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呼!呼……

他深吸吐納,手中墨綠色的中品靈石中,海量的靈氣噴薄而出,化作縷縷清光,湧入林驚羽的身體。

「不愧是中品靈石!」

「吸收的速度,竟比下品靈石快了不止四五倍!」

他暗暗想著,按照他的估算,即便是這種速度,若想凝聚出第四條靈溪,也起碼要四五天時間。

不過,雖然未必能在天賦測試開始前凝聚第四條靈溪,但吸納的靈力越多,優勢也會更大一些。

「林公子他在……」

「或許我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此刻,魅靈小優並未休息。

看到瘋狂吞吐靈氣的林驚羽,她的目光也不禁微微一亮。

只見她右手捏出一道如蘭花一般的掌印,隨著掌印翻動,一股幽香從體內湧出。

「這是……」

「這是……什麼香氣?好舒服!」正在閉目凝神的林驚羽不覺心神一顫。

他清晰地感到,體內的三條靈溪,竟越發活躍了起來。

隨後,海量的靈氣在林驚羽的頭頂,形成了一個神秘的漩渦。

這漩渦使中品靈石中的靈氣以加倍的速度,化作靈氣洪流,湧入林驚羽的體內。

若是被某位長老看到,一定會震驚不已。

因為,林驚羽此刻的狀態,就如同置身於一個小聚靈陣一般,吸收靈氣速度大大加快。

這種狀態,足足持續了兩天兩夜。

第三日,當清晨的陽光照射進來,房間內突然傳出一聲長嘯。

「哈哈!」

「第四條靈溪,終於凝聚出來了!」林驚羽驟然睜開雙眸,臉上寫滿了驚喜與激動。

今日恰是天賦測試之日,他卻在這時凝聚出了第四條靈溪。

無疑,距離內門弟子名額,他更近了一步。

「小優!」

「小優,你在哪裡?」然而,林驚羽起身卻發現房間內沒有了魅靈小優的蹤影。

他又在紫幽峰上,反反覆復找了幾遍,依然沒有見到她的蹤跡。

醫妃權傾天下 「或許……她已經下山了吧!」林驚羽想著。

咚!咚!咚!……..

突然間,主峰之巔,那口存在了無盡歲月的青銅古鐘猛然敲動,洪鐘大音在群山之中回蕩。

「來不及找她了!」

「天賦測試開始了,希望她安然無恙吧…….」

林驚羽聽到這洪鐘大音響起,顧不得繼續尋找魅靈小優,疾步朝著主峰方向趕去。

…….

