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朱莉眼裡,羅陽和洪佳欣便是一對小情侶,小打小鬧,再正常不過。

在朱莉眼裡,羅陽和洪佳欣便是一對小情侶,小打小鬧,再正常不過。

起先,洪佳欣臉蛋雖紅,卻是淡淡的一層,清純中帶著三分嫵媚。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手臂被他箍住了,只有小臂與手指能動。她準時還能作出反擊。

見羅陽目光垂下射過來的方向,便知他在看哪裡了,洪佳欣幽幽地剜了他一眼。

彼時,他正掀起簾瞥她,二人目光相接,他微微一笑,暫時收回了目光,左右飄忽了一會兒,又將目光釘在她飽滿的上圍處了。

欣賞了她的胸脯,他深深地震憾了。

那種又圓又嫩,豐滿而養眼,堅挺而怡神,白皙而細膩,左右如此對稱的畫面堪稱上乘藝術品,兩座雪山擠出的一條細長深邃山溝,平添三分神秘與夢幻。

每每見了她那兩顆粉潤,他便會聯想到純白的牛奶,口就會幹渴起來。

洪佳欣的體香又悠悠地涌過來,便如浸泡在一團香氣里,聞之教人神魂舒爽,可惜卻很口渴,羅陽禁不住又舔了舔嘴唇。

曾經,他向唐桂花請教過,據說女人懷孕生了小孩后,才會有奶。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美女的上圍蓄滿了酸甜的奶,男人若有女朋友或老婆,口渴時便可張口吮一口。算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自從聽了唐桂花的解釋,微微遺憾,卻未能全信。

美人的上圍若只能在懷孕生小孩后才有奶,平時若沒奶,豈非癟下去了?何以仍然如此成熟飽滿?

羅陽還是想親身體驗一番,若當真吮不出奶,則算唐桂花贏了。

現今就有兩座鮮嫩的雪山近在咫尺,除了感覺是很完美的藝術品之外,腦海里唯一的一個念頭便是想要驗證一下自己的想法:沒有生過小孩的黃花閨女是否也有奶。

在學校,即使是生理課,老師也不會深入講解這種平常卻又神秘的知識。

談人的身體,不止是一種難以啟齒的行為,更被視為不道德的舉止。談論女人的身體,堪比洪水猛獸,誰談誰是孫子。

羅陽活了十幾年,對美女的嬌軀是既好奇又感興趣,大半是出於不了解,想要好好研究一番,從生物學的角度去獲取更多的知識。

自從獲得《神農經》,體內有了真氣后,羅陽的視力與聽力都比常人要高一二個檔次。

目光射在洪佳欣的上圍處,能看到她呼吸時胸脯有韻律地起伏著,兼且是透視的情況下,當真看得津津有味,出神三分。

他在想,她的上圍那麼飽滿,裡面盛的不是奶,那會是什麼?

若是只在生了小孩后才有奶,那麼多奶又蓄在哪兒。這等小小問題,卻深深地困擾著愛好求知的羅陽。

洪佳欣見羅陽兩眼有點兒發光,看人看到目不轉睛,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幸好她不曾知道他擁有透視能力,不然會窘到想鑽入地縫。

彼時,她只有小臂與手指能運動,便用食中二指去鉗他的肋部。

羅陽正在作人類最高端的沉思,忽覺兩肋傳來一陣微微疼痛,顫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洪佳欣見他嚇了一跳的樣子,忍不住抿嘴而笑,極力噙住笑聲,嬌軀卻是隨著嬌笑而有節奏地抖著。

