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佑遲疑:「它…不動手了?」

奚佑遲疑:「它…不動手了?」

剛才焱陽明明像是激怒了靈虹草,還直接與它動了手,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靈虹草就突然安靜下來,而且就連掙扎也沒有,顯得格外詭異。 對瞿老來說,自家小姐就是金枝玉葉,冰清玉潔般的聖潔存在,哪是丁宣這種螻蟻能有絲毫覬覦的?

敢當著他的面調戲自家小姐,哪怕對這小子再怎麼欣賞,也不可能饒了他。

哼!

丁宣身體再次被那強大的威壓擠進泥土裡,將他剛剛緩過來些的氣息,又打散開來。

呼吸漸漸短促,生命正在一點點消散,眼看就要不行了。

少年那瘦弱的身體趴在泥坑裡,許久都沒動彈。

鳳仙兒見此,也覺得無趣,對瞿老說了聲:「算了瞿老,我們走吧。」

原本還以為找到個好玩的傢伙,想不到竟這般作死。

就算他暫時還活著,也終究有一天會因這張作死的嘴臉而被人無情擊殺。

身為天雲殿大有來頭的鳳仙兒來說,她都懶得在乎他的死活了。

留他在這暗鴨叢林自生自滅好了。

「好。」

瞿老答應一聲,對著丁宣被擠壓在泥土裡的背影冷哼一聲。

這才收回施加在他身上的所有威壓,轉身隨著鳳仙兒離開了這裡。

從鳳仙兒剛剛的語氣中,瞿老已聽出,自家小姐對這小子已失去了所有興趣。

這樣正好,免了他將來時刻防著這小子影響到自家小姐的心性。

在兩人心裡,丁宣這種螻蟻般的存在,要麼給他們枯燥的修行路上帶來點樂趣,要麼就乾脆無視。

兩人都沒想到,已被傷成這樣的丁宣將會產生怎樣的蛻變。

隨著鳳仙兒和瞿老的離開,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

連風都停止的吹動,若不是地上還躺著幾具屍體的話,如果不是那道瘦弱的身影還陷在泥土裡的話。

此刻這裡給人的感覺,彷彿從來沒發生過任何事似的安靜。

泥坑裡的血人,依然那樣毫無生氣的趴著。

只是,失去了施加在身上的威壓,丁宣的意識漸漸回歸,劇烈得無法想象的疼痛,讓他整個人本能的顫抖起來。

這種萬蟻噬心般的麻癢疼痛,讓人恨不得立即昏迷過去。

但丁宣卻不允許自己做出如此懦弱的行為。

於是,他強忍著被痛苦折磨得要昏迷的痛苦,凝神靜氣進入修鍊。

他體內,混元訣已運轉到鍛體境的極致,快速修復著他重傷的身體。

丁宣雖沒抬頭去看,也沒展開神識去感知外面的情況。

你曾涉過潮汐 但他卻十分清楚,敵人已離開了。

少年並未立即活動身體,而是安靜的趴著,將意念進入體內,查看身上的情況。

當意識進入身體的時刻他才發現,隨著那老東西的最後一道威壓,身上有多數骨頭被震得粉碎。

甚至,就連頭骨都幾乎碎成渣。

好在這些碎開的骨頭,並未離開原來的位置。

丁宣仔細觀察發現,似乎體內有什麼無形的力量,將它們固定在原來的位置,才讓它們還保留著原來的形狀。

隨著混元訣的極速運轉,破碎的骨頭上隱隱有乳白光芒散發。

在這乳白光芒的包裹之下,那些碎裂的骨骼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著。

丁宣能感受到,被混元訣修復起來的骨骼比以前不知堅固多少倍。

除了骨骼外,還有經脈、肌肉細胞,都在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樣類似骨骼肌肉細胞重組似的變化,讓丁宣發現,身體肌肉經脈的柔韌性比過去強大了無數倍。

細胞密度、韌度、彈性,都是他過去想都不敢想的。

丁宣有種感覺,按照這樣的修復程度,等這次重傷的骨骼、肌肉、細胞、經脈被徹底修復后,就算不動用靈氣修為,自己的戰力也不輸於鍛體七重巔峰的時候。

這還是他從剛修復出來的情況得出的結論。

肉體的力量具體會達到什麼程度,唯有等身體全部被混元訣修復好,才能仔細體驗。

只是,細胞重組時,那種難以言喻的痛苦,讓他靈魂上產生了強烈的想要放棄這個身體的衝動。

可一想到小龍女說,再替自己找一個身體需要傳出的代價,他又咬牙打消了這懦弱的念頭。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體驗未來人生 天雲殿總管事!

