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想起了九幽王教給他的九幽純陰元力轉換大法,頓時盤膝嘗試導引轉化,果然一試之下,那浩蕩充盈的元力開始調亮了色度,與那光明火焰進行了融合。

夏洛奇想起了九幽王教給他的九幽純陰元力轉換大法,頓時盤膝嘗試導引轉化,果然一試之下,那浩蕩充盈的元力開始調亮了色度,與那光明火焰進行了融合。

夏洛奇又開始有些疑惑了,那轉換大法可是需要與平仙公主同房的啊!怎麼會這麼順利呢?

先不管這些,夏洛奇一不做二不休,又將那光明火焰元力分類給混元小樹苗的虛實二葉。

這一來,龐大的元力使得那混元小樹苗長出了第三、第四片葉子。這新長的葉片絲絲往外散發混元真氣,那真氣又返回到夏洛奇的丹田元氣海洋中。

一縷金線纏繞於光明火焰元力四周,好像一匹布鑲上了金邊。

夏洛奇內觀自在時發現了這種變化,不由暗暗驚奇,他不知道這種狀況對於他戰力的提升會有多大的幫助。

於是,他決定今天早晨的比賽要試一試這鑲了金邊的元力輸出攻擊效果。

對面站著一個身高一丈八尺的像牛魔王似的對手,薩姆來自法爾特星球,是一個牛人,擅長巨力與防禦。他昨天也是四連勝,今天對戰夏洛奇,是要決出高下,讓比賽更加刺激,更能吸引觀眾。

昨天的比賽場內的人數十分稀少,像初級魔雲力比賽基本不會有太多人圍觀,真正好看的是魔兵三階向魔將初階衝擊的時候,因為只要衝擊成功,就能獲得魔雲力中級的資格認證,就能獲得在艾摩爾星球的居住證。因此,只有這樣的比賽才會有烏泱泱的觀眾前來購票觀看,下注對賭。

即便有一些星探會注意到夏洛奇等人,可大都數都並不在意。

這樣也讓夏洛奇可以放開手腳不斷試探這艾摩爾星球修鍊者們的實力狀況。

雖然也有戰報披露,比如魔將初級阿爾法特昨天殺掉了另一名魔將西瑞特,晉級到魔將初級段的二級,他與西瑞特同屬於一級,由於幹掉了西瑞特,阿爾法特就晉陞為二級了。

夏洛奇沒有時間去現場觀看,回去后還要修鍊,看到戰報也只是熟悉了一些人名。

像魔將級別的高浪、嘻哈努爾、倫勃朗,更有魔帥級別的卡斯丹、小葉丹鳳等比賽戰報,那種高級別對抗夏洛奇還沒有功夫去關注。

他需要一場一場的去戰鬥,一邊試探修鍊者們的實力,一邊也是考驗自己的底蘊,鍛煉提升自己的實力。

薩姆咚咚咚的踩著沉重無比的步伐向夏洛奇衝鋒過來。夏洛奇也不躲避,方天畫戟直刺薩姆胸膛。薩姆的托天三股叉用力一架畫戟,他以為憑藉自己的身高體重就會把夏洛奇給壓趴下。

誰知夏洛奇將那鑲著金邊的混元元力注入到畫戟中,自己宛如大海中的礁石般穩固不動,任憑那滔天巨浪迎面撲來。就這麼一戟借著薩姆衝擊過來的速度與體重,加上薩姆的輕敵,那一戟直接穿過三股叉的酸牙的阻擋,帶著火花插進了薩姆的右肩。

薩姆大吃一驚,心想這小矮個怎麼這麼大的力氣?收起了輕敵之心,揮舞著托天三股叉旋風般的刺向夏洛奇。

夏洛奇舞動畫戟,一招一式就如當年的光明戰神霸王一樣,大開大合,與那薩姆正面對沖,夏洛奇身上的火焰起來了,身高也一下子長大,宛如岩石一般的夏洛奇殺得興起,忽忽冒著火焰,畫戟如龍,出江入海,風雲四起。

殺得那個薩姆節節後退,鑲著金邊的混元雲力竟然是增幅力量,夏洛奇終於明白了這混元元力的奧妙!

