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尋找野果期間,林玄仲還看到一些明顯像是草藥的東西,而且年份很高。再一想之前路上曾看到過類似的東西,不過都被其當成雜草忽略掉,林玄仲頓時有種錯過許多寶物的感覺。

在尋找野果期間,林玄仲還看到一些明顯像是草藥的東西,而且年份很高。再一想之前路上曾看到過類似的東西,不過都被其當成雜草忽略掉,林玄仲頓時有種錯過許多寶物的感覺。

平靜一下心情后,林玄仲採摘一些放到自己的包裹中,但此處長的草藥更多,林玄仲不知道哪種更值錢,最後只好都采了一些。

再往前走草藥更多,看的人眼花繚亂,但是包裹空間有限,最後林玄仲只能看看。

一路向前,一個時辰后,連一隻凶獸都沒看到,以至於林玄仲不禁考慮起關於毒龍嶺的傳聞真假。或許傳聞都是有人故意編造出來的謊話,但看起來此地的確不像有人來,靜悄悄的一片實在令人害怕。

再往前走,那座山越發清晰可見,不知山的另一面是什麼樣子,帶著一份好奇,林玄仲加快了速度。值得一提的是在靠近那座山的路上,包裹中的草藥被林玄仲換了一遍。因為越往裡走,類似的草藥體型越大,長得越大就說明年份越久,藥效越強。

另外,一連走了這麼長時間后,林玄仲還發現了這裡天地靈氣濃郁,所以才能長出如此多的草藥,而在這種地方修鍊對人大有好處,所以繼續往前一段路后,林玄仲又不再急著上山。

選一處空地停下來,把身上東西放在一邊,林玄仲肆無忌憚地練起八荒步,一練就是幾天世間。在具有各種功效的野果輔助下,一直沒有感到疲憊的林玄仲就一直在那練著。練功期間,心脈處的傷勢不斷好轉,體會到這個地方的神奇后,林玄仲只想在這裡完全把傷勢養好。

只是情況並沒朝著林玄仲預期的方向發展,第七天下午,在林玄仲休息時,離林玄仲不遠的湖泊中不時地會有氣泡冒出。

氣泡炸裂產生的聲響吸引到林玄仲的注意,根據氣泡的大小以及多少來看,林玄仲不難想到如果湖泊里有凶獸,那體型一定巨大無比。想起以前看過的那足有幾百丈長的黑蛟,林玄仲趕緊收拾一下東西,準備離這遠些。

只是湖泊里的動靜越來越大,眼看著一個龐然大物要離水而出,收拾好東西的林玄仲趕緊朝著遠方跑起來。

「昂……」,一聲轟鳴,在林玄仲跑到幾裡外后,一個渾身漆黑、身體粗壯的物體衝出水面。

當看清那巨大的物體是蛇頭時,林玄仲想起了關於毒龍嶺的傳言,事實證明,毒龍嶺里真有一條大蛇。

那已經衝出水面的身體已經大到無法用言語形容,難以想象如果被這條大蛇襲擊,一個武修有多少生還的可能,驚懼之下,林玄仲邁開了腳步。

等跑到幾百米外,躲在一棵樹后,林玄仲小心地觀察著那條大蛇,那粗壯的身體以越發迅猛的速度衝出水面,朝著岸上落去。

粗壯的身體比林玄仲面前需要三人合抱的樹還粗,一個對比之後,林玄仲已無法想象要是這條大蛇跑到一座小城裡會怎樣,恐怕八階武修盡出也極難對付。

之前那身堅如鐵的龍鳥與眼前大蛇相比簡直是不值一提,如果身體大小是力量的象徵,大蛇的力量已經無法估量。 第1029章險境求生

在林玄仲驚訝那條大蛇的體型巨大時,那條大蛇不知怎的突然間像是發現獵物般,一搖頭竟然直朝林玄仲的逃跑方向游到岸上,然後龐大的身體扭動起來。

別看大蛇的體型巨大,但是速度奇快無比,一轉眼尾巴到了岸上,看起來有幾十丈長,巨大的身體所過之處,不管是草藥還是雜草全都變成草渣。

在林玄仲震驚無比地想著要不要逃跑時,那條大蛇昂起的頭顱正好出現在林玄仲的視線中,四目相對,林玄仲頓時有種被大蛇發現的奇特感覺。再一看,那條大蛇似乎正朝著自己過來,一種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背對著樹,林玄仲拔腿就跑。

