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義這幾年一直被視為中國高科技的代名詞,而事實也證明,天義從來都沒讓他們失望過,填補了國內眾多科技空白。

天義這幾年一直被視為中國高科技的代名詞,而事實也證明,天義從來都沒讓他們失望過,填補了國內眾多科技空白。

如今把這些技術全部集中在一輛車上,可以預見的是,它必將驚艷一個時空。

沒有讓現場諸多來賓等待太久,謝洵在作了一番技術參數說明后,轉身向後示意了一下。

只見舞台上凹陷下去一大塊,很快一輛充滿科幻色彩的汽車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星空灰顏色加上流線型未來超跑造型,第一時間便吸引住了來賓的眼球。

因為不需要進氣格柵來降低發電機熱量,前臉使用刀鋸式一體造型,配上左右兩個據說由奧迪燈具打造的可以自動閉合的前大燈,看上去渾然一體;

除此以外,像銀白色閉合輪廓,如同飛機駕駛艙一樣的廣視角擋風玻璃,都讓這輛車如同降臨塵世的謫仙一般、光彩奪目。

很多人記者以及來賓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哇……好漂亮啊!」

「是啊,簡直太帥了~」

「天義要麼不出手,一出手果然非同凡響啊!」

台上謝洵驕傲的說:「雖然奇迹的最高時速被設計成了180km,但是它百公里加速卻達到了2.45,超過8.0升16缸4渦輪增壓發動機的布加迪SuperSport的2.5秒……」

嘩——

現場發出一陣巨大的驚呼。

有位坐在前排的女記者實在忍不住了,連話筒都沒用,直接喊道:「請問謝總,奇迹的最大航程是多少?」

被打斷的謝洵一點沒生氣,笑呵呵反問道:「難道我之前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那位女記者依然執著道:「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希望能聽到謝總親口說。」

「天義·奇迹的最大航程為2300公里,續航250公里(之前數據有誤,已經調整)。」

頓了一下,謝洵說:「其實最大航程對於天義·奇迹來說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在白天的情況下,你完全不用擔心它會因為沒有電量而跑不動。

至於晚上的話,250公里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夠用了;另外我們還將在全國範圍內建設超級充電站,用於夜間行駛。」

「謝總,我想請問的是,為什麼天義·奇迹最快速度只有180km?」

「因為我們董事長韓義先生說過,汽車是用來開的,而不是用來飆的。」

聽到這裡,坐在人群中的特斯拉執行董事董元基,此時已經心如死灰,他幾乎已經看到了特斯拉的末路。

他決定了,回頭便立刻拋售特斯拉股票。

不,要立刻拋售。

想到這裡,董元基已經無心聽下去了,立刻起身離開。

……

正如董元基所預料的一般,6月4號早上,特斯拉股價便遭到了連續重擊,一個上午便下跌了17%點多;

股市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地方,外界任何一點小刺激都有可能引起恐慌性拋售。

特斯拉緊急召開會議,商討對策。

但是依然擋不住頹勢。

下午開盤,市場上出現了大面積的拋售行為,另外還有機構投行開始大手筆掛空單,形勢岌岌可危。

特斯拉總裁埃隆·馬斯克,此時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

特斯拉好不容易熬過產能不足問題,再加上新電池技術上市,如今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

結果倒好,半路上冒出來的天義、直接照著特斯拉死穴捅過來了。

天義·奇迹不論是哪一方面,都全面優於特斯拉,最關鍵的是,人家白天不用充電啊,這一點可以擊中多少「電量憂慮症患者」的軟肋?