原本那薩姆的力量的確在夏洛奇之上,可這麼一來,不僅抵不過夏洛奇,還輸掉了氣勢,因為沒想到,然後想不到,再去想時,氣勢已去,心中一亂,招式也凌亂起來,被夏洛奇一招霸王掛鞭,直接劈得飛了出去,砸在擂台的地面上,咚的一聲像擂破了牛皮的戰鼓。 目前這種比賽,夏洛奇自信不用軒轅也能贏,軒轅七不殺之精髓就是一種自信與大氣,絕不欺負弱小,要殺也是挑戰那不合理的強權!

一桿霸王畫戟足以鏖戰群雄,夏洛奇自信能夠做到這一點。

下一位上場的是一位女子,身材極度妖嬈,只是長著一對貓耳朵,手爪尖利,塗著血色。兩條長腿富有彈性,一看就是屬於敏捷與速度的修鍊者。

艾娃來自閔鐸星,到此也是為了證明自己具有魔雲力中級的實力,好獲取艾摩爾星球的居住證。

艾娃看了上一場夏洛奇與薩姆的比賽,對夏洛奇的力量印象十分深刻。她認為對付夏洛奇的方法就是快攻,不能與他硬碰。

於是,衝鋒開始,如狸貓般敏捷,疾風奔襲,身後一串殘影,她那翹起來的貓尾巴猶如驕傲一樣在擂台上掠過。

夏洛奇對於快早已免疫,軒轅冢里練問天,快劍、狂劍、萬劍齊至等速度極快的練習讓夏洛奇發現這艾娃實在是太慢了。

方天畫戟都沒有出手,一招攬雀尾就抓住了艾娃的尾巴直接將她甩出了擂台。

裁判判:夏洛奇勝。

上午的比賽很快就結束了,夏洛奇也摸清了參賽者的實力,下午過後,晚上夏洛奇決定要報名參加越級挑戰賽。

目前夏洛奇的實力是初級階段四級,他準備直接報十級,如此就可以一舉拿下魔兵中階。

下午的比賽也毫無懸念,夏洛奇繼續四連勝。晚上報名后,夏洛奇與黛麗斯到那小天使女孩店裡點了菜,喝點魔獸精元啤酒,放鬆放鬆,準備晚上爭取多贏幾場。

夜間的擂台強光聚焦,四周坐滿了觀眾。在西邊的包廂內坐著一位美麗的女子,她的旁邊是兩名保鏢,身穿深紅色的披風,氣息縹緲,如淵如獄。

東邊的包廂內坐著一位面相陰沉的中年男人,旁邊也站著兩名保鏢,黑色的衣服,顯得十分精幹。

東西包廂歷來是艾摩爾星球交通樞紐星空城魔力擂台賽的宿敵。東面包廂中坐的是負責魔山世界第七隻、第九等星球的傳送運輸;西面包廂中負責的是第三、第十二等星球的事務。

雙方抗衡爭鬥,也得到了艾爾星球星空城管理階層的默許,這樣能平衡一下雙方的力量,也讓對抗賽更加有意思。

很多選手被兩家看中后,招募進團隊。所以,今天來到夜場觀賽的就是西華聯盟與東赤聯盟,那名女子應該是西華聯盟盟主的女兒,名叫嬋娟;那名中年人則是東赤聯盟盟主的弟弟戰爾。

目光時不時的放電交鋒,都在物色有潛力的人才,爭取將之招至麾下。

夏洛奇上場,他直接挑戰初級階段十級選手,場內一陣嘩然。平常也就兩三級的越,從來沒有過直接報十級的。很多老練的選手都在暗暗搖頭,覺得夏洛奇太不懂隱藏鋒芒。

他們哪裡知道,夏洛奇來此不是為了爭什麼勝負,而是為了挑戰自我,磨礪底蘊。

上場的是一位矮小敦實的年輕小夥子,狄青倫,霜華星人。皮膚上長著一層天然的鎧甲,看上去十分厚重,他的手掌與腳掌都很寬大,肌肉遒勁,十分紮實。

夏洛奇對這小夥子很有好感,朝他微微點頭,伸手說請。

那個小夥子也沒有表示,出手就是一面土黃色的盾牌,比他的身高還高,寬度幾乎將他本人遮擋了進去。

夏洛奇右手浮現方天畫戟,左腳往後一錯,擺出一個隨時準備衝鋒的姿勢。

裁判一聲哨響,夏洛奇就開始了極速衝鋒,他一看那矮小敦實的小夥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善於防守,若是自己也擺出防禦姿態,兩人就會出現僵局。

