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雪橇靜靜的行駛進了雪霧森林。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雪橇靜靜的行駛進了雪霧森林。

森林的邊緣地區,樹木還是比較稀鬆的,雪橇在林子的縫隙里還勉強能過得去。

讓雪無痕大開眼界的是,老魔法師驅使那些拉雪橇的雪地犬的法門實在是妙到顛毫了!

他不像任何馴獸師那樣用鞭子或者口號,往往只是一些單純的指令,比如奔跑,停止,甚至簡化到了一個口哨,甚至是一個簡單的手勢!

那些雪地犬就彷彿能完全明白人類的語言和手勢一樣,乖乖的按照老魔法師的每一個指令去做。

「你……不會對這些狗身上施展了和我身上一樣的魔法吧?」雪無痕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些天相處以來,雪無痕倒是也喜歡沒事問些問題,雖然大部分問題魔法師不會回答,但是雪無痕也知道,只要自己不逃跑,不要惹惱這個老傢伙,他倒是也不會虐待自己。

「你以為呢?」魔法師的回答帶著一絲嘲弄的味道:「這些狗可你聽話多了。」

說著,雪橇開始減速,前面的林子越發的狹窄了,雪橇很難繼續往前行駛。魔法師停下了雪橇,輕輕踢了雪無痕一腳:「下車了,小子。別窩在這裡不動彈,難道沒有人教過你,在冰天雪地里,你越是怕冷不活動,就越容易被凍死。」

等雪無痕起來之後,老魔法師看了看周圍,淡淡道:「今晚我們就住這裡。」

「住這裡?」雪無痕忍不住抱怨道:「你放著好好的鎮子里不住,你偏偏要趕上點路來住在林子里,我

以為你打算連夜趕路呢!既然你沒有連夜趕路的打算,我們幹嗎之前不住在鎮子里?」

「因為我喜歡,這個答案你滿意么?」老魔法師笑眯眯的回答,看著雪無痕,語氣依然很和藹的樣子:「現在,你屁股下面的包袱里有帳篷,如果你再不起來的話,我保證你又要嘴巴疼了。」

嘴巴疼…..這老傢伙又要命令自己抽自己的耳光了!雪無痕忍不住一哆嗦。儘管雪無痕也不是什麼弱者,也不是很笨,但是遇到這種油鹽不浸的老傢伙,而且對方的實力幾乎超過自己十萬八千倍,實在也沒什麼辦法。

肚子里一面腹誹,雪無痕磨磨蹭蹭的起身來打開包袱開始扎帳篷。

老魔法師這次終於沒有好像大老爺那樣的坐等著雪無痕幹完活兒,他也小心翼翼的忙碌了起來。

雪無痕偷眼看著老魔法師的一舉一動:老傢伙從袍子里摸出了一個小瓶子,然後均勻的從裡面灑出了一些綠色的粉末。

他把這些粉末灑在了周圍,形成了一個大圈,把兩人和雪橇以及帳篷都圍在了這個圈子裡。

那粉末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的,灑在地上之後立刻融化了周圍的冰雪,並且在黑夜裡釋放出綠幽幽的光芒,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好似鬼火一樣。

雪無痕注意到,那幾隻聽話的雪地犬,似乎異常懼怕這些綠色的粉末!原本溫順的雪地犬,忽然變得異常緊張起來,毛茸茸的身子死命的縮成了一團,全身都在發抖,同時不停的發出了悲哀恐怖的嚎叫。

霸愛總裁強勢來襲 而且,魔法師做完了一些,滿意的看了看周圍的綠圈子,然後過去,輕輕的安撫了一下幾條狗,他只是用寬大厚實的手掌在雪地犬的身上輕輕拍了兩下,然後低聲笑道:「好了好了,放心吧!沒事的。」