一邊跑,一邊想著那條大蛇一定是在出水之後察覺到其身上氣味才追過來,明白自己是如何被發現后,林玄仲渾身顫慄起來,有種跑不動的感覺,因為林玄仲已經想到只要在這片區域根本就逃不掉,大蛇會一直依據氣息追他。

絕望的情緒瞬間籠罩在心頭,本想加快速度的林玄仲慢了下來,但後面的那條大蛇卻並沒有停下,龐大身體不停扭動,轉眼距離林玄仲只有百米來遠。

身後的動靜傳入耳中,回頭一看,那有半個人高的巨蛇就在身後,越來越近,這一看,林玄仲被嚇得渾身汗毛豎起,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感籠罩在心頭,心臟狂跳個不停,呼吸急促,讓其有種心口快要炸裂的感覺,但實際上跑的並不快,林玄仲的情況完全是被那大蛇給嚇得。

以前種種經歷磨礪出來的堅強意志似乎都不管用,沒能給林玄仲帶來任何自信,林玄仲心裡只有一個逃跑的念頭,能跑多遠跑多遠。可惜身體與意識的合作不太完美,沒多久反而被大蛇攔在前方。

只見巨蛇昂著頭,張著那張可以一次吞下幾個人的大口,惡狠狠地盯著林玄仲。

直面巨蛇時,林玄仲只感覺以自己的體型給巨蛇當點心都不夠,但巨蛇的確是一副要將其吃掉的樣子。思緒一轉,林玄仲忽然覺得自己陷入目前處境的唯一原因是誤闖了大號巨蛇的領地。

當大蛇的脖子伸過來時,林玄仲心裡只剩下一個想法,早先應該相信傳言才是,果真沒人看到過大蛇的全部身體,因為看到的人都死了。

絕望的情緒籠罩在心頭,眼看著巨蛇靠近,林玄仲心裡卻生不出一點反抗的念頭,似乎所有意識都已經認定自己必死無疑,但當大蛇口中的腥風迎面而來時,林玄仲的身體卻不受控制地離開原來位置。

六步八荒一走,從原先的位置離開后,停在側面位置的林玄仲雖然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身體如此不爭氣,在必死無疑的情況下還要選擇反抗,但還是因此有了想活命的念頭。

另一邊,大蛇見林玄仲遠遠避開,一縮脖子后再次咬來,身體雖然巨大,但動作還算靈活,一轉眼攻擊林玄仲幾次。

在慢慢感受到身體不再受恐懼影響后,林玄仲不停地施展著六步八荒,以保證自身安全,一次又一次在那巨蛇的攻擊下死裡逃生,體型小終究給其帶來一些優勢。看起來巨蛇還是對付體型大的獵物更簡單一些。

在連連避開大蛇的幾次攻擊后,想到大蛇的身體太長,無法用尾巴攻擊,林玄仲的信心漸漸增多。

不多時,林玄仲便想到大蛇的體型如此巨大,實力可能已經達到九階武修的層次。根據古書記載,巨蛇應該不用日常進食,只需藉助天地靈氣修鍊便可,因此林玄仲可以想到的是巨蛇之所以在攻擊,是因為他還活著,事實上巨蛇並不是想吃他。

在有這樣的想法后,林玄仲又接著想到要不要先裝死試試,但在看到巨蛇那一口可以將人撕碎的利齒后,林玄仲又迅速改變主意。

再次連連避開大蛇的幾次攻擊后,林玄仲開始往那些樹木密集的地方跑。

與此同時,巨蛇在其身後緊追不捨,動靜雖大,可一直沒能追上林玄仲,因為那些樹木不僅對大蛇的視線有一定影響,對大蛇的移動同樣有一定影響。

一段時間沒有受到大蛇攻擊后,林玄仲的心緒慢慢放鬆下來,漸漸有了一個對付大蛇的想法。既然大蛇的身體如此之長,只要找個樹木密集的地方,讓大蛇的身體相互盤繞起來,到時候動彈不得,他便可藉機逃走,這就是林玄仲的想法。