還有那個動手的老東西!你們好好格老子等著。

小爺終有一天,會將你們全部踩在腳下,讓你們嘗嘗小爺今日所受之苦!

丁宣心裡惡狠狠的想著,眼底里紫芒閃爍。

神龍空間,小龍女一張小臉嚴肅,清澈的眼裡,浮現出濃濃水霧。

她從來不知道,一個人能在那樣的威壓下,堅持那麼久。

堅持到,全身骨骼都被壓碎了,他都沒想過要藉助她的力量去反擊。

更沒想到,這樣一個擁有大毅力,大智慧的年輕人,便是自己的主人。

眼看丁宣被人用強大的威壓欺負成這樣,小龍女急得直跺腳。

可主人沒傳來需要的意念,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就連想讓小碧出去幫忙,也不能。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主人的身體骨骼被碾壓成粉碎的瞬間,動用力量為他穩住,讓其保持原型。

偏執大佬的暗黑新娘 此刻感受到丁宣體內越來越濃郁的生命力,小龍女緊張的心情才稍微放鬆了些。

只是,混元訣修復身體時的痛苦,半點不比被被人用強大威壓將其全身骨骼細胞碾碎時少。

甚至這種痛苦比那還要更強烈,更難過許多倍。

眼看自家主人痛苦成這樣,還堅定的保持著清醒,這讓小龍女那波瀾不驚的小臉上,都顯現出很大動容。

「主人,加油,你是最棒的。」

小龍女在神龍空間,緊握著一雙小拳頭,暗暗替他加油。

她沒敢發出絲毫聲音,也沒敢像之前一樣直接進入他識海與他對話。

因為,她不想破壞主人想變強的心。

經歷過今日之難言痛苦,將來在修行路上,主人才會走得更遠更遠。

痛苦到極致的丁宣,完全不知道神龍空間內,有個小不點兒,正在為自己擔憂,更在為自己加油。

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體內快速被修復的骨骼、經脈、血液、器官、細胞上。

為了更好的了解體內的情況,丁宣的意識幾乎是隨著混元訣的運轉路線,跟著將身體每個角落轉了一遍。 奚佑聽到姜雲卿說讓他撤去地火之陣時,神情有些遲疑。

雖然現在靈虹草安靜下來了,可萬一等一下它再動手……

姜雲卿知道奚佑在擔心什麼,只對著他說道:「放心吧,焱陽行事妥帖,他既然已經與靈虹草說好,它自然就不會再為難我們。」

她掃了眼周圍那些蠢蠢欲動的靈植,低聲道,

「況且靈虹草已經被削弱了許多,又被陣法所傷,若是一直困著它讓它失去了威懾之力,周圍那些靈植上前我們只會更麻煩,憑我們幾人也根本打不過這麼多靈植。」

「你先撤開陣法將靈虹草放出來,先震懾住其他靈植,如果到時它再有反覆,我們再動手不遲。」

奚佑聞言看了眼周圍那些越發靠近,甚至蠢蠢欲動已經有了攻擊之意的靈植,覺得姜雲卿說的也有道理,他雖然能夠布置地火之陣,可是這林子極大,四周又有天地陣發籠罩著。

他的地火之陣威力有限。

剛才要不是姜雲卿借了涅火給他,增強了陣法,恐怕他連靈虹草都困不住,更何況周圍源源不斷趕過來的那些靈植。

況且他們能夠困住靈虹草一次,就能困住它第二次,只要借著它先行驅逐了其他靈植,若到時候這大傢伙再有反覆,大不了他們再動手就是。

雖然有些冒險,可總比被周圍那些靈植埋了要來的好的多。

其他人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認同姜雲卿的話。

宗瑞說道:「奚佑,聽雲卿的,先撤了陣法將靈虹草放出來。」

奚佑見宗瑞開口,其他幾人也沒反駁,這才嗯了一聲,手中一揮,「散!」

那邊的四方陣旗直接凌空飛起撤了回來,被奚佑收入袖中,而沒了陣旗支撐之後,那些極品靈晶便接連爆裂開來,原本熊熊燃燒的陣中火勢也隨風消融。

焱陽趁著奚佑撤出陣法之時,伸手朝著原本束縛靈虹草的那條火龍抓去,在它消散之前將姜雲卿融入陣法之中的那縷涅火收回了體內,也在眾人毫無知覺間將官官的本命之火的氣息遮掩了下來,未曾讓任何人察覺。