那些狗就重新趴了下去,紮好了帳篷,雪無痕湊了過去:「這是什麼東西?」

「防止麻煩用的。」老魔法師收起了那個瓶子,他全身就一件薄薄的袍子,也不知道他的那些瓶瓶罐罐平時都是藏在哪裡的,反正用

的時候隨手一摸,就能摸出一個東西來。

「麻煩?」

老魔法師笑道:「小朋友,這裡是雪霧森林!這裡最多的不是樹,而是魔獸!很多你聽都沒聽說過的,見都沒見過的魔獸。尤其是夜晚,魔獸喜歡襲擊那些沒有防備的,熟睡的獵物。經常有很多冒險者,晚上睡著睡著,就變成了魔獸的晚餐,第二天就變成了糞便了。」

「你這樣厲害的大魔法師,也怕魔獸么?」雪無痕打了個哈哈。

「我不怕……」

魔法師搖頭:「但是我們兩個人類在這個林子里,就好像是在蒼蠅堆里扔了兩塊肉!你明白么?肯定會吸引來不少東西的。那些東西雖然對我們沒多大威脅,但是蒼蠅多了,趕跑了一群再來一群,也是麻煩得很。而且,我說過了,我在到達目的地之前,要儘可能的減少魔力消耗。現在,你生火吧,我們準備睡覺。」

隱婚市長 雪無痕無奈,他可不想讓自己再變成機器人那樣被人指揮了,乾脆還是老老實實的做了起來。

老魔法師看著雪無痕完成了任務,眼神里多了一絲滿意,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張捲軸,輕輕打開。

這是一個風系魔法的捲軸,老魔法師用這個捲軸在周圍弄了一個防風的結界,然後指著帳篷:「好了,睡吧。」

「我還是想問一下,那些綠色的粉末到底似乎什麼東西?」

「真的好奇么?我擔心你知道了,晚上會睡不著的。」老魔法師笑得很惡意。

「你說吧。」杜維緩緩道:「我的好奇心重,你不說,我更睡不著。」

「好吧!那些是……龍的糞便。」老魔法師聳聳肩膀:「你不會介意躺在龍的糞便堆里睡覺吧?」

龍的糞便?難怪了,很多動物野獸都是依靠氣味和糞便或者尿液的味道來劃分領地的。

而龍,毫無疑問是自然界里最強大的生物了。 用龍的糞便灑在這裡,那麼別的魔獸肯定以為這裡有一條龍!什麼魔獸敢有膽子來招惹一條龍呢?雖然這個方法很不錯,但是,雪無痕搖搖頭,幸好,這些龍的糞便並不臭。

睡到半夜的時候,雪無痕醒了,準確的說,他是冷醒的。

帳篷里,老魔法師眯著眼睛,睡得正香甜,呼吸勻稱。

帳篷里原本在頭上吊了一個小小的水晶球,老魔法師還是發了點善心。

用了一個火系的魔法捲軸,讓這個水晶球變成了一個緩慢的散發熱量的「取暖器」,這樣帳篷里就暖和多了。

可是半夜下來,水晶球上的熱力已經散盡了,雪無痕冷的手腳冰涼,不得已爬了起來,拉開帳篷,老老實實的在雪地里做熱身的動作。隨著一套的動作做完,杜維全身已經恢復了暖和,手腳也漸漸熱了起來。

頭頂的月亮已經出來了,月光灑在林子里,泛著在白雪上,雪光磷磷,倒是漂亮得很。

林子里,遠處還隱隱的傳來一兩聲嚎叫,也不知道是什麼魔獸發出來的。

倒是幾條雪地犬,睡得異常踏實。雪無痕躡手躡腳的走到了一旁去。

睡了半夜,他有些尿意,就著那龍糞便的圈子裡,找了根大樹根,拉開褲子撒了尿,然後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據說再往北,天氣會更冷,冷到連撒尿都會有危險!據說再那種冷天氣下,如果誰敢在野外拉開褲子撒尿,保證能把他的小jj凍掉下來!