目光本來就射在她的上圍處,見到那兩座雪山又呼之欲出地動了起來,羅陽微微張開了嘴,心想若是那兩顆粉潤觸碰到嘴巴,那可不能怪他吮一口。畢竟他是被動方,不承擔責任。

可是,雖是2厘米左右的距離,卻不見雪山撞過來。

正在聚精會神祈禱時,卻聽朱莉說道:「牛仔,你是去鷹雁武館找人,還是去要人?」

那伍英宏是鷹雁武館的學徒,今日或許不在武館,也未可知。

但,只要讓鷹雁武館的教頭出面找出伍英宏,則是最為有保證的一種尋人方法。

「我去要人。」羅陽說道。

「鷹雁武館的勢力非常大,你不是說要開武館?若得罪了他們,你開武館可能會遇到麻煩。」朱莉提醒道。

這一點,羅陽曾考慮過。鷹雁武館開了那麼多年,桃李滿縣城,算是盤根錯節的一棵巨樹。惹了鷹雁武館,實屬不明智之舉。

然而,唐桂花那萬分希冀的眼神歷歷在目,不但她,還有她的全家都將希望寄托在羅陽的身上。

若不出面幫她,那她一家將陷入萬劫不復之中。他向她立下誓言,承諾會幫也擺平此事。她正在等他的好消息。

他是她的避風港灣,她下半生能否幸福,跟他現今能不能幫她處理這個麻煩有直接的關係。

在左右為難之中,羅陽選擇堅決幫唐桂花,作為鄉親也好,作為情侶也好,他想既然答應了要為她做這件事,絕無食言的道理。

他自己也要開武館,若屆時鷹雁武館敢上門找碴,水來土擋,人來人擋,決不低頭退縮,大不了就跟他們拚到底,打出一條血路。

「這個我清楚。咱們先禮後兵。理在咱們一方,我想他們怎樣也抬不過一個理字。」羅陽說道。

「要是他們仗著人多,不將你放在眼裡,就是不理睬你的要求呢?」洪佳欣又輕輕地鉗了一下他的肋部,引起他的注意。 「殺」秦昊看著了黑袍人殺了過來,冰冷的說道,瞬間殺向了黑袍人。

「碰」秦昊的火煌劍和黑袍人的身體碰撞到了一起,迸發出了一道巨大的聲響,然後便看見了秦昊直接被擊飛了出去,飛出了十幾米才穩定了下來。

「好強的肉體」秦昊看著黑袍人,感受到了手上麻痹的了,輕聲的說道。

「殺」黑袍人,看見了秦昊被擊飛了出去,腳蹬大地,瞬間沖向了秦昊,完全不等秦昊有任何反應的機會,一瞬間便衝到了秦昊的面前。

「戰」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快速的挑戰,然後再次和黑袍人戰鬥到了一起。

「哐哐哐……」秦昊的長劍和黑袍人不斷的碰撞,秦昊在戰鬥之中不斷的落於下風,黑袍人的身體居然完全能夠和秦昊的火煌劍一拼,完全不落下風,而且還穩穩的佔據到了上風。

「給我滾」黑袍人和秦昊廝殺在一起,然後看見了黑袍人怒吼道,黑袍人的力道再次增加了幾分,黑袍人一拳直接將秦昊轟飛了出去,秦昊如斷線的風箏撞到了幾顆大樹,然後倒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黑袍人擊飛了秦昊,然後沖向了秦昊,毫不留情的一拳轟向了秦昊的頭顱,這一拳打在了秦昊的頭上,秦昊絕對會死的不能夠再死了。

「轟」黑袍人一拳落下,秦昊艱難地躲避了過去,黑袍人這一拳轟在了土地上面,便看見了土地居然開始出現了裂縫,裂縫不斷的擴大,直到擴散了足足十米才停止了下來。

「咕嚕」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咽了咽口水輕聲的說道。

「人形妖獸」

「殺殺殺…」黑袍人冰冷的說道,然後再次進攻,秦昊看見了再次抵擋了起來,秦昊和黑袍人的戰鬥之中不斷的落在下風,甚至傷勢已越來越眼中,畢竟黑袍人完全壓制著秦昊,讓秦昊完全沒有辦法進攻,只能夠被動的防禦著。

