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輪王蛇已經被那些大圓滿制服,是否將其滅殺,羅征並不清楚……

天輪王蛇已經被那些大圓滿制服,是否將其滅殺,羅征並不清楚……

但羅征也明白,這條天輪王蛇驅動那些怪蟲湧出蟲海搗亂,依靠的也是他手中的這枚玉璽,而天輪王蛇也是在這神殿中守護玉璽而已。

現在玉璽已落在羅征手中,天輪王蛇的存在已經失去了意義,自然不需要供奉那條大蛇了。

「我,我還是不懂什麼意思,」那名大酋長期期艾艾的說道。

羅征微微一笑,這才說道:「你就當那條蛇已經死了吧!」 「什麼!」

「天輪王蛇已經死了?」

「天哪……」

無論是鷹族,還是鵬族,仰或玄鳥族人們聽到羅征的話都是大為震驚。

那條該死的大蛇就是這三族頭頂的噩夢!

這三個種族之所以矛盾深刻,究其原因還是因為這條天輪王蛇。

起初的時候,無論是玄鳥族還是鵬族,仰或鷹族,本身是沒有太大的矛盾的。

可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將他們的子女供奉給天輪王蛇,放在任何種族,任何人身上都無法接受。

所以這些種族就開始相互搶奪對方的童男童女,用於獻祭給天輪王蛇,漸漸的他們三族之間就產生了劇烈的衝突,化為不可調和的仇恨。

若是天輪王蛇真的死了,這種仇恨也不會迅速消失,但會隨著歲月的流逝慢慢地淡下去。

可以說天輪王蛇就是他們三族之間仇恨的根源。

「你是說真的嗎?」大酋長問道。

這些只是羅征的一面之詞,大酋長有些難以置信。

羅征微微一笑,抓著手中的玉璽將一個念頭灌入其中,同時指著不遠處說道:「你看那邊……」

大酋長和其他人都用怪異的目光望過去。

羅征所指的地方除了一片沙漠之外,幾乎一無所有。

他們正在奇怪的時候,就聽到一陣「刷刷刷」的聲音從地下傳來,那一片沙漠中就鼓起了一個小沙丘,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

「有什麼要冒出來了!」

「會不會是天輪蟲?」

「不可能啊,沙漠里的蟲是不會在白天出沒的……」

那些人緊盯著那個小沙丘。

「唷」

「啾啾啾……」

「呦」

可是那些玄鳥,金鵬和雄鷹們則露出十足的警惕之色,望著那個小沙丘。

以這些扁毛畜生之敏銳,鑽出來的多半是天輪蟲了。

「嘩啦……」

果然是他們推測的那般,從沙漠中剎那之間鑽出上百隻天輪蟲。

但這些天輪蟲並沒有發動攻擊,只是將自己的一截身體探出沙丘之外后,就不在有絲毫的動彈。

大酋長睜大了眼睛盯著那些天輪蟲,旋即問道:「你的意思是,你操控了那些蟲子!」

「嗯,沙漠中的,蟲海中的天輪蟲都由我來操控,」羅征說著,朝著那些天輪蟲微微一壓,從那個小沙丘中冒出來的天輪蟲頓時又縮回了沙漠的地下,隨即羅征說道,「以後不再需要你們供奉了,要供奉就供奉給我算了,呵呵。」

大酋長和所有人都是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好一會兒后那表情才轉為狂喜之色,隨後張大嘴巴吼道:「嚯!」

「嚯!」

「嚯!」

「嚯!」

祭壇前方所有的人們都跟著發出咆哮聲。

這種無奈的憋屈他們忍耐的太久,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將自己的後代送給天輪王蛇吃掉,對於所有的族人來說都是一種折磨,一道夢魘,現在忽然擺脫掉了這道夢魘,他們如何不激動?

