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雪輕輕一笑。

夏初雪輕輕一笑。

「你覺得呢?」

那笑容之美,猶如春日綻放的梔子花美麗動人毫無瑕疵,但看在沈長洲的眼裡卻有種陰森可怖的感覺。

『你覺得呢?』這幾個字猶如驚雷炸響,炸的沈長洲腦門嗡嗡亂叫。

「我…我還有事,先行一步!」

說完也不等眾人回應,便腳步踉蹌的跑出了大門。

剛離開蘇家才反應過來,伸出手,狠狠的在自己腦門上拍了一下。

自己這做的到底叫什麼事兒啊?那夏初雪難道還能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殺自己不成?更何況他二人之間的恩怨並沒有什麼。

哎呀!腳狠狠地跺了一下。

如果現在再回去的話肯定是不行了,看來那煉丹爐的事情還需再議。

燃燒的青春 「你去哪了?」

沈長洲剛回到自己的住處,就迎面碰到了最不想見的一個人。

他面部剛毅,長相威武,一身黑色休閑服裝,面無表情的樣子像是被人煉製成的傀儡,無悲無喜無意識。

「哎喲,我的媽呀!」乍一看到這張臉,他嚇得後退了一步,繼而大怒。

「你能不能別突然出現在老子面前?晦氣!」

沈長洲呸了一聲繞過沈流年走進去,沒有在意身後沈流年眼神中那一閃而逝的受傷。

「兒子,我沒有把煉丹爐給你弄來,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哥哥給弄來,絕對會完成你煉丹的夢!」

沈長洲對待沈似水和沈流年的表現完全是天差地別,這滿眼的慈父模樣,哪裡還有剛才的冰冷與厭惡? 沈似水聽到老爸這樣說,疑惑的望著他。

「這裡是世俗界,怎麼可能會弄到煉丹爐?你剛才去哪裡了?該不會是到別的修仙家族去搶了吧?告訴你,不要給哥哥惹麻煩,這次家族願意教我們招回去哥哥可是出了不少力,以後對他好點!」

就在這時,門被一把推開,沈流年的身影便出現了。

「似水,原來你還喜歡煉丹?這幾年來,我手裡也存了一些東西,等到修仙界就給你買個煉丹爐!」

「謝謝哥哥!」

沈似水誠心的道謝,拚命的給自己老爸使眼色,可是他卻仍然無動於衷,嘴裡還嘟嘟囔囔的不領情。

「明明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卻偏偏要自己買,還說是什麼天才?我呸!」

明明同是一個女人肚子里爬出來的,哪怕不是一個爹,這修鍊的資質相差也太大了吧!

沈流年面無表情的臉孔,一下變得陰沉無比,聲音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這裡不是修仙界,你以為可以隨便打殺搶掠嗎?太胡鬧了!世俗界有世俗界的規則,一旦違反規則,便會被天道抹殺,這種事情你還不懂?又或者巴不得我去死?」

房間內的氣氛因為這些話又變得詭異起來。

而蘇家別墅,大家在沈長洲離開后好長時間還仍然處於震驚當中,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幾乎同時面面相覷已詢問對方是不是和自己聽到的一樣?

還是老太太和蘇長河見過大世面的人比較快的反應過來。

「小…小雪?你……」

老太太眼睛瞪得老大,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並不是害怕,而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這是第一次稱呼她為「小雪」。

「是!」

夏初雪當然知道對方想要問的是什麼,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就直接承認。

「這是真的?這竟然是真的?我們家竟然出現一個修仙者…」老太太激動的喃喃自語,突然對著上空的天花板大笑起來,笑著笑著,眼淚也流了下來。

蘇長河一句話也沒有問,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除了這二人之外,家裡的其餘人仍然都愣愣的站著,望著夏初雪的目光也充滿了好奇與嚮往,更多的是畏懼。

他們從小都被灌輸著修仙界的事情,進入修仙界修鍊和長生不老也是他們的畢生夢想,只可惜資質有限,哪怕就算是有靈根,那也是模糊的雜靈根,在這個沒有靈氣的世俗界根本修鍊不出什麼。

待笑聲落盡,老太太想要說些什麼,卻剛往前一步的身體又頓了下來,停留在原地欲言又止。

畢竟他們之間的關係可以用惡劣來形容了,連陣子還針鋒相對,現在就上前說好話,是不是有點……

蘇長河可不管這麼多,激動的上前抓著夏初雪的手小心翼翼的問道。

「小雪,你現在是後天第幾層?」

剛才看見沈長洲對夏初雪的態度,他就猜測到這修為肯定不低,估計修為得和自己持平了吧?

