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洛恬靜打了聲招呼,囑咐她照顧好張輕瞳幾人,銀魂就離去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些靈魂,還等著他送回他們的主人身體里呢。

和洛恬靜打了聲招呼,囑咐她照顧好張輕瞳幾人,銀魂就離去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些靈魂,還等著他送回他們的主人身體里呢。

接下來,一大批的軍警沖了進來,開始了清理工作,王秋枚是這件事的主要負責人,也只能留下來參與了。洛恬靜和張輕瞳她們在做完筆錄之後也回家了。

一件事情似乎已經畫上了句號,但只有少數人才清楚,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在那無垠的高空中,白斬天還在為這件事情而浴血奮戰。

轟!

一柄長刀,數十丈,劈開了虛空,斬破永恆,更是劈下了滄瀾星王的半邊身子。

鮮血長流,宛如水柱,發出耀眼的血光。

滄瀾星王嘶吼著,風雲變色,在空中快速重組身體,施展大法力禁錮來一顆隕石打向了白斬天。

白斬天揮手力劈,刀芒浮現,隕石成為了碎屑,他在空中橫移,爆發出了絕世之威,與滄瀾星王大戰。

這是一個了不得的對手,實力之強,猶在遁世老人之上,讓白斬天都負傷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滄瀾星王驚愕的大怒,一邊大戰一邊問道。

五千年前,他帶著將軍等人降臨地球,原本想一統天下,沒成想地球上也有高手,他被圍攻了,被封印,差點死亡。 超級仙尊在都市 在這五千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怎麼復仇。

歲月悠悠,好不容易五千年過去了,他突破封印歸來,原本可以重溫舊夢,可卻遇到了白斬天。

在地球上被封印了五千年,見證了地球五千年的變化,滄瀾星王心裡清楚,末法時代的地球是不可能出現真正的強者的,至少不會出現能夠阻擋他腳步的強者。

可是,他卻遇到了,這個年輕人,實力竟然還在他之上,就算他恢復到了全盛時期,也不一定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

所以,滄瀾星王絕對不相信白斬天是地球人。

白斬天冷笑,沒有回答,手中的長刀光芒綻放,逼的滄瀾星王不斷的後退,最後,再一次劈開了滄瀾星王的身體。

鮮血流淌,白骨飛舞,驚世魔光爆發,滄瀾星王的身體再一次重組了,不過已經沒有了之前那麼強大,氣息弱了許多。

轟!

滄瀾星王破開虛空,想要逃遁,不敢再戰!

只是,白斬天怎麼可能放過他,同樣破開了虛空追擊。

無盡星海,兩道人影宛如流星般在星空中飛速而逝,一追一逃之間,也不知道走了多遠。

「你非要趕盡殺絕嗎?要知道我可是滄瀾星之王,你殺了我,滄瀾星的子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所在的星球,也會遭到滄瀾星子民的毀滅。」

「殺了你以後,我會到滄瀾星走一遭的,如果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我不介意毀了整個滄瀾星。」

「你敢,你會惹怒神靈的。」

「狗屁神靈!」

不談到神靈還好,一談到神靈,白斬天心裡就很不爽,怎麼哪裡都有神靈的影子?陰魂不散啊!

「你敢褻瀆神靈?神靈不會放過你的。」

「總有一天,我會把那所謂的神靈全部拉下神壇,讓他們到地球給我種田去。」白斬天強勢的回應。

極道天魔 刷!

白斬天加快了速度,終於追上了滄瀾星王,手中長刀爆發出億萬道光芒,撕裂了滄瀾星王的身體。

這一次不是劈開,而是直接粉碎,就連靈魂,也被粉碎了。

不得不說滄瀾星王的確很強,幾乎不死不滅,靈魂都被粉碎了居然還能重組。

重組的軀體光芒暗淡,眼中露出驚懼,甚至絕望!

「你放了我,我發誓,有生之年絕對不會踏入地球半步!」他說道。

轟!

空中響起了轟鳴聲,似乎在驗證他的誓言一般,上天都同意了。

不過,白斬天從來就不吃這一套,如果誓言有用,那還要人來幹什麼?不用打了,直接發誓就天下太平了!

