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其腳下,九品蓮台生輝,佛光普照大地!

在其腳下,九品蓮台生輝,佛光普照大地!

「佛界界主,斗戰佛一脈,血和尚!」有人驚呼而出,對於這尊界主,更是忌憚不已。

據說,血和尚是以殺入佛,后成為斗戰佛一脈的領軍人物。

他身上的袈裟,本是金黃之色,但因為久經沙場,殺敵無數,這才導致袈裟變成了血紅!

「怎麼回事?道青雲和血和尚都來了?」

「難道……道雲和殺戮手在萬雪城內發生了不測?」

……

眾人猜測,能驚動這兩尊老牌界主,恐怕是他們的弟子發生了意外。

「古凡塵,這裡是聖界,想必你應該很清楚這裡的情況吧?」

這一刻,無道界界主道青雲,將目光落在了古凡塵的身上。

「什麼意思?我知道啥情況?」古凡塵一臉懵逼,道:「你們該不會認為是我家的那兩個弟子殺了你們家的弟子吧?」

「你們……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古凡塵冷聲道,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古凡塵!你別給我裝蒜!」血和尚冷聲道:「誰不知道你古凡塵想要保住萬雪城內的傳承和秘密,你派出去的弟子,絕對有動機行兇!」

然而,這話剛說完,水不庚和火凌雲的臉色就古怪了起來。

甚至,連其餘世界的界主,也是神色古怪的很。

「血和尚,古凡塵的兩個弟子……才道心境二重……」

終於,有一個界主開口了,搖頭道:「戲命天師古凡塵,威名浩蕩,門下弟子也是極為出眾,但……兩個道心二重的弟子,你們確定能殺了道雲和殺戮手?」

「就是……道雲和殺戮手,難道會這麼弱?」

……

一時間,不少界主紛紛開口,也算是在替古凡塵洗白。

古凡塵也是不斷的點頭,道:「我那兩個關門弟子,資質愚鈍,天賦也不高,我也是隨性了才將他們收為弟子的。」

「至於實力……你們也是有目共睹,他們都一把年紀了,才道心二重……」古凡塵嘆息道,更是不斷的搖頭:「這兩個關門弟子,怕是要辱沒了我戲命天師的威名了。」

「師父,你……你怎麼能這麼說兩個小師弟呢……」上官瑤俏臉微紅,嘀咕道:「兩個小師弟,除了資質愚鈍了點,天賦弱了點,其他的……還好呀……」

(本章完) 當師父的瞧不起自家的弟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數落自家弟子的不是,這也就算了,誰讓古凡塵是戲命天師,威名浩蕩呢。

或許,他是因為要求太高了吧。

但,作為師姐,雖說是在替李瀟和瘋子講好話,但這話……好像和古凡塵說的也沒差別吧。

「胡鬧!你身為師姐,怎能如此詆毀兩個小師弟呢!」古凡塵瞪眼,道:「以後不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詆毀兩個小師弟!」

「這……」上官瑤聞言,嘴巴一扁,當即就露出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

四周,一群人界主,各大世界的弟子聽聞這番話后,也是神色古怪。

說到底,還不是你這個當師傅的先詆毀自家弟子的!

「那為何我的弟子道雲,死在了裡面!?」道青雲沉聲道,其掌中有著一盞命魂燈,並且已經破碎。

同時,血和尚的手中,也有一盞命魂燈,同樣是破碎了!

「呦?命魂燈都破碎了呀?嘖嘖嘖,道雲和那個小和尚死了?」古凡塵看似很詫異,驚呼道:「誰呀,怎麼有那麼大的能耐,居然殺了兩個天驕?」

「……」

「……」

這一刻,道青雲和血和尚翻了一個白眼。

要不是自家的弟子死了,他們能來這裡嗎?

不過,他們倒也是很好奇,這進入萬雪城內的人,有幾個敢對道雲和殺戮手動手?

又有幾個的實力,在道雲和殺戮手之上?

之前,他們一直在懷疑是古凡塵的弟子殺了他們的弟子。

畢竟,古凡塵教出來的弟子,確實很強,一個個都是名震大千世界的強者。

但現在看來,那兩個道心二重的小子,怎麼可能殺的了道雲和殺戮手!

「萬雪城內,危險重重,或許道雲和殺戮手,是死在了萬雪城的機關下了吧。」有界主猜測道。

而這猜測,也是眾人所想的。

可是,水不庚就不同意了!

再強的機關,能把玄水界那麼多弟子同時殺死?

反正水不庚就是不信了!

可是,他們在萬雪城外,進不去萬雪城,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也不知道,只能當做猜測啊。

「什麼!?」

「我玄火界的弟子……怎麼……怎麼都死了!?」

……

就在此刻,火凌雲驚呼了起來,在其身前,三十多盞青銅燈熄滅了!

這就意味著,進入萬雪城的三十多個玄火界弟子,全部死了!

