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力斯塔的感覺是敏銳的,單單隻是下午自己在陽台上向下對人群的一譬,就發覺安娜與其他人的不同。

奧力斯塔的感覺是敏銳的,單單隻是下午自己在陽台上向下對人群的一譬,就發覺安娜與其他人的不同。

只可惜,對方是來要他命的。 帝國現已知武器的名稱以及初步參數設定。

魔導炮參數以及人員編製。基本戰術技術性能:

口徑88毫米

戰鬥全重5.5噸

俯仰角-3~85°

方向角360°

射速15-20發/分

垂直最大射程10350米

水平最大射程14500米

戰鬥編組人員9人。

其所用彈藥主要分為兩種,紅色的高爆燃燒和藍色的閃電。一種是針對建築物的,一種是針對活體動植物的。(其中也包括人類。)

野蠻者I型機甲

量產後的機甲身高大概185到190之間,其原理是通過附著在機體表面的術式進行魔法攻擊。從而是不會魔法的戰士也能使用魔法技能。

攻擊術式為兩種,貫穿和高爆。

防禦術式,在機體的四周形成一個圓形護盾。

其最大的優點為,全地形高速移動,無論是山地、平原、丘陵、澡澤,都可以如履平地。這是其他坐騎做不到的。

安娜的座駕為野蠻者I型——深紅惡魔。因為其體型和對魔法的特殊化,其座駕的感測裝置遠比其他人多。

其主武器為伸縮式魔導炮,因為沒有彈倉,只能採用單發供彈。其近戰狀態為雙手巨劍。

這裡說一下,以上兩者雖然都是魔導炮,但兩者的擊發模式並不一樣。

炮兵的魔導炮為彈藥擊發后,炮彈擊中目標的瞬間,其內裝的彈藥發生裂變,產生魔法效應。

安娜的伸縮式魔導炮為在炮膛產生裂變,然後有魔導術式轉化多類型的攻擊。

伸縮式魔導炮巨劍形態,全長為兩米,劍身寬為20公分。轉換為炮擊狀態后,劍寬則變為50公分。炮彈長度為20公分,彈殼使用完后可回收再次裝填。

值得一提的是,安娜的魔導炮,她是可以根據自己對魔法的理解對術式進行修改的。 在「嘩嘩」的海浪聲中,位於紐茵蘭南面的港口淺海區開始漲潮了。整個漲潮期會持續三個月之久,每年的這個季節,在淺海區駐紮的傭兵部隊都會內撤。

由於潮汐的緣故,他們位於淺海區的房屋多半會淹沒到海里,而白天又會露出來。相對的,傭兵們晚上撤到內陸港,而白天又會重新返回淺海區布防。

所以我才會深夜在這塊海面上徘徊的原因,不過話說回來,兩個多小時的免費「焰火表演」確實很值。

——

「這裡是阿爾法07,通訊良好,請說。」

[獵狐已經離開,可能執行突襲任務了。]

「了解!」

沿著淺海區的邊沿地帶繞行了一圈,然後駛出港口。在行駛了兩百多米的距離后,一個180度漂移后停在原地。同時調整身後的推進器角度,以保證機體不因為海浪的影響,而偏離目標區域太遠。

將固定在後背的巨劍取下,左腳同時邁前一步,這樣做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防止巨劍完全開放后,其過於長的劍身會導致重心不穩。要知道,這是在海上,就像在海綿上奔跑一樣,光是矗立在海面上就夠費神的。

巨劍轉換為炮擊模式(其實就是有「鏟子」變成了大號的「叉子」),右手從腿部的無底包中取出一發炮彈。炮彈的彈殼貌似是用某種透明水晶製作的,夜晚這種特製的魔*呈現出淡藍色,乍看有點像裝在玻璃瓶中的熒光液,甚是漂亮。不過我現在可沒時間欣賞著中美景,直接將其裝入炮膛,合上彈倉。

「阿爾法呼叫觀測班,聽到請回話。」

[這裡是觀測班,請說。]

「阿爾法07,魔導炮裝載完畢,請求第一次試射。」

[觀測班收到,允許射擊。]

其實,我一直懷疑,為什麼賈巴爾急於把這種半成品扔到戰場上。如果試射失敗,或者再次出現之前那種融掉炮管的事情,就等於在給我之後的任務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