只要跑遠一點,氣息一淡,說不定就能完全擺脫大蛇,這樣一想,林玄仲立刻打起精神,趕緊四處尋找樹木生長茂密的地方。不多時,還真發現一處位置,於是林玄仲邁開腳步往那邊跑,大蛇自然依舊在其後面緊追不捨。

一轉眼,林玄仲把大蛇引到那處區域,圍繞著那十數棵參天大樹轉上一圈后,林玄仲又在那些樹間來回穿梭著。

沒多久,那果真上當的巨蛇身體與那些粗壯的樹木纏繞起來,光滑的身體與粗糙的樹皮產生巨大摩擦,越是用力纏的越緊,不一會,大蛇便感受到那些樹木施加給其的力量,但還是沒有放棄地繼續追著林玄仲。

眼看著大蛇長長的身體一圈一圈疊加起來,已經組成一個四面高牆般的圍欄,林玄仲卻一點都不擔心。

等注意大蛇速度越來越慢,那條脖子變得越來越短時,一個飛身踩著大蛇那有半個人高的身體,再往上一躍,林玄仲便要從這圍欄中跳出去。

一旦成功,按照林玄仲的想法那時就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不用再擔心大蛇追他。大蛇雖有些靈智,但終究還是比不上人,在林玄仲這樣高興的想著時,那條大蛇張著大嘴加快速度向林玄仲靠近。

起初的確拉近了與林玄仲之間的距離,但是很快因為身體受到牽扯,張開的大口一合,整個頭部離林玄仲越來越遠,眼看著林玄仲就要脫身出去。

而就在林玄仲再次踩到大蛇的身體時,變故徒生,只見大蛇原本合上的大口再次張開,緊接著,像是在吸氣般對著林玄仲的身體一吸。

當林玄仲最後躍起時,一股巨力突然作用在其身上,讓其往前跳躍的身體為之一頓。當林玄仲好奇地回頭查看時,那條大蛇張著的大口讓林玄仲意識到是那大蛇在吸他。

沒想到大蛇還有這樣的本事,當感覺到身體要下落時,停在空中的林玄仲一個用力,想要一次擺脫大蛇的吸引,可惜大蛇的力量越來越大,最後身體反而不受控制地向後倒飛。大驚之下,落在蛇身上的林玄仲趕緊伸手抱住面前的那棵大樹。

抓著那粗糙的樹皮,總算沒被吸過去,但是問題並沒有那麼簡單,大蛇還在吸氣。隨著力量增大,不久林玄仲便有一種被一個人用力拽著的感覺,而且是拽著全身各處,尤其是那裝著東西的包袱帶子勒的林玄仲胸前生疼。

抓著那棵大樹的兩支手臂青筋暴露,要不是腳下還踩著大蛇的身體,還是會被吸過去。實在沒想到大蛇還有這種能力,感受著那股吸力還在變大,不知要持續多長時間,林玄仲的精神遭到巨大打擊。要不是因為對死亡的恐懼促使身體爆發出絕強的氣力,林玄仲真的難以堅持下去,但現在的處境也未必安全。

那條大蛇像是有著無窮的力量般,吸的林玄仲腳下站立不穩,偏偏蛇皮又滑又軟,使不上力。面前的樹榦太粗,不能雙手匯攏,無法借力。一人一蛇這般僵持之下,那粗壯的大樹竟然傾斜起來。

這一傾斜直接讓林玄仲的雙腳離開了蛇身,往後上方慢慢地抬了起來,離那張著的巨口越來越近。回頭一看,林玄仲又是汗毛倒立,只好加大雙手上的力氣。

只是即便把樹皮都擦掉了依舊只有那麼大的力氣,林玄仲只能依靠運氣。

另一邊,在不斷掙紮下,大蛇的身體又向前伸出一段距離,一轉眼離林玄仲的雙腳已不到半米。如果林玄仲的腳被大蛇咬到可能會直接殘廢,因為大蛇可以咬碎骨頭。情況越發緊急,林玄仲卻只感覺到自己雙手越發無力。還好就在這時大蛇的吸力突然變小,讓林玄仲看到一絲轉機。