雪無痕嘆了口氣,回頭看了看帳篷,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呢?這個老傢伙,劫持了自己走,卻什麼問題都不回答,雪無痕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疑問了。

甚至連他綁架自己走到底為了什麼都不知道。

就這樣,雪無痕跟著神秘的魔法師一直向北走去,第二天傍晚的時候,太陽已經快下山了,兩人終於找到了一個地勢稍微低一些的地

方,在這種地方宿營,可以防風。

可是,當兩人繞過林子過來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地方早就被人佔了!「警戒!!」

林子里忽然傳來了呼哨聲音,隨後立刻的,從樹上跳下了兩個全身雪白的人來,雪無痕仔細一看,這兩人都是一身雪白的皮衣,然後林子後面也繞出了十來個全副武裝的人!

這些人身上有的穿著皮襖,有的穿著皮甲,手裡的武器也各自不同,有拿劍的,有拿刀的,還有拿著短斧的。

後面的幾個人則拿著弓箭,箭頭對準了雪無痕和老魔法師。

看見來的是兩個人類,而不是魔獸,這些警戒的傢伙放心了。

「好了,是兩個人。看來我們遇見同行了。」一個首領模樣的人走了過來,笑道:「哦,很少看見兩個人就敢往雪霧森林裡走的這麼遠的傢伙啊!」

老魔法師向雪無痕使了一個顏色,雪無痕無奈撇撇嘴,開口道:「誰是這裡的頭兒?」

「就是我。」這個首領模樣的人看了看雪無痕,臉上帶著一絲輕視:「哦,是一個小孩子……啊,我知道了,你們是在找宿營的地方吧?很抱歉,這個地方被我們先佔了兩位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允許你們在我們的營地旁的林子里宿營。只要小心點,別闖進我們的警戒圈子就行了。」

「不不不……」雪無痕連連搖頭:「在林子里紮營,我們可不想成為魔獸的晚餐!放我們進去吧,我們可以加入你們的營地么?我們只有兩個人,不會佔很大地方的。而且,你們是來獵取魔獸的傭兵團吧?或許我們可以互相幫助。」

這些人互相看了看,忽然同時仰天大笑起來,那個首領模樣的人看著雪無痕,更是不屑一顧的樣子:「小孩子,你能幫助我們什麼?難道是半夜起來給我們倒尿壺嘛?哈哈……快走吧!看在都是來雪霧森林冒險的同行的分上,我不為難你們。只要你們不自己惹麻煩就好。」

雪無痕卻反而往前

一步:「不,我堅持我的要求。」

這個首領臉色沉了一點:「哦,想惹麻煩嘛?小子!」

老魔法師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低聲道:「他們是『雪狼傭兵團』的。你可要負責搞定。」

老魔法師先前說的很清楚,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必須保持最佳狀態,如果和傭兵團同行的話,可以避免不少麻煩。

這不是拿我開心嘛!雪無痕一肚子火,明明老魔法師露兩手就可以震懾他們,可偏偏要隱藏身份,真是的!雪無痕對傭兵團還是有些了解的,而且也知道這些傢伙都不好惹,都是一些亡命之徒!

甚至在冒險的活動中,還會有互相之間火拚,黑吃黑的行為,都是司空見慣的!幸好雪無痕兩人身上沒有帶著什麼東西,看著兩人輕裝步行的樣子,這些傢伙沒放在心上。

假如雪無痕兩人身上帶著重重的收穫的話,恐怕這些傢伙就要見利起壞心了!

有著老魔法師做靠山,雪無痕故意做出了一副驕傲的表情,看著面前的這個傢伙。

這個人穿著一件皮甲,手裡的武器看上去也頗為不凡,不過應該是一個小角色:「哦,你們是雪狼傭兵團的,對吧?至於你,你應該只是一個小小的隊長吧,你能代表你們傭兵團的意志么?」

雪無痕說對了,這個傢伙只是一個負責周圍警戒的小隊長,他皺眉道:「小孩子,你想做什麼?如果你想吃點苦頭的話,我並不介意活動一下。」

說著,他一挺手裡的長劍,臉上帶著怪笑,朝著雪無痕大步走來。不過,他只走了幾步,立刻就僵住了!

