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長老的洞府在整個凌劍宗之內自然算得上是最神秘的地方了。

太上長老的洞府在整個凌劍宗之內自然算得上是最神秘的地方了。

桌上的銀尖萃芽也是價值連城的好茶。

至於對面的那位老者,則是整個涼城境內權勢滔天的大人物。

這一切加在一起,就連一向自詡有一顆大心臟的洛川也稍微有些緊張。

因為他不知道星殿為什麼會如此看重自己,也不知道這位秦殿尊將要與自己談些什麼,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機會幫紅豆解除體內的饕餮曼陀羅劇毒。

未知令人忐忑,但洛川還是主動打破了場間的沉默。

他端起手邊的茶杯,雙手執於胸前,緩緩開口道:「此番小比,波折良多,好在有秦殿尊在場,才使我全身而退,洛某以茶代酒,謝殿尊賞識。」

這一謝,當然是謝的兩件事情。

其一,正是有了秦江的授意,秦未央才會在關鍵時刻站在洛川這一邊,並且幫他阻擋了熊原的救援。

其二,雖然洛川暫時還不知道秦江的目的是什麼,但毫無疑問的是,正是因為此人的態度,或者說是星殿的態度,才會讓太上長老對熊原施以重責,全權維護洛川的利益。

當然,除此之外,秦江在情急之下對熊原的出手,也被洛川記在了心中。

面對洛川如此謙和的架勢,秦江顯得很滿意,也端起了身前的茶杯,笑著道:「洛藥師言重了,老夫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洛川將杯中的熱茶一口飲盡,這才疑聲道:「從一開始的時候我便注意到,殿尊始終稱呼我為藥師,如此看來,此番殿尊前來,難道是為了丹藥之事?」

秦江眼中的欣賞之意更濃了幾分,因為很明顯,洛川是一個聰明人。

和聰明人說話,往往會把事情變得更簡單。

「是,也不是。不過在回答洛藥師的問題之前,老夫倒有一件事想先請教一下洛藥師。」

「殿尊但講無妨。」

秦江將手指搭在杯沿上,漫不經心地畫了一個圈,慢條斯理地問道:「不知在洛藥師心中,只論丹藥一道,在我大梁境內該以何處為首?」

若是換做其他藥師在此,答案一定會脫口而出。

當然是藥王閣!

藥王塔、藥王閣,一字之差,但所代表的意義卻截然不同。

藥王閣坐落於大梁帝國的王都,宛城,雖在天子腳下,卻不受皇權干涉。

而且也不是星殿的附屬力量。

關於此地究竟在眾多藥師、丹師的心中究竟有多麼神聖,曾為大梁帝國做出過多麼卓越的貢獻,又在坊間流傳著多少關於此地的傳奇故事暫且不提,只說一點。

當代葯聖李思壁,便是藥王閣的閣主!

除此之外,就連聲名顯赫的丹鼎大帝楊天笑,在初入丹道的時候,也曾在藥王閣當過幾年學徒!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秦江的這個問題是送分題,但洛川卻偏偏沒有如此回答。

「是星殿。」

「噢?」秦江微微一挑眉,好奇地問道:「為何?」

他當然不會認為是因為自己坐在這裡的緣故,洛川才會這般作答。

正如一開始所說的,洛川是個聰明人。

而這種討好,或者說奉承的手段,太低級。

洛川沉吟了片刻,笑道:「世人常說,修行就是修歲月,煉藥同樣如此。」

洛川的話只說了一半,但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

因為星殿的歷史遠比大梁帝國更加厚重,底蘊也更加深沉。

更別說是藥王閣了。

秦江滿意地笑了笑:「僅此而已?」

「除此之外,藥王塔也是星殿所建造的,若不得星殿認可,世人便連獲取藥師的資格都沒有。」

這一次洛川說得更加含糊,卻直指藥王塔所存在的最大意義。

壟斷。

不管是在什麼樣的世界,也不管是在哪一個朝代,能夠行使壟斷這一權利的一方,自然當為業界之首。

洛川能有如此超出年紀的眼光,當然是源自於他在另一個世界的見聞。

但落在秦江眼中,卻是極其難得的天資,因此接下來,他也不再繞圈子了,而是盯著洛川的眼睛,鄭重其事地說道:「此番老夫前來,便是希望洛藥師成為我星殿的一員!」 秦江的邀請來得有些突然,讓洛川毫無準備。

也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洛川怎麼也沒想到,此番星殿來人,竟然是為了來拉攏自己的?