緊接著,林玄仲感到身後的拉扯力不再那麼強大,原本橫著的身體開始往下落,一點一點直到重新踩在大蛇的那一段身體上。

當感覺到作用在身上的力量全都消失后,林玄仲的雙手不由自主地鬆開大樹,貼著大蛇的身體滑落在地。剛才那一會工夫幾乎讓林玄仲用盡全力,落在地上后,靠著大蛇的身體渾身癱軟無力,想動都動不了,但是那大蛇卻沒有停下。 第1030章計困大蛇

見林玄仲摔在地上,大蛇張著大口直接咬來,那血盆大口讓林玄仲眼前一黑,即便身體乏力也阻擋不了這份恐懼。在林玄仲又一次覺得自己必死無疑時,結果大蛇的嘴在靠近林玄仲還有兩米遠時便無法向前,大口一合咬到的儘是空氣。

律師牆角不好撬 面前一陣腥氣過去后,林玄仲睜開眼睛,見大蛇縮回脖子不由得覺得奇怪。再一看,大蛇一個抖動,又張著血盆大口咬了過來,林玄仲被嚇得再次閉上眼睛。

不多時,當林玄仲再次睜開眼睛時,林玄仲又發現大蛇縮回脖子。想想剛才的情況,當大蛇第三次攻擊時,林玄仲自然而然地發現了問題所在。原來不是大蛇有意要嚇唬他,而是大蛇因為身體受制咬不到他。在連連確認自己的推斷沒錯后,林玄仲反而因為心情放鬆笑了一起來。

一邊抓緊時間恢復體力,一邊讓大蛇咬個夠,按照林玄仲的打算,等到大蛇沒有力氣停了下來時,他就有力氣跑了。

要說大蛇的力氣真的大的驚人,十幾棵參天大樹陪著大蛇的動作一會動一下,林葉抖動的聲音如同一陣疾吹過一樣,一次又一次,聲勢驚人,嚇得林玄仲沒法安心運功。

想到方才被大蛇吸的情況,林玄仲隨手把劍插在地上。如果大蛇再來一次,那就要靠這把斷劍來借力。暫時體力還沒恢復多少,林玄仲不敢輕舉妄動。 強行復婚:冷心前夫惹不起 做好這個保障后,林玄仲又向大蛇看去,大蛇與樹之間纏的太緊,一連攻擊那麼多次並沒靠近他多少,這讓林玄仲很有信心等恢復體力再跑。

只是事情並沒有朝林玄仲預期的方向發展,在那大蛇意識到咬不到林玄仲后突然停下來,然後昂著頭部一動不動。

那奇特的情景令林玄仲有些驚訝,結果很快令林玄仲意外的事再次發生,感受著背後一段蛇身的繃緊。再一看,那些樹竟然開始往不同的方向傾斜,像是受到很大的力量推動般,那一幕情景讓林玄仲的雙眼瞪的老大。

在林玄仲想著大蛇是要把那些樹給扯到時,大蛇又把頭部直挺挺地向林玄仲伸了過來。 愛情公寓之新的起航 明白大蛇是想更接近自己時,林玄仲趕緊拔出劍從地上爬起來,想趁大蛇沒過來之前爬出去。

只是林玄仲剛轉過身,身後便傳來一陣吸力,猛地站住身體后,不用多想,林玄仲已然猜到大蛇又玩起了剛才的把戲。大驚之下,林玄仲趕緊找東西借力,但那樹被大蛇的身體擋住,蛇身又太滑,一次沒能跳到蛇身上后,林玄仲只感到身後的力量越來越大。

慌忙退後兩步,就在林玄仲以為要著了大蛇的道時,眼前一晃,那把斷劍出現在視線中。靈光一現,林玄仲用盡全力回到原來位置把劍把蛇的身體里扎,結果並沒扎進去,但劍身卻卡在蛇皮上,多少讓林玄仲有了借力點。雙手抱住劍柄,用力地往下插,一點一點刺破蛇的皮肉。在雙方共同用力下,劍身倒還真的扎了進去。