但是又非常疑惑,如果修為和自己差不多的話,憑什麼讓對方那麼恭敬甚至害怕的離開呢?

可要是讓他再往高處想,那又實在不可能,夏初雪小小年紀能夠修鍊到和自己差不多境界就已經是天才了,還能和沈長洲練氣期一層的修為比拼?那簡直是天方夜譚嘛。

「練氣期第二層!」

她並沒有說實話,知道保留一絲餘地對於自己是沒有壞處的,認為哪怕是最親近的人,也不能泄露自己的底牌。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什麼?練…練氣期…第二層?」

所有人都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夏初雪,好像面前的這個女孩不是人,而是一個妖孽。

正當大家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大門內的鈴聲又響了,蘇錦趕緊跑過去開門。

「沈前輩?您這是……」

進來的人是沈見肖,他接到遠在修仙界弟弟的傳音,是有事過來找夏初雪,打電話沒有接,這才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等看見大廳站著的那麼多人,這才暗自吐槽自己太魯莽了。

「哈哈…我…在家裡沒事過來串串門!」

額!

眾人額頭明顯的落下又黑又粗的線條。

要不要這麼敷衍?

「見肖你來是有什麼事嗎?」

夏初雪認為既然家裡面已經知道修仙的事情,那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只要不將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出來就好。

沈見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老大都這樣說了,那他也沒有藏著掖著的必要了,自己的身份能夠在公開場合出現也是一件令人非常高興的事情。

可沈見肖剛走兩步就無語的發現蘇長河和蘇家老太太動作一致的大踏步走到夏初雪的面前,當他們之間的距離可以阻隔斷,並且齊齊的用一種警惕的目光望著自己,好像他要對那個小女孩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沈前輩……那個,不知你今天來有什麼事嗎?」

老太太小心翼翼的問道。

她雖然不能修鍊,但通過蘇家強大的情報網也知道沈見肖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個散修,具體原因不明。

「…爸,沈見肖是我朋友,沒事!」夏初雪繞過了蘇長河。

自從來到蘇家之後叫「爸」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都感覺舌頭髮僵。

沈見肖也不避諱,直接將自己收到的訊息說了出來。

「經過我弟弟的傳訊,修仙界的這次逆境打開怕是有變動,這次的秘境之行,我們恐怕要更加小心了!」

「變動?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這件事關乎自己的生命安危,夏初雪還是很謹慎的。

他們倆一邊朝樓梯上走,一邊說著話。

「據那些大修士查探得知,秘境裡面有大動靜,而且原本只有鍊氣期第上層以內的修士才能前往,現在竟然連練習七第五層以下的修士也能進去!那我們……」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達到鍊氣期築基期之前的修士都能進入秘境了?」

沈見肖鄭重的點點頭。

「沒錯,我們倆的修為這麼低,到了秘境也是做炮灰的份,要不然……」 「福禍相依,哪一個機緣不是在仙境中得到?就算沒有機緣,我也想要去開開眼界,這秘境我是去定了,如果你不想去的話也沒事!」

「不,首先要跟在你的身邊,老大說的對,富貴險中求,想要得到機緣就只有歷練!」

夏初雪微微苦笑。

「我的修為很低,所以我也不保證自己能夠活著回來,你不是說秘境外面有坊市嗎?如果你不想進入秘境的話也可以在房事中為我做任務!」

沈見肖的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

他確實有心不想進入秘境了,畢竟修為實在太低,而且和老大進去也只有拖後腿的份。

「老大,我感覺自己進去不會活著回來,現在你的身邊只會拖後腿,要不我就在坊市中給你做任務吧!不知老大有什麼任務要交給我?」

他並不是貪生怕死,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明明前方就是一個死局,他為什麼要往裡跳?豈不是傻?

沈見肖完全忘記,剛才還說富貴險中求的事情。

他當然不會認為下初雪會很傻的進入秘境,恐怕那個背後的師尊給一些保命的東西吧。

把自己一個鍊氣期第一層的螻蟻,還是不要去湊那熱鬧了。

「嗯,我這裡有許多的一品符篆還要靠著你還要靠著你給賣出去,而且賣出去之後要多給我購買一些靈草靈藥,最好是鮮活的,我有用處!」

噗!