雪無痕還站在那兒,臉上依然帶著微笑,不過他已經舉起了右手,掌心朝上,手裡輕輕的拖著一個正在燃燒的火球!

傭兵團的人都是走南闖北的識貨的人!眼看這個小孩子一臉微笑,隨手就掌心變出了一個火球!

……… 「雪狼傭兵團,就是以這種方式對待一位魔法師的么?」雪無痕微笑,笑容帶著不屑:「好吧,那麼我會記住的。頂點」

雪無痕說完,拉了拉老魔法師:「走吧,我的朋友,看來這些人已經強大到不需要魔法師的地步了,在這種見鬼的地方,他們連最起碼的互相幫助的原則都不明白。」

魔法師!這個小子是一個魔法師!包括那個隊長在內,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看著雪無痕的眼神不再是不屑,而是帶著一絲敬畏!「都給我退下!一幫蠢貨!」

林子里傳來了一聲喝罵,隨後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大步走了出來。

這人穿著一件犀牛皮的皮甲,在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卻光著膀子,露出解釋的肌肉,身後還有一條雪白的披風,一臉綜黃色的鬍鬚,生的很是威武。

他手裡沒有拿武器,但是走出來的時候,那些警戒的人都退開了:「團長!」

那個隊長立刻走上幾步,可這個團上卻只瞪了他一眼:「你讓我們丟臉了,我的老弟,退開吧。」

說完,這個團長不理會手下,走到了雪無痕的面前,臉上帶著笑容,大聲道:「魔法師閣下,我的部下有些不懂禮貌!我為他們的無理而道歉!」

雪無痕笑了:「您是?」

「這是我們雪狼傭兵團的首領,拜因里希團長!」旁邊的一個傭兵大聲回答,他的聲音洪亮,帶著驕傲的味道。

拜因里希哈哈一笑,道:「魔法師閣下,是否可以告知一下您的姓名呢?」

「哈瑞。」

雪無痕微笑回答:「我沒有穿法師袍子,也沒有戴徽章,不過這是在這個鬼地方的慣例了,相信您能理解的。」

看著這個隊長的眼睛,雪無痕緩緩道:「我和我的同伴沒有惡意,我們在雪霧森林裡有自己的事情做。我相信,在這種鬼地方,貴傭兵團如果能有一位魔法師的加入,哪怕只是短短的幾天時間,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不是么?」

「雪狼傭兵團在任何時候都絕對歡迎魔法師的到來!」拜因里希哈哈大笑:「我正在發愁,每次來到這個貴地方,那些討厭的魔獸都很麻煩,如果能有魔法師的幫助,那麼生意就好做多了!」

