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血秘術乃是邪尊最為讓人詬病的秘法,也是他數千年前能夠快速崛起,甚至以一西蕪蠻荒之地的修者,以驚天破地之勢越過東聖諸多天才強者,二十五歲就踏足破虛的依仗。

噬血秘術乃是邪尊最為讓人詬病的秘法,也是他數千年前能夠快速崛起,甚至以一西蕪蠻荒之地的修者,以驚天破地之勢越過東聖諸多天才強者,二十五歲就踏足破虛的依仗。

修鍊噬血秘術之後,能夠吞噬旁人體內修為血氣,增強自己修為,凡死於他手之人,身上所有的血氣和靈力都會成為他的助益,讓他哪怕不必苦修也能快速增進修為。

噬血秘術橫空出世后,那位創造出此秘術的人便被視為妖邪之人,而他卻半點不以為意,反而自封邪尊,最後和東聖一戰打的昏天黑地。

邪尊被逼自爆磐雲海后,靈山倒塌,東聖強者死傷無數,更讓得東聖失去了靈力屏障,天地靈氣日益潰散,破虛境以上強者逐漸羽化,變成了如今這般末法之象。

噬血秘術乃是整個東聖之地的禁忌。

所有人都以為這秘法隨著邪尊之死早已經消失,卻沒想到居然會在言家人的身上再次見到。

其他那些世家之人都是臉色大變,玉溪音更是眉眼一沉。

噬血秘術……

言洪峰居然修鍊了此法,那東西果然是在言家的人手裡! 第七百零八章回返宗門

青虹宗帶頭的長老有一種吐血的衝動,無奈之下,老實地拱手問道:「那不知貴宗準備如何解決此事?」

反抗是不行的,否認也是沒有意義的,老老實實地低頭服輸,或許還能保全大半實力,畢竟來到此處的可都是門中精英弟子。

極武宗長老徑直回答道:「我也不提太過份的要求,就以先前問心宗對隕星宗提出的那三個條件為準吧!既然隕星宗能答應下來,你青虹宗想必也是可以答應的。」

什麼,這還叫不太過份的要求?

青虹宗長老雙眼一下就紅了,氣呼呼地向極武宗長老瞪來,然而對方只是冷冷地看著他,逼迫之意無比地明顯。

「其他兩個條件我可以答應你,但要我等將出弟子認罪領死,那是絕無可能!大不了我青虹宗所有弟子與你極武宗拼個兩敗俱傷!」

有著隕星宗的前車之鑒,青虹宗長老是萬萬不敢答應第一個條件的,否則那樣一來,整個青虹宗的人心就全散了,會直接動搖青虹宗的根基。

滅神宮中的收穫、宗門寶庫的收藏全都是外物,只要人心還在,青虹宗就依然還有希望!

所以意識到這點后,青虹宗長老當即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而聽到他的話后,有些提心弔膽的青虹宗眾弟子齊齊鬆了一口氣,並全都站到長老身後,露出不惜決一死戰的姿態。

極武宗長老一愣,倒沒想到這青虹宗長老竟然如此果決,在看到青虹宗眾人視死如歸的氣勢后,他略一思索,就答應了青虹宗長老的條件。

他可沒想要與青虹宗之人打生打死,即便自己這方實力更加強大,眼下輕易就敲詐成功,早已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青虹宗之人交出賠償后,極武宗這群人便心滿意足地就此退去,甚至有人在商量著要不要再去找幾個弱小宗門繼續敲詐一下……

一轉眼間,武玄宗的危局就此化去,從始至終,問心宗與極武宗之人根本都沒理會過武玄宗,讓他們站在一旁如看客般獃獃地旁觀了整件事。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在他們看來,這件事怎麼看怎麼有些詭異,為何問心宗與極武宗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著武玄宗危機時刻出現,似乎背後有人在操縱啊!

不過此時可不是想那些事的時候,看著臉色變幻莫測的青虹宗眾人,傳功長老林源冷笑一聲,道:「你青虹宗此前不是說即便與我武玄宗為敵,我又能拿你如何嗎?現在我想你們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了!」

這個時候,已只剩下青虹宗獨自面對武玄宗,剛剛被極武宗之人搜刮一番的青虹宗之人哪裡是武玄宗眾人的對手,聽到林源的話后,一個個面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

「此次我青虹宗認栽,願向貴宗道歉!只要我青虹宗能做到之事,貴宗儘管提出來,只求此次能放過我青虹宗一馬!」

青虹宗長老也是個識時務者,看清敵強我弱的形勢后便主動認栽,反正已在極武宗那裡栽過一個跟頭,再栽一個也就容易得多了!

