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葉旭後來都沒回消息,貝瑤直接問了周淮琛葉旭在哪。

因為葉旭後來都沒回消息,貝瑤直接問了周淮琛葉旭在哪。

據周淮琛所說的,葉旭白天出來玩的幾率不高,沒事都會在家休息。

等了會兒,貝瑤剛要再按一遍門鈴,面前的門被人從里打開。

早在她按第一遍門鈴的時候,葉旭就在裏面看到是貝瑤過來,所以在她抬手的瞬間,就被他一把拉着手腕,整個人被帶進了屋內。。 「國公爺,不必客氣。」楚雲墨又做出請喝茶的姿勢。

蘇國公覺得呼吸都帶着尷尬,同樣是武將,為何攝政王還能保持如此纖細輕盈的身姿,而他站在哪裏都像一頭熊,坐着還是熊。

等得好無聊,要不,找點話說說?這茶杯喝茶,太憋屈,哪有大碗來得暢快。

「攝政王,你怎麼沒有娶媳婦?」蘇國公覺得這是全京城人都想知道的問題。

楚雲墨抬頭看了他一眼,沒想到粗狂的蘇國公,居然跟個娘們似的,操心這些問題。

「沒遇到合適的。」楚雲墨有些抗拒,外面傳聞那麼多,蘇國公對哪條感興趣,就找哪條。

「哦哦,就是那什麼詞,寧缺毋濫,對這個。好,好男人,王爺一看將來就是個好丈夫。」蘇國公也覺得問錯了,干坐着真着急。

楚雲墨放下書,「聽聞蘇國公武功蓋世,要不,我們比劃比劃?」

蘇國公立刻站起來,來了興趣,「好好,老臣也一直都想見識見識攝政王的功夫,請!」

這個好,這才是男人該做的事情。端個娘們唧唧的白玉杯,那哪裏是喝茶,一點都不痛快。

兩個人到校場后都換了一身衣服,蘇國公請楚雲墨先出招。

楚雲墨本不想傷到對方,誰知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蘇國公渾身肌肉爆發,一拳頭差點給楚雲墨振飛。

「國公爺好武功!」楚雲墨為剛剛的輕視抱歉,現在他只有三成內力,如果硬碰硬不一定是對手。

蘇國公的戰鬥經驗豐富,出手就是大招,沒有花花架子。全身力量積蓄在拳頭上,這一拳頭打在一顆百年大樹上,都可以穿個洞。

「那個,老臣不是故意的。王爺不必手下留情,老臣能扛。」蘇國公拳頭將胸口蹦蹦響,這等肉身強度,自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

楚雲墨沒有再言語,避開蘇國公的蠻勁,硬碰硬會輸!

兩個人你來我往,蘇國公是我不管你多少招數,我就一招,打得樂此不疲,酣暢淋漓。

楚雲墨最後是僥倖勝出半招,「國公爺承讓了。」

「不,老臣是真正不敵王爺,您有內傷。」蘇國公用毛巾胡亂地擦著汗。

「帶蘇國公去沖個澡。」楚雲墨沒有解釋是毒,如果蘇國公家小姑娘真跟說的那樣厲害,他很快就可以擺脫被毒操縱的身體。

「哈哈哈,好,老夫就不客氣了。高山,你那身材跟老夫差不多,搞條新褲衩來!!!」蘇國公爽朗地笑着,心情不錯。

高山被嚇得差點摔倒,他哪裏跟蘇國公身材差不多,他這勉強算壯一些,蘇國公那明明是一座山好不好?

