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鴻騰剛才之意,就是怕他們吃著吃著又會打起來,此時已經點明厲害,看兩人神情,應該不會再打起來。

夏鴻騰剛才之意,就是怕他們吃著吃著又會打起來,此時已經點明厲害,看兩人神情,應該不會再打起來。

否則,自己剛得知的捉靈龜方法,沒去實踐,怕就被攪黃了!

「小子,真的不考慮跟我混嗎?我看你這小腦袋相當好使啊,如果有你加入,想我江南綠林,必如虎添翼!」

南宮木此時同樣明白夏鴻騰想表達的東西,不由對他更高看一眼,眼中難掩欣賞之意。

「哈哈,南宮前輩,若想如虎添翼,你更應該邀請北海前輩加盟才對……」夏鴻騰對加入黑社會比較反感,自然馬上踢球玩。 「靠,我北海辰怎麼可能會跟南宮木尿到一塊,自十年前火拚開始,我們就不死不休!」

北海辰白了一眼說話不負責任的夏鴻騰,要不是眼饞你手中的噬冥魚的眼珠,信不信我立馬掀爐鼎。

「恕我直言,兩位格局不行啊!」

為了免受池魚之殃,夏鴻騰本能地開啟口吐蓮花之術,隨意忽悠道:

「這個世界這麼大,區區幾省算個球,都說最了解自己的人是對手,兩位也算不打不相識,為何不暗中結盟,互為犄角?到時,或做戲,或設陷,誘捕圍觀群眾豈不更好?」

「咳咳……」

「咳咳……」

聽到夏鴻騰這話,兩人同時嗆到魚刺,隨後默不做聲。

「咦,月亮出現了,那隻黑影就是靈龜嗎?」

借著皎潔的月光,果然有一隻萌萌的大烏龜從通天河裡爬出來,目標正是夏鴻騰扔著的噬冥魚的眼珠。

夏鴻騰興奮的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一腳踩住靈龜。

這隻靈龜足有一尺大,象極一隻大土鱉,應該屬於變異的草龜,沒多大攻擊性,轉身忙朝兩人問道:「兩位前輩,然後怎麼整?」

「揍它,揍到這傢伙願意跟你進龜神廟簽約完止!」北海辰遠遠地傳授經驗。

要不要這麼暴力?

夏鴻騰聽得傻眼,看到靈龜都縮到龜殼裡了,想出手也找不到地方揍呀?

不會往龜殼上揮拳吧?

「用噬冥魚眼珠引誘它,把它騙進龜神廟放血簽約!」南宮木也難得幫忙出注意。

這個方法可以用,夏鴻騰馬上拿出兩粒噬冥魚的眼珠,包在一片藤葉上,然後跳上龜背,用木刺懸藤於靈***前,使出了一招經典的釣龜術。

聞到噬冥魚的眼珠味,靈龜果然慢慢探出腦袋,伸出四肢往前出擊,直到走到龜神廟的門口,它似乎才發現這是個陷阱,再次把全身龜縮在甲殼之內,一動不動。

這靈龜足足有三百來斤重,想把它抱進去,根本不現實。

夏鴻騰心中一動,不是還有殘圖嘛,忙溝通道:「殘圖,我捉到靈龜了,下一步怎麼整?」

「叮咚,發布玩龜師入門考試任務,自主簽約靈龜,獎勵氣運10點,悟性10點,魅力10點。殘圖友情提醒,作為未來的超級玩龜師,有的機緣最好自己探索哦!失敗,扣除對應屬性。」

我靠,這是逼自己賣腎的節奏啊!冷冷地咬咬牙,哥可是看過靈龜師玩龜的,夏鴻騰直接提筆沾了一點魚血,在龜背上寫下『斗者』兩字。

但見龜背上頓時玄光迸出,不過奇怪的是,並沒有出現龜鏡洛書,反而浮現出龜背九甲的屏幕保護圖案,隱隱發光。

你妹的,這怎麼像後世的手機屏幕保護,分明提示他要輸入密碼嘛!

