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我就知道,只要她有腦子就明白這禮收不得。烏羅面上一副遺憾的表情,但心裡可高興了,伸手就要接回翡翠玉鐲。

哼哼,我就知道,只要她有腦子就明白這禮收不得。烏羅面上一副遺憾的表情,但心裡可高興了,伸手就要接回翡翠玉鐲。

「瑤雪姑娘,且放心收下。夫人跟花雪仙子是多年朋友,因族內事務頗多,一直沒得空閑登門拜訪。此番百年仙緣大會召開,夫人特意令少主前來參加。夫人對瑤雪姑娘那是很喜歡,這再過七年就是我烏家五十年一次的鑒丹大會,夫人是希望瑤雪姑娘到時能來。」

烏老這一番話,敢瑤是懂了,給這麼貴重的禮物,是想提供換地圖的機會。這個我喜歡⊙▽⊙,就因為靈鐲是寶物,烏家的請求師姐肯定會同意,畢竟這東西不能白收啊。

就是不知道這烏夫人打得什麼算盤!敢瑤猜不到,可烏羅知道,自個娘送靈鐲是拿這瑤雪當兒媳婦了!娘啊,說好的寵寶寶呢!就不能婚事自由嗎?

烏老看自家少主要壞事的樣,「瑤雪姑娘可否帶我們看看仙門聖地的風景?」

看風景啊,敢瑤瞅一眼瑜惜,我禁閉解除了?

好在,這時候花湘的侍女來了,「烏羅少主、烏老,花湘長老有請。」

煙雨樓 被花湘師尊請去了,那就是沒敢瑤的事了。將靈鐲扔給瑜惜,敢瑤當起甩手掌柜離開大殿,「把這東西拿給二師姐,我去休息了,記住不要再找我了。」

瑜惜連忙接住,萬一摔碎了咋破,忙吩咐人去跟著上君。

在回房的路上,一內門弟子捧著長盒子朝著敢瑤走來,「弟子見過上君,有位客人送來賀禮。」

送賀禮?送也不該是一普通弟子呈上,使個眼色,跟著的侍女上去接過,「那位客人還說了什麼?」

總裁的神祕戀人 「啟稟上君,他說他來自凌州陸家。」

「凌州?是陸靜晨!」一看盒子,拿起裡面的紅色衣裳,敢瑤笑了,「有意思,緋色羽衣裙!感情這一個二個的,都在那拍賣會上啊。」

陸靜晨給敢瑤送禮,真是稀奇,連出生都沒收著那陸家的禮,十五歲壽辰倒是想起了。要不是便宜爹老是念叨著和陸家的娃娃親,這陸家還真沒啥存在感。

這麼說來,那個徐晨很可能是所謂的未婚夫了。敢瑤回想一番徐晨貌不出眾的長相,嗯!應該是用了法子掩飾容貌了,要知道我爹可是顏狗~

飛仙門聖地入口外

從菲閣出來后,瑤玟見瑤玫停下腳步,順著方向望去,「姐,那幾個弟子靠近聖地結界委實形跡可疑,我去……」查查。

「不用。」瑤玫巧笑嫣然,「玟妹,仙緣大會有什麼可看的,有人想增加一點趣味不正好。」

這話,瑤玟那會不明白,自個姐姐是想看熱鬧啊!可是,動聖地結界會不會過了?「姐,萬一出事怎麼辦?」

「若是破壞結界,二師姐會沒反應?!這些鼠輩也就敢動動小手腳,放眼天玹大陸,敢正面和我仙門對上的就只有那幾個大門派。」

「玫姐,那會是誰這麼不怕死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管他是誰,有熱鬧看不就成了。」瑤玫看了眼聖地,萬一鬧過頭,吃吃笑了,「免得被二師姐念叨,事後咱倆主動攬事,也算討個好。」