褲衩這事情被喊出來,他得想辦法,高山絕對不能讓蘇小姐的爹沒有褲衩穿。

於是他迅速地將府中最胖的人召集到一起,一人拿出一套新中衣,新褲衩。

不出一刻鐘,蘇國公走路姿勢有點彆扭,老臉通紅,特么整個攝政王府居然整不出一條合適的褲衩。

「王爺,國公爺查出來了。」青山看着兩位,直接說嗎?還是要斟酌下說法。

楚雲墨微微點頭,示意可以直接說。

蘇國公滿臉焦急,「你快點說啊!」

。 聞言,秦雲脫口而出:「穆心那小丫頭,跟蘇煙念書的地方?」

豐老苦笑:「陛下,天底下就這一處,恐怕也沒人敢冒充第二處了。」

秦雲笑道:「正好煩悶,進去看看。」

「蘇姨善解人意,說不定她能給朕片刻寧靜。」

「是,那老奴就先退下。」

緊接着,秦雲獨自一人走進太書院,負責看門的禁軍,一看到是他,嚇得當即要磕頭。

「噓!」

秦雲示意所有人噤聲,然後低調走了進去。

朗朗的讀書聲,越發清晰。

一間露天的亭台中,幾個七八歲的孩子正端端正正的坐着,跟一位搖頭晃腦的老夫子念書。

念的正是秦雲做文抄公,搬運過來的「三字經」。

「人之初,性本善。」

「性相近,習相遠。」

「苟不教,性乃遷。」

「……」

浩然正氣的三字經,加上孩子們天真的嗓音,被念出來,彷彿可以洗滌人的靈魂。

秦雲不由一陣舒坦。

目光一閃,看到了梳着羊角辮的穆心。

臉蛋白裏透紅,大大的眼睛,像極了她娘,天生有一種恬靜美人的樣子。

看到她,秦雲就不由想起了穆慈。

稍作停頓,並未打擾這裏老夫子的講課,而是離開。太書院山清水秀,威嚴大氣,有不少閣樓。

興許蘇煙並不在這裏聽課。

一番找尋。

卻無果。

秦雲微微失望,難道今天蘇煙沒來上課?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

「荀彧夫子,學生受教了。」

「得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來到太書院的這些日子,我才覺著往前的幾十年都白活了。」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撫摸鬍鬚,笑呵呵的跨過門檻,顯得精神奕奕。

「哈哈哈!」

「蘇煙,你太謙虛了,老夫在太書院幾十年之久,也從未遇到過一個像你這麼靈性的學生。」

「你說你沒讀過書,老夫真是至今還詫異。」

「陛下讓你來我這裏聽課,真是一尊大佛放進了小廟裏,裝不住,裝不住啊。」

荀彧老夫子說話間,眉飛色舞,像是遇到知己,完全沒將蘇煙當作學生。

蘇煙稍晚一步走出,一身白色的束身長衣,秀髮用玉簪挽住,臉蛋沒有任何粉黛,與往日比起來,平淡了許多。

就如同一株純潔的蓮花,素麵朝天,但絕對美麗。

秦雲在一旁看的一陣出神,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蘇姨了嗎?儼然就是一個少女!

「呵呵,夫子說笑了,學生要學的還有很多。」

「陛下讓我來,就是虛心求學的,在您面前,我永遠都是學生。」蘇煙極其謙卑道。

荀彧老頭的目光悠長,看了她一眼,感嘆道:「唉,你身上的優點太多了。」

「說實話,不該來太書院的。」

「你若是男兒身,就憑你剛才的那一番言論,足以為大夏功蓋千秋了。」

他拍了拍自己大腿,無比惋惜。

「只可惜,只可惜是個女兒身啊。」

蘇煙謙和一笑,美眸里沒有絲毫的做作,正準備開口,眼神卻一閃,發現有人靠近。

秦雲負手,身軀挺拔,很有男兒氣概。

笑呵呵道:「荀彧老夫子,此言差矣,女兒身怎麼了?悲天憫人的菩薩尚且男身女相,你我又何必拘泥於性別?」

聽見聲音,蘇煙跟荀彧大失驚色的轉頭。

「陛下!」

二人同時下跪。

卻被秦雲雙手托起,笑容如春風拂面:「不用多禮,朕只是碰巧路過,進來看看。」

「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呢?」

「荀彧老夫子這麼大的名氣,居然對我家蘇煙如此推崇?」

聞言,蘇煙無語。

心想皇帝萬人之上,怎麼這麼喜歡占自己便宜,什麼叫我家蘇煙?

荀彧老夫子愣了一下,而後拱手道:「陛下,蘇煙姑娘確實很有才幹,不輸男兒,一點就通,值得培養!」

秦雲表情平靜,但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荀彧老夫子什麼人?先帝曾想要拜他為師,但因為一系列原因,荀彧拒絕了。

論才學聲望,大夏沒有幾個人可以企及,否則也做不了太書院的夫子。

但就是這麼一個人物,居然對蘇煙有着如此高的評價!

他深深看了一眼蘇煙。

見狀,荀彧識時務道:「陛下,微臣年邁,得早些回家喝葯,就先告辭了,您和蘇煙聊。」

秦雲本想叫住他,但一想到他在,自己沒辦法放開手跟蘇姨聊天,也就作罷。

心想,有時間找這老頭問問,蘇煙究竟厲害在什麼地方。

「陛下,這可是皇宮,不是怡紅院!」

「你說話能不能注意一下,都把夫子嚇跑了。」

「像你這樣說話,這太書院以後誰還敢教我念書?」蘇煙翻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幾分慵懶,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

秦雲咧嘴一笑:「蘇姨難道不是朕的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