焱陽從空中飄飛下來,落在地上后就瞧見周圍的那些靈植。

他和姜雲卿心意相通,自然也知道姜雲卿他們忌憚什麼,焱陽直接仰著頭道,「大傢伙,這裡是你的地盤,讓那些東西都退走。」

靈虹草受魂印壓制,而且也清楚感覺到那枚魂印能瞬間要了它的命,它此時已經沒有了反抗的意思,聞言便直接揚起碩大的花冠,朝著姜雲卿他們那邊還有林間遠處發出刺耳的尖嘯聲,枝葉揮舞之間,那藤蔓更是飛快的朝著姜雲卿他們那邊沖了過去。

凌秦他們都是臉色一變,以為靈虹草想要偷襲,連忙各自拔劍,可誰知道那聲音竟是直接越過了他們,絲毫未曾停留便響徹他們身後林間。

而靈虹草蔓延而出的那些藤蔓也是從他們身旁飛了過去,狠狠抽在了他們身後不遠處的一株成了精的靈植身上。 隨著意識的遊走,丁宣能清晰感受到身體肌能的巨大變化。

少年心裡閃過一抹喜色,這次,真的又賭對了。

按照自己的想法,在高壓下堅持下來,對自己的好處,遠遠不止自己所理解的這點。

有了這個發現,就算是忍受再痛苦的折磨,他也要堅持下來。

唯有堅持一次次從生死邊緣堅持下來,修為才會一次次發生質的飛躍。

他相信,經歷過這次的兇險后,修為的提升會達到一個令人恐怖的速度。

至於具體會提升多少,沒到那個時候,連丁宣自己都預計不到。

時間一點點過去,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片區域的血腥味開始吸引來不少猛獸。

丁宣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肉香味,讓猛獸們直接放棄了地上的八具屍體,直撲他這裡而來。

感受到危險臨近,丁宣依舊沒著急行動。

他在等,等著體內骨骼、經脈至少修復到五成好,才能自由行動。

否則,便會因自己的行動造成骨骼變型。

到那時,就算傷勢養好,他也會變成一個奇形怪狀的醜八怪。

雖然丁宣不介意自己長得怎樣,但也不希望變成一個自己看著都嫌棄的醜八怪。

為了不被這些猛獸打擾自己療傷,丁宣只是意念溝通神龍空間:「小龍女,讓小碧出來。」

小龍女聽到這吩咐,早就準備好的她立即將小碧放了出去,讓它守護在丁宣四周,不許任何人或獸靠近。

在小碧的劇毒面前,那些猛獸還沒靠近丁宣五十米,便被毒倒在地。

隨著倒下的猛獸越來越多,後面出現的猛獸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為了緩解看到鮮美血肉而吃不進嘴的痛苦,那些猛獸轉身來到另外八具屍體前,將其全部嚼碎,吞進肚裡。

可即便如此,也只是獸多肉少。

等它們吃完全部八具屍體,又將貪婪的目光看向丁宣趴著的位置。

腳步緩緩逼了過去。

可到達五十米範圍外,猛獸們隱約能感覺到,若自己再前進一步,必定如那幾頭猛獸一樣,倒地不起。

於是,猛獸們便在五十米外,形成了個包圍圈,將丁宣包圍在裡面。

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那一動不動的傢伙,期望他能快點離開那片危險區域。

在場的猛獸們,誰也沒注意到,在丁宣身邊的那條全身碧綠色的小蛇。

這些猛獸們那點可憐的智商,只以為是丁宣所在地方有什麼能威脅到它們的寶物。

場面便這樣僵持下來,隨著時間推移,聞著血腥味趕來的猛獸越來越多。

將丁宣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若此時有人不小心闖進這裡,只怕會被這場面嚇得腿軟。

好在,這片區域來的人並不多,現在沒人出現。

不知過了多久,丁宣的傷勢漸漸好轉,體內氣息開始一點點飆升。

飆升的速度,連他自己都震驚得瞪大了眼睛。

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的修為,丁宣終於從原來姿勢翻身坐了起來。

隨著他的動作,包圍著他的那些猛獸一個個咆哮著,本能的後退了幾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