林源目光一閃,道:「如此的話,將你們所有人身上的儲物戒全都將出來吧,此事就可作罷!否則的話,我們並不介意親自來取。」

青虹宗雖然比武玄宗要弱小得多,但也並不是武玄宗可以隨便欺凌的,是以林源提出來的這個要求,相比極武宗的那些要求,則要簡單得多了。

聽到他的要求后,青虹宗長老略一猶豫后,就咬著牙答應下來。

片刻之後,被搜颳得一窮二白的青虹宗眾人帶著滿腔的憤怒與憋屈快速離去,而逃過此劫的武玄宗眾人全都歡呼起來。

此地不可久留,歡呼過後,眾人立即收拾起來,然後坐上大長老武克的御虛幻彩蝠快速從滅神淵前離去。

身中奇毒的武妙竹在下神境修為的林源長老出手后,很輕鬆地就將毒性逼了出來,羅無生則在武隆的照料下默默地恢復著「傷勢」。

這一路行來,竟然分外地平安,並沒遇到有人阻截之事,因此數日之後就順利地回到了宗門所在地域。

遠遠地就看到了四極山屹立在大地上,然而讓大家心情沉重的是,聖幽宗之人立在山門前的那座大陣不僅沒有撒走,散發出來的氣息反而變得更加強橫,可見聖幽宗是鐵了心要拿下武玄宗。

好在這個時候兩宗暫時沒有爆發新的衝突,似乎都在醞釀著什麼。

收到消息的武玄宗宗主及諸多長老嚴陣以待,很遠距離時就迎了上來,成功將一行人迎回了宗門內,聖幽宗一方似乎並沒趁此機會偷襲的意願。

回到宗門后,大家立即開始上交此次滅神宮的收穫,當然也並不是全部交出。

比如各人所得到的傳承,只需另外記載下來上交宗門即可,並且在修鍊自己所得傳承時,需要用到的資源宗門還會免費給你提供。

至於在滅神宮中得到的各種資源,也只需上交一半即可,剩餘的一半依然歸自己所得。

最後則是那些偽神器及虛神器,這些東西得到的弟子並不多,是否上交也會憑自己意願。

如果願意上交宗門,那麼宗門就會給你非常豐厚的補償,不願交給宗門,宗門也會助你儘快將其掌握純熟,畢竟這些弟子全都是宗門精心挑選出來的精英弟子,他們的實力增長了,也就代表著宗門的實力增強了。

其實在這些收穫中,最受宗門看中的便是那些各種傳承,因為這些傳承所有達到要求的弟子、長老皆可修鍊,尤其是很多傳承武技、功法都無比的強悍,能極大程度地提升修士本身的戰力或生存能力。

怪不得聖幽宗並沒急著對武玄宗發起新的攻擊,想必也是在消化那些從滅神宮中得來的好處,估計等他們將那些好處全部消化完畢后,就會對武玄宗發起更加猛烈的攻擊。

羅無生同樣也交出了不少傳承功法及修鍊資源,他有著滅神宮傳承者的身份,滅神宮中所有的傳承他只要願意,皆可以修得,是以就隨便選取了幾門傳承,如此也可遮掩他得到滅神傳承之事。 第七百零九章武青出事

處理好這些事後,羅無生與武隆、武妙竹這才得以告辭離去,聯袂回到了天青殿中。

然而剛一回到天青殿準備去拜見師尊武青時,卻被二師兄陳林告知,武青有事外出訪友去了。

於是三人只好各自回到住處休整起來。

羅無生待自己狀態完全恢復過來后,則繼續修鍊五行拳,當前他的修為與戰力都達到了偽神境高階的極限,因此短時間內想要將戰力提升起來,修鍊五行拳是最好的選擇。

聖幽宗在山門外虎視眈眈,隨時都可能發起攻擊,因此羅無生在短時間內難以離開武玄宗,去尋找突破至虛神境的機緣。

一邊修鍊五行拳,他一邊則努力想要領悟自己的「道」,由於他領悟有毀滅與不朽兩種武道意志,因此他心中就產生了一個極大的想法,是否可以將毀滅之道與不朽之道盡皆領悟出來,然後再以此為基礎,融合自己的神格呢?