這在擂台賽上是不允許的,況且,夏洛奇是挑戰者,兩人僵持,最後判挑戰者迴避攻擊,直接認定輸。

夏洛奇的速度一起來,軒轅地行步伐宛如御風而行一般,姿態曼妙而從容,一步與一步之間的距離既不顯得急躁,也不顯得局促。

大氣!

西邊包廂內的女子眼睛一亮,上身前傾,對夏洛奇產生了興趣。因為夏洛奇的步伐實在是太好看了。

一邊衝刺,一邊蓄勢,畫戟如龍,裂空而來。那矮小敦實的小夥子在十米外就感覺到了夏洛奇畫戟的烈烈破空的聲音。

小夥子眉頭一皺,雙臂較勁,將盾牌往前一移一頓,對準夏洛奇的畫戟來路進行阻擋。而後他自己則暗自運勁,雙腳微蹲,擂台被他這一跺腳,一下蹲,當時就出現了兩個凹痕。

夜間擂台賽的規格與材料也比白天的要好,這是由精彩程度決定的,觀眾都喜歡看夜間挑戰賽,自然門票錢與下注的錢讓星空城魔力擂台聯盟舉辦方有巨大的贏利空間。

這麼好的魔山礦石打造的擂台居然被這個魔雲力初級階段十級選手給踩凹了,可見他的力量之大。

夏洛奇不管那小夥子在做什麼,就是這麼前沖近身,以戟破盾!

噹的一聲,畫戟終於與那盾牌狠狠地撞在一起,巨大的反彈力將夏洛奇給震得往側后翻飛。那小夥子也不好受,幸好他已經提前做了準備,這才用盾牌抗住了夏洛奇的這一猛刺。

「來的好!」那小夥子忽的將那面盾牌飛旋起來,直接罩向空中的夏洛奇。

夏洛奇一看,小夥子居然擋住了自己蘊含著混元鑲邊元力的攻擊,也不禁佩服他的力量之大。

身在空中,右手畫戟一點地面,隨即如大鳥一般翻飛出去,剛好飛出那盾牌的籠罩。

身體剛落地,頭也不回,就是反手一戟,右手往後極力伸出,身體也順勢向後倒。小夥子的盾牌來不及回撤,一雙大手直接就抓住了夏洛奇的畫戟矛尖。

穩、准、凝三字訣同時發動,硬是止住了畫戟前刺。

夏洛奇豈容他就此掌控畫戟,右手一抖,瞬間千次的手腕微顫,力量疊加傳導到小夥子的手上。

啪的一聲,畫戟如揚起的蛇頭般猩紅吐舍,長戟如槍,穿過手掌,直刺向小夥子的左肩。

那小伙一看夏洛奇的畫戟居然擺脫掌控,當即用左肩鎧甲內縮鎖定,層層鎧甲如樹葉般翻開,將畫戟纏繞鎖死。

這一回,夏洛奇的千次疊加顫動沒有擺脫那鎧甲之鎖。那鎧甲應該如夏洛奇的本命宿尊一般,屬於那小夥子的天賦技能了。

小夥子右手一伸剛好接住空中落下的盾牌,隨即就狠狠得砸向夏洛奇的畫戟。

這幾下兔起鸛落,夏洛奇眼看著那盾牌砸了過來,若是本命畫戟被砸斷,無疑自己會受內傷。

於是,夏洛奇一個翻身,雙腳踹向那小夥子胸口,同時,畫戟離體,群發技能,一根變兩根,兩根變四根。一下子就是八根畫戟突然浮現,那鎧甲再也鎖不住這麼多的方天畫戟,頓時四根往上迎擊那盾牌,四根後撤回到夏洛奇手中,合為一根,小夥子雙臂去擋夏洛奇的雙腳,而夏洛奇的畫戟則再度裂空穿刺而去。