遠處,北海辰和南宮木看得哈哈大笑,他們以前也看到過有人強行破解龜族防禦密碼,但是,如果這招有用的話,靈龜師早就不值錢了。

天地因果,一切講究緣份。

這種忙,他們是幫不上了,繼續吃烤魚。

話說這魚怎麼辣得這麼有味,這可是他們這輩子吃的最香的一次魚。

面對密碼,夏鴻騰並沒有妥協,龜背九甲,河圖洛書,記憶中,跟這有關並且最出名的無非就是九宮訣,橫豎左右斜加都是十五的數字,傳說就是出自神龜之背。

反正碰碰運氣,夏鴻騰直接提筆在龜背九甲上分別畫圈圈,大不了,把它玩死了烤著吃。

龜背九甲處,當最後一個小圓圓畫好后,忽然,龜背處,玄光大盛開,慢慢形成一個一尺左右的甲鏡。

同一時間,龜神廟裡射也一道紫色光柱,投影在龜背甲鏡處,提示他註冊靈龜師,並輸入靈龜師昵稱。

「哈哈,我成功了!」

夏鴻騰興奮地吶喊道,下面這些程序他老有經驗了,直接用真名註冊靈龜師,然後又輸入前世常用的一個叫『花無錯』的昵稱。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玩龜師入門考試任務,獎勵氣運10點,悟性10點,魅力10點!」

「叮咚,友情提示,結合宿主收集有一個蛟龍圖騰和玉龜圖騰,若加三滴蛟龍血的話,啟用折服蛟蛇得到的隨機創造聖級秘術,有大機率生成一個聖級龜群空間,是否施展?」

「龜群空間?聊天專用嗎?必須的,馬上施展!對了,要起群名嗎?」

說著,夏鴻騰看了遠處的南宮木和北海辰一眼,尋思著呆會把兩人騙進群。

不由結合這幫黑道人員的思維模式,群名就叫『替天行道』群!

話音剛落,但見龜背上玄光大盛,慢慢凝出一個旋轉的漩渦,如攪咖啡,光彩奪目。

「叮咚!上古祭禮生成,『飛龍在天,歃血為盟』!恭喜宿主成功開闢出龜龜群,從此後,翻開嶄新一頁!」

此時,夏鴻騰這隻土鱉的龜背甲鏡上玄光大閃,待到慢慢穩定下來以後,形成一個特殊的界面。

只見一道明義光芒傳送自己的腦海,類似使用說明:

河圖為體,洛書為用;河圖主常,洛書主變。河圖重合,洛書重分;方圓相藏,陰陽相抱;相互為用,自成一界。

界面中,左右分明,左邊為斗者加持區,右邊為詩詞討論區,左下角,還有一隻萌萌的龜形圖案,這很可能就是新創的龜龜群。

不過,上面兩個甲骨字『詩詞』相當顯眼,夏鴻騰不自覺地用筆點進去后,裡面各種詩詞灌水,完全類似後世的電腦論壇,只不過這裡相對簡陋一些。

細翻了一下后,夏鴻騰找到了一個昵稱為青蓮仙子的紅貼,上面正有好多人在討論他的戲作如夢令。

青蓮仙子明顯就是何馨墨,眾人正在討論如何更改那兩個大傷風景的『嘔吐嘔吐』兩詞,跟貼之多,已經把它頂成頭條。

『擺渡擺渡』和『超渡超渡』兩派人支持率相當高,也有人介意用『暗渡暗渡』,不過貌似更多人對這三詞都出言批判,呼聲最高的『擺渡』被一個所謂的大儒批判的太過平淡沒有生機,不配原作意境。

夏鴻騰笑笑,李清照的詞果然不是普通人能破解出來的,自己跟何馨墨的事正好藉機告一段落,記得那傢伙當時說,如果此詞在『煉詩台』煉靈成功,就答應幫自己出手一次,也不知道她最近混的怎麼樣了!