幾乎每一位族人的臉上,都滿是激動之色,這種情緒感染那些雄鷹,金鵬以及數量眾多的玄鳥們,它們也跟著鳴叫起來。

牧凝抱著小男孩,眼睛亦盯著羅征。

在前往天輪神殿之前,她曾問過羅征,怎麼才能救下這些孩子。

那時候羅征只是告訴她走一步看一步,沒想到不知不覺間,他就能解決了這些問題……

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在眾人之中緩緩前行。

那人的步伐很詭異,即便是貼身而行,也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彷彿一隻遊走的幽靈一般。

在眾人的身後不斷地穿梭之下,迅速向羅征靠近!

「嗖!」

靠近羅征的一剎,那人的速度就快到了極致。

一個匍匐之間,自那手中已出現了一把透明的戒刀。

這透明的戒刀的刀身之中,有一縷縷紫色的雷電不斷地遊走,這把戒刀出自於「郝月天工」,在神域中一流鴻蒙至寶中,排名也是極為靠前了!

儘管那人無法運用神道,在這一刻他也完全發揮了這把戒刀的威力,配合自身的實力,以以精確而迅疾的速度斬向羅征的手腕,這全力一擊幾乎無可阻擋!

即便是羅征亦沒能反應過來,他甚至來不及啟用同心衣!

等到羅征注意到這一幕的時候,那戒刀已斬斷了羅征的那隻手!

「噗嗤!」

剎那之間,羅征的手臂連同著那枚玉璽飛了出去。

「啊!」

牧凝只來得及一聲尖叫,這才看清楚來者,竟是含家的大圓滿真神含天笑!

並不是所有的大圓滿真神進入這個世界后,都能摸索到正確的道路。

一些大圓滿提前發現了天輪神殿,例如劍族的那名大圓滿,直接隕落在了沙漠中。

含天笑也在這一段時空中摸索了許久,經過一番打聽后,才找到了金鵬族,隨後才找到了天輪神殿的線索。

但他趕到此地的時候,大圓滿們已進入了天輪神殿中。

無奈之下,含天笑也只能潛伏下來。

他萬萬沒想到,最終竟然是羅征從天輪神殿中拿出了那枚玉璽。

還有……

牧家的小丫頭竟跟這小子摟摟抱抱,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看得含天笑一頭霧水之下,他決定出手。

含天笑從來沒將羅征看做含家人,這小子不過是含家外族人中意外誕生的一個異類,不管他是不是羅霄之子,含天笑都不可能接納他。

就在羅征最為鬆懈的那一刻,含天笑終於出手,並且一擊得手!

羅征在手臂被斬斷的瞬間,亦是格外的平靜,他身形微微一個後仰后,立即以極快的速度撲上前。

在抓到那枚玉璽的一剎那,羅征的念頭再度傳遞順著玉璽傳遞而去!

趴在無數條光線上的巨蟲們再度開始行動起來……再度吞噬了一個呼吸的時間。

緊接著羅征的身影極不自然的一閃。

原本被斬斷的手臂,再度連為了一體……

「什麼!」含天笑的瞳孔在剎那之間睜的老大,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羅征一手抓著那枚玉璽,同時又一手拉著牧凝直衝天際,他懸停在空中俯視著下方的含天笑,滿臉都是森然之色。

他沒想到會被大圓滿偷襲,而且還是含天笑!

這枚玉璽羅征並沒有太多的時間鑽研,也不知道能否認主。

若是真的被這傢伙奪取玉璽,他恐怕滿盤皆輸。

含天笑也沒想到羅征的反應這麼快,擁有如此奇特的能力,臉色也是變了數變后,這才開口說道:「羅天行!你身為我含家的人,拿到這玉璽自當交給我含家!」

聽到這話,羅征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盯著含天笑冷聲道:「你若覺得我會乖乖交出來,就不會偷襲我了,何必還要說這樣的廢話?」