這一次,夏洛奇用上了疊空手法,穿刺距離與速度立即提升了四倍。

小夥子忙於招架,來不及躲閃,只聽噗的一聲,戟尖扎進了小夥子的右肩,紫色的鮮血迸射而出。那鎧甲也沒能防住夏洛奇疊空后的鋒銳。

小夥子騰騰騰的退後三步,盾牌被四根畫戟一擋,落在擂台上。

夏洛奇收回畫戟,合為一根。朝那一站,也不進逼,意思是我贏了。

狄青倫手捂著傷口,看了一眼夏洛奇,眼神中充滿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神色。 休皇 但他沒有繼續,因為他知道,若是這一戟插向他胸口的話,他應該會死掉。

他明白不是夏洛奇的對手,於是向裁判舉手,表示認輸,然後回頭向夏洛奇微微點了一下頭,應該是暗暗感謝。

裁判宣布,第一場夏洛奇獲勝。

這樣,夏洛奇的魔雲力等級就到了魔兵中介一級。

全場一陣議論聲,都在問這個新人是從哪裡來的,是哪個魔山星球的人,居然打敗了新人王狄青倫。

夏洛奇不知道剛才與他對陣的狄青倫在前幾天越級挑戰,從魔力初級階段三級連勝三名對手,升到初級階段十級。

那些被挑戰的對手拿他的防禦一點辦法沒有,而且他的天賦鎧甲當真是刀槍不入。

可夏洛奇僅三招就拿下了狄青倫,讓場上觀眾紛紛議論開來。

西邊包廂的那名女子也對比賽結果表示滿意,因為她預判夏洛奇會獲勝,她從夏洛奇的步伐中看出了他的實力。

東面包廂中的中年男子對手下保鏢說:「給我調查這個小子,我要具體詳細的情報。」一名黑衣男子躬身答應,退了出去。

西邊包廂中的女子吩咐手下保鏢道:「將我的名片送給這位年輕人,邀請他加入我們。」

明顯,西華嬋娟的果斷要比東赤戰爾的謹慎要高出一籌。 下一場,夏洛奇直接要求挑戰魔將初級階段一級選手,擂台公告后,全場觀眾頓時沸騰了。

紛紛議論,說這個年輕人怎麼這麼狂啊?若是對手不留情,完全可以在擂台上結果他性命的呀!

甚至都有一些好心人想去勸勸,是不是搞錯了,重新修改一下挑戰級別吧。

還有一些喜歡血腥的觀眾,已經在大喊「殺了他,殺了他!」

西面包廂里的西華魔山聯盟盟主的女兒嬋娟一聽夏洛奇居然直接挑戰魔將初級階段一級選手,也不禁是眉頭一皺,想要去阻止,可動了一下身子,就停了下來。

她想,莫非這年輕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敢於挑戰魔將選手,肯定是有所依仗了,先看看再說吧。

實在不行的話,就讓身邊的魔帥阿依去救下便是,事後跟星空城市魔力擂台聯盟舉辦方打個招呼,他們這點面子應該會給的。

即便是東赤方挑事,那也不怕他們,他們這種事也沒少干,對於投靠自己的選手,仍然會出手相救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嬋娟看中夏洛奇的那套步伐,她相信她的眼光不會錯。

