笑道。

「老堂主!」周雲峰躬身道。

「二百一十萬貢獻值被耗盡,不知道你心疼不心疼?」向無極微笑道。

聽了向無極的話,周雲峰的嘴角一陣抽搐,臉上也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這老堂主,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不是明擺著拿我開涮嗎?」周雲峰心中苦笑道。

「老堂主真會開玩笑,那可是兩百多萬貢獻值啊,你我心疼不心疼?」周雲峰一臉苦笑的道。

「哈哈!不卑不亢!好!本座就喜歡這樣的!」見周雲峰面對自己沒有絲毫的膽怯之色,向無極眼中的欣賞之色更濃,頓時大笑道。

向無極作為極戰堂的創建人,做了數萬年的堂主,現在雖然不再是堂主,但同樣是地位極高的太上長老,而且還是極戰堂的第一強者,其在極戰堂內的威勢極強,就算是身為現任堂主的應封塵在他面前,那也是恭恭敬敬的。

然而周雲峰見到他卻是沒有絲毫的膽怯,反而是應對自若,沒有絲毫的慌亂。

「周雲峰,本座問你,你想不想用掉的二十一萬的貢獻值失而復得?」向無極繼續道。

「不知道有什麼條件?」周雲峰並沒有因為向無極的話而激動,心中反而警惕起來,眼睛微眯,沉聲道。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絕對是經久不衰的至理名言,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沒有錯的。

「事而已,只要想看看你的實力,你不必那麼緊張!」見周雲峰眼中露出了警惕之色,向無極笑了笑,淡淡的道。

「老堂主不會要親自指點弟子吧?」看著向無極一臉淡然的表情,周雲峰的嘴角不由一扯,沉聲道。

雖然周雲峰這次閉關修鍊提升極大,但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合道之下他無所畏懼,但是對於合道強者,特別是合道巔峰強者,他絕對就只有被虐的份。

「當然不是!」向無極搖了搖頭,道:「你要能在老二手下不敗,本座就做主,將你用掉的二百一十萬貢獻值補給你!」

聽到向無極的話,周雲峰的倒是一臉淡然,但是那些肅然而立的長老們都是臉色一變。

周雲峰也許不清楚向無極口中的老二是誰,但是他們這些長老可是清楚的很,向無極口中的老二不是別人,正是極戰堂的二長老,有著歸元後期巔峰修為的存在。

在極戰堂內,除了四位合道強者外,就屬於二長老的實力最強者了,這也就是而長老是極戰堂內的第五強者。

雖然他們都對周雲峰的實力非常好奇,但是他們並沒有將周雲峰想到二長老那個層次,此時向無極提出讓周雲峰和二長老一戰,他們先是一驚,隨即眼中都露出了熾熱和期待的神色。

「老二?」周雲峰皺眉道。

「老堂主所的老二就是二長老。」見周雲峰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宮清揚出言解釋道。

「聽二長老已經是歸元後期巔峰強者,我正好需要驗證一下自己的實力,而且還能將那二百一十萬貢獻值拿回來,那就一戰吧!」周雲峰眼中戰意涌動,心中瞬間就有了決斷。

「如果弟子僥倖勝了啦?」周雲峰微笑道。

周雲峰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第二層的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都不由的將目光投向周雲峰,眼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哈哈!好!如果你能擊敗老二,本座不但將二百一十萬貢獻值補給你,還另外送你一件寶物!」向無極不由一愣,他想不到周雲峰會有此一問,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大笑道。

向無極是合道後期巔峰強者,他口中的寶物肯定不是一般的貨色,對於這樣的東西,周雲峰當然感興趣。

「好!」周雲峰毫不猶的點頭道。

見周雲峰答應了,所有人都來了精神,眼中都充滿了期待之色。

「都跟本座走,一起去看看吧!」向無極正色道,言罷,就將向去第一層的石梯走去。

「是!」

……

二長老是極戰堂內的老牌強者,實力之強是毋庸置疑的,而周雲峰雖然才入門不到十年,但是他戰技就是算是有目共睹了,可以是後起之秀中的王者。

第一次進入戰洞,就能進入第二層一號石室,而且還一口氣修鍊了三十八,周雲峰具有歸元後期的實力,這是毫無疑問的。

這是老一代強者和年輕一代王者的交鋒,以兩人的實力,這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讓那些長老都期待不已。

在向無極帶著宮清揚、周雲峰離開后,其他人都急忙跟了上去,很快第二層內的十幾人就走的乾乾淨淨。

那一戰發生在距離三極峰外數十里完的虛空之中,戰鬥驚動了極戰堂的所有長老和精英弟子,但是也僅限于歸元強者。

戰鬥確實沒有讓他們失望,兩人激戰了一個多時辰,二長老最後還是略遜一籌,敗給了周雲峰。

結果雖然有些出人意料,但是戰鬥的過程卻是精彩不已,同時也讓觀戰的人受益匪淺,包括極戰堂的最強者向無極在內。

周雲峰戰勝了二長老,向無極也履行了他諾言,不但將周雲峰因在戰洞修鍊消耗的二百一十萬貢獻值給他補上了,而且也給了周雲峰一件他收藏的寶物。

周雲峰擊敗極戰堂的第五強者,這本該是震動極戰堂大事,但是因為向無極和應封塵同時下了封口令,所以這件事情也只是在極戰堂的高層之中流傳。

周雲峰擊敗二長老在極戰堂內掀起了不的波瀾,但是作為主事人的周雲峰卻並沒有放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好像只是一件事一般。

極戰堂的實力雖然不弱,但是也只是在藍水領內,一個連永生強者都沒有地方,這裡註定了只能是周雲峰的短暫停留的地方,它容不下周雲峰這一條蛟龍。

對於這一點,周雲峰顯然也是非常清楚的,藍水領內最強的武者不過合道後期巔峰,最強的勢力不過上古級,他終有日必將走出這藍水領,甚至走出混暝域。

周雲峰相信這一日必將不遠,因為在二十幾之後,他就將走出藍水領,雖然這次是宗門安排的,但是周雲峰相信這將是走向聖元界巔峰的第一步。

…….

歲月如梭,日月輪替,一晃,距離出發的時間就只剩下三了。

在今日一早,應封塵就將七名弟子召到了戰王殿,這七名弟子中周雲峰赫然在列。

「蒼暝境開啟之日將至,三日之後就將有人帶領你們出發,對於這一點。本座相信你們心中都有數!」應封塵掃了周雲峰七人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正色道。 ?第八章出發

「藍水領進入蒼暝境的名額一共十六個,其中元刀門、離火宗各佔三個,剩下的十個則是我極戰堂和藍水門均分,這一點想必你們都非常清楚!」應封塵正色道。

這七人除了周雲峰外,另外六人分別是南宮鼎、謝劍鋒、林雪瑤、章遠、苗紫雲以及牧辰。

在周雲峰沒有異軍突起之前,這六人就是核心弟子中的前六強,是極戰堂內歸元期以下當之無愧的六大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