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夥都對我媽說秀芝啊!你心眼好!這是常仙到你家來保佑你們了,直到時隔多年以後我和家裏人,都在想那條大蛇究竟哪去了呢?

大夥都對我媽說秀芝啊!你心眼好!這是常仙到你家來保佑你們了,直到時隔多年以後我和家裏人,都在想那條大蛇究竟哪去了呢?

據說蛇到了一定的“年頭”,可大可小,是會變化的,而且有的蛇還長有冠子,像雞冠一樣!總之在民間這些“神奇的傳說很多”至於到底有沒有,諸君還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後來我媽每隔初一十五逢年過節的,必須要給這常仙上香,直到很久以後遇到了一件事。

這件事咱們可以以後再說,話說回來我看着那一個個茅草房裏面有的,屋裏面有幾個人在屋裏,又有的空空的什麼都沒有,還有在吃飯的他們招呼我吃飯,我看見那桌上的魚肉顯得顏色怎麼那麼的暗呢!而且一點新鮮感和食慾都沒有。

我也走餓了就坐下來和他們在一起吃,吃着這魚啊肉啊怎麼一點味都沒有啊?

我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急忙根人家說我吃飽了謝謝你們了,那幾個人也不說啥點點頭繼續吃,我心想這裏的人怎麼都不愛說話呢?

我又走幾個茅草屋進去一看哎呀!

我去了裏面躺着的是一具人的白骨,在看那茅草屋哪裏還在分明就是一個個破舊的棺材。 我看着那一個個房屋一個個模糊了起來,此時都已經變成了棺材!

我看着那棺材“居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棺材裏面的死屍”,這簡直就是令人匪夷所思。

只見有死屍由於已經年頭太久,裏面的骨頭都已破爛不堪還有幾根毛髮,那一個個骷髏頭黑洞洞的眼睛彷彿在冰冷的看着我!

有的骨頭架子都不齊全了,還有的依稀可以看到生前穿的裝老衣服。

更有一些死屍好像是剛死不久,腸子肚子心肝肺全都流出來了,真他媽的噁心又嚇人那真是毛骨悚然啊!

我在也不敢去多看一眼撒丫子就跑,偏偏那馬路上原來的“一個個房子”一下子竟全成了棺材鋪了。

這棺材質量真的不咋樣,有的厚一些的還好,那薄的在我腳下踩的是嘎嘎直響啊!

真怕咔嚓一下子!掉下去和死屍來個親密的接觸,呸呸呸烏鴉嘴!

要說怕什麼來什麼這話真的一點都不假。

彷彿要驗證我的想法一樣,剛想這裏“突然”從那棺材裏伸出來了,“一雙雙手在拉我的腳“,我腳的一下子只聽嘎吱一聲!



就踩破了那薄薄的棺材板子,此刻我真想哭出來又想給狠狠抽自己兩個嘴巴子,心中暗暗想着一天天的你嘴怎麼就那麼欠呢?

真是好事不靈壞事靈,腳在木板縫隙中想往上提卻被那死屍牢牢抓住,怎麼也不肯輕易的放手彷彿在說來吧來陪我吧。

要說人玩意真是“點背的時候喝口涼水都塞牙”,我慌忙的掙扎着用腳在踹他們的雙手,要說我是魂魄狀態不然真的是嚇的魂不附體啊!

我頭皮“一陣陣發麻”那種“冷嗖嗖”的感覺真的不好受,要說人在絕境中產生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雖然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瘋狂拼命的去用腳蹬踹這雙手,你們要問我怕不怕?答案肯定是怕了,鬼才不怕呢艹他大爺的。

也不知道掙扎了多久他們的手放開了,我想他們肯定是被我給踢疼了,也是看實在弄不動我了,或者是我把那本來就脆弱的骨頭給踢散架子零碎了,心想小樣的,也不看看小爺我的佛山無影羅圈腿的功力,好吧!但願也許他們有感覺。

我頭也不敢回一路狂奔,此時眼裏已看不到路,來的時候明明看見兩邊大馬路的此刻盡是白茫茫一片。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那一個個棺材板只見快速的在腳底下一閃而過。

終於看不到那一個個棺材板了,我心想回去一定和村裏的木匠做棺材板的人好好反應一下,丫的這質量也太不好了。

一點不另消費使用者滿意,雖然他們是死人可能永遠沒有什麼售後服務或是退貨。

也許更永遠不會,找這些做棺材板的人去算賬,所以使一些做死人生意的逐漸的“糊弄了起來”,“正所謂活人錢難掙,死人錢好糊弄”想想還真他孃的是那麼一回事。

各位要是不信,沒事的時候可以看看那棺材鋪裏的東西,一個紙糊的花圈敢要你好幾百塊錢,你說這錢好不好掙?