「混元勁」秦昊擊退了黑袍人,然後怒吼道,秦昊知道面對這個如人形妖獸的人類,完全不能夠放鬆,放鬆可能便會被他瞬間殺死,秦昊怒吼道,然後直接使用了秘法,秦昊的氣息不斷的增強,直到修為達到了武士九段的境界才停止了下來。

「火雲劍」秦昊低吼道,玄氣爆發,劍意爆發,瞬間使用了武技一劍斬向了黑袍人。

「意境?」黑袍人看見了秦昊的身上居然出現了意境低吼道,然後身上的殺意更加濃厚了幾分,眼神更加冰冷的看著秦昊。

「猿王拳」黑袍人看見了秦昊使用了武技,感受到了秦昊的武技冰冷的說道,然後一拳轟了出去,這一拳轟出,如一頭猿王級別的妖王存在一般轟出一樣。

「爆」一聲巨大的響聲,拳頭和如火雲一般的長劍瞬間碰撞到了一起,火雲不斷的灼燒拳頭,拳頭已在不斷的驅散火雲,兩者碰撞到了一起,完全不分上下。

「次次次……..」長劍和拳頭不斷的出現火花,不斷的爆發出光芒。

「給我破」秦昊和黑袍人不斷的怒吼道,然後看見了秦昊被猿王拳一拳轟飛了出去,黑袍人已不好受,秦昊這一劍斬在了黑袍人的身上,黑袍人的身上出現了一道劍痕,鮮血不斷的從黑袍人的身上流出,血紅色的鮮血非常的耀眼。

「噗」秦昊被擊飛了出去,連吐了幾口鮮血,臉色蒼白,站著哪裡都比較搖晃。

「很好,非常好,你居然能夠傷了我,你能夠知曉我的名字」黑袍之下的黑袍人看著身上的傷勢,迸發出狂暴的煞氣,黑袍人冰冷的說道。

「殺你之人,乃妖王朝羅宣」羅宣冰冷的說道,然後瞬間殺向了秦昊,這一刻羅宣如妖獸一般,煞氣騰騰,一股狂暴的妖氣迸發,這一刻羅宣的速度提升了不止一倍。

「碰」羅宣瞬間達到了秦昊的面前,秦昊還沒有反應過來,羅宣直接被一拳轟飛了出去,然後羅宣再次消失,一拳再次擊打在了秦昊的身上,這一刻秦昊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羅宣宛如擊打皮球一般擊打秦昊,秦昊在空中不斷的吐著鮮血,氣息越來越微弱,秦昊的秘法時間已快到了,秦昊面對羅宣完全沒有反抗能力。

「大猿王拳」羅宣感受到了疲乏,看著秦昊,冰冷的說道,一拳轟出如妖王降世,這一拳轟出如要破碎這片深林,這一刻羅宣如妖王一般出現了在這個大地,這一刻羅宣變得高大,強大無比沒有任何人敢抗衡與他。

「噗」秦昊被羅宣一拳轟在了地上,再次吐出了幾大口鮮血,看著空中如妖王一般的羅宣一拳轟響了他,這一拳讓秦昊生出了無法躲避的想法。

「小子,我可不想死,給我拿起手中的長劍,給我抵擋」秦昊識海之中的妖劍感受到了濃厚的妖劍瞬間蘇醒了過來,看見了秦昊即將要被斬殺了,妖劍憤怒的傳聲說道。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知道唯有相信識海之中的妖劍。

妖劍瞬間將意志將領到了火煌劍之中,然後秦昊的識海之中出現了一式劍法。

「一劍盪山搖」秦昊看著天空之中的羅宣,冰冷的說道,這一刻秦昊的精氣神在使用這一劍之後全部被手中的火煌劍吸收完畢了,這一劍出天地山搖宛如在動蕩一般,這一劍出,秦昊感受到了強大的自信宛如可以破碎一切,包括空中如妖王一般的羅宣,已會在這一劍之中被斬殺。