白斬天在空中邁步,揮手間禁錮了這一片天地,更是把滄瀾星王的身體再次摧毀了。

劇烈的能量波動產生,滄瀾星王拚命,主動爆碎了身體,想要衝破禁錮,再次逃遁。只可惜,白斬天既然已經決定了要滅了他,怎麼能讓他得逞呢?

一點火光從白斬天的手指間飛了出去,瞬間化成了一片火海,淹沒了滄瀾星王的身體,包括靈魂!

「神靈是不會放過你的。」滄瀾星王不甘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與此同時,在無垠星空的某一個角落,數道盤坐著的身影猛然睜開了眼睛,宛如開天闢地一般,毀滅氣息浩蕩,他們周圍的地帶變成了混沌。

其中的一道身影站了起來,一步踏出,消失在遠方!

「多少萬年了?我都快要忘記了,原本以為我們會一直沉睡,沒想到終究是有人把我們驚醒了,當初的預言終於要成真了嗎?」縹緲的聲音,在混沌中回蕩,神秘而又可怕。

一處無比黑暗之地,一座石像崩裂了,一個高大的人影衝天而上,消失在無垠宇宙星空。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只知道從那以後,在無垠星空中的某個地方變成了永遠的黑暗!

一處山巒之地,綠草茵茵,一座茅草屋搭建在山腳下,一個老邁的農夫正在土地里勞作,這一刻,他突然抬頭,仰望無盡的虛空,露出了睥睨天下的氣勢。

「要開始了嗎?平靜的生活,終究是要被打破的啊!」 在這一天,宇宙各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驚動了,很顯然,滄瀾星之主很不簡單,身份定然超然,與宇宙中諸多勢力都有聯繫,要不然絕對不會這樣。

只可惜,死了就是死了,無論生前有多麼風光,死後就化成了雲煙,在這個天地間真正的除名了。

天上的雷電消失了,人們惶恐,在白斬天與滄瀾星之主戰鬥的時候,雖然大多數人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有些人也能夠通過一些高科技的設備看見天空中的異常,這也是先進的科技帶給人們的壞處。

神靈之戰,或許會波及人間,一旦波及到,災難是毀滅性的,無知是福,如果不知道,就不會擔心睡不著覺。

「白大哥什麼時候回來?我好擔心!」張輕瞳看著天空,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悠悠的說道。

在她的身旁,張輕舞也是悠悠的望著天空,她知道,在那無盡星空的深處,她的白大哥還在與人戰鬥,生死難料。

洛恬靜沒有說話,眼中閃過複雜之色,有些難過。

她雖然心高氣傲,但對比自己強的人還是很敬重的,白斬天的實力贏得了她的尊重,在她的心中,白斬天已經上升到了和遁世老人差不多的高度。

「你們都放心吧,白斬天是不會有事的,這個世上沒有人能夠打敗他。」一聲嘆息,銀魂不知道何時出現了,說道。

「嗯,白大哥是無敵的。」姐妹兩人用力點頭。

洛恬靜則冷哼了一聲,張了張嘴,卻忍住了沒有說話。

「我師父才是天底下第一高手,五百年前就是了,要是我師父在,那個人一定不會是師父的對手。」洛恬靜在心中暗暗說道。

彷彿看穿了洛恬靜的心思,銀魂說道:「你師父雖然厲害,但也絕對不是白斬天的對手。」

「不可能,我師父早就天下無敵了!」 如嬌似妻 洛恬靜再也忍不住,大聲的說道。

「你要是不信,就回去問你師父吧。」銀魂說道。

對洛恬靜,銀魂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感,典型的就是一個富二代的感覺,高傲的緊,目中無人,要不是看在遁世老人的份上,銀魂早就教訓洛恬靜了。

「我….!」洛恬靜不說話了。如果白斬天真這麼厲害,她就這麼回去,肯定要被師父責罵,離開師門之前,她師父遁世老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她追隨在白斬天的身邊。

星光萬道,白斬天在太空中漫步,留下淡淡的香煙味道。

多久沒有來星空了?復甦之後,就沒有真正的來過星空,這裡的景色真美。

無數的星辰從身邊劃過,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消失在遠空,白斬天興起,追著一顆流星而去,最終流星還是消失了,被大宇宙的力量給吞噬,化成了灰燼!

