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軍官秀氣的眉毛豎起來,目光銳利,直刺過來!

女軍官秀氣的眉毛豎起來,目光銳利,直刺過來!

「一個小小的副專員,居然在國民政府所在地橫衝直撞,又這麼年輕,我看你不是什麼副專員,倒像是日軍間諜!你從哪裡來的?!」

「我剛剛從參謀部過來的!」

「從參謀部來的?」女軍官格格嬌笑:「撒謊也不要這麼離譜吧!參謀部也是你這小年輕能去的嗎?」

「我……」韋步平剛想辯解。

「來人啊!給我拿下!」

女軍官一聲斷喝,四面衝出來一群年輕女兵,不由分說一涌而上,把韋步平雙手扭到背後!

「各位姑奶奶,你們不要亂抓好人,我是要到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的辦公室!」

「放屁!你是林主席的什麼人?他的家人我全認得!你這間諜當得真失敗,居然冒充林主席的親戚!真是找打!」

…… 洛川最後還是沒有選擇一間一間的去搜查,畢竟他也只是潛進來打探打探目前的情況,並不是直接來抓捕綁匪的。

洛川在一樓走廊裡面走了一個來回,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便沿著樓梯的邊緣,輕聲向二樓走去。

上了二樓后,發現走廊上依舊沒人,洛川稍稍的鬆了口氣,雖然現在不能隨便的進房間去搜查,但是至少可以在門口用聽的方式來得到一些線索。

如果房間里有人,那麼一定會多多少少的發出一些聲響,而這些聲音,就可以成為洛川判斷屋內是否有人的關鍵線索。

依舊是同樣的辦法,洛川沿著走廊走了一個來回后,還是沒有發現有人存在的跡象。

「在樓上嗎……」洛川自言自語的說道。

洛川順著不斷向上延伸的階梯慢慢的走向三樓,到達三樓后,似乎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有人講話的聲音,身體瞬間就繃緊了起來。

由於聲音很小很模糊,洛川便一步一步的向聲音來源處靠近,聲音也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瘋牛他們還沒回來嗎?」從某個房間裡面突然傳來了一句沙啞的男聲。

「呵呵……應該快了吧。」緊接著又傳來了另一個聲音,聲音發出的腔調十分詭異,像是經過了偽裝一樣。

「嗯,等瘋牛他們回來之後再把他處理掉就行了。」

「老大,可晶元還沒找到……」

「管不了那麼多了,時間拖的越久,咱們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難不成你想為了這麼點錢把自己搭進去?」

「顧老大說的沒錯……警方那邊已經盯上咱們了,不出我所料的話,應該是那小子搞的鬼。」那詭異的聲調再一次傳了出來。

「媽的,這個廢物,連個小鬼都處理不好,要不是收到你發出的轉移通知,沒準現在已經被警察給包了餃子。」

「別小瞧他,被邪鴉和凌鷹同時重視起來,這小子不簡單啊。」

正當洛川聚精會神的偷聽屋內的談話時,突然間身後樓梯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洛川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推開身後的房間門,一閃身躲了進去。

就在洛川剛躲進房間里的一剎那,兩個身穿黑衣的人從樓梯上走了上來,其中一個好像受了傷,被另一個人攙扶著,走路有些搖搖晃晃。

「媽的,沒想到這小子還留了一手,要不是劉哥你,恐怕我這條命早就交代了。「

「嗯。「

「我說劉哥,你怎麼總是板著個臉,就沒見你有過笑模樣,這次任務總體來講的話咱倆也算圓滿完成,老大那邊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

「哎,你這人還真是怪,不過還是多謝救命之恩。「

「回去記得包紮一下,不然會感染。「

「嘿嘿,你看,你這不是挺會關心人的,沒事就多笑笑。「

「嗯。「

……

兩人交談的聲音越來越清晰,洛川知道他們離自己所藏身的房間已經很近了,不由得有些緊張。

「咯吱……「

這時門外傳來推門的聲音,緊接著門又被重重的關上了,發出了一聲巨響。

洛川又等了幾分鐘,在確定外面已經沒有了聲音后,便用力壓著門把手慢慢的將門推開,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間。