沈見肖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一個念頭不可遏制的出現自己腦海。

老大該不會還是煉丹師吧?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呢?難道是他那背後的師尊?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敲響,蘇長和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小雪,我可以進去嗎?」

夏初雪起身將門給打開,只見蘇長河滿臉堆笑,手中還拿著一個巴掌大黑乎乎東西,她並沒有在意。

蘇長河剛坐好,就用警惕的目光望著沈見肖,對方有會意,道了個別就離開蘇家別墅。

「小雪,你是要去修仙界十年打開一次的秘境嗎?我也聽說過那裡,是鍊氣期第一層到第五層修為的修士才能進入,你現在的修為還是太低,要不然我們等到下一個十年再進去行不行?老爸實在是怕……

夏初雪心中明了,看來蘇家真的和修仙界聯繫不多,消息還沒有傳到他的耳中。

一等狂妃:壓倒腹黑殿下 當然,她也不會將最新的消息說出來,那樣的話蘇長河更不會讓自己進入秘境。

「不,我要去,我要經過歷練來增加自己的戰鬥經驗,我要變強,不要任何人來欺負!而且你看看這個!」

夏初雪在自己的床頭盒子里拿出一張二品符篆在蘇長河的面前晃了晃。

「這…這是?符篆?」

我不會武功 「沒錯,我現在已經是個二品符篆師,在危險關頭可以利用自己這個身份號召一個厲害的家族保護!」

蘇長河今天的震驚太多了,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這個虧欠過的女兒,聽到女兒的話神情還是有些憂慮。

畢竟他們蘇家好不容易才出現一個精彩絕艷的天才,眼看著就要有出頭之日,他怎麼能放心眼看著這個天才卻危險之地?

「可是那樣的話,你就勢必會被那個家族召攬,成為他們家族的制符師,到那個時候,你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修鍊怎麼辦?」

「不會到那種地步的,我既然打算去秘境,就肯定有自保的能力和最後的底牌。」

話說到這裡,蘇長河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再說什麼都不會動搖夏初雪進入秘境的心。

咱手中的那顆黑乎乎的東西拿出,一臉慎重的說道。

「這是我們的正直之寶下品法器煉丹爐,雖然只是煉丹用的爐鼎,但是戰鬥時期你可以將它系出來砸向對方,或者系在自己的身體以抵擋外界的法力!多少是有點用處的!」

煉丹爐?

夏初雪一聽到這三個字就心中一動,可是…這個巴掌大的小玩意真的就是傳說中的煉丹爐?這麼小一點點怎麼練丹?這是在開玩笑嗎?

將煉丹爐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仔細的觀察著,怎麼看怎麼都是小小的一支,哪怕上面有微微的靈氣波動,也抵擋不住它很小的事實。

「呵呵,據家譜中記載,當初老祖是一個一品煉丹師,以家族嫡系子弟的身份被派到世界的時候帶來了兩個寶貝,這煉丹爐就是其中之一,據說只要在煉丹爐上面輸入真元力,他就會慢慢的變大直到原有的模樣,只可惜家族中除了那位老祖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引氣入體達到鍊氣期,你也知道,沒有達到鍊氣期的人不能稱之為修士,而且身體內也沒有真元力,所以具體是怎樣,我也只是聽說而……」

正說話間,蘇長河就看見夏初雪雙手翻飛,一道道帶有波動的氣旋向著煉丹爐打去,煉丹爐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大,直至半人高的模樣才停止。

這!

深呼吸,深呼吸。

經過深呼吸好幾次才平穩了自己的心情,但嘴角裂開的弧度卻出賣了他此時此刻的驕傲。

能不驕傲嗎?

百年來除了老祖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將煉丹爐恢復原狀,現在被自己的女兒做到了,哈哈哈…頓時感覺在列祖列宗面前倍有面子,那可是他蘇長河的女兒!

「哦對了,還有一個寶貝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你看這是什麼?」

神秘兮兮地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個…灰白色的小布袋?

難道這是攻擊性或者防禦性法器?真的…好醜。

看著夏初雪嫌棄的目光,蘇長河嘿嘿一樂。

「這是儲物袋,別看它只是小小的一隻,其實裡面內有乾坤,只要你將它滴血認主,就可以用精神力探查裡面的東西,聽說裡面可是有五平方米的空間,你去秘境的時候,一些重要的東西可以放在裡面!爸將這兩樣東西交給你,可要好好保管,儲物袋在整個修仙界都是最珍貴的東西,當初老祖也因為是家族的嫡系支脈才得到了這麼一隻而已。」 看見蘇長河將家族的兩個寶貝都拿了出來送給自己,夏初雪說不動容那是假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