可是從屬性上來說,毀滅與不朽是互相對方的,毀滅之道是要毀滅世間萬物,但不朽之道卻是萬物枯朽而我不朽,是以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道」想要融合到一起,那是異常地艱難,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但是自己好不容易才領悟了毀滅與不朽這兩種意志,如果凝聚神格時只取其中之一,而放棄另一個,羅無生是絕不甘心的。

甚至於,他在離開滅神宮前也曾向屠老請教過這個問題,屠老卻告訴他,數萬年前,能領悟多種武道意志者大有人在,不過在凝聚神格時,能成功融合兩種以上的「道」者,卻寥寥無幾。

並且融合成功之人所領悟的不同的「道」,皆如五行那樣,相互間有著相生或相和的特性,如果是相互對立的不同的道,想要融合在一起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經過仔細而的思考後,羅無生當即決定,先不管以後之事,還是先將毀滅之道與不朽之道領悟出來再說,如果到時真的事不可為,那也只能在這兩者中選取其一來凝聚神格了。

通過滅神宮之行,羅無生不僅自身戰力與修為有了極大的提升,便是眼界、悟性等也都有了很大程度的進步,因此很快就領悟了五行拳中水拳的奧義。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前面的火、土、金三種拳法羅無生早已掌握到爐火純青的境界,並因此對五行拳都有了極深的領悟,在領悟了水拳之後,羅無生又一氣呵成地領悟了最後的木拳。

水生木,木生火!

至此,組合成五行拳的五套玄級拳法羅無生終於全部煉成,接下來只要將這五套拳法融合為一體,使之達到五行相生且生生不息的地步,地級武技五行拳也就成了。

這個時候,距離羅無生他們回到宗門的時間已過去了兩個月之久。

就在這一天,羅無生正盤坐在修鍊室中靜心領悟著五行相生的奧秘時,角落的禁制突然震動起來,顯然外面發生了什麼緊急狀況。

在聖幽宗隨時可能發起攻擊的情況下,羅無生不敢有絲毫大意,立即起身離開了修鍊室。

走出門外后,一名記名弟子正焦急地等待在門口,見他出現,這名弟子立即說道:「師尊回來了,正在後殿中,請師兄立即過去!」

「好的,多謝!」

羅無生道一聲謝,就快速向後殿趕去,按理說武青回來,這名弟子應該開心才是,然後他那一臉的焦急之色卻給了羅無生一種不好的感覺。

一會兒之後,他就來到後殿,經通傳后就得到允許進入了殿中。

進殿一看,幾位師兄與師姐武妙竹皆已到齊,而武青卻躺在大殿中的一座石床上,身上白衣帶血,氣息微乎其微,應是受了重創!

而宗主武霸先正站在一旁為他治療傷勢。

心中一緊,羅無生急忙上前拜見,武青側頭微微看了他一眼,擺了擺手卻沒多說什麼。

羅無生連忙退到一旁,站在了武妙竹身邊,緊張地等待著。

武青是被何人所傷?傷勢到底有多嚴重?

這些問題,不斷地纏繞在羅無生幾人心中。

半個時辰之後,武霸先長呼了一口氣,收功嘆道:「那下手之人太過陰狠,縱然以我之力,也僅能保住你的性命,卻保不住你的修為。你的神格已碎,再次化虛,以後你的修為就只能止步於虛神境了。」

聽他話里意思,武青這是被半廢了?羅無生幾人瞬間就瞪大了雙眼。

然而武青卻神色淡然,說道:「多謝宗主救命之恩!能僥倖活下來我已知足了,哪敢奢求能保證修為。」

武霸先憤怒地說道:「你可知道是誰襲擊了你?」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襲擊我之人,應該便是聖幽宗之人了!」武青嚴肅地回答道。

「好一個聖幽宗!我本以為他們還要蜇伏下去,沒想到卻在暗中行這等不恥之事,此仇不共戴天!師弟,你好好休息,接下來的事你便不要操心了。」

武霸先憤怒地說道,目光中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武青道:「如今我修為已跌落至虛神境,卻不適合再當這天青殿殿主,宗主可另派其他長老過來接掌天青殿,我將於三日內帶領門下弟子另擇他處修行。」

武霸先搖頭說道:「不,你還是天青殿殿主,誰人敢有異議,便是與我作對!」

「武青謝過宗主厚愛,但是,當前聖幽宗攻伐我宗在即,以我當前修為再執掌天青殿已是力有不逮,須要修為強大的長老到此坐鎮,方能發揮出天青殿的最大效率,所以便是為了宗門考慮,宗主也應該做出這個決定。」

