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現在的楊家在人家呂爺眼裡,屁都不是。

因為現在的楊家在人家呂爺眼裡,屁都不是。

本以為她的壽宴要成為上流圈子裡的笑話,楊家也要從今天開始抬不起頭見人。

可讓楊老夫人沒想到的是,她的孫女婿陳寧竟然這麼厲害,直接嚇得呂爺跪下了。

呂爺眾人還斷臂謝罪,還老老實實給她祝壽,最後在得到陳寧的允許最後,才狼狽不堪的逃跑。

不但楊老夫人驚呆了!

楊家眾人還有現場所有的賓客都都驚呆了!

這件事在上杭市傳開,楊家的名聲肯定一下子就上去了。

貴族圈子裡的人得知楊家這麼厲害,那些曾經疏遠楊家的傢伙,肯定重新來攀交,來合作。

那麼楊家很可能就重新崛起,重回上杭市頂級豪門的圈子呀!

楊老夫人滿臉興奮,她直接拉起身邊馬曉麗的手,親熱的對宋仲彬跟馬曉麗說:「兒子,兒媳婦,你們家女兒可嫁了個好女婿呀。了不得,了不得呀!」

宋仲彬跟馬曉麗受寵若驚,宋仲彬有點窘迫的說:「媽,您過獎了。」

馬曉麗沒有說話,不過臉上難掩驕傲,明顯以女婿為榮。

楊老夫人眉開眼笑,老臉笑成了一朵菊花,高興的說道:「不要謙虛,那呂炯陽在上杭市什麼身份,我們大家都是知道的,能夠呼風喚雨的主兒!」

「呂炯陽見到我這孫女婿,竟然嚇得直接跪下,斷臂認錯,從這點就足以看出我這孫女婿的厲害。」

「我這孫女婿今天真是給我長臉,給我們楊家大大長臉了,我心情真是高興呀!」

楊老夫人說完,就招手讓陳寧跟宋娉婷過來,讓她好好看看。

陳寧跟宋娉婷兩個沒轍,只能過來,喊了聲奶奶。

楊老夫人更是笑不攏嘴,她越看越覺得陳寧不同尋常。

陳寧屬於那種一眼看上去覺得還可以,但是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好看的男子。

楊老夫人讚不絕口:「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

「來人呀,把我最喜歡的那隻貴妃玉鐲子拿出來,我要送給我的寶貝孫女。」

楊家等人聞言都驚呆,那隻貴妃玉鐲子可是價值上千萬的帝皇綠鐲子,也是楊老夫人的最愛,竟然要送給宋娉婷。

宋娉婷連忙婉拒!

但是最終抵不過奶奶的堅持,最後,她只能任由奶奶幫她把貴妃玉鐲子給她戴上。

楊家眾人,還有現場的賓客們,都紛紛圍攏過來,親熱的恭維宋仲彬一家,如同眾星拱月。

宋娉婷一家其實也明白,奶奶跟大家現在變得如此熱情,其實完全是因為陳寧。

如果沒有陳寧的話,估計奶奶都懶得招呼他們呢!

千千 兩娃娃無論冬夏就這一身單衣。

冬日裡太冷,就往衣服里塞乾草,外面再用草繩捆得緊些,沒被凍死,當真是命大。

林桃學著原主的樣子,惡狠狠的罵道:「瞧你們這沒用的身子骨!這還沒入秋呢,就直打噴嚏!若是病了,老娘可不會拿一個子出來!」

一邊罵著,一邊從衣櫃里拿出兩件老太太的衣裳,丟到剛進門的許芮懷裡。

「趕緊的!穿好了,跟著上山找吃的!別想著拿打噴嚏來糊弄我!我老張家,可沒有餘糧養沒用的廢物!」

許芮一是害怕張大山回來拿孩子撒氣。二是怕老太太生氣,容不下她們母女,急忙提了背簍牽著娃,一聲不吭的隨著林桃上山了。

因著幾個月天不落雨,山裡別說野果了,就連樹葉都被扒光了。

值得慶幸的是,走進山窪里,山壁下方有一個半尺大小的活水潭。

許芮拿出水袋灌滿,放進背簍里,作勢要走。

轉身見著老太太,目不轉睛的盯著身旁一片綠油油的毛毛草出神。

她心裡咯噔一下,輕聲喚道:「娘您看什麼呢?」

林桃沉著臉,喚來兩個小的,指著那一片綠油油的馬尾巴草說:「你們兩趕緊動起來,把它們都采嘍。」

「娘!那東西不能吃!」許芮被嚇壞了,解釋道:「娘,村裡誰家不缺吃的?咱村裡就這一處取水的地,這毛毛草要是能吃,早就被人摘光了!」

「我說能吃就能吃!」林桃冷著臉,學著原主不高興的樣子,罵道:「別人吃啥你吃啥,那還有你的份?吃屎你都趕不上趟!」

哎!這惡婆婆的劇本,她是真的快演不下去了!

