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伸手一撈,便將這塊黑色令牌拿在手中,只見牌子上刻了一個骷髏頭,下面還有一個編號,九九九九。

唐元伸手一撈,便將這塊黑色令牌拿在手中,只見牌子上刻了一個骷髏頭,下面還有一個編號,九九九九。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進入殺戮之都的人。

斯科特又沉聲道:「這是你在殺戮之都的證明,入城之後,有人接引。」

唐元晃了晃手中的令牌,笑道:「謝了。」

說完,唐元大搖大擺地穿過斯科特的身邊,徑直向他身後的城市而去。

斯科特又愣了一下,這到底哪裡來的,怎麼渾身上下一點殺氣都沒有,還那麼地……呃,有禮貌。

「很快又多了幾杯血腥瑪麗。」斯科特在心中暗道,在他看來,唐元這樣的人,估計十二個時辰時候,就要死了。

唐元對斯科特內心的想法,是不知道的,一路走入了城池之下。

抬頭看去,只見城門漆黑,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巨大的城門上,高懸著「殺戮之都」四個大字。 龍宮。

乙姬王妃每天都會調整好心情,帶着填報名字的表單,去進行演講,召集魚人島的居民們支持她,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願意支持人魚和魚人移居地面。

可愛的白星公主和她的三個哥哥看着母后。

「啊,母后又要出去了嗎?」白星可憐巴巴的看着母后,真希望母后能陪她玩。

「我可愛的小天使們,母后要出去了,你們可要乖乖的留在龍宮好嘛?」乙姬王妃微笑看着白星。

「好的!」白星乖巧的點點頭。

「真乖~」乙姬王妃滿意的笑了。

離開龍宮,來到魚人島的街道上。

乙姬王妃繼續開始了一天的演講,只不過,收效甚微。

自從她嫁給尼普頓之前,就已經開始進行過率領魚人、人魚進行政治示威遊行。

她嫁給尼普頓之後,也天天堅持着演講,告訴那些人,魚人島要與人類和平相處。

堅持了這麼多年,她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裏有問題。

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的人不理解她的苦衷,還有好多的人隔幾天就反悔,又不支持她了。

一隊龍宮士兵站在現場維持着秩序。

而一個龍宮士兵聽着乙姬王妃的演講,心裏不斷對她的言論嗤之以鼻。

哼哼,霍迪·瓊斯大哥說的才是正確的,他們魚人和人魚是最高貴的種族,什麼魚人島與人類和平相處,可笑。

人類在他們眼裏就是低賤的生物,乙姬王妃再怎麼耗費口舌,也沒用的。

心裡冷笑,實際行動他卻表現得盡職盡責。

這是和霍迪·瓊斯有着同樣極端想法,隱藏在龍宮軍隊中的魚人。

而此時,一間飯館內。

將海軍衣服換了,穿着一身便服的盧卡斯坐在店裏,喝着飲料,看着盤子裏的海草、海帶……

沒什麼食慾。

在他的見聞色感知之中,乙姬王妃演講的周圍,暫時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什麼人表現異常,而周圍也沒有什麼鬼鬼祟祟的人。

今天,盧卡斯以及甚平,兵分兩路。

甚平繼續去幫他找一些願意參加海軍的魚人,同時開啟見聞色感知,尋找著那個壞事的傢伙。

而盧卡斯則是藏在飯館里,感知著一切靠近乙姬王妃演講地點的人。

二人分開找那個混蛋。

當然了,其實盧卡斯心裏早就有底了。

不是霍迪·瓊斯,就是和霍迪·瓊斯一樣有着極端思想的他的小弟。

只不過,霍迪·瓊斯畢竟是魚人,他不能沒有證據就直接指認對方。

不然他與泰格的合作會出現問題。

面對海賊,根本不需要證據,抓就完了。

而霍迪·瓊斯是龍宮士兵,可不能沒證據。

「不好吃嗎?」而此時,坐在盧卡斯對面的凱米小朋友不解的看着大哥哥。

「呃……」

盧卡斯吃了兩口,無奈笑了笑。

真沒想能在這裏碰到小凱米。

「好吃……」

個鬼!

他還是喜歡吃肉。

盧卡斯隔着窗戶,聽見外面乙姬王妃的演講。

這話術不太行,話說乙姬王妃到底是怎麼將一個壞的無藥可救的穆斯加魯德聖感化,成為一個好人的?

「凱米,乙姬王妃講的怎麼樣?」

「挺好的啊。」凱米吃着飯。

「哪裏好了?」

「布吉島!」

「哈哈哈……」盧卡斯無奈笑了出來,合著是聲音好聽是吧?

「大哥哥,昨天那些壞蛋叔叔為什麼要做壞事呢?」凱米不解的看着盧卡斯。

「因為……」

盧卡斯拍了拍凱米的腦袋:「趕緊吃飯!」

真的是,跟一個小孩子討論這種問題幹什麼。

簡單一點,那就是壞人,就這麼簡單的回答。

但深追一下,就太過深奧了,孩子根本聽不懂。

他很喜歡星爺飾演蘇乞兒的一句話。

人人安居樂業,誰還願意當乞丐。

同樣的,這個世界,明面上是海賊造成的普通人惡劣的生存環境。

但仔細想一想,真的如此?