玫姐打的什麼算盤?多想無益,姐一直都有分寸,就不多管閑事了。

瑜紡得了主人的命令,吩咐十多個心腹弟子去聖地結界布置隔絕法陣——虛像靈陣,此陣沒傷害沒防禦,唯一作用就是用來保護結界隔絕一切外來信符,讓結界內不受任何打擾。

覆蓋在飛仙門聖地這麼廣闊的結界上,需耗的陣旗頗多耗時也久,布置完也正好到仙緣大會伏藏小界開啟之日。

冷梵知道此招只用的上兩個時辰,聖地結界有專門的弟子每隔兩個時辰檢查一次,記錄結界情況。

以前還是一天檢查一次,可瑤樂、敢瑤逃跑這事一出,加上仙緣大會,所以瑤護下令兩個時辰檢查一次。

……

第二天,敢瑤無語地陪著烏家少主逛飛仙門內門,呵!我也是頭一次逛,我比你個外來的還不熟悉地界呢。

敢瑤一早就被二師姐轟出門,說是「烏家少主第一次來飛仙門,小師妹作為東道主今天得好好地陪陪人家。」話了,又把燙手山芋靈鐲套敢瑤手腕上,「好東西就得戴著,東西送都送了,小師妹也收了,不戴白不戴。」

奇葩上司求愛記 烏家打的算盤,瑤護那會不懂。鐲子很值錢,也知道這翡翠玉靈鐲對烏家來說,是相當於女主人的信物傳承。

瑤護看的是,烏家是名門望族,烏家少主配我家小師妹也就勉勉強強,但是!好歹比那凌州陸家強,沒落家族還敢肖想我小師妹。

起先,瑤護沒想讓小師妹去招待烏羅,可在知道陸家送了禮物后,覺得撮合兩人不能等!

能夠出來透氣,敢瑤倒是很高興,可這烏家少主什麼人嘛!逛了半天,除了開頭的寒暄問好,之後就屁都不放,當姐姐樂意和你逛啊。

看烏羅對女弟子的興趣比對自己大多了,敢瑤懷疑自己長相真的吸引不了男人嗎?就算戴著面紗也不應該啊,敢瑤爹娘的基因強大怎麼可能丑。

算了,看烏少主也對逛風景沒興趣,咱就早些結束吧。「烏羅少主,我累了,就讓門內弟子帶你接著逛。」

「既然瑤雪仙子累了,不用管我,回去休息吧。」烏羅體貼地應好,等敢瑤走後,收起先前對女弟子的熱絡。哼,我不樂意,娘就別想!哪個女修受得了無視,自己敷衍了事,這和瑤雪的婚事肯定黃。

趁著沒老頭子跟著,烏羅高興地轉身去葯玹谷居所找梓璃。

敢瑤甩掉那個影響心情,害得自己整個過程都得端著飛仙門上君范的烏羅后,才有心情看內門的風景。上一次,太忙沒來得及細看,這仔細瞧,亭閣院牆,錯落相間的建築群,可比聖地那些個稀稀疏疏的大殿有人氣多了。

敢瑤逛著就逛到了內務堂外,門口吵鬧得緊。

圍了不少人,「這不是仙緣大會晏胥境測試上被人騙心的女修嗎,看哭的那樣,那沈柳還真厲害。」

「聽說,那沈柳死了,這女人不信跑這來鬧呢。」

「……」

沈柳、女修?莫不是木青,敢瑤有心想上前擠進去看看,可現在身份擺著,真湊上去估計人走鳥散。

來不及想,木青就從人群里跑出來,視若無人和敢瑤插肩而過。

敢瑤看見了木青流淚的樣子,心裡有些不舒服,木青這麼傷心和自己脫不了關係。先前被師姐帶回聖地的時候,吩咐弟子對外宣布沈柳死了。

望著木青的背影,緊了緊手,此局沒得破,從一開始就沒有沈柳,而木青愛上沈柳的那一刻註定受傷。

敢瑤被這事鬧得心煩,沒得興緻再逛,帶著一眾侍女轉身離開。

木青在晏胥境上打了沈柳一巴掌后,被木白強拉離開,在發了好一通怒火,冷靜下來還是不相信沈柳會背叛自己!趁木白不留意跑去沈柳的住所,木青就想認真地問他,這一切都是假的嗎?