但鬼他孃的知道,萬一哪天哪個 “倒黴蛋就踩破了棺材板掉了下去”,那場面和噁心勁就別提了,我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渾身已經溼透了,明明是魂魄狀態,可是那流出來的汗那麼冰冷刺骨。

還好這幾年,我“雖然體弱多病”可是從小到大上山下河的,在加上小時候吃了幾顆舅爺給的藥丸,後來武術氣功熱,“練武八抄”的人特別多。

尤其是我的爸爸,也不知道咋了受了什麼刺激了!


在家裏弄了沙袋,“棄文從武了”天天在家裏早早的起來一頓跟頭把式的,早上打完了拳踢完沙袋晚上又練氣功。

買了一大堆武術的書,什麼氣功啊!譚腿鐵砂掌精鐘罩鐵布衫,點穴卸骨格鬥輕功水上漂啊!乖乖的也不知道,“那時候是誰寫了這麼多失傳已久的各種絕技”,更不知道這玩意“是不是真的還是忽悠人的”。


我呢!自然從小在我爸和大俠霍元甲的影響下,也跟着偷偷的學了些拳腳,要說那時候的小孩都幻想着,像電視裏的“霍元甲,陳真,郭靖那樣”當個什麼大俠學會飛檐走壁,降龍十八掌,手拿着寶劍替天行道在來個什麼英雄救美的橋段。

我們上學的時候,要是看見別人手裏拿着用木頭做的劍,都羨慕嫉妒壞了,恨不得搶下來好好的把玩一翻。

而我那時候由於體格大,力氣也大整天在野地裏面春夏秋冬的摔打,時間長了整的有點“皮糙肉厚的”“頗有點鐵布衫的味道”幾個人打我只要不打我臉,打我身上居然感覺不到疼,哈哈我想一定是當時太傻了。

7/8個小夥伴居然“輕易撂不倒我”即使撂倒了也壓不住我,記憶那會最厲害的時候,十幾個人來摔我,當然只是瘋架不是打架,他們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也好難把我摔倒,即使摔倒了我身底下也要有幾個墊背的,那些孩子一起在我身上疊羅漢壓我卻是根本壓不住。

我有時候甚至都會想是不是我舅爺?

曾經給我吃的那些?神祕的藥丸”改變了我的體質,只是吃不到了要是他在給我點該多好?

好吧有點扯遠了,話說我喘了會氣,感覺心跳和喘息也漸漸的平穩了下來,丫的原來剛纔不是沒感覺而是太緊張刺激了,心跳過速了,壓根根本就感覺不到。

遠遠的看着剛纔經過的地方,此時已經什麼也看不清楚了。

感覺像層霧又像層紗把我的視線給隔離了,我平息了好一會,感覺好點了心想往哪走呢?

往回走是肯定不行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去再走一遍那破棺材板了,那簡直不是人待的地方,確實不是人待的地方都是鬼住的啊!

這時候我向左右看去各有一條路,走哪條路呢?我特麼的哪知道?好像哪條路都不是什麼好路!

在向遠處看去好像看到很多人聚集在一起。

他們目標都向着一個地方走去,只見遠遠的一個光禿禿的山上,那裏很多人在爬着,走着而這山上還有一個大石頭,嗯!沒錯特別大的石頭遠遠的可以看見很多人在那石頭面前看什麼。

他們看完了石頭,又排隊站在那山頂處遠遠的眺望,也不知道那裏有什麼吸引着這些人,我心中暗想這些人,哦!“不對確切的說是鬼魂”,在那山上頂上石頭前看什麼呢?

由於“年小心性好奇”在加上當時我確實不知道,該往哪裏走了,只有這個地方鬼挺多的,於是我想走過去問問,看看也許有那麼一個心眼好使的鬼能告訴該怎麼回家呢!

想到這裏拖着疲倦的身體一步步像那山上走去。 我沿着那不算“崎嶇的山路”,看着一路上山的兩邊和路上全是“孤魂野鬼”,成羣結隊的滿滿排滿了山路。

他們有斷胳膊斷腿的,有缺眼睛的還有頭在腦袋上漂浮的,什麼姿勢都有了他們面無表情冰冷的麻木向着那山頂走着。

只見他們很多“孤魂野鬼”走到半山坡就好像被什麼“無形的東西或是力量給推了下去”,那些從山頂上滾落下來的野鬼發出,“慘叫不堪入耳的鬼叫狼嚎的聲音”!