如果天龍人保持很久以前,他們推翻某個偉大王國時的初心,好好治理這個世界,不玩奴隸制,不收取高額的天上金。

人人安居樂業,頓頓吃飽,誰還閑着沒事當海賊?

真當海賊好當?

天天被海軍追着打,風吹日晒,朝不保夕,碰上可怕的海難,就算是大海賊也得落難。

終歸到底,還是天龍人暴政的原因。

當然了,這個世界也出現過善良的天龍人,霍名古聖(多弗他爹),以及霍名古聖的妻子,還有羅西南迪。

之後還會出現一個被乙姬王妃感化了的穆斯加魯德聖。

霍名古聖夫妻死了。

羅西南迪按照原本歷史軌跡,也會死,但因為盧卡斯的幫助,活了下來。

僅憑一個被感化了的穆斯加魯德聖,對於這個世界,對於魚人島的改善只是杯水車薪罷了。

雖然穆斯加魯德聖為魚人島爭取到了魚人島遷移正式文件,但一張文件,真的有用嗎?

穆斯加魯德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天龍人,能爭取到一個文件已經很不錯了。

但其他天龍人還有那麼多,他們從小出生受到的教育對於世界人來說,就是邪惡的。

感化一個,你能感化所有?

普通天龍人之上還有五老星,五老星之上還有伊姆。

這幾位才是真正決定天龍人以及世界政府決策的人。

盧卡斯看着外面的乙姬王妃,他是永遠不會接受乙姬王妃那一套的。

太天真了。

在他的看法中,感化應該是這樣的。

一拳將敵人打倒在地,然後再去慢慢和敵人講道理,開嘴炮。

「哦?」盧卡斯意外的看着某處小巷子裏隱藏着的一個魚人。

霍迪·瓊斯啊……

「真好吃,哥哥你怎麼不吃啊?」凱米不解的看着盧卡斯。

「嗯,吃。」盧卡斯夾了點海帶,塞進嘴裏嚼了嚼。

乙姬王妃結束了演講,離開了這裏,去其他地方繼續演講。

而盧卡斯也注意到了,霍迪·瓊斯和那些聽過乙姬王妃演講的人聊了起來。

「呵,一點都不意外。」盧卡斯笑着想到。

霍迪·瓊斯待了一會,連忙匆匆離開。

盧卡斯端起盤子,直接將飯統統吃光,拍拍凱米的腦袋離開這裏。

霍迪·瓊斯兜兜轉轉,向著甚平的方向而去。

「也不嫌累。」盧卡斯跟在後面笑了。 何澤自知自己之前做錯了事,是自己理虧在先,所以也沒有計較,而是微微笑了笑之後,便吹了個口哨,一匹棕紅色的駿馬賓士而來。

「你們先走,過了這座山,便安全了。」

君無紀看了何澤一眼,顧不得其他,立馬翻身上馬,將馮昭拉了上去,咬牙對著身後的九歌和李順道,「你們跟上!」

九歌和李順一邊纏鬥著,一邊尋找著退路。

為什麼他要來?為什麼他總是不顧自己的性命來救那個賤女人?劉陵心酸且心痛,淚水再一次忍不住的奔瀉而出。

何澤看了一眼一旁躺在地上的斕曦的屍體,眼中微微的詫異,然後嘆息道,「放下吧,劉陵,回頭是岸。」

「呵!」劉陵嗤笑一聲,無比嘲諷的道,「你是不是認為我不敢殺你?」

何澤沉默著不說話。

劉陵勾唇,退後兩步,然後揮手道,「殺!追上前面的兩人!」

絕殺殿的人本來目標就只是君無紀和馮昭,此時聞言,便立即不再與九歌和李順糾纏,而是紛紛朝著前面的君無紀他們追去。

何澤聞言,震驚的看著一臉冷漠的劉陵,她居然要殺自己?

可是劉陵卻是飛身上了山坡,騎上了駿馬,朝著君無紀和馮昭追去。

「還發什麼愣?還不快追上去?」九歌推了一把何澤,然後施展了輕功追上了劉陵他們。

看著前面的身影,劉陵緩緩的勾唇,然後從馬鞍上取下了長弓和箭,瞄準了前面的身影,「刷——」的一聲,利箭破空,箭矢從馮昭的耳邊呼嘯而過。

一發沒有射中,劉陵再一次的挽起了長弓。

「劉陵!不要一錯再錯了,跟我回去好不好?」何澤心急如焚的跟上劉陵。

眼看著就要趕上劉陵,可是劉陵卻是一把夾緊了馬腹,立馬又間隔著甩出了一定的距離。

「陵兒,跟我回去,你依然還是我的皇后,我不會再辜負你!陵兒!」

耳畔的風呼嘯而過,劉陵回過頭,痴痴的看著身後一臉焦急的何澤。他終於說不會辜負她了,可是為什麼非得是在這個時候?

他就這麼愛雪舞嗎?愛到不惜騙自己,不惜低聲下氣!

「晚了!斕曦死了!我不會再稀罕你的涼薄的愛了!庄陵越,一切都晚了!」

劉陵在風中大聲的嘶吼著,然後回過頭去,用力的挽弓,對準了馮昭的身影。

「嗖——」

離弦之箭,驚聲破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