說著,拜因里希看了雪無痕一眼,等待雪無痕的回答。「我很樂意提供一些幫助。」

雪無痕的回答讓拜因里希很高興:「團長先生,您也看見了,我和我的同伴只有兩個人,在這個鬼地方,能多一些同伴,總是好事情,不是嘛?」

「請把,魔法師閣下,我們的營地就在前面,我的帳篷里還有兩瓶好酒!」拜因里希哈哈一笑,熱情的在前面帶路。

雪狼傭兵團的營地弄的很有水準。

看得出來這是一群習慣了風餐露宿在野外紮營的人們。

這個低洼的地形有效的起到了一定的防風的作用,旁邊的兩個高坡很有防禦作用,如果遇到意外的話,只要能有效的守住中間的那個豁口,就能保證營地的安全了。

雪無痕和老魔法師是隨著拜因里希團長走進營地的,所以迎接他的是眾多傭兵們詫異的眼神。

這個營地不下,雪無痕目測之下,大約有近百人。

和雪無痕所見過的那些貴族的私軍或者帝國的地方守備軍不同。

這些傭兵並沒有統一的制式的鎧甲或者裝備。

他們大多數人的穿著打扮都很極具個性化。

有的穿皮襖,有的穿皮袍,還有的穿皮甲。

只是,處於在雪林里掩護的作用,大多數人都選擇了白色。`

至於他們使用的武器,那就更奇怪的,有用劍的,有用彎刀的,還有用斧頭的,用短矛的,雪無痕甚至看見一個拿著狼牙棒一樣武器的傢伙。

而且,這些人無一例外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彪捍的,桀驁不遜的氣息。

雪無痕走進營地的時候,還有一些正在擦磨武器的家

伙冷冷的看著雪無痕和老魔法師這兩個外來者。

更有人高聲叫道:「嘿!團長,你怎麼帶了一個小孩子進來!哈哈哈哈,這個傢伙是你招攬的新人嘛?他看上去好像還沒斷奶吧!」

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鬨笑。

拜因里希臉色一沉,喝道:「都不許廢話!乖乖做你們自己的事情!給我客氣點,這是我們的貴客!」

看來這個團長倒是極有威信,這話一出,雖然還有人有些不以為然,但是每個人都閉上了嘴巴。

「好了,魔法師閣下,這些都是粗魯的漢子,不懂得禮貌。」

拜因里希隨後想邀請雪無痕住自己的帳篷,不過雪無痕禮貌的謝絕了,於是團長讓人給他們在營地的中間騰出了塊空地來,雪無痕和老魔法師自己扎了個小帳篷。

不多片刻,團長又讓手下送來了兩條厚厚的毛毯。「這幫傢伙好像對我們不太友好啊。」

雪無痕看著送帳篷的那個傭兵一臉冷漠的離去,回頭對老魔法師笑了一下。

「很正常。」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老魔法師撇撇嘴巴:「這種團隊里,新人一般都很難被立刻接受的。他們更願意信任一起出生入死過的老同伴,就算是在正規軍隊里也是這樣。」

晚上的時候,傭兵們在營地中間生了幾個大火堆,傭兵們就圍坐在了火堆前等著吃晚餐。

拜因里希親自請雪無痕一起用餐,就和他一起擠在了一個火堆前。傭兵們對雪無痕的態度好了很多,想來團長已經宣布了雪無痕的魔法師身份了。

不過依然還有一些人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雪無痕,畢竟他看上去太年輕了,不光那些傭兵,甚至就連拜因里希也生出了幾分疑惑。

坐在火堆前,脫去了遮擋住了三分之一臉孔的厚厚的皮帽之後,雪無痕的模樣看上去顯得更小了,拜因里希不由得有些懷疑:這麼小的一個小孩子,真的是一位魔法師么?或者就算他是一位魔法師,可這麼小的年紀,恐怕還只是一個初級魔法師吧?或者,是一個中級的魔法師? 魔法師雖然難得,但如果只是初級,中級魔法師,那麼還沒有什麼招攬的價值。

旁邊篝火前的傭兵旁若無人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他們用幾口大鐵鍋,融了雪燒成了熱水,然後兩個健壯的漢子從帳篷里抬出了一些模樣有些奇怪的,大大小小的動物的屍體,雪無痕仔細看了兩眼,也沒有分辨出這到底是牛還是羊。

倒是老魔法師認了出來,他皺眉低聲道:「這是…..老天,一頭雪地駝怪……哦,這是一匹鑽地牛…..啊,還有一匹冰雪魔狼……老天,你們晚上就吃這些么?」

陸少蜜愛甜妻 拜因里希哈哈一笑,道:「不,是我們!我們,還有你們,晚上都吃這些。」

「魔獸的屍體。」老魔法師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