星空無垠,無邊無際,一顆星辰在星空中根本就不算什麼,一個人,那就更不用說了,比那螞蟻還要渺小一億倍!

白斬天並不知道他與滄瀾星之王一戰竟然驚動了許多不出世的蓋世強者,此刻的他心中空明,若有所悟!

幾個月的普通人生活,讓他明白了一些東西,感情!

感情這個詞很複雜,人有七情六慾,而大多數的修士卻講究無情無欲,雖然修鍊快捷,但卻容易走火入魔。

斬天教這一脈,雖然不會因為感情而導致走火入魔,但經歷的感情卻是很少的,特別是白斬天,二十多年的人生都在修鍊和廝殺中度過,心中最多只有和他父親的父子情,雖然是人族,但卻不知何為七情六慾!

直到復甦以後,特別是最近這幾月的日子,他才真正的體會到了什麼叫感情,心中的道才逐漸完善,現在在這無垠星空中,心懷舒暢,自然融入到了大世界,境界不知不覺的就提升了。

沒有劇烈的波動,也沒有所謂的天罰雷劫,就這麼順其自然的提升了。

至尊境後期,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另一種高度!

那是一種全新的高度,超越了人道至尊,但還是人,稱為聖!

聖人,至尊之上更高級的存在。達到那種境界,實力究竟有多麼強就連白斬天都說不出來,但是有一點白斬天卻是知道,他的父親,境界絕對超過了聖人,甚至走的更遠。

仰望星空,有的星辰越發明亮,而有的星辰卻逐漸的暗淡,甚至消失。

就像是人,再怎麼輝煌,再怎麼燦爛,終究會有隕落的一天,無上的人王也是如此!

白斬天心中有一種迫切感,要找到他父親的下落,要還原當年的真相,必須要更進一步,境界,實力,勢力等等,缺一不可。

「星空無垠,宇宙無邊,浩瀚的世界,就憑我一個人如何能夠還原真相?」白斬天嘆息,心有計較,或許星際偵探社真的應該如它的名字一樣,在星空中開花,讓更多的人加入星際偵探社,讓星際偵探社的光芒照耀整個大宇宙!

白斬天在空中消失了,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到了地球上。

給銀魂打了個電話,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白斬天在剎那間回到了龍城的星際偵探社。

此刻已經是凌晨四點,天就快要亮了,星際偵探社只有一個靈虛道長在睡覺,他負責鎮守星際偵探社。

白斬天沒有去見木子妍和蘇皖,在辦公桌上留了一張紙條,然後拎起靈虛道長的衣領就飛上了太空。

「是誰?哪個王八蛋竟然敢擾我沉睡?不想混了嗎?」太空中的罡風一吹,靈虛道長就清醒過來,還沒睜開眼睛就大聲罵道。

最近幾天洛恬靜那丫頭不在,剛好睡了一個好覺,被驚醒了,這讓靈虛道長如何不怒?只差沒有動手殺人了!

「是我,白斬天。」

隨手一拋,靈虛道長的身體就飛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飛向未知的虛空中。

「啊…救命啊!」靈虛道長一下子就清醒了,睜眼一看,周圍一片空蕩蕩,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他第一是時間的反應就是高喊救命,接下來又懵逼了:「這是哪裡?」 無垠的虛空,繁星點點,各色光芒飛舞,無比的絢爛。甚至,有那流星從身邊劃過,拖著長長的尾巴,爆發出驚世的毀滅之力。

轟!

有隕石在不遠處炸開了,能量波動劇烈,堪比那最可怕的核武器爆炸。

遠處,有罡風吹過,就如世間最鋒利的利刃一般,一顆數十丈方圓的隕石碎片剎那間被切割成為了無數細小的碎片。

「我的媽呀!」靈虛道長頭皮發麻,彷彿世界末日降臨了,這究竟是什麼地方,怎麼這般恐怖?

他在原地跳腳,身體一陣晃動,這才發覺腳下竟然是空空蕩蕩的,除了無垠的虛空之外,什麼也沒有。

「白斬天,你個混蛋,你把我帶到什麼地方來了?」靈虛道長驚恐的大叫。

這要是摔下去,豈不變成渣啊?不,是渣都不剩!