埃隆馬斯克決定,立刻聯繫天義。

無論如何都要拿下太陽能電池的技術,要不然特斯拉死路一條。 從禮拜四到禮拜五,兩天時間特斯拉股價從412美元,暴跌到325美元,跌幅達21%;

股價從之前的700億美元的高峰,跌到了553億美元,兩天之內蒸發了近150億美元。

重生之青絡公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受此影響,美國道瓊斯運輸股指也從26700點的高位上,跌到了25200點,下跌近6個百分點,打破近兩年運輸股只漲不跌的神話。

不過股市錢不會憑空消失,有人虧自然有人賺。

早在一個月前,韓義便準備好割特斯拉肉了。

在宣布太陽能技術之前,已經有團隊在美國那邊建倉;

經過半個月的醞釀后,其實華爾街很多投機機構也看出了暴風雨即將到來,所以跟風做空的很多。

只是特斯拉作為行業領導企業,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要首當其衝。

如今有了高頻無損太陽能珠玉在前,特斯拉和加州理工大學聯合開發的新型鋰電池技術就變得毫無意義。

沒了技術優勢,光憑一個好看的皮囊顯然不足以支撐特斯拉近百萬人民幣的售價,暴跌自然也是在所難免。

而且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的一段日子裡,特斯拉如果沒有技術性突破,這個企業離死不遠了。

……

五天後,沈心套現離場。

韓義在第一時間便打電話過去,「多少?」

電話里,沈心開心道:「除去各種費用,凈賺55億美金。」

韓義頓時哈哈大笑。

特斯拉這幾天蒸發掉的錢,三分之一多落入了他個人腰包。

實際上要不是因為怕美國政府從中作梗,他還想再等一段時間的。隨著天義太陽能汽車研製成功的消息在美國大範圍傳播開,這幾天特斯拉股價還在持續下跌,目前市值已經不到500億美元。