嬋娟是魔帥三階巔峰境的高手,東赤的戰爾是魔帥三階高級境,雖相差一級,但戰爾城府極深,善於算計,因此,嬋娟在整體實力上未必是戰爾的對手。

嬋娟看好夏洛奇,其實戰爾也對夏洛奇有意招攬。但他慢了嬋娟一步,當他派人去調查夏洛奇背景時,嬋娟身邊的阿依已經把西華聯盟的意思遞到了夏洛奇的手裡。

夏洛奇在比賽休息時,阿依很禮貌的邀請夏洛奇參加西華聯盟,說是盟主的女兒嬋娟親自邀請,然後告訴夏洛奇嬋娟坐的西麵包間位置。

夏洛奇抬頭一看,正好看見嬋娟也在注視他,兩人目光相交,夏洛奇從中感覺到了一種善意,於是也就答應賽后一定登門拜訪。

這樣,等第二天戰爾看到夏洛奇的情報時,夏洛奇已經在西華魔山聯盟府上作客了。

既然有人關注,索性來一把大的,夏洛奇直接選擇了挑戰魔將初級,夜間賽場終於出現了一個高潮。

「我下注,這個小傢伙肯定輸,甚至會死在擂台上面。華萊士可是魔將初級中的高手,對付這麼一個小傢伙,應該是手到擒來。」

「我也下注賭這個年輕人輸,壓一千。」

「我壓一萬,夏洛奇輸!」

……夜場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壓夏洛奇輸,賠率已經達到了一比五千。

「我壓夏洛奇贏,十萬魔礦幣!」黛莉斯偷偷的將夏洛奇的那十萬魔礦幣全部壓了上去。

「小姑娘,你是不是沒來過這地方啊,人家都賭他輸,你偏賭他贏啊,若是輸了你這錢可就沒有啦。」 出招吧,秦小姐! 那個好心的負責下注的工作人員勸黛莉斯。

「我也賭他贏,壓十萬!」嬋娟從包廂中出來,跟在黛莉斯後面下注賭夏洛奇贏。

然後問黛莉斯說:「你和他是一起的么?」

「你怎麼知道啊?」 恨重逢:天賜孽緣 黛莉斯有些愕然。

但看嬋娟長得很清秀嫵媚,一點不像壞人,黛莉斯看人還是很準的,嬋娟的長相跟凡人世界中的人類很相似,這一點決定了她想招攬夏洛奇,也讓黛莉斯覺得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你也是這裡的漂泊者么?怎麼有這麼多錢啊?」黛莉斯問。

「你不也是有這麼多錢么?你既然能有,為什麼我不能有啊?你願意到那個地方去看他比賽么?額,對了,他是你什麼人啊?」嬋娟問。

「他是我老公啊,不過,他好像看不上我。」黛莉斯跟嬋娟很快熟了起來。黛莉斯屬於那種人來熟,只要對了眼,就直接肝膽相照,若是瞧不順眼,那就是老死不做朋友。

聽到黛莉斯這麼介紹兩人的關係,嬋娟笑了。

聽嬋娟邀請到高處看夏洛奇比賽,黛莉斯自然是願意啦。小孩子心性,覺得高,看得清楚。

夏洛奇上台,抬頭一看包間內,發現黛莉斯居然坐在裡面。嬋娟朝他搖了搖手,笑了笑。黛莉斯也朝他笑,還喊他的名字,接著喊「夏洛奇必勝!」

夏洛奇覺得這西華聯盟的確是求賢若渴了。對西華嬋娟的好感進一步好感了。

華萊士上台,個子兩米,手中狼牙棒,胸肌、腹肌、肱二頭肌等等一塊一塊的清晰可數。

深鼻凹目,一臉的絡腮鬍。

「小子,你這是找死,別怪我送你回去了!」

等裁判宣布開始后,華萊士的狼牙棒就摟頭蓋臉的砸向了夏洛奇。

夏洛奇總是想知道這魔將初級的力量如何。

當下,方天畫戟一招將軍出塞,直接高舉過頂,擋向那如山一般砸下來的狼牙棒。

只聽噹的一聲,夏洛奇聽到那武器相交的唧唧嘎嘎的牙酸的摩擦聲,然後他的雙腳和小腿就陷入了那擂台的地面深處。

那由高材質魔山礦石做成的地板,雖然沒有破碎,因為它有很好的延展性,但深陷下去,也足足有半米深。

那華萊士跟沒事人似的,繼續揮棒砸向夏洛奇。

夏洛奇不服輸,站在那坑裡繼續舉戟相迎,噹的一聲,又將夏洛奇砸下去半米,都快到夏洛奇的大腿了。

兩下之後,夏洛奇覺得這華萊士的水平也就是相當於凡人世界的戰靈境三階高級水平。他可是連魔獸機甲的戰宗境都扛得住的。

心下有底,不再慌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