「你平時膽子不是挺大的嗎?怎麼怕了?」白斬天從虛空中邁步走來,笑著說道。

再次看到靈虛道長,白斬天心裡有一種溫馨的感覺,這個老道士雖然不怎麼靠譜,實力也是一般,但卻算得上他在地球上少數的幾個朋友之一。

「你倒是不怕,可老頭子我怕啊!」靈虛道長都快哭了。

他在空中一動不敢動,生怕稍微動一下就會掉下去,看著白斬天從遠處走來,踏著虛空,眼睛都紅了,羨慕嫉妒恨充斥在腦海中。

幾個月不見,靈虛道長覺得白斬天似乎又變得厲害了,這可是無垠的星空中,白斬天竟然能夠來去自如,這和傳說中的神仙有什麼區別?

只是,這小子不厚道啊,這麼久了,都不傳幾手真本事來。

彷彿看出了靈虛道長的心思,白斬天不緊不慢的點燃了一支香煙叼在嘴裡,深深的吸了一口,問道:「怎麼樣?是不是很羨慕啊?想不想學?」

「你…你說什麼?!」靈虛道長一愣,隨後驚喜,在空中跳了起來;「你願意教我?」

飛行,那是神話級以上的人才具有的本事,而像白斬天一樣在無垠的星空中來去自由,神話級也絕對做不到,靈虛道長甚至懷疑傳說中的超神級也沒有這個本事。

「如果我學會了…….!」靈虛道長忍不住開始幻想。

「以你目前的能力,想要飛行的確不行,不過….!」白斬天頓了頓。

「不過什麼?你倒是快說啊?」靈虛道長抓耳撓腮,心中無比的焦急。忍不住在想,白斬天這小子不會是騙我的吧?還真有這個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在黃金級就能夠遨遊太空的。

「你急什麼?我是說你少了一柄飛劍!」白斬天說道:「以你如今的實力,想要飛行,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找到一柄適合你的飛劍還差不多。」

靈虛道長的境界太低了,靠本身實力飛行那根本就不可能,他身上的那點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支撐他飛起來,飛行不是那麼簡單的,尤其是在太空中旅行,那需要消耗太多的力量。

在太空中遨遊,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的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但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有一柄合適的飛劍,再學會御劍之術,憑著靈虛道長黃金級頂峰的實力,還是勉強可以支撐他在太空遨遊的,當然,絕對不能太久,否則就會有生命危險!

「那….那怎麼辦?」靈虛道長傻眼了。

飛劍,傳說中的劍仙才有的寶貝,這個時代誰有那種東西?去哪裡找?

靈虛道長感到了一陣絕望,完了,白高興一場!

他也不是沒有想過白斬天會不會有飛劍,只是他覺得這根本就不可能,主要是飛劍這東西吧,太神奇了一點,不太現實,甚至在古代有沒有真正的劍仙還是兩說呢。

白斬天笑了笑,一邊搖頭,一邊往前邁步,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古樸無華的連鞘長劍,彷彿在自語,道:「想當年本座外出遊歷,遇見一神靈打劫,意外得到了一柄殺豬劍,本來想賣個好價錢的,沒曾想殺過豬的劍竟然賣不出去,差點沒氣死我,今日你我有緣,就賣給你吧!」

「殺…殺豬劍?」靈虛道長愣住了,只聽說過殺豬刀,何來的殺豬劍?竟然還賣給我?賣不出去的東西讓我來買?這小子絕對沒安好心!

不過,為了飛行的夢想,靈虛道長決定還是先忍了,管它殺豬刀還是殺豬劍,只要能讓自己飛就可以了。

在虛空中一陣小跑,差點沒嚇破膽,好在有一道光護著他,讓他可以行走在空中。

「你的殺豬劍怎麼賣的?」靈虛道長問道。

「你要買呀?」白斬天點點頭,道:「看在你我這麼熟的份上,給你打個八折,三百年光陰!」

「什麼意思?」靈虛道長不是很明白。

「沒聽懂啊?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只要你答應我未來的三百年你都為我的星際偵探社服務,這柄專門用來殺豬的劍就歸你了。」白斬天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