武青固執己見,認真地勸說道。

他說的也是事實,武霸先再次嘆口氣后,無奈地說道:「好吧,就依師弟之言,只是如此一來卻是要委屈師弟了。」

「此乃小事,我武玄宗的生死存亡方才大事!」武青鄭重說道。

定下此事後,武霸先就先行離去,發生了武青被襲之事,武玄宗所有長老弟子都必須要做好戒備。 「邪惡?」

言洪峰聞言卻只是哈哈大笑出聲,臉上早不復之前那般溫和之像,反而滿滿都是陰戾之氣,

「我就算修鍊了又如何,我本不欲用這種辦法提升修為,是你們咄咄逼人想要滅我言家全族,是你們欺人太甚,既然如此,那你們都去死吧!」

他滿眼寒霜看向君璟墨幾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和我言家到底有什麼仇怨?」

「我絕不相信只是為了言耀的事情,你們就要對我言家趕盡殺絕,你們到底是誰?!」

君璟墨早已經回了姜雲卿身邊,見言洪峰話音落下之後,身旁的玉溪音和其他人都是忍不住朝著他們這邊看過來,顯然被他話中觸動。

君璟墨寒聲道:「我們就是我們,你信不信又如何,至於仇怨,我夫妻二人險些殞命你們言家人之手,這就是最大的仇怨。」

言洪峰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完全不相信他的鬼話。

這世家的確有那種睚眥必報的人,也的確有因為一點小事便想將人趕盡殺絕的歹毒之徒。

可是君璟墨和姜雲卿卻完全不像是這種人,而且想要請動朱、酆兩家,甚至蠱惑這些世家之人為他們所用,其中所要付出的代價何止一點半點。

言洪峰不相信,只是因為言耀和言琨險些殺了他們,他們就會這般窮追不捨,甚至想要滅了言氏一族。

言洪峰寒聲道:「既然你不肯說,那等我抓了你在會後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將你的神魂提出來日日以靈力毒火折磨,我就不信你還能這般嘴硬!」

「放肆!」

酆家那位半步破虛閃身到了君璟墨二人身前,「言洪峰,你當我們都不存在嗎?」

竟敢當著他們的面威脅君璟墨。

別人不知道,可他卻是清楚的,君璟墨和姜雲卿二人給了酆家什麼好處,不管他們對付言家到底是為了報仇還是有別的緣由,那一瓣梵業花便足以讓酆家站在君璟墨二人這邊。

況且酆家和朱家如今已經跟君璟墨他們同在一條船上。

今日要是不弄死了言家將他們斬草除根讓他們徹底翻不了身,等到有朝一日言家得了機會時,那就是他們酆家的傾天之禍。

酆家那位強者說道:「噬血秘術關係甚大,以秘術盜取他人血氣修為增進自身更是有傷天和。」

「三千年前邪尊的事情還猶在眼前,你言家不曾吸取教訓反倒是主動修習這般邪術,我酆家今日便要替天行道斬殺了你,否則此等邪術流傳於世,便是整個東聖的災難!」

言洪峰氣勢爆發出來,「殺我?」

「呵!」

「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酆震臉色陰沉,「狂妄!」

三人幾乎同時爆發,衝撞到了一起,而周圍的世家之人和言家的人也是戰成一團。

君璟墨和姜雲卿反手相擊之時,感覺到每殺一人,言洪峰身上的氣血便更勝一些。

雖然不如他自己斬殺的人那般有效,可他卻能夠同時應對酆震和酆家那位半步破虛強者,半點不露下風。 君璟墨寒聲道:「他在吸噬死人血氣。」

柳驍護在他們身旁,臉色同樣難看,「公子,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否則死的人越多,他就越強,要是酆家主他們攔不住他,那到時候恐怕就麻煩了。」

玉溪音也能夠感覺到言洪峰身上的不對勁,那明明被酆震而人連連攻擊,氣勢捕將反升,更逐漸出現了壓制的跡象。

他緊咬著牙道:「可是眼下罷手已經不可能,而且言家的人跟不要命似的,怕是就算我們不殺他們,他們也會給言洪峰貢獻血氣之力。」

之前言家的那些人面對殺伐時雖然竭盡全力,可是卻多少會閃躲。

可此時察覺到言洪峰有秘術能夠吞噬血氣之力提升修為,甚至壓制其他世家之人時,他們幾乎不要命似的開始反擊。

或許在他們眼中,言家已經至此,若是能殺幾個其他世家的人最好,可若是真死在了這裡,也能變成太上長老修為的一部分,幫著家族禦敵斬殺今日闖入之人。

姜雲卿一掌擊退了身旁之人後,臉色冷沉:

「這種吞噬他人血氣強行提升修為的邪術,絕對不可能沒有任何限制,否則當年邪尊也不可能被宗門世家的人逼死。」

當年那場大戰,姜雲卿親眼在拓跋族人留下來的玉玦空間之中看到過。

邪尊的修為比起言洪峰來說何止強上一點半點,恐怕百個、千個言洪峰,也比不上一個邪尊。

那一場大戰之中,整個東聖宗門世家隱世大族的強者都紛紛到場,這噬血秘術既然是邪尊創造出來的,如果能夠沒有任何限制的吞噬他人血氣為己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