包括其他運輸股也出現了小幅震蕩。

不過也可以了。

55億美元,按照現在的匯率,接近350億人民幣。

也就是華爾街了,換成拉斯維加斯這樣的賭場你試試看?別說套現離場了,不被機關槍突突成篩子就算幸運的。

而且不出意外,聯邦調查局肯定已經在追查當中。

讓沈心儘快離開美國,韓義掛斷了電話。

之後想想還是不放心,派了高手過去接她。

因為錢是通過海外賬戶轉走的,一旦沈心被控制住,美國政府就有理由羅織非法交易等罪名,想辦法追回這筆錢。

對於一個流氓政府來講,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好人。

……

12號下午,沈心一行人的飛機順利降落金陵機場。

隨後就地解散,那些成員拿著高額傭金去花天酒地了,沈心則是乘專車來到市中心一家頂樓西餐廳。

韓義起身迎了上去,「辛苦了~」

沈心把胳膊上的風衣遞給服務生,坐下后笑道:「不辛苦。我就是動動嘴皮子,具體的操作都交給他們了。」

「都是一樣。勞心者不勞力。」韓義幫沈心拉開椅子說到。

等上菜后兩人邊吃邊聊。

沈心笑說:「說真得,這種大規模資金交易確實挺刺激的,市場稍微波動一下就是千萬美元上下,簡直讓人頭皮發麻。」

「哈哈~這算什麼,回頭太陽能發電廠上市你瞧瞧,美國的道瓊斯大盤都要跟著遭到重擊。那時候就不是三五十億了,而是以千億美元計。」

沈心想象著那樣的場景,忍不住搖搖頭,「美國不會坐以待斃的。真要是那樣,他們一定會發動戰爭。」

「戰爭?」韓義笑了笑,問了句意味深長的話,「如果戰爭也沒用呢?」

「什麼意思?」

韓義沒說,轉而看著她的臉問:「你進海關的時候怎麼說的?」

沈心做過全身肌膚修復了,現在唇紅齒白,皮膚嫩的跟20歲小姑娘有的一拼。要不是眼眸里還能看出歲月的滄桑,任誰都不會把她跟40多歲的中年女人聯繫到一起。

「拿著我的護照比對了足足五分鐘。」說完沈心跟著笑道:「要不是我有綠卡,且是商務簽證,說不定真會遣返。」

韓義忍俊不禁說:「估計人心裡一定認為你是老妖婆。」

沈心人年輕了,心態也跟著年輕很多,風情萬種的白了韓義一眼,隨後抿嘴笑道:「老妖婆我也樂意。」

韓義再次哈哈大笑。

隨後問道:「回頭去哪裡玩?」

作為負責人,沈心這次拿了接近5000萬美金的獎金,現在是真正的富婆。韓義也順便批了半個月的帶薪假期,讓她放鬆一下。

「還沒考慮,可能回趟深城吧,之後到歐洲各國轉悠一圈。」

韓義點點頭,「出門記得帶保鏢。那邊現在不怎麼太平,要注意安全。」

歐洲各國本來治安就不好,隨著近兩年難民潮的湧入,現在更是雪上加霜,當街搶劫事件層出不窮,而且專門針對中國人。

誰讓中國人就喜歡戴名貴首飾。

「嗯!我知道。」沈心點點頭,切了塊牛排放進嘴裡,口齒不清道:「你也是。世界這麼大,趁年輕多出去轉轉,別老是悶在國內。」

韓義搖搖頭,自嘲道:「我這個人天生厄難體,走哪哪出事,還是別去禍害別的國家人民了。」

「胡說八道。」沈心啐了口,跟著又笑說:「那你就可著勁的在國內禍害啊?」

「呃……」韓義被噎了一下,想了想說:「嗯,回頭看哪個國家不友好,我就到他們國家去轉悠一下。」

沈心:「……」

就在韓義說著的時候,腦海里傳來了蘇瑞爾的聲音。

「老闆,日苯捕鯊船進入南郡島海域,三次警告無效,請問是否驅逐?」

大地磁暴跟超聲波已經關閉,那東西太消耗能量了,比離子炮還厲害。非戰爭狀態,不必要開啟。

韓義楞了楞,隨後面不改色的在腦海里說:「不用驅逐,直接擊沉。」

蘇瑞爾:「是!」

如果說捕鯨船礙於各方面原因,韓義不會動他們,捕鯊船就不在此例了。

因為鯊魚肉的運輸和儲存成本比利益要高,一般捕鯊漁民都是選擇把背鰭、尾鰭和胸鰭割下來,然後把渾身血淋淋的鯊魚重新扔回海里。

沒有了鰭的鯊魚在海里很難生存,最後通常會溺死或者因失血過多而死去。

這樣除了會造成浪費外,那些腐爛的屍體還會給海洋造成很大的污染。

據保守估計,每年人類殺死的鯊魚高達一億條以上,可想而知污染有多大?

另外,全世界百分之40%以上的鯊魚群生活在巴西海域附近,南太平洋附近只有不到15%,有很多種類都到了瀕臨滅絕的地步。

要問哪去了,小日苯居功至偉,還有一個吃貨國家……

……

此時南郡島海域,兩艘遠洋捕鯊船正在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就在五分鐘前,他們收到了未知警告。不過因為正在追逐一個鯊魚群,所以他們根本沒有理會,直接關閉了通訊器。

而且他們心裡根本不以為然。

附近海域就有日苯軍艦活動,專門用以保護他們這樣的遠洋捕鯨、捕鯊船。

「快快快……它們在那裡……」捕鯊船負責海面瞭望的船員,指著海面上幾隻巨大的背鰭興奮的大喊大叫著。

有人開始準備電射槍,還有人準備下網圍捕,一派即將豐收的景象,渾然不知,厄運即將降臨。

此時距離他們不到200海里的南郡島中心,一棟暗灰色的高大建築頂部、緩緩露出一口黑黝黝的導彈井。

很快一口長達500CM、直徑超50CM的草綠色發射器升了上來。

下方建築物里,幾名機器人正在計算髮射曲率,「397.59999?/3R?……

高斯投影坐標維度-144.23215,精度-45.42723……

目標鎖定……

請求發射……」

遠在金陵的蘇瑞爾再次詢問韓義,「老闆,目標已經鎖定,離子炮一級準備,請問是否擊沉?」

「擊沉!」

「嗡嗡嗡———」

離子炮開始充能,底座出現一道墨綠色圓形光環,而深黑色炮口蒸騰出一絲氤氳,炮口附近的空氣都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

突然,無聲無息間,炮口射出一道兒臂粗細的墨綠色光柱,這道光柱彷彿擊穿了天地一般,帶著無邊的威能向著南郡島西南方射去。

而此時其中一艘遠洋捕鯊船上的船員、正準備投擲射槍,眼角餘光好像看到有什麼東西射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