來到走廊后,洛川集中精神摒起了呼吸,可這次一點聲音也聽不到了,洛川搖了搖頭,估計了一下時間,離與常葉葉約好的半個時辰也快到了,便沿著來時的路線,打算原路返回。

洛川剛返回到二樓,突然間樓上傳來了一聲響,緊接著就聽見了一陣腳步聲,聲音越來越清晰。

「哎,一天天的竟是苦差事。」寸頭男子托著自己受傷的胳膊抱怨道。

「嗯。」瘋牛仍然是一副冷淡的模樣,只不過此時他的眼裡閃著一絲別樣的光芒。

殺了常寬回去復命后,顧子博讓他在回去處理一下那個沒人住的房間,免得留下什麼痕迹,於是瘋牛和這個受傷倒霉的寸頭男便只好在一次行動了起來。

當瘋牛走出房間時,無意間瞟了一眼對面的房間,只見房門虛掩著,似乎沒有關嚴,而且門把手從窗戶透過月光的折射竟微微的閃著亮光。

這讓瘋牛起了疑心,因為他清楚的記著,在回來複命前,這間房門似乎是緊閉著的。

而且他沒記錯的話,那間房間是個空房間,也就是說應該很久都沒人進去過了,門把手上也應該布滿了灰塵,可剛才卻能反射出月光來,這就說明有人曾在剛才進去過這間屋子。

瘋牛曾經是靠著打地下拳為生,被人譽為金牌打手,但同時也得罪了不少人,有一次被人追殺時遇見了顧子博,顧子博通過關係網幫瘋牛擺平了這次危機,於是瘋牛便成了顧子博的左膀右臂,一直以來深得顧子博的信任。

瘋牛大腦高速的運轉著,之後和寸頭男順著樓梯來到了二樓。

「你先去外面等我,我有點事情要處理。」瘋牛沉聲對寸頭男說道。

「這破地方你還能有什麼事……算了,那我先出去了,你也快點,一會天亮了就不好辦了。」寸頭男說完便獨自下了樓。

瘋牛在走廊里一動也不動的站著,目光漸漸變的銳利了起來,最後視線停留在了樓梯旁的一間洗手間里。

瘋牛走到洗手間的門前,慢慢的推開了洗手間的門,可當瘋牛雙腳都踏進了洗手間的時候,竟一瞬間感受到了些許的壓迫感。

瘋牛重重的一踏,一股殺意以自身為中心爆發了出來,這才緩解了一下那股壓迫感。

瘋牛不斷的觀察著四周的情況,突然感到腦後傳來了一股風聲,瘋牛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抬起手臂擋住了後腦,右腿往前猛的一跨,身體詭異的轉了一圈,之後背靠著牆,殺意瞬時暴漲起來。

洛川皺起了眉頭,對方顯然是個高手,剛才那一擊沒有得手,一旦引來其他人,那就插翅也難飛了。

洛川不在猶豫,身子一晃快速的閃到瘋牛面前直奔瘋牛咽喉而去。

瘋牛眼中紅芒一閃,腿部肌肉瞬間收緊,猛的向前踢了出去,對自己咽喉上的威脅視而不見。

洛川沒有想到瘋牛寧可自損一千也要以命搏命,可此時已經無法收手,瘋牛的反擊洛川也避無可避。

洛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右手成爪狠狠的扣向瘋牛的咽喉,瘋牛臉色終於變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人竟然真的敢與他搏命,一旦受了這一擊,一定是雙方非死即殘的結局。

瘋牛不在猶豫,急忙抬起雙臂擋在了咽喉處,但同時腿部的力量也弱了幾分。

洛川右手狠狠的扣向瘋牛的左臂,瘋牛隻感到一股大力湧來,緊接著傳來骨頭被捏碎的聲音,正當瘋牛疼的剛想喊出聲時,洛川也被瘋牛這一腳順勢踢飛了出去。

洛川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只感到渾身一陣劇痛,口中猛的湧出一口鮮血,看來這一腳應該是讓洛川受了不小的內傷。

洛川目光如鷹般的盯緊了眼前的敵人,只見瘋牛頭上滴落著豆大的汗珠,右手托著被洛川硬生生捏斷的左手腕,同樣警惕的盯著洛川。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洛川剛想繼續出招,腹部就傳來了一陣劇痛感,洛川皺緊了眉頭,可現在只能速戰速決,常葉葉那邊還在等著自己,於是咬著牙沖了上去。

正當洛川剛衝到瘋牛的面前時,瘋牛看著洛川的臉,突然大喊了一句。

「自己人……」 「……你這間諜當得真失敗,居然冒充林主席的親戚!真是找打!」

女軍官話聲未落,拳頭就打過來了!

「別打!別打!有話好說!」

韋步平看拳頭打到,急忙掙脫扭住雙手的女兵,一邊躲閃一邊喊停,那女軍官充耳不聞!拉開架子,雙拳如流星一樣打將過來!一雙長腿不時騰空橫掃過面門!

韋步平一邊招架一邊暗暗叫苦:他NN個熊!躲得了汪精衛,又遇上女漢子!真是才離虎窟逃生去,又遇龍潭鼓浪來!

這時候正是夏天,那女軍官拳打腳踢,一會兒已經香汗淋漓,看對方跟自己年紀相仿,卻是面不改色氣不喘,一副閑庭信步笑看花開花落的樣子!

一般人到這個地步,已經知道對方是硬茬子,一般會主動放棄,講個場面話,然後溜之大吉!

偏偏這姑娘脾氣犟,明知不敵,還是不依不饒,氣喘腳踉蹌,還是不要命的打過來!