「這……萬雪城內的機關可真夠狠啊,希望我那兩個小徒弟沒事……」古凡塵凝眸,一副悲天憐憫的樣子。

「師父,你心裡是不是在偷著樂?」上官瑤神色古怪,嘀咕道:「兩個小師弟要是死了,你就能再收兩個弟子了……」

「胡說!」古凡塵一本正經的說道:「他們可是我的關門弟子,死了就死了,我是不會再收弟子的!」

然而,這正經還不過一秒,古凡塵不由眉頭一皺,嘀咕道:「要是雲夢界的那幾個小姑娘,肯拜入我門下,我倒是可以破例的……」

「老不正經!」上官瑤瞪眼,對於自家的師父,也是「服氣」的很啊。

而此刻,在萬雪城,那個路口附近……

「真是無語,我和你們有那麼大的仇嗎?非要殺我?」

李瀟渾身是血的躺在路面,距離那路口有著三百里的距離。

而在前方,那路口附近,玄火界的一群弟子的屍體,都還不曾冷透。

李瀟此刻也是很無奈啊,他之前在療傷,不曾想遇到了玄火界的弟子。

無奈之下,只能再次跑迴路邊,將禍水東引,藉助傀儡之手,將玄火界的一群弟子都給滅了。

現在,李瀟心裡很不是個滋味。

他本想著趁亂進入萬雪城,可誰能想到,這傀儡越發狂暴了。

還沒等他摸到路口附近,這傀儡就把玄火界的一群弟子給殺完了。

「這還怎麼進去?」李瀟無奈,拖拉著被傀儡打傷的肉身,慢吞吞的躲到了附近街道的一座小屋子內。

半天後,李瀟正在療傷,並且傷勢也是即將痊癒。

而就在此刻,一大群人來到了那路口附近。

放眼看去,這一次足足來了六百多人!

三百多個大世界的弟子,此刻集合在了一起,沒過多久,便和那傀儡大戰了起來。

這一次,戰鬥可謂是十分激烈!

那傀儡,像是堅不可摧,更是一力破萬法,一人屹立在路口,擋住了這六百多個大世界的天驕!

李瀟在暗中偷看,心裡也是虛的要死。

就憑這傀儡的實力,估計來再多的人,怕也要死在這裡!

「瘋子那傢伙,運氣可真好,怎麼就能被他抓住那空擋,給跑進去了呢!」李瀟腹誹,對於瘋子那運氣,可真是羨慕的沒話說。

「衝進去!」

「殺!」

……

此刻,路口處的戰鬥越發狂暴,各大世界的弟子像是暴走了一般,拼了命,發了瘋似的往裡面沖。

在這等狂暴的攻勢下,這傀儡雖然不曾受傷,但也被打亂了陣腳。

「哦?好機會啊!」

這一刻,李瀟看到了機會,那傀儡居然離開了路口,正在追殺幾個實力極強的天驕。

李瀟瞅准機會,腳下鯤鵬浮現,身若流光,逆沖而出!

嗖!

幾乎是在眨眼間,他便衝出了三百里的距離,一個踏步之下,終於是通過了那路口。

「瘋子!老子來了!」李瀟激動,腳丫子狂奔,使勁的往裡面沖。

同時,他也回頭看了一眼後方的情景,這一看之下,小命都差點被嚇死。

只見,之前那個傀儡,像是浴血魔神一般,正在不斷的追殺各大世界的弟子。

並且,那路口之處,不知何時,又多出了一個傀儡!

這下好了,兩個傀儡如天神一般,一個追殺,一個擋著路口,那些大世界的弟子,能活下去就算不錯了,想要進路口,怕是沒機會了。

「幸好我跑得快……」李瀟嘀咕道,沿著路口后的街道,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然而,李瀟這才跑出去百里,臉色就黑了下來。

「尼瑪!?這麼多!?讓不讓人活了!?」這一刻,李瀟破口大罵,看到眼前那一副畫面,感覺自己離死又近了一步!

(本章完) 李瀟此刻都快崩潰了,只因在他前面,距離他只有百米距離的地方,居然站著一排銀白色傀儡!

之前那路口處的傀儡,實力堪稱逆天,現在一下子遇到這麼一排,少說也有四五十個啊!

這要是動起來,李瀟還不在瞬間被打爆!

「大佬們,小弟就是路過而已,路過……」李瀟輕語,身體有些僵硬,正在慢慢的轉身,想要繞過去。

然而,他這才剛動,前面那一排傀儡也是動了。

嗖!

嗖!

……

剎那間,只見四五十到銀白色的流光飛來,眨眼間,一大群傀儡便將李瀟圍了起來。

「完了,要跪在這裡了……」李瀟臉色一黑,感覺這一會是真的沒救了!

然而,就當李瀟準備等死時,卻發現這些傀儡並沒有出手傷他。

「啥情況?」李瀟懵逼,不等反應過來,便被一隻傀儡扛在了肩上。

隨後……他就這麼被抗著走了……

「這是要把我抗到哪裡去啊?」

「大佬們,你們說句話呀……」

「小弟初來乍到,你們這些大佬,能照顧我一下嗎?」

……

一路上,李瀟發現這些傀儡不傷害他,膽子倒也大了起來。

他嘴裡嘚啵嘚啵的一頓啰嗦,然而這些傀儡完全是在憑著本能做事,更不會開口,壓根就不曾理會李瀟。

如此,李瀟也是心裡無奈,就這麼被人抗著,走著。

直到半柱香后,這群傀儡將李瀟帶到了一座高塔前。

這高塔,便是之前李瀟在萬雪城外圍看到的那座高塔。

如今,來到這高塔下,李瀟這才發現,原來這塔並不是很高,並沒有高聳入雲的那種感覺。

「啥情況?把我帶到這裡來做啥?」李瀟一臉懵逼,完全搞不清狀況。

「呦,你也來了呀。」

就在此刻,那高塔的第一層的門口,瘋子探出了一個腦袋,笑道:「我等你很久了呢,你咋這麼慢?」

「瘋子!?我靠!」

李瀟一看到瘋子,心裡當即就來氣了。

之前把他一個落在外面,要不是他的肉身強大,早就被那銀白色的傀儡打爆了!

「有話好好說!」瘋子一看李瀟的眼神不對,當即就認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