「爆」這一聲巨大的爆炸之聲,方圓幾十里直接在兩人的攻擊之外化為了一片塵埃,並且中心還出現了一個大坑,若是有武將修為境界之人在這裡,完全不會相信,兩個只有武士境界的武者一擊居然會如此強大的攻擊力,完全不敢相信,這一擊完全可以比肩中等武將修為之人了。

「噗」秦昊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拚命的抵擋著羅宣的拳頭,羅宣此刻已在拚命的抵擋著無盡的劍氣,劍意還有妖劍迸發出更濃厚的妖劍準備破入到羅宣的體內將他斬殺。

「啊啊啊啊…..」羅宣終於抵擋不住尖叫了起來,這一刻羅宣不是那種圓潤的聲音,而是女子那般尖叫的聲音,羅宣頭上的黑袍消失了出現了一個美艷的女子,這個女子擁有完美的容顏,無可挑剔的容顏,只是完美的容顏上面全是痛苦的神色,那丹鳳眼更是無盡的殺氣看著秦昊。

「那一起死吧」羅宣這一刻徹底的拚命了,不斷的注入玄氣進入到大猿王拳之中,這一刻秦昊可是沒有了任何的玄氣,精氣神全部都沒有了。

「小子,這一次只能夠聽天由命了」妖劍看見了這一幕,虛弱的對著秦昊說道,然後回到了秦昊的識海之中不在說話了,顯然這一次妖劍已付出了一些代價,本來妖劍都非常的虛弱,此刻更加的虛弱了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爆」一聲巨響,那一拳轟在了秦昊的身上,秦昊感受到了整個身體要破碎了一般,感受到了這一拳的強大和霸道。

而羅宣則是被秦昊這一劍的劍氣和劍意妖劍的妖氣瞬間吞沒了。

「爆」再次一聲巨響,秦昊和羅宣徹底被對方的攻擊吞沒,不知道生死,而此刻這片深林已在兩人的碰撞之中居然開始消散了,徹底不見了,秦昊和羅宣的身影在消失不見了。 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俏臉在他臉面的上方,說話時呵出的熱氣輕撫著他的五官,溫柔如手,暖而酥。

羅陽掀起眼帘,向上瞥了一眼洪佳欣,見她紅唇潤澤有光,臉蛋敷著兩朵絢麗的紅暈,再兼嘴角那抹嬌美的羞澀笑意,當真教人回味無窮。

「我兩位干姐,還有你,我帶了3位美女到他們武館,他們免費看了美女,得多謝我。作為禮上往來,他們的教頭也得出來幫個小忙吧?」羅陽正經道。

洪佳欣和朱莉聽了,均笑了。

每當洪佳欣嬌笑時,她的身子便會微微晃著,羅陽近距離透視著她一顫一顫的上圍,腦海里那個想要研究一下她胸脯有沒有奶的念頭又強烈地浮現。

洪佳欣穿了衣服,但在羅陽的透視能力面前,卻跟光著身子無異。

其實,即使她的上圍觸碰到他的嘴巴,他也未能吮吸,至多只是噙住她的上衣而已。

在求知慾的驅使下,他雙手箍緊她的身子,兩掌輕按她溫軟的脊背。這麼一來,她的嬌軀便自然會向他的臉面壓過來。

忽地受到他手掌的按壓,洪佳欣便猜到他要幹什麼了,幽幽地剜了他一眼,輕輕挑了挑柳眉,兩手下死力鉗他的肋部。

同時,她低頭以額頭去頂開他的臉面,不讓他得逞。

她的丸子頭頂過來,他只覺她的秀髮光滑如綢緞,散發著絲絲暖暖的氣息,心知若再進一步按她的背,料她要火山爆發,便輕撫她的脊背,以示彼此停戰。

還好,她也同意歇戰,兩手便也減了力,只是輕鉗他的肋。

當她抬起頭時,撅著紅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見他嘴角那抹不羈且率真的微笑,她又惱不起來。