不過也沒辦法,誰讓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上尉呢!且還是只掛了個虛銜的那種。而且,讓人感到悲傷的事情是,軍人是沒有拒絕全的。就算是我現在哭著說,「我暈海,我駕馭不了著破玩意兒。」也無濟於事。

唉!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應該選擇留在後方,當什麼試驗員。到頭來還是要被扔到戰場上的,而且看樣子,以後的境況可能一次會比一次危險。

巨劍前段的中空部分開始蓄力,出現那種閃電樣的噼啪聲。

「當神罰降臨時,原上帝與你們同在。」

望著遠處,燈火輝煌的陸地,以及那些醉生夢死的人們,我祈禱道。

「轟擊術式!」

四道魔法術式呈現在巨劍劍尖的前端。轉換壓縮完成的魔力,通過魔法術式再次轉變成物理意義上的攻擊。

射擊的瞬間,前方兩百米的空間開始出現時空扭曲的跡象。

剛剛被撤防的獵狐者傭兵團中,以為二階法師突然扭頭看向港口的方向。收縮起來的魔力劇烈到連他這種級別的法師都能感應到不適的地步。

「唰!」

一道火紅色的光束有淺海區貫穿了整個港口。在這裡生活的人們,看著被攔腰截斷的房屋,還保持著吃飯的姿勢。此刻一臉懵逼的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是說炮擊到了港口這邊么?那幫傭兵在幹嘛?國王陛下在幹嘛?)

所有人的心裡都是同樣的想法。

「轟!!!」

延遲幾秒鐘的轟擊術式,在火紅色光束掃過的區域引發了連鎖反應。這一次,這裡再也沒有人會有什麼疑問了。因為,都已經化成了灰燼了。

炮擊結束后,我立即轉移了位置。因為港口被摧毀,其西邊的法師塔也完全暴露了出來。

退膛,失去顏色的透明水晶彈殼,猶如精靈般跳了出來,被我接住放回無底包中。同時取出一發新的炮彈,裝入炮膛中。

「轟!!!」

這種距離,我連瞄準都懶得用。

法師塔被擊中的部分,連同裡面的人瞬間就被氣化。而這一幕剛好被海德看到。

怎麼回事?

「取望遠鏡過來!」

滿是驚恐的海德朝一旁已經驚呆了的衛兵喊道。

「算了,我還是自己去吧!通知附近巡防的傭兵立刻前往港口和法師塔查看。」

海德指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士兵大聲喊道。

「是!」

也許是海德的吼聲起了作用,原本嚇傻了士兵們統統都行動了起來。而海德則朝王宮門口巡防哨駐地跑去,因為只有那裡才能找到望遠鏡。

海德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海上。

「阿爾法07呼叫各單位,炮擊結束,即將進入下一步。」

[管制中心收到。]

[觀測班收到,機體數據收集完畢,允許進入下一步。]

回收巨劍,將其放回到背上武器架上。同時,面罩上因為魔力的流轉,閃過一道深紅色的光芒。

開啟最大速度,朝王宮的方向飛馳而去。

一切都和計劃中的一樣,年邁的國王大人因為身體的因素,護盾只開啟了面向帝國的這一邊。深信沒有人敢夜晚海上發起攻擊的他們,只是把少量的岸防部隊安置在了港口附近。

「那是什麼?」

海德通過望遠鏡觀察,正好跟安娜對了個正臉。那一幕,讓他差點把望遠鏡丟在地上。

「惡魔!惡魔!」

海德禁不住喃喃自語著。

「海德大人,您……,您沒事吧?」

旁邊的人都好奇這位總理達成到底怎麼了,他的樣子著實有點驚嚇這些普通士兵了。

「快,快去,快。通知國王陛下,打開護盾。」

除了那些巡防的傭兵外,其它的士兵基本上都是不能亂走動的。這導致王宮附近的士兵根本不清楚港口方向發生了什麼。士兵們望著海德,有點不解。護盾不是開著的么?