韋步平一臉苦笑,隨手格擋,一張臉皺得像個苦瓜一樣!

「喂!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那女軍官看韋步平的樣子,心裡憤怒之極!

「我沒有!」

事實上韋步平還真看不起對方的三腳貓功夫,但是不能老實回答,否則麻煩更大!

「我看你的樣子就是有!」女軍官認定韋步平在嘲笑她,氣得杏眼圓睜,出手更不留情,只是氣力已盡,就算打中也沒啥殺傷力!估計也就是搔痒痒!

「你是不是在笑我?」女軍官又問道。

「沒有!」韋步平確實是想笑出聲來,只是一直忍著,他這樣子落在女軍官眼裡如火添油!

女軍官怒火中燒之下,忽然從腰間拔出手槍,指向韋步平的額頭!

不知道為啥,女軍官右手緊握的槍瞬間落到了韋步平手裡!

女軍官呆住了!

周圍的女兵也呆住了!

韋步平忽然雙手快速動起來,眾女兵只覺花繚亂,只聽到叮叮噹噹的響聲!

韋步平的雙手停下來時,手槍不見蹤影,看地上全是手槍散件!

只是瞬間功夫,手槍就被眼前這年輕男子拆卸成零件!

眾女兵驚呆了!

那女軍官也驚呆了,忽然她雙手捂臉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這下子不得了,這哭聲招致四面八方響起了腳步聲,都往這邊趕了過來!

握了個草!

韋步平大驚:大事不好,女人一哭,男人有理變無理!還是急撤為好!

韋步平舉步就走,卻被一隻手拉住了衣服下擺,韋步平回頭一看,不由得心膽俱裂:那女軍官梨花帶雨,一臉淚水!

右手還死死拉住韋步平的衣服下擺!

韋步平小聲道:「姑奶奶你快鬆手,我跟你去見林森主席,我是察哈爾省主席、河北省主席,我的名字叫韋步平!」

「什麼?你就是韋步平?」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那女軍官鬆開手,擦乾了眼淚,吃驚的看著韋步平。

「是啊!我就是韋步平!我沒必要騙你啊!」

「我看照片里老氣橫秋!一點也不像你!」女軍官滿臉懷疑之色:「你是不是騙子?真大膽,行騙騙到國民政府來了!」

韋步平哭笑不得!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含冤莫白!明明自己就是韋步平,別人不相信,又舉不出證據!

「報紙的照片模糊不清,確實看著不像,你帶我到林主席的辦公室里去,林主席見過我!」

女軍官看了韋步平半天,看得韋步平心裡發毛。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走,到林主席的辦公室去!」

韋步平當先而行,熟門熟路,不料後面傳來女軍官的聲音:「看樣子不是第一次來,是個慣犯啊!」

韋步平眼前一黑,幾乎暈倒:這女子是誰家的?這智商真是堪憂啊!

好在門口值勤的工作人員認得韋步平。

「韋主席,您請坐,我這就報告林主席!」工作人員快步進去通報。

「你還真是韋步平啊!這麼年輕!跟我一般年紀就做到省主席了!」女軍官終於相信眼前這毛頭小子就是兩省代主席韋步平了。

韋步平苦著臉說道:「我說大姐,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呢?我有必要騙嗎?這裡我能騙到什麼?」

「誰知道你能騙什麼?沒準進來是騙小姑娘的!」話剛出口,女軍官頓感不妥,臉都紅了。

幸好值勤出來了:「林主席請你進去!」

「謝謝!」韋步平向值勤道了一聲感謝,頭也不回的走進國民政府主席辦公樓。

那名女軍官餵了兩聲,韋步平也不回頭。

……

「喲!稀客啊!聽說你剛從美國回來?」林森指指椅子,示意韋步平坐下。

「是的!」韋步平向林森彙報了美國之行的收穫。

「做得不錯!幾十億的工程都能拿到手,小子長本事了!」林森捋著山羊鬍說道:「為國家增加了收入,還爭了光!」

「就是小事一件,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韋步平謙遜地說!

「年輕人不要太謙虛!你確實做得好,比很多人都做得好!國家幸甚,民族幸甚!你任察哈爾省主席、河北省主席的時候,我是不同意的!」

林森欣慰地說道:「沒想到結果證明我錯了!不過,我這錯錯得好!錯得開心!」

「晚輩這是趕鴨子上架!其實國府大把人才!」韋步平保持謙遜!

「你錯了!國府大把人才是真!但是沒有你這種大才!一人治兩省,治理得妥妥噹噹!二打小鬼子,雖然是小戰役,卻也令日軍再也不敢作意挑釁我們!對了,晚上到我家吃飯!」

……

從國民政府出來,韋步平在街上逛了一會兒,天色變黑,於是受邀到林森家裡吃飯,入席時韋步平看到飯桌前已經坐了一名方面大耳的中年人。 升維之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