蛇肉無比緊實,等劍身進入一部分后,林玄仲找到了借力點,總算好過一些。

另一邊,可能是大蛇吃痛,反而更加用力,那吸扯力越來越強,吸的林玄仲心裡不踏實,更重要的是那些樹已經大大傾斜,蛇頭離其越來越近,這樣下去,最後還是要遭殃。

不知道大蛇哪來那麼大力氣,在林玄仲拚命掙扎時,一些樹枝、樹榦斷裂的聲音傳來,刺激著林玄仲的心神。

飄落的葉子被那大蛇吸入口中,原本一人一獸之間還有著兩米的距離,現在只剩下一米不到。

剛恢復的一點元力又被用掉,絕望的情緒再次籠罩心頭,那插在蛇身里的斷劍幾次要出來,蛇身上那一處位置已血肉模糊,林玄仲的手都已伸到裡面。即使如此,還是有種萬分危險的感覺。

身後的吸力越來越大,大蛇幾乎集中全身力氣只想咬到林玄仲,現在還在縮短與林玄仲之間的距離。只要有一棵樹從根部斷裂,就能碰到林玄仲。

強烈的危機感下,林玄仲不斷身體前傾,可惜最終因為蛇身擋著,前進的距離有限。

還好令林玄仲意外的事再次發生,似乎覺得能碰到林玄仲,大蛇又停止吸氣,然後像剛才那樣攻擊著林玄仲,讓林玄仲一次次體驗直面死亡的感覺。

直到「噼里啪啦」的一聲巨響,一棵樹應聲倒下,大蛇猛地向林玄仲沖咬過來,一張大口吐出來的腥風灼人,不敢鬆開劍的林玄仲頓時被嚇得一聲大叫「啊」,但就在那蛇的嘴快要碰到林玄仲時又合上了。

因為那倒下的樹壓倒另一顆樹上面被抵住,大蛇不能再往前一點的原因便在於此處。死裡逃生后,林玄仲幾乎是下意識地縱身一躍,跳到大蛇的一截身體上,然後再往上一跳,跳到大蛇的另一截身體上。在大蛇還沒反應過來時從最上面一躍而下,這一次身後沒有力量吸引,林玄仲十分幸運地跳了出去。

另一邊,大蛇見林玄仲從其眼前消失,一縮脖子再次往前,帶動著十幾棵樹極力追擊,原本互相抵著的兩顆樹都倒了,噼里啪啦一陣聲響,大蛇的頭部直接探到由其身體組成的圍欄外,但落在地上的林玄仲已經再往前跑,大蛇根本夠不著。

眼看著林玄仲跑遠,大蛇又縮了脖子試了幾下,但終究氣力有限,那些樹對大蛇的牽扯力量太大,大蛇又因為交叉在樹上,身體各處施加的力量相互抵消,沒法全力追擊林玄仲。

確認自己安全后,林玄仲拍著胸口站在遠處,喘著大氣看著那條大蛇掙扎,一邊看,一邊笑,回想起剛才那種死去活來的滋味,這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更令其振奮。

見大蛇在掙扎時露出痛苦表情,林玄仲是越看越舒心。而那些樹在大蛇的掙紮下,一抖一抖,還是那樣的聲勢嚇人,只不過大蛇不能明智地駕馭自身力量,那些樹東倒西歪,明顯是大蛇在朝各個方向發力。

見大蛇不斷削弱自身力量,林玄仲越發放心,站在一旁只等大蛇的力氣用完,然後去找大蛇復仇。

一段時間后,大蛇的掙扎越發虛弱,像是力氣真要用完般讓林玄仲完全放心下來。在那裡坐下后,回想剛才被大蛇困住的情形,那一番折騰直讓人不敢多想。

在心力疲憊的情況下,林玄仲不想逃。而且在林玄仲看來,若是大蛇能強行掙脫出來,到那時一定會沒力氣。如果還有力氣,那就自認倒霉,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這樣一想,林玄仲是更不想動了。

在繼續觀察下,那條大蛇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痛苦,突兀地咆哮起來,發出陣陣類似牛叫的聲音。

大蛇一叫,那些樹木抖動地更加厲害,像是都要被大蛇一下子給絆倒般,那些樹承受著來自相反方向的氣力,如果這樣大蛇還能把那些樹給連根拔起,林玄仲無法想象大蛇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在林玄仲滿是驚訝的目光中那些樹的確抖動地越發厲害,而且傾斜向各處。