二人對視著,他微笑,輕撫著她的脊背;她堅持了一會板起的臉孔,終於忍不住了,嘴角溢出了笑意。

「放開。」她輕嗔道。

說時,她扭了扭腰肢,示意他鬆手。

他想向她問一個很私人的問題,不便讓朱莉聽見,便把嘴湊過去。

在洪佳欣看來,還道他要吻她的唇,連忙低頭,用額頭去擋住。

他笑而不語,繞到她的耳畔,低聲道:「班長,我想向你請教一件事。請你老實回答我,可以嗎?」

從他那抹狡黠的笑意中,她便知他要問的問題很刁鑽,含笑搖了搖頭。

正好她的紅唇就在他的耳朵附近,又要求道:「放不放開?」

一面說,一面用手指去鉗他的肋。

「就放開。等我先問一個問題。我要問了哈。」羅陽鼓起了勇氣,咬著她的耳朵,「班長,你的胸那麼大,裡面裝的是不是奶?」

洪佳欣聽了,一抹紅霞陡到紅至耳根,粉臉一沉,先下死勁去擰他的肋。

「班長,你幹什麼生氣呢?」他苦笑道。

「你敢再問這種問題,姐揍你。」她輕咬銀牙,杏目含威。

話音有點兒高,朱莉聽到了。

「你們在聊什麼事?」朱莉好奇地問道。

「踢踢姐,他問那種很氣人的問題。」洪佳欣紅著臉道。

「什麼問題?」朱莉追問。

先前,羅陽要悄悄問洪佳欣,便不想讓朱莉聽見,畢竟那種問題頗為難以啟齒。若非他求知心太強,也不敢問。

現今見洪佳欣要告訴朱莉,羅陽便急了,訕笑道:「班長,不要說。」

為了岔開朱莉的注意力,便問道:「踢踢姐,鷹雁武館館主是誰?你知道嗎?」

洪佳欣卻搶著道:「踢踢姐……」

見她要泄露問題,羅陽笑道:「班長,別說。你敢說,我就吻你。」

可是,嚇不住洪佳欣,她仰著下巴,避開他的嘴,依然說道:「踢踢姐,我告訴你,他問我什麼問題。」

朱莉很感興趣,催道:「說吧。」

又回答羅陽的問題:「鷹雁武館的館主好像叫齊向天,聽說是鷹爪雁行門掌門的兒子。」

說完,還不見洪佳欣說話,又催道:「佳欣,告訴我。」

洪佳欣格格嬌笑道:「踢踢姐,他居然問……」

若被干姐知道問那種問題,羅陽實感尷尬,一面搖著洪佳欣的嬌軀,一面窘道:「班長,不能告訴踢踢姐。你敢說,我就吻你。」

只因洪佳欣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想吻她的唇,實是不易。

不過,他完全可以吻到她的脖頸。她的脖子如玉雕琢,白潤無瑕。他輕快地在她喉嚨位置輕啄了一下。

洪佳欣擰著眉頭,運勁於兩手,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使勁擰他的肋。

一陣陣疼痛從腰部震蕩出去,羅陽齜了齜牙,卻頗覺滿意。畢竟這麼一來,洪佳欣便無暇向朱莉訴說那個秘密的問題了。

「班長,手下留情。」他輕拍她溫軟的脊背,勸道。

「你再敢吻姐,饒不了你!」她又重重擰了一下,才停下來。

見她俏臉紅暈蕩漾出不可方物的嫵媚,他覺得她生氣時也是那麼的落雁沉魚。

羅陽越是阻止,朱莉就越想知道是什麼問題。

「佳欣,告訴我,他問了你什麼問題?」朱莉微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