是,出了晏胥境後記憶是會模糊,可感覺不會消失,木青只想知道沈柳是怎麼想的。

默默地敲了半晌的門,越敲聲音越小,而木青的心越加的沉。拳頭慢慢捏緊,如果木門能有反應那就是瑟瑟發抖,門不保夕~

吱喇一聲,門打開了。

收回手,來人是徐晨,「讓沈柳出來見我。」

「他不在。」語畢就要關門。

啪地一下,撐門上,「我說了,讓他出來!」

戰雛 「想動手?」徐晨看這木青渾身靈氣四散明顯識海不穩,還執著地問那辣雞,不與跟蠢貨一般計較,「要找,就去問管事的。」使上靈氣揮開木青,拉上門。

木青呆站著片刻,轉身離開。

沈柳是在躲我嗎?難不成他出事了?木青胡思亂想,來到飛仙門外門主峰飄月峰上內務堂。

「我再說最後一次,你問的沈柳死了,只留下這個儲物袋。」一名外門執事弟子將沈柳那騷包的儲物袋遞過去,只見這追問好幾次的女修像是傻了一般,還流淚了!

看來那沈柳真的是她心上人,同為女人,語氣便軟和,「世事無常,你……」要堅強。 這是哪裡?

凌遇深呢?

他去哪了?