她都想抽自己大嘴巴子。

而許芮依舊沒有動。

她是聽說過的,有人因為不想餓死就吃了這個,結果還真沒活下來。

可她不敢和老太太頂嘴,看著那毛毛草,伸手扯了幾根,就要往嘴裡放。

林桃也是手快,一把奪過來,罵道:「你不想活了?廢物東西!它不是這麼吃的!」

從許芮背簍里拿出火摺子,就著幾根枯木燃起火堆。

將手裡肥肥的狗尾巴草,在火星子里那麼一燒啊。扎人的細毛,瞬間不見了。

嫩綠的籽變成墨綠色,一股淡淡的焦香飄進大妮和二妮鼻子里,兩人同時吸了吸鼻子。一臉渴望的看著老太太手裡的毛毛草。

林桃抽出一根遞給許芮,剩下的平均分給兩娃。

許是餓極了,兩個娃甚至都不問能不能吃,就將狗尾巴草放嘴裡嚼起來。

「哇!好好吃!」大妮驚呼起來,一下將手裡幾根塞進嘴裡。

許芮疑惑的咬了一小段,眸子瞬間放起精光來。「比起泥湯,這草也太好吃了!」

尤其是那些小籽嚼著,還帶著股米香,口感粘糯。這白米她也就在小時候吃過一回,那味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它們太像了。

林桃無奈搖頭。

若不是飢餓的狀態下,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會覺得這沒味的玩意能好吃。

她上一世,可是荒野求生的博主,她比誰都清楚,狗尾巴草這麼吃,如同嚼蠟。

「發什麼呆!別偷懶!把它們摘回去。」林桃催促。

三人興奮點頭,忙活起來。

下山的時候,林桃和許芮的背婁里都裝上滿滿的狗尾巴草。

兩個小丫頭懷裡,還拿衣裳抱了兩大抱。

走到山腳下時,見著自家門前圍了好些屯子里的村民。

這死人復活的事,聽說過,卻沒見過。

尤其是村長,今兒一大早就到老張家來看情況。

里正一見著林桃,嚇得連叫了幾聲老天爺。

更有些村民見著林桃走來,直接撒丫子溜了。

老村長一幅老成模樣,上前來問了些情況。林桃知道不說不錯,少說少錯的道理,無論問啥,她都說不知道。

只說自己做了夢,夢醒了,就活過來了。

有人小聲音議論:「哎喲,這惡事做多了,閻王爺都不收了吧!」

「可不是,死人復活,那可是大凶之兆!天不落雨,死人復活……」

林桃眸子一棱,指著那兩人,學著原主的樣子,擼著袖子就去干。

「你們兩說誰惡事做多了?誰是大凶之兆?看我今天不把你們兩的舌頭給拔了,替天行道!背地裡嚼舌根的玩意!」

兩個婆子,接連退開幾步,轉身就跑。

這村裡誰不知道,張家這老太太,守了半生的寡。

肩能抗手能提的,論打架,怕是男人都不一定幹得過她。

更可怕的是她那股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勁頭!

當年有個男人想上她的床,生生被她卸了一條腿!

那個血淋淋的場面,她們看了,做了大半年的惡夢。

村長啥也沒說,勸散了眾人,臨走時指著林桃背上的背婁說:「大侄女,這東西吃了,可是會死人的。」

林桃點頭,學著老太太以前的樣子,眯著眼說:「死也不死你家的!」

於是村人們離開時,皆拿一幅可憐的目光看著許芮母女,有人低語:「哎!這芮娘的命啊真苦。」

「是啊!遇到林氏這種婆婆,誰能經得起她那樣的搓磨。」

「可不是?瞅瞅林氏,給人吃這種能吃死人的玩意,太歹毒了。」

「唉,你說這婆子是不是故意的?」

兩人齊齊看了眼林桃,又湊到一塊點頭。「我瞅著,像。」

那話說得林桃越聽越氣。

轉頭看去,兩人一溜煙似的跑了。

關了院門,放下背簍,林桃將母女三人叫來圍坐一塊,拿了一把狗尾巴草,就著裙腳一陣的揉搓。

再打開,狗尾巴草里那些嫩綠的籽,完全分離下來。

許芮懂事的拿了個盆過來,將林桃裙上的綠籽裝起來。「娘,這小籽是啥啊?不僅能吃,味道還那麼好。」

聽說當年吃這東西的人嘔吐不止,最後吐血而亡。

可她不僅沒吐,幾個時辰過去,身體也沒有任何不適。

林桃楞了一下。

上一世,人類耗費許多年『馴化』狗尾巴草,他們選擇種子飽滿、顆粒較大的保留下來,經過一代代的篩選、栽培之後才有了小米。

可這地方有沒有小米,她也不知道啊?所以她選擇不回答。

「別偷懶!拿裙腳來搓!別想故意把手弄傷了,借口只吃不做活!」 劉志強實力足夠強大,逃出去沈萬自爆範圍不是問題。

但眾多堂口弟子,以及幾位重傷的堂口長老,就困難了。

一眾人在沈萬的自爆下,被炸飛。

所有堂口弟子,以及幾位長老,在這股恐怖的威勢下,毫無抵抗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