想到這裡,他直接用花無錯的昵稱略顯惡搞地留言:【爭渡爭渡如何?敢問何姑娘,有人要我幫忙問一句,可還記得洛湖之上萍水相逢的夏雨荷嗎?】 此時,黃河之上,波光微微,一輪圓月當空而照,溫柔的月光刺激的黃河之水奔騰咆哮。

岸邊一處大石上,何馨墨一個人晃著腳丫正仰著玉頸又大口喝了一壺酒。

但見她玉眼迷離,神情頹廢無比,原本精挽的秀髮被風吹散,完全沒有往日高高在上女神的氣質,在這月夜,反而更像孤魂野鬼。

這幾天,何馨墨的心情,天天宛如這奔騰的黃河之水,狂躁到極點。

到今天為止,她的詩在『煉詩台』已經足足有十天了。

如第一天預料的那樣,成績越來越差,到現在也只有三百一十八點,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超越,眼下排名已經跌落到十三名,完全慘不忍睹。

偏偏那個一直譏諷她的李紅苑,她的詩在煉詩台上成績越來越喜人,已經八百七十四點,直追第一名楊絮卿的一千零五十二點。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更可恨的是,那傢伙還不放過她,時不是時的在她的面前譏諷,說什麼『我喜歡的《如夢令》中,唯有嘔吐嘔吐驚起一灘鷗鷺才是她的大愛』,更是幾次留言叫何馨墨不要放水,快把這首詩寫到煉詩台中,保證會立馬超過她。

此等戲作雖然也曾讓何馨墨一度看好,但是在龜鏡洛書上晾了那麼久,也沒有人幫忙改出像樣的詩魂,如此再被李紅苑點出來,便是天大滿滿的諷刺。

譏言可殺人信不信?

何馨墨記得爺爺曾說過,煉詩台煉的不僅僅是詩,還有儒者的文心。

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的文心如此的不堅,塵世的流言蜚語讓她扛的很累啊!

這些天來,她一個人躲在黃河邊,想再擬一首超級豪邁的《如夢令》,但是五天過去了,心境倒如黃河水滔滔,卻根本靜不下來湊出一句話。

什麼天才少女,什麼傾國傾城,這一刻,讓她自暴自棄地覺得自己這些年來是如此的可笑,完全活在所有漂亮的繆贊中。

也許,唯有奔騰咆哮的黃河水,才能洗盡一切解脫。

正當何馨墨站起來想跳黃河時,忽然靈龜上玄光一閃,這是又有人在她的詩貼上留言,她木然地低頭,倒想看看有什麼人用更諷刺的話為自己送行。

「爭渡爭渡……我靠!」

剛看到這四個字,何馨墨立馬大叫一聲自動回過魂來,居然有人幫那個戲作完善了詩魂。

好一個爭渡爭渡,完全簡單、粗暴、精潔、明了,頃刻間把這首戲作變成了不可多得的水上『疾舟戰詩』!

真是佳意天成,又不失詩意,同時可攻可逃。

尤其是逃命之時,此戰詩完全可以根據不同人的修為,用一個『爭』字來激發奪路而逃的本能。

用『誤入藕花深處驚起一灘鷗鷺』的幻意,擾亂后追之人的視象,讓人完全搞不清哪裡是真,哪裡是幻!

天吶,到底是哪位神仙垂青我?有救了,有救了!

何馨墨用力地捏緊拳頭,這首詞淺顯易懂,而且相當實用,連自己看了都馬上心潮澎湃,必定能讓很多人追捧至極!

她第一時間把這首詞完整地寫到自己的煉詩台中。

下一息,如夢令煉詩台玄光一閃,卻是跳出一個閃亮的法器評判窗口:

【叮咚!這是一首他人原創的四品極品戰詩,建議取得原創的親筆授權再添加試試!】

「我靠!」

看到這一句何馨墨又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這詩居然是四品極品戰詩,那麼也就是說可以碾壓李紅苑那個混蛋了?

至於他人原創,何馨墨自然知道,那是夏鴻騰這個傢伙藏得夠深,居然也是靈龜師,否則,如夢令法器不會這樣提示的。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抓緊買到這傢伙完善版的四品極品戰詩,好讓自己在李紅苑面前一洗恥辱。

想到這裡,她不由再翻剛才那個叫花無錯的留言。

『可還記得洛湖之上萍水相遇的夏雨荷?』

夏雨荷是什麼鬼?

他不是叫夏鴻騰嗎?

難道他們夏家還流行起另外女性化的別名?