如此恐怖的情景嚇得渾身無力的林玄仲趕緊起來,結果霹靂嘩啦的一陣聲響中,只見大蛇像是掙脫束縛般,身體直直地向前,不斷拉近與林玄仲之間的距離,而大蛇身後那些樹東倒西歪地倒了下去。

最不希望的事情終究發生,見大蛇昂著的頭部離其越來越近,林玄仲轉身就跑,頭也不敢回,但就在那些霹靂嘩啦的聲響間,一道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轟」的一聲,還是讓林玄仲停下腳步。

回頭一看,原先昂頭挺進的大蛇摔在地上,長長的脖子后,大半身體都被壓在那些倒了的樹木之間。到最後,大蛇還是證明自身恐怖至極的力量,也正因為這次證明用完力量,無力地掙扎幾次后,林玄仲在大蛇那兩顆不比人頭小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絲可憐,大蛇似乎已意識到自身情況有多糟糕,而且還為此感到了害怕。

只是儘管如此,林玄仲依舊不敢輕易靠近。等了一段時間后,精力恢復一些的林玄仲遠遠繞到大蛇身後。看著那些東倒西歪的樹,還有大蛇那相互擠壓的身體上裸露的傷痕,林玄仲知道剛才大蛇與那些樹較量時傷到自身。

那些傷痕可能是大蛇現在痛苦的根本,儘管如此,為了出氣,林玄仲還是對著巨大的蛇身踹了幾腳,盡撿傷口處踹,好好地出一口惡氣。不過可能林玄仲的力氣太小,相對大蛇周身的疼痛而言,根本沒讓大蛇有什麼反應。 第1031章領地之主

踹了幾腳后,在自覺尷尬的同時,林玄仲反倒可憐起大蛇來。現在想想,如果大蛇不攻擊自己,不會落到這種境地。而根據眼前的情況看,只有一把斷劍在手,即便知道救出大蛇,大蛇也沒力氣攻擊自己,林玄仲還是有心無力。

在確認沒法幫到大蛇的情況下,整理一下衣裝,林玄仲準備抓緊時間離開。

「昂……」結果就在林玄仲要走時,大蛇突然發出了陣陣低吼,像是在哀嚎般,那聲音聽起來有些悲戚,聽的林玄仲忍不住停下腳步。回到前面一看,大蛇的樣子比之前更加可憐,讓林玄仲實在邁不開腳步。

當林玄仲想儘力幫一下大蛇時,腳下的地面突然抖動起來,而且抖得越發明顯,沒多久就讓林玄仲有種地動山搖、站立不穩的感覺。

「昂……」的一聲,遠處突然傳來一道類似傳說中龍吟般的聲音,緊接山崩地裂般,一些巨石擊撞、樹木斷裂的聲音響起,眼前所有景物晃動起來,林玄仲的身體不受控制地跟著地面抖動。

無法保持站立之下,林玄仲趕緊抱緊旁邊的樹,只是那棵參天大樹同樣抖的厲害,讓林玄仲心慌。當林玄仲意識到剛才的聲音可能是來自一條更大的巨蛇時,差點把自己嚇暈過去。

當晃動地感覺小些時,左側持續傳來的巨大聲響讓林玄仲意識到有一個龐然大物正在向這邊逼近。

之前在荒野中穿梭只是用劍砍些雜草,現在耳邊卻儘是碎石撞擊,林木斷裂的聲音,光是聲音聽起來就已經可怕無比,再想想那參天大樹如此輕易地被折斷,林玄仲很想逃,但卻邁不開腳步。

因為那些樹木折斷的聲音非常連續,好似有一個龐然大物在以極快的速度過來。在想到來的東西可能和大蛇有關係,林玄仲只恨自己剛才還有心情去踹那大蛇,沒有及時逃跑,現在被嚇得腿軟,想跑都跑不了。

聲音越來越近,沒多久,正如林玄仲所想,一隻巨獸出現在視線中。只是露出一點身體,看起來已經大到無法用言語形容,所過之處,不管是多麼粗壯的樹木一折就斷。

當那巨獸停在離林玄仲不遠的地方時,身體幾個搖擺,周圍的大樹全都向兩邊倒下,很快露出那巨獸的身體。當注意到巨獸的身體與大蛇十分類似,算得上是放大多倍的大蛇時,林玄仲的眼睛快要瞪出眼眶,在那巨蛇昂著的頭顱下,只感覺自己無比渺小。