仙墓 待他從強烈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后,便下意識地說道:「想必秦殿尊應該知道,我現在是凌劍宗弟子。」

秦江微微一怔:「這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嗎?」

於是秦江笑了:「看來洛藥師對我星殿還不甚了解,事實上,不管是在我涼城的星殿中,還是青州的州殿中,現如今都有不少其他宗門的弟子或長老在內任職,比如說……」

「柳如風。」

洛川更加驚訝了:「柳長老是星殿的人?」

「當然。」秦江點點頭道:「更準確地說,柳如風是我涼城星殿的供奉,不然洛藥師認為,他如何能在我殿中閉關?」

洛川一愣,此事他倒的確沒有細想過,然後他皺了皺眉頭,問道:「不知若是我加入了星殿,需要我做些什麼?」

洛川的這個問題問得非常直接,毫不避諱。

因此秦江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回答道:「事實上,也沒有什麼,主要就兩件事情,其一便是在我星殿遭逢危難之際,洛藥師必須出手相助,其二嘛,便是洛藥師從今往後所煉製的靈藥,我星殿有優先購買和拍賣的權利。」

洛川眉頭輕挑,倒不是秦江所開出來的條件太過苛刻,相反,倒是顯得有些理所當然。

於是他問出了第二個問題:「那麼,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秦江笑道:「若說好處,星殿這兩個字,本身不就是最大的好處嗎?」

秦江的話當然是很有道理的,但洛川對此卻並沒有半點表示,只是平靜地看著他。

於是秦江只能笑著搖了搖頭:「好吧,若你能成為我星殿的藥師,還有一個小福利,便是在我星殿內所購買的任何物品,都可以只支付九成的價格。」

洛川沉吟了片刻,隨即開口道:「若我能成為中級藥師呢?」

洛川一下子就問到了點子上,令秦江不得不再次感慨,對方的確是一個聰明人。

「若洛藥師能在二十五歲之前晉陞中品,那麼星殿將向你開放進入火原的許可權,並且在衝擊破境之時,可在我星殿閉關。」

洛川雖然不了解星殿,但他作為一名藥師,自然是聽說過火原的,更知道那是大梁帝國煉藥的第一寶地。

隨即他深吸了一口氣,收斂了臉上的笑容,鄭重其事地開口道:「能夠加入星殿,對洛某而言自然是三生有幸,但我希望,秦殿尊能夠答應我一個條件。」

秦江點點頭:「你說說看。」

「不知道秦殿尊可否聽說過饕餮曼陀羅?」

重生之傳奇農夫 秦江面帶茫然,隨即苦笑道:「老夫雖是星殿中人,卻不懂葯道之理,所以若是洛藥師想要考校於我,怕是對牛彈琴了。」

洛川搖搖頭道:「秦殿尊誤會了,我先前所說的饕餮曼陀羅,是一種劇毒,被歹人種在了我家侍女的體內,以我現在的能力還無法解除,所以若能加入星殿的話,我希望秦殿尊能為我引薦一位中級藥師。」

「侍女?」秦江一愣,隨即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這才點頭道:「如果只是引薦的話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但其他的,我不敢保證。」

絕情總裁的棄婦 聞言,洛川當即拱手道:「如此,便多謝殿尊了。」

心中的一塊大石終於落了地,這讓洛川的神色也變得明媚了很多,笑著問道:「不知加入星殿還需要什麼手續?」

秦江當即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玉質的令牌,遞到了洛川的手中。

「稍後我會讓人將洛藥師的名字登錄在冊,另外星殿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老夫還是希望洛藥師能在之後去趟涼城露一面,正好,年後就有一場關於丹藥的小型拍賣會,若是洛藥師感興趣的話,也不妨參與進來。」

洛川將令牌仔細地收入懷中藏好,聽到秦江這話,頓時笑了笑,手腕一翻,將一個白色的瓷瓶放到了桌面上。

「這是?」

「這便是那日洛某在與天元門的比斗中所煉製的九品青木丸,不知可否當做拍賣之物?」

秦江立刻眼中一亮,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洛川很上道,或者換一種說法,他很懂得為人處世之道。