玉天主峰,人頭攢動。

今天是玄天道院三年一度的天賦測試之日,這一日四座登仙梯將會出現,一連七天內,二十歲以下的修士皆可測試天賦。

不久后,四道霞光降下。

有四座從峰頂垂落的七彩雲梯,分別通向玄天道院的四個方向——東院、西院、南院、北院。

「四座登仙梯…….」

「我該選擇哪一條呢?」

神武戰帝 這一刻,林驚羽也已經來到主峰下,望著四座登仙梯,陷入一陣沉默。

紫幽長老曾經告訴過他,四大院雖同屬玄天道院,卻也各有側重。

假如不曾遇見你 東院側重劍修,也有少數刀修。

西院側重體修,大多修鍊各種體修功法,以兵器功法為輔助。

南院側重丹修,大多數是煉丹修士,也輔以陣法和兵器。

北院側重馴獸武修,大多數修士主修馴獸,輔以兵器。

「第四十一階,超凡之姿!」

「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啊,已經有一人踏上東院登仙梯四十一階了!」

「第四十一階啊,能踏上四十一階之人,已經可以順利進入內門了!」

「登仙梯上,一階一重天,每十個階梯又是一個大的門坎!」

「按照玄天道院的傳統,但凡是踏上三十一梯者,皆可收外門弟子;踏上四十一梯者可收為內門弟子!」

登仙梯下,年輕的修士們,紛紛議論著。

林驚羽也記得紫幽長老曾經告訴他,這九十九重仙梯。

一至十階,是平凡之階,天賦極其平凡,一生難有作為。

十一至二十階,是優秀之階,天賦尚可,可以在一個小城中當一個小差,卻難有大的作為。

二十一至三十階,是上佳之階,資質上佳,可以在武道上有所成就,依然難以進入玄天道院。

三十一至四十階,是天才之階,踏上此階,已經擁有天才之姿,一般而言,踏入靈海境沒有問題,可以成為外門弟子。

四十一至五十階,是超凡之階,踏上此階,遠超常人,一般而言稍微努力,便可以開出靈脈,進入靈脈境,也有資格被收為內門弟子。

五十一至六十階,是妖孽之階,踏上此階,皆為絕世,一般而言皆可晉級靈丹境,一般有資格競逐玄天道院四大院首席之位。

六十一階至七十階,是無雙之階,踏上這一階,舉世無雙,有一定希望踏入靈域境,一般有資格競逐玄天道院的聖子、聖女之位。

至於七十一階以上,那種天驕,整個玄天道院,近百年都未出現了。

「我體內有八十一道體紋!」

「那我選體修吧,不知道我能踏上多少階……」

想到這裡,林驚羽義無反顧地朝著西院登仙梯走去。 「測試令牌交來!」

西院登仙梯下,負責登記的弟子開口問道。

「給你!」

林驚羽從空間納戒中掏出一枚銀色令牌,遞了過去。

這正是紫幽長老給他的測試令牌,裡面記錄著他的信息。

「林驚羽!沒錯吧?」那名西院弟子問道。

「沒錯!」林驚羽平靜地答道。

「那好,你把手掌放在測靈石上,我們檢測一下你的修為!」這名弟子指著旁邊一塊白色巨石說道。

林驚羽點點頭,將右手輕輕搭在白色巨石上,片刻之後,浮現出四條小溪的形狀。

「林驚羽,靈溪境四重!你可以登上仙梯了!」那名弟子說道。

隨即,林驚羽手握令牌,踏上第一階仙梯。

登仙梯上,九十九階,每一階都是七彩玉石,熠熠生輝,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神聖。

咚!

當林驚羽踏上第一階,頓時彷彿有一聲道鍾在耳邊響起,四周一道道神秘的梵文浮現,讓他整個人愣住了。

「那似乎一個玄字!」

林驚羽周圍的梵文,並非不可識別,很多字他都認識。

是從小到大,祖爺爺教給他的一種金鼎文。

只是,這些文字,雜亂無章,讓他一陣頭大,他一邊認字一邊梳理著。

「玄靈九變!」

「這些梵文,說的內容竟然是玄靈九變第一變的內容……」

為了驗證他的猜測,林驚羽立刻踏上第二階、第三階、一直到第十階。

每一層都會浮現出一些梵文,將這些梵文組合在一起,恰好是《玄靈九變》第一變的內容。

「這登仙梯,一共九十九階!」

「如果每十階對應《玄靈九變》部門內容,豈不是說我若登上九十九階,便可以補齊《玄靈九變》後面的內容?」

想到這些,林驚羽的心頭,一陣難掩的激動。

《玄靈九變》乃是林氏一族的祖傳功法。

從第一變,到第九變恰好對應靈氣境、靈溪境、靈海境、靈脈境、靈丹境、靈域境、靈尊境、靈皇境、靈帝境。

只可惜,林氏一族掌握的《玄靈九變》僅僅是一部殘卷,僅僅介紹了《玄靈九變》前五變,後面一半不知所蹤。

如今,他終於看到了希望!

林驚羽緩緩拾級而上,每一階他都停留片刻,將祖傳的《玄靈九變》與之對照,補足漏洞。

轉眼之間,三個時辰過去,他才走完從十一階至二十階。

無疑,他的舉動也引起了一些的注意。

「那個白衣少年是誰啊?」

「這資質到底行不行?」

「從第一階到二十階都走了接近四個時辰,要是沒那個天賦,乾脆直接下來算了!」

此刻,議論聲四起,大多數人都認為林驚羽恐怕承受不住登仙梯上的威壓,每上一階都步履艱難。

甚至有一些人嘲笑林驚羽,想讓他自己退出登仙梯。

就在人們以為林驚羽止步第二十階之時,林驚羽卻突然向上踏出一步。

第二十一階!

登上這一階,林驚羽突然感覺體內發出一聲清脆的嗡鳴。

彷彿有一道枷鎖略微鬆動。

這是一道神秘的陣紋,刻在林驚羽的丹田,符紋玄奧而神秘,釋放著淡淡的幽光。

「終於,第二道體紋鬆動了!」

林驚羽心頭大喜,他很清楚,這道神秘的陣紋,正是當年他三歲之時,祖爺爺以秘法熬煉到他體內的九九八十一道陣紋之一。

只可惜,這八十一道陣紋直到今日,也僅僅解封了一道——瞬移陣紋。

如今,第二道陣紋終於有了解封的跡象,他如何不喜?

想到這些,林驚羽立刻盤膝而坐,雙目緊閉,引導著四周的靈氣入體,企圖藉助登仙梯,徹底開啟這道陣紋。

可惜,這道神秘的陣紋,卻沉寂了。

再沒有發出任何一絲異動。

「哎!可惜……」

「不過,此處的靈氣倒是很充沛,恰好可以助我突破到靈溪境五重!」林驚羽暗暗想著。

其實,剛剛他盤膝之後,雖然那神秘陣紋沒有發生異動,但他卻意外發現此處靈氣濃郁之極。

如果說中品靈石提供的靈氣如一條溪流,這一層的靈氣就如同一條江河,他甚至有信心,在一天之內,達到靈溪境五重!

「你們看!」

「那個小子竟然坐下了!」

「他在做什麼?莫不是要登仙梯上修練不成?」

這一刻,玉天主峰圍觀之人,再次沸騰了,大家的目光都匯聚在林驚羽身上。

向他這樣,過去半天還在二十一階的修士,早已經少之又少!

即便有幾個來晚的,也是鄙視地望他一眼,就迅速超越他。

至於在登仙梯上吸收靈氣,更是古往今來從未有過的事!

此刻,甚至有一些天驕,從其他登仙梯上下來后,也看到了盤膝坐在第二十一階的林驚羽。

「咦!那個人有幾分面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