又見梨花成雪 不想那麼多,何馨墨快速地在上面回復道:

【我自然記得洛湖之上萍水相遇的夏雨荷,無錯公子,可否幫我約一下,那天之事多有誤會,本姑娘想請他當面一敘。】

夏鴻騰沒想到何馨墨反應這麼快,不一會就回話了,見到她主動說多有誤會,覺得是要好好見面說開,算算時間,後天應該能回青城參加硯道考試,不由提筆回復道:

【嗯,我問了下,他說後天正好有時間,那麼,就後天正午,老地方見。】

【好,老地方,不見不散!】

約好后何馨墨愉快地收起筆墨,她的精氣神完全煥然一新,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這首戰詩勢在必得,即使犧牲點色相也要想辦法搞到手!

兩人的交流就此結束,素不知一直關注何馨墨動態的很多人此時瘋狂了,杳無音訊的何馨墨居然現身了,而且主動跟人有約。

那個無錯公子是什麼鬼?

那個夏雨荷又是誰?

還有那個老地方又在哪裡?

說好的珠胎暗結呢?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說好的隱姓埋名呢?

更多的人在後面跟言道:【女神大人,求你別四處亂飄了,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在煉詩台上好好地寫詩好不好?】

遠處烤魚吃的差不多的南宮木和北海辰,看到夏鴻騰在龜鏡洛書上玩得正嗨,兩人都無淡法定了,不約而同地走了過去。

「小子,你在龜神廟外就搞定靈龜簽約了?還玩上龜鏡洛書了?」

「哈哈,運氣不錯,本想在龜甲上畫個圈圈詛咒它,沒想到這貨居然開靈了!」

夏鴻騰乾笑道著退出龜鏡洛書,怎麼把這兩人給忘了。

「叮咚,做為職業玩龜師,豈能沒有潛在客戶?發布最新任務,拉眼前兩人進群,獎勵兩次名師慧眼神斷的機會!」殘圖適時發布任務。

南宮木聽到夏鴻騰這麼一說,忽然想到什麼,道:「那麼下午時,龜神廟大放奇光,也是你小子搞得鬼?」

夏鴻騰沒想到此人腦袋轉得這麼快,一下子就猜中,死豬不怕開水湯地道:

「如果我說下午在龜神廟中的菩提柱隨便亂寫了幾個字,意外引得龜神廟動靜很大,你們信嗎?」

兩人相視一眼,沒來由地同時點頭表示相信,剛才夏鴻騰在龜背九甲上隨意畫圈圈他們自然看在眼裡,這人給他們的感覺相當詭異。

就像捉噬冥魚一樣,他們可以說,從來沒有人在通天河中捉過這麼多噬冥魚而且還活著站在這裡的!

「哈哈,對了,還是那句話,相逢就是有緣,兩位前輩,可有龜龜號,請你們加個好友龜龜群如何?」夏鴻騰不忘記殘圖發布的任務,這兩位大佬錢多人傻,財大氣粗,不正是玩龜師最優良的潛在客戶嗎?

天庭地府微信群 「什麼龜龜號龜龜群?老北,龜鏡洛書功能中有這個東西嗎?」

南宮木被夏鴻騰的話問得有些懵圈,他能說在此人面前,自己的智商被直線拉到跟北海辰一樣低嗎? 北海辰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忽然,他靈台一動,似有所悟地道:「夏鴻騰說的是不是我們在龜鏡洛書上使用的名字?」

「你們沒有好友群嗎?怎麼可能?」

夏鴻騰完全被兩人打敗,想著也許他們這裡聊天群的叫法不一樣吧,努力描述道,「就是大家私下一起聊天的群,外人看不到內容的那種!」

「這世上有這種東西嗎?有還不弔炸天了?」

南宮木和北海辰真的聽愣了,兩位黑道大佬偶爾也用龜鏡洛書各自和人用暗語傳遞消息,不過這種只要是靈龜師都能看到的內容,安全係數超低,誰知道會不會被有心人破譯玩反伏擊什麼的?

看到夏鴻騰說的有頭有眼,南宮木和北海辰本來完全不信邪,不過沒多久,更大的好奇心驅使他們同時湊到夏鴻騰的龜背甲鏡上看。

這一看,兩人可以說同時嚇一跳,人家玄鏡中居然真有一個萌萌的烏龜圖騰。

怎麼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