這頓時讓秦江對於洛川的評價更上了一層樓。

在他的固有觀念中,不管是藥師還是丹師,不論是初級還是中級,都是非常刻板且自傲的,甚至有些冷漠,很明顯,洛川似乎是個異類。

因此秦江收下了青木丸,笑道:「洛藥師請放心,此葯一定能賣上一個好價錢。」

洛川也笑了:「怎麼分?」

「星殿只拿一成。」

「好。」

至此,洛川入星殿的事情就算談好了,秦江同樣也承諾,等到年後拍賣會的時候,一定會為他引薦一位值得信任的中級藥師。

但洛川沒想到,秦江前腳剛走出大門,太上長老後腳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於是洛川只能苦笑著再度落座,並恭恭敬敬地為太上長老摻了一杯熱茶。

「秦江想讓你加入星殿?」

很意外的是,太上長老的開場白非常直接。

洛川不敢隱瞞,當即點了點頭道:「是的。」

「你同意了嗎?」

「同意了。」

太上長老的表情中看不出是贊成還是反對,畢竟對於大梁帝國的修行者而言,星殿都是一個極具誘惑的名字。

隨即太上長老問了第二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殺韓復?」

同樣一個問題,其實洛川在演武堂的時候已經回答過了,當時他的解釋是一時失手。

但此時面對太上長老,他卻沒有再抬出這個拙劣的借口,而是平靜地回答道:「因為他曾經想要殺我。」

太上長老默然了,眉眼低垂,似在看著杯中緩緩盪開的漣漪。

然後她端起了茶杯,看著洛川道:「以後再有人想要殺你,你可以先來告訴我。」

洛川手指微微一緊,隨即拿起了茶壺,將自己的杯子斟滿,氤氳的茶霧裊裊升起,掩住了他的目色。

「弟子遵命。」

似乎是聽出了洛川此言有些違心,於是太上長老微微一笑:「老身曾經對你承諾過,若在這凌劍宗內,你有任何不方便之處,老身可給予你方便,這句話,現在仍舊算數。」

洛川微微躬身:「多謝長老。」

「嗯……」太上長老淺飲了一口熱茶,隨即像是無意中想起來了一般,突然問道:「對了,你的煉體術是從哪裡來的?」

洛川知道,這個秘密肯定是守不住的,好在他早已有所準備,所以此時也不慌亂,平靜地回答道:「當日在前去寶閣的時候,弟子除了取了一本斬星劍之外,還利用多餘的時間背誦了一本白焰焚身訣。」

「你倒是機靈。」太上長老淺淺一笑,看起來此事就此揭過了。

但接下來,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那麼,劍氣呢?」

洛川恭聲道:「實際上那算不得真正的劍氣,而是弟子在白焰焚身訣小成之後所領悟的一門神通,最多只能算是對劍氣的模擬。」

「原來如此。」太上長老點了點頭,算是相信了洛川的解釋,畢竟只有這樣才能說得通,為什麼洛川明明只有降星境的修為,卻練出了洗星巔峰境的劍氣。

只是不可避免的,她心中還是有些淡淡的遺憾。

但很快,太上長老便回過神來,隨即略有些深意地開口道:「原本血獄谷的林副谷主也想見見你,不過被我給擋了,你不會責怪老身吧?」

太上長老心中掂量得很清楚,洛川入星殿這件事情不是她所能左右的,而且也不見得對凌劍宗是件壞事,但以林楓的心思,卻絕不能給他半點機會!

對此,洛川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此時卻並不適合問出口,只能笑道:「既然長老這麼說了,弟子自然沒有異議,畢竟長老不會害我。」

太上長老頓時笑著擺了擺手:「行了,你回去吧。」

洛川當即起身行禮,正準備邁出大門之時,卻聽得太上長老又補充了一句。

「對了,之前聽秦江說,如風快回來了。」

聞言,洛川頓時滿目喜色,隨即向太上長老微微頷首,便朝著東峰去了,因為他已經等不及去將這個好消息告訴莫有雪。

而同一時間,在東峰之巔的那座木屋之前,莫有雪也同樣在與人品茶論道。

坐在莫有雪身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雖然身著樸素,但眼中卻透著一絲凌厲,渾身上下更散發著強大的威勢。

「小雪啊,我想知道,這三個月你究竟去了哪裡?」

莫有雪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冷若寒霜,彷彿就連手中的茶水也被凍成了冰渣,面對這聲質問,只是不咸不淡地回答道:「此事請恕弟子不能透露。」

「看來,你還是沒有將我這個執峰長老放在眼裡啊。」中年男子的聲音中沒有半分怒火,反而顯得很平靜。

對此莫有雪的回應也很簡單:「只是暫代的。」

「你怎麼就敢篤定,我不會一直在東峰待下去呢?」

莫有雪突然笑了,雖然笑得很冷。 攻妻不備,女人不準離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