然後他們掉下去了,只見原本四肢不全的殘缺的那身上的零件,好像拼成的一樣,噼裏啪啦的!掉了一山底,然而他們並不是在意這些站了起來劃拉劃拉,那些身上掉下的零件嘎嘣嘎嘣的!一下下給安上了繼續向着山頂爬去,丫的這也太匪所思了。

這山上到底有“什麼好東西值得他們這樣費這麼大的勁”,要說我現在害怕嗎?

答案肯定是害怕的,不過沒有剛開始見他們的時候那麼害怕了,可能已經麻木習慣了吧!

他們除了面無表情冰冷外,那些掉胳膊掉腿的身體少幾個零件的,對我來說剛開始確實很吃驚,可是他們是孤魂野鬼啊!

而且身上掉個零件,我感覺就像是變形金剛有啥牛x的有本事也給我變個霸天虎。

還有那流出來的血,好像沒那麼鮮豔看着感覺像是電視劇裏面的,“演員用什麼抹上去的”,我心想你們也就能嚇唬小孩。

再說了這些“孤魂野鬼”數量太多了把我不足1米3的身高,活活的夾在中間”一路攜帶着向山頂前進,”我也想走回頭路,可是回不去了隨着殭屍大軍,這是我給他們起的“外號”的簇擁攜帶我被漸漸的帶到了山坡中間,也就很多死屍滾下山坡的地方。

我心裏“一陣陣突突”心想老天爺神仙保佑我別讓我從這滾下去了,這玩意滾下去了可不好玩,身體要少了什麼零件,我可沒那把身體零件安上的本事,想着就到了那跟前,感覺周圍有種無形的力量在阻止着衆多殭屍大軍前進,我發現居然可以隨意穿過這個類似“結界”的地方。

看着身邊被這“無形結界”,給擊退的衆多“殭屍大軍”,“心想風水輪流轉你們也有今天啊”,叫你欺負小孩呸什麼玩意呢!

我越來越近的終於看清了,山上的大石頭上面寫着三生石,只見衆孤魂野鬼在那石頭面前靜靜的佇立着,有的看了那石頭是唉聲痛哭,有的看了是沉默不語。


呀!我心想這玩意這麼神奇啊!

我好奇的的向衆鬼堆裏縫隙裏擠了進去,只見那石頭像是演電視劇一樣,正放映着一個美麗的少婦由於和人偷奸,被她的老婆婆發現了,那少婦害怕她的婆婆去告訴自己的夫家和街坊鄰里,心裏暗下毒計夜裏拿着着剪刀準備捅死她的老婆婆。

要說這老婆婆命不該絕,本來年齡大的人睡覺就輕而且又不好睡,畫面上媳婦舉起剪刀手起刀落要看就要扎到婆婆的胸部,老婆婆一下子睜開眼睛,一下子抓住了刺像胸膛的剪刀,兩個人爭奪着剪刀。

終究是漂亮媳婦力氣大,手攥着剪刀唰的一下子刺進了老婆婆的眼睛,那老婆婆哎呀一聲!疼痛難忍一下子用捂住了流血的眼睛,老婆婆剛要喊你,這時候漂亮媳婦拿着剪刀惡狠狠的刺像老婆婆的另一隻眼睛,畫面結束了。

只見石頭面前站着“一個年邁風殘的瞎眼老婆婆”她長嘆一口氣,說唉!都是前世所欠今生因果循環啊!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在那石頭上看到了,很多鬼的“前世今生”心想這玩意真挺神奇的,比我家那帶天線插電的電視機牛比多了,這玩意不燒電不用信號的,要是能把它弄回家,“那還不是想看什麼看什麼”再也不會被我媽整天說關電視睡覺了。

正在尋思中,畫面一變,只見一個“深穿清色長褂”,“頭系白色方巾的書生”,站在一處山頂手拿一本古書,正在讀莊子的秋水篇。

那聲音遠遠傳來鏗鏘有力,天下之水,莫大於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 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春秋不變,水旱不知。

此其過江河之流,不可爲量數。

而吾未嘗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於天地,而受氣於陰陽, 吾在於天地之間,猶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

我越看怎麼感覺,這個書生怎麼張的如此像我呢?