海德甩開扶著自己的士兵,自己朝王宮跑去。

「海德大人,您這是?」

本是文臣的海德,體力本身就不像武將那麼好,一路跑過來的他,氣喘吁吁的看起來很是狼狽。但此刻他根本沒時間和這些士兵解釋什麼。

海德是總理大臣,而這個時間,國王已經休息。王宮門口,站崗的衛兵看著慌亂海德跑過去,不知道該不該將他攔下。只能也跟在跑了進去。 從外海前往王宮的一路上,幾乎是暢通無阻的。這個時間段,大多數人都在睡夢之中。雖然有些人是有幸躲過炮擊了,但魔導炮的轟擊術式擊中目標區域隨後的一連串連鎖反應,也夠這些人頭疼好一會兒的。

所以,即使看到突然衝過去的紅色鎧甲,也多少心思去阻攔。況且,那種讓人超逸絕塵的速度也沒這些倖存者留下多少思考的時間。

一路上對一掃而過的慘烈景象,讓我忍不住想佩服那位製造這大殺器的天才。目標區域被擊中后,大約會有兩道三秒的延遲,然後發生的連鎖爆炸會迅速讓兩邊擴張,直到能量消耗殆盡為止。目測這種威力的炮擊,再來兩次的話,整個港口的區域就會被徹底摧毀。

港口和富人區是緊挨著的,所以最先受到衝擊的也是這幫人。到處都是慘叫聲,哭喊聲。隨後趕來的巡防傭兵們,根本不知道該先救誰。

「喂!你們知道我是誰么?趕快把我從者該死的地方弄出去!」

某個因為房屋坍塌,且自身肥胖的無法從廢墟中攀爬出來的男子,對著街道上的傭兵們大聲叫喊著。而他的妻女,就被房子遺棄在角落坍塌形成的一個小空間裡面。

「先生,請問房間里還有其他人么?」

本著先救婦孺老幼以及傷殘的原則,傭兵們在確認男人沒有任何傷勢后,用盡量平和的語氣在和房子的主人進行溝通。

「什麼?混蛋,難道我不是人嗎?快把我弄出去。」

「隊長,裡面好像有小孩的哭聲。」

「轟……隆!」

一名隊員剛和領隊彙報完情報,附近的一所房子就因為火勢嚴重而發生坍塌。

——另一道街上。

「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被壓在坍塌的木樑之下的一個女人,哭喊著。而離她只有幾步遠的地方,貌似是她的新婚丈夫的某男子正在用力扒拉著地面。

直到找到一個方形的盒子后,像找到寶貝的小孩一樣,欣喜的摟在懷裡。而那裡面,僅僅是幾張紐茵蘭國家銀行的儲匯券。

房屋再次發生坍塌,將哭泣的女子,連同她的喊聲徹底掩埋。

與此同時,紐茵蘭城牆腳下的貧民區,像是商量好了一樣。在港口發生爆炸后不走,突然發生暴亂。最奇怪的是,暴亂的民族中還夾雜了不少低級法師。把原本接到命令準備回援傭兵們打了措手不及。

——王宮內。

各方面的要員在就紐茵蘭的防禦失誤問題,爭吵著,彼此推卸指責著。

「安靜!」

這種時候,也正是看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團結的時候。過於安逸的生活,已經讓這個國家的上層出現了難以治療的腐朽。

坐在王位上的奧力斯塔,或許也正是看透這一點。但現在不是指責誰的時候,他只能出言打斷這場無休止的爭吵。

「海德!現在的情況有多嚴重?」

「非常嚴重!根據回報,港口徹底損毀,法師塔也……」

海德不敢再說下去了,他怕引起恐慌。

「也就是說,我們除了駐紮在紐茵蘭的兩個傭兵團外,將再無援兵了么?」

國王陛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坐的眾人再也坐不住了。某人甚至站起來就準備往外跑,隨時做好了外跑的準備。

「安靜!」

奧力斯塔大聲訓斥著,其不怒自威的面容讓在場的人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你們都是國家的要員!你們就準備這樣拋棄自己的國家,拋棄自己的民眾么?」

國王陛下雙眼掃過每一個人。

國王還在面前,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高官們,就在討論這樣逃走的事情。國王的話讓這些讓在場的各位都感到很是羞恥。

(唉!最終能靠的上的,也就這麼些人么?)

國王奧力斯塔的目光最終定在了海德身上,瞬間感覺到一絲無力。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清楚帝國到底混進來多少姦細,安全起見,讓一部分傭兵回防如何?只要護盾不破,帝國的攻擊基本是無效的。」

這是奧斯丁的提議。

直到現在現在,他們這些人才會回過味了。自始至終,正面聲勢浩大的炮擊都是佯攻,都是在為切斷他們的援軍打掩護。

「最重要的是快點找到那傢伙,那個惡魔!」

海德提及那個突然出現在海面的傢伙時,忍不住身體會發顫。

「惡魔?」

在場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海德所指何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