「凌遇深……」

她閉著眼,大聲喊叫。

車窗並未完全關上,她尖叫的那一刻,不遠處抽煙的凌遇深就聽到了動靜,摁滅煙蒂扔進垃圾桶里,他快步跑了過來。

拉開車門,俯身抱住了她,「我在這,別怕。」

車門拉開的一瞬間,冷風吹了進來,陸眠身子顫抖得更厲害,直到他俯身抱住她,聞到他身上熟悉的氣息,才漸漸安靜下來。

他身上的煙味很重,陸眠很快就從他懷裡掙脫開來,「怎麼了?」

「應該是電路故障,物業已經過來處理了。」

陸眠撇了撇嘴,解開安全帶,凌遇深也順勢站直了身子,她下車,也不算黑漆漆,至少有應急指示燈,還是有些光線的。

她緊緊挨著凌遇深,緊張的情緒,不言而喻。

凌遇深鎖了車,牽起她的手,用手機電筒照著腳下的路,「走吧。」

「電梯還能上去么?」

「電梯沒問題,只是停車場照明電路故障。」

「噢。」她應了一聲,隨即便跟著他一起進了電梯廳。

電梯廳光線明亮,瞬間便驅散了她心底的不安和緊張感,這時候她才發現,被他牽著的手,掌心裡都是汗。

尷尬地抽回自己的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她一抬頭,便跟凌遇深的目光撞上了。

擦手的動作,也被他盡收眼底。

尷尬地舉起自己的手,「出汗了,你要不要擦擦手?」

「不用。」他移開視線,薄唇微勾,「我又不害怕。」

仔細回味這句話,陸眠發現,他是在開她玩笑,嘲笑她害怕。

「害怕怎麼了,害怕是人之常情,誰一醒來,看到四周黑漆漆的,會不害怕?」

恰好電梯到了,凌遇深邁步踏進電梯。

陸眠站在外面,嘟著嘴,剛睡醒被嚇了一跳,驚魂未定,還被他嘲笑,小脾氣又來了。

「進來。」

「……」

「那好,你自己留在這。不知道一會兒這裡會不會也電路故障。」

一聽到電路故障這四個字,陸眠渾身一激靈,恰好電梯門正緩緩關上,她猛地沖了進去。

一個趔趄,撲在了他身上。

電梯門,堪堪在她身後關上。

男人抬手,扶住她的身子,染著笑意的打趣聲,在她頭頂上方響起,「不是不進來的么?怎麼又跑進來了?」

陸眠勉強站穩身子,他又緩緩道,「也不算跑進來,是投懷送抱而已。」

「你夠了啊。」抬手,在他胸口上打了兩下,「別沒完沒了,投懷送抱怎麼了?我是合法的投懷送抱,你有意見?」

凌遇深搖頭,「沒意見。」

「那就閉嘴吧,不許笑。」

凌遇深:「……」

回到家,凌遇深便脫下西裝外套,一邊動手解開襯衫紐扣,一邊往廚房走去。

陸眠不管他,徑自回卧室洗澡,洗完澡出來,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

「在煮麵么?」

穿著睡袍的陸眠,靠在門框上,手指按壓著臉上的面膜,使其服帖。

男人沒有回頭,用湯勺盛了一點湯,嘗味道,貌似還不錯,他才問,「要吃一點么?」 面前的人說什麼,木青沒聽見,拿過儲物袋,將眼淚憋回去,「前輩,我想問問,他是怎麼死的?這儲物袋從哪裡得到的?」

問這有何用,有心想不告訴她,這對一個低末散修來說,事實只是徒增苦痛。

「晚輩求你了,前輩。」

這句懇求令她無意識地回答,「怎麼死的不知道,這儲物袋是內門的內務堂弟子拿來的,說有人來問就給他。」

內門?沈柳一個散修跟內門有什麼關係,就算他入圍了仙緣大會。木青很不解,但是不會因為一個他貼身帶著的儲物袋就相信、相信他就這麼死了。

現在的自己不能冒犯飛仙門,木青很明白,可理智下線,執著做主中。

飛仙門內門梧桐峰內務堂外

瑜卉不耐地甩開糾纏的女修,一個築基期廢物不知尊卑冒犯,若不是上面有特意囑咐沈柳的事,自己早拿劍廢了她。

「散修沈柳,不知何因死了,等我們弟子找到時只剩下這麼一個儲物袋。沒有別的,你自己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這說詞,瑜卉自己都呵了,誰知道得罪了什麼不該惹的人。

木青清楚,一定是飛仙門的人,她們憑什麼殺他,我和他還沒說清楚,他就死了,我是不會讓他死的!捏緊儲物袋,離開這飛仙門。

原諒敢瑤,被師姐押回去,只來得及吩咐跟著的管事,料理小號馬甲的後續。敢瑤也知道只有木青會追問,可這蹩腳的理由鬼都不信。一個散修死了也就死了,消息卻是從飛仙門內部發出的,這就有陰謀的感覺了。沒法,接觸不了其他人,總不能讓師姐出馬解決吧!

飛仙門外

木白髮現木青不見后,順著氣息去找,在離開飛仙門山門幾百里的森林裡找到失控狀態的姐姐木青。

看見木青身上不停溢散出的魔氣,揮手結起結界,還好來的及時,照木青這魔化速度不出半刻肯定會引來人。

「沈柳、沈柳、沈柳……」

我就知道又是那個混蛋,木白想靠近卻不行,「青姐,你瘋了!為了一個騙子,你就忘記我們來這的目的了?」

木青僵硬地偏頭,「目的?我們是來幫冷梵大哥復活樂兮,對!復活,我要復活沈柳,我不要他死,我不准他死!」

「沈柳死了?!死了倒是便宜他了。」他要是活著,就讓他見識我們魔道的手段。

「誰說他死了,他不會死的!我那麼愛他,他也愛我,我們會在一起的。就像、就像冷梵大哥和樂兮一樣,妹妹,你幫我,幫我復活阿柳。」

看木青瘋癲狀態抓著自己自說自話,木白被嚇著了,「你真的是瘋了!他不愛你,沈柳就是在利用你。」

木青低下頭,腦子裡一直回憶著和沈柳的一切,他會溫柔地聽我講話,我做什麼他都在身邊說好,我中毒時他會為我擔心、為我著急,我嘴笨發脾氣他不會計較,重要的是我喜歡他在身邊默默地看著……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什麼虛情假意。

想起來了,在晏胥境里他說過,「青兒,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你不要著急,我會來找你。」

「找我,阿柳會回來找我……」

青姐在說什麼?必須勸她冷靜,離冷梵大哥吩咐的時間沒兩天了,復活樂兮青姐必須在,「青姐,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等結束了,我陪你去找沈柳,好嗎?」

青姐笑了,還好~木白剛放寬心,那成想木青全面魔化,笑容陰沉,「我現在就要找阿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