那眉毛那小眼睛,簡直和我“一模一樣”就是這書生的神態我是萬分不及,這時畫面上“突然狂風大做”那書生也就我的前世,被迷了眼睛急忙用衣袖擋住眼睛和風沙,不料這風太大書生手裏的古書被吹落山崖底,書生下意識的去想抓住這本書,怎奈狂風太大這書生有身影單薄。

幾個踉蹌被吹到懸崖邊上了,書生雙手死死抓住一顆小樹,眼看着書生就要落入崖底,這時“突然”不知從那懸崖下方何處,竟爬出一條大蛇,這大蛇不知活了多少歲月,身上的鱗片閃閃發光,它的頭有羊頭那麼大,身體粗有孩童懷抱那麼粗,“只見首不見尾”這時書生已經驚嚇的魂不附體。

也不知道是被這百丈懸崖嚇的?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大蛇嚇的。

只見書生雙手和渾身瑟瑟發抖,大蛇來到書生面前用頭輕鬆的把書生給頂回了山頂,並在山崖邊豎立一道“蛇牆”好像在保護着書生。

狂風終於停了下來,書生見這大蛇“並無歹意”對這大蛇是作揖鞠躬千恩萬謝,那大蛇也是非常人性化的“衝着書生點點它那顆大大的蛇頭,”從此後一人一蛇,經常在這山崖處相伴,書生讀書大蛇就靜靜的聽着,有時會閉上眼睛好像在思考什麼。

剛開始的時候,書生對這大蛇是“極爲恐懼”可是時間長髮現這大蛇,每次來都要帶些野兔,野雞,山羊什麼的動物好像是用來討好書生。

“一來二去”這一人一蛇“相處甚歡”書生有時讀累了大蛇會爬過讓書生依靠着,就這樣春去秋來不知過了多少時日,這一日書生對大蛇說蛇兄你我之間雖是異類可是“相處甚歡”,這些時日承蒙蛇兄的關愛照料,弟實不知該如何報答爲兄的情義,你帶我如手足,我也帶你如親兄,真是相見恨晚。

只是人生總有分離,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小弟這幾日正準備去趕考,你我兄弟在此一別不知再見是何時何年何月。

說到此處書生悵然失落,唉聲嘆氣!

那大蛇也好像很傷心的樣子知道離別在即,用它的蛇頭拱了拱書生,好像安慰書生,書生說蛇兄離別在即,小弟秦子非不知道蛇兄的名諱不如讓愚弟替爲兄起個名字如何?

那大蛇很欣喜的衝着書生點點頭,書生說我看爲兄滿身烏黑亮麗不如稱做黑兄如何?

那大蛇揺了好像不是很滿意這個稱呼,書生正在思慮中,大蛇用蛇頭在地上掃出一片光土,然後用蛇頭一點一豎的在寫着常小黑。

書生說原來小黑兄以這般神能,待我趕考高中定來終身伴隨爲兄,從此我吟詩來,兄作對豈不快哉!

常小黑點了頭髮出一陣陣長嘯!

“那嘯聲如龍如蛟如虎真震的滿山久久迴盪”,就這樣書生和常小黑在山崖上又訴說了很久,才戀戀不捨的分別,我正看的關鍵時刻熱鬧呢,“突然!”有雙手在我肩膀拍了幾下,我猛的回頭一看嚇了我大跳。 俗話說得好“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黃泉路上自古無老少”!

他大爺這不,我就到那陰間免費的體驗溜達了一圈。

話說我回頭一看“哎呀媽呀!啥玩意啊”?

站在面前的是一個,和我年齡身高差不多的少年,那兩個眼珠子瞪的跟燈泡似的,在我身上劃了來劃了去的,也不知道在找什麼,丫的!我心想一個小鬼也敢欺負我。

一拳咣噹!一下把丫的大燈泡給懟倒了,要說我那時候打人是真狠,可是我發誓我沒用全力啊!怎麼就一下給幹趴下了?

這也是個中看不中用的主,我氣不打一處來,把在陰間受的所有委屈,都發泄在眼前的燈泡眼上了,提起拳頭咣咣!一頓“王八烏龜拳”都給丫的掄身上結結實實的,這燈泡眼還他孃的是個硬骨頭,怎麼打也不吭聲!真是死鴨子嘴硬。

我剛準備給丫來個“電炮獨眼龍”只聽他說我眼鏡呢,我眼鏡哪裏去了,你看到了嗎?

原來這麼大的眼睛,卻是個近視眼,我再也打不下去了,好像同情心一下子氾濫了,是啊!他還是個孩子,一個和我一樣的孩子。

我有什麼理由,去報復一個和我不相關的人?

我湊到他跟前把他扶了起來,只見他瘦的渾身好像就剩骨架一般,原來是他穿那衣服太寬鬆了,才顯得他和我一般壯實,這個倒黴孩子,我問他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他好像沒聽見一樣,嘴裏一直重複的“叨咕着”我眼鏡呢,我眼鏡呢?

丫的我是心軟的人,急忙在四處尋找着終於找到了,我把眼鏡遞給他戴上了,他說你問我叫什麼名字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