「昂……」巨蛇張開那無法形容的路口,一聲嘶鳴,林玄仲周圍的樹應聲倒下,無巧不成拙的是林玄仲並沒有被風吹走,而是落在了離大蛇不遠的地方。

緊接著,一個巨大到如同一間房屋大小的蛇頭臨近,不用張口,那威勢便把林玄仲嚇得渾身乏力,斜坐在地上,林玄仲甚至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

在林玄仲以為巨蛇要吃他時,巨蛇粗壯的身體從其頭上過去,沖著那小蛇嘶鳴一聲。坐在那陰影下,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音一驚,林玄仲渾身戰慄。

下一時間,陰影退去,只見那條巨蛇先收回脖子,然後張開大口對著林玄仲一吸。

緊接著,一股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力量作用在林玄仲身上,還沒來得及掙扎,林玄仲已經飛了起來。再一看那巨蛇的巨口,林玄仲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終究是因為魯莽葬送了撿回來的一條命。

當林玄仲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巨力牽扯著身體,讓林玄仲直接感到異常。強行轉身往後一看,一個兩肢直立,外形極像靈牛的凶獸站在空中,正張著大口吸氣,而且氣力一點不比那巨蛇小。

那種被兩股力量牽扯身體快要被撕裂的感覺,讓方才已經認定自己會死的林玄仲感到無比奇特。

下一時間,巨蛇那邊加大力氣把林玄仲的衣服撕裂出幾道口子,讓生不如死的林玄仲瞬間驚慌起來,緊跟著,後面同樣傳來一股巨力。就這樣,一來一回不知重複多少次,最終停在半空中的林玄仲在昏迷幾次后摔了下去。摔個四肢朝天,七葷八素,但的確被摔醒了。

「老兄,可否給我一個面子,放了這不長眼的小娃?」忍著周身疼痛,林玄仲伸手揉揉腦袋想確定自己有沒有死,結果一道粗獷而又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下一時間,林玄仲暈暈乎乎地又看到那條巨蛇的大嘴閉合幾次。

「老兄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把那小傢伙救出來,」一轉眼,身後又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接著在林玄仲的意識稍微清醒一些時,那頭巨蛇又像是在說話般,嘴巴連連動了幾下,發出一些沉悶的聲音,反正林玄仲是聽不懂。

「我自會給老兄一個滿意的答覆,」一個轉身,林玄仲又看到那長得很像靈牛的凶獸對著巨蛇說了一句。

「你小子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非要跑到這種地方來鬧事,」而就在林玄仲想著眼前的凶獸會不會是之前那個靈牛的親戚時,又是一道聲音傳來,熟悉的聲音刺激著林玄仲那還有些暈乎乎的意識。

緊接著,在林玄仲關注下,那個凶獸的身體無限縮小,一直縮小到林玄仲能認出的程度。

「還不快給前輩道個歉?還在那愣著作甚?」直視著林玄仲,靈牛很氣憤地問了一聲。

看了看靈牛又看了看大蛇,越發清醒的林玄仲在認出靈牛後,很快想到靈牛再說什麼。

「晚輩誤闖前輩領地,打擾前輩靜修,請前輩見諒,」一轉身,林玄仲趕緊向那巨蛇賠罪。

一陣動靜后,那頭巨蛇轉身離去,留下那不能動大蛇陣陣低吼,那聲音聽起來像是捨不得巨蛇離去般。

「還不快過來,還在那愣著作甚?」見林玄仲不敢抬起頭,像是在等那已經離去的巨蛇發話般,靈牛沒好氣地催了一聲。

「是你?」回過身,心神不定的林玄仲還是把問題問出。

「不是我,誰敢跑到這種地方來救你?幸虧我發現的及時,要不然你小子活不過今天。」

見林玄仲還不能確認自己的身份,靈牛真想過去給林玄仲兩巴掌,好讓林玄仲清醒清醒。

「剛才那個前輩是?」確認靈牛的身份后,林玄仲繃緊的神經總算得到放鬆,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那已經離開的巨蛇。

「當然是這處地方的主人!」

「那它?」得到靈牛的答覆后,林玄仲又用手指著那還被樹壓著的大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