含天笑眯了眯眼睛,旋即又道:「你將玉璽交給我,我保牧家不敢動你……」

不過他話才說了一半,牧凝已朝著含天笑做起了鬼臉,「你自己是白痴,就不要以為別人跟你一樣白痴,編造這麼白痴的理由,虧你也說得出口!」

羅征和牧凝一人噎了含天笑一句,的確是將含天笑噎的無話可說,眼部的肌肉不斷地抽搐著,心中也是暗道可惜,方才那可是絕佳的機會,他竟沒能把握住……

含天笑想了想后,還想開口,羅征已經拉著牧凝飛馳而去。

他才懶得與這些大圓滿糾纏,畢竟拿到玉璽也不是高枕無憂,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片時空的邊緣……

一道寬闊的瀑布如匹練一般掛在懸崖上,嘩啦啦的向下飛濺。

四周都掩映著一圈翠綠色的叢林,而懸崖的邊緣則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半圓形露台,風景十分怡人。

此地是在牧凝的指引下,羅征方才找到的。

前段時間,牧凝借了那隻王鷹后,天高任她飛,可是遊歷了不少地方。

懸崖的邊緣上,一棵古柏斜刺里生長而出。

牧凝坐在樹榦之上,脫去了鞋子,裸露出一雙雪白細長的雙腿。

她輕輕將腿踢出,就浸入旁邊的瀑布激流中,那瀑布中無數晶瑩剔透的水珠沖刷出來,綻在她形狀均勻的小腿和腳背上,彷彿點綴了一層珍珠一般的色澤。

她看著露台上盤膝而坐的羅征,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怔怔的望著羅征。

有一刻她會想,一直這麼呆下去也不錯。

在這個狹小的世界中,不再有紛爭。

豪門中的激流勇進,勾心鬥角,一切都距離自己無比的遙遠,將所謂的防衛都卸下來,心境也無比輕鬆。

這樣的日子讓她很留戀……

一旦離開這玉璽中的世界,恐怕又要面對無盡的煩惱。

羅征分出一縷靈魂遁入玉璽之中。

他自然不知道牧凝小小的心思。

相反,羅征現在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一旦離開玉璽,就回到了時間海禁地,而離開了時間海禁地后,他則要面對一眾聖人。

現在自己的身份已經穿幫,如何在那群聖人的面前逃離,是他第一個要考慮的問題!

先前他急著操控這枚玉璽,並沒有時間仔細探索。

那些匍匐在光線上的巨大蟲子,可以吞吃掉一個呼吸到三個呼吸的時間,的確是很特殊的能力。

但仔細想想,這個能力並不是特彆強……

現階段對於羅征的作用,也僅僅只是讓他在短時間內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自己全力催動那些蟲子可以吞噬三個呼吸時間,而在這三個呼吸的時間內,自身所受的任何傷害是無效的。當然,其他人也是如此。

如果那些上位真神乃至於大圓滿真神,持續的擊殺自己,持續的時間超過三個呼吸的時間,一樣能將自己擊殺,因為通過玉璽抹除的時間小於自己受到傷害的時間。

也就是說,自己連續撕掉了那本那本時間之書中的三頁,但第四頁中自己依舊被擊殺了,那麼自己依舊難逃一死。

這枚玉璽能夠操控那麼龐大的蟲海,作用應該不止這一點……

羅征閉著眼睛陷入沉思,靈魂在玉璽中不斷地探索。

此前羅征將靈魂化為玉璽中,就迅速的擴散出去,與那些蟲子們相互連接。

這次羅征則試圖了解這玉璽的內部。

很快他就發現玉璽的中央,似乎有一道小小的光膜。

「衝過去!」

心念一動之下,羅征的那一縷靈魂便朝著那光膜狠狠地衝撞而去。

「咚……」

但一番衝撞之下,這靈魂的衝擊竟然被輕鬆擋了回來。

思慮了一陣后,羅征改變了一個方式,靈魂不斷地糾纏之下,化為一道尖利的錐子,再度朝著那光膜直射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