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去。

她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去。

那一槍正中她的心窩,鮮血頓時噴涌而出。

顧心妍驚恐無比的退後了兩步,腳下一滑,直接墜落了懸崖——

「顧心妍!」

陸行怒吼了一聲,想要去抓她的手。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

她不能死!

可陸行終究還是慢了一拍。

他的手還沒碰到顧心妍,她就已經飛快的摔了下去。

陸行撲到懸崖邊上,眼睜睜的看見顧心妍被巨浪吞噬,瞬間消失於無影無蹤。

「該死的!」

陸行憤怒的扭頭。

一眼就看到剛才那個零頭的保鏢手裏拿着一把槍,就是剛才被自己打落的那一把。

「找死!」

陸行怒極,直接撲了上去。

三兩下把那群人全部給打趴下了——

一個小時之後。

陸行灰頭土臉的出現在了墨錦城的面前,低着腦袋。

墨錦城就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臉色陰沉的厲害:

「你說什麼?」

陸行攥緊了拳頭:

「是屬下失職。顧心妍中了槍,墜落懸崖,凶多吉少。」

墨錦城嚯的一下站了起來。

周身頓時迸射出了駭人的冷意——

文學網 「臭男人,你不會真要我賠吧?」

「你敢賭,莫非還想賴賬?」

邢小州噘嘴,幽怨地盯著他。

「算了算了,除了你,我也不要別的。」北野颯不和她爭。

「你不會真想利用我搞邢家吧?」

「你有什麼好利用的?」北野颯勾起唇角,在她耳邊聲音低沉,「我想搞邢家,一定是光明正大的搞,絕不會搞什麼背後的小動作。」

「那麼大的口氣,當我不存在呢!」

「小州,現在你想怎麼玩都行。等哪天邢家搞你,我絕不會坐視不理。」

「怎麼可能,我可是邢家對外公布的繼承人,在邢家還沒有人能搞得了我。」

北野颯不置可否地一笑,直起了身。

「喂!」

「嗯?」他低眸。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淡定!」

「什麼?」北野颯沒理解她的問題。

「是不是我不漂亮,沒有一點女人味?」

「平時在學校,你確實沒有丁點女人味,現在,」北野颯視線往下去,揚眉,「還是稍微有點的。」

「你看什麼呢!」

「看你。」

邢小州氣鼓鼓地靠到他胸口。

伸手抱住他的腰,往他懷裡鑽。

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北野颯微愣。

怎麼回事?

又是賭氣又是撒嬌。

今天怎麼變得這麼小女人?

這副多動症兒童的模樣,讓他既心疼又愛不釋手。

北野颯摸了摸她的腦袋,因為是假髮,也不敢太用力。

小女人在他懷裡碎碎念。

「我從來沒想過……我也會有這麼一天……」會變得這麼粘人,好丟臉好羞恥……

「嗯?」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知道這是非常危險危險的事,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就是心動了有什麼辦法啊。

邢小州抱緊他,說——

「我好像……大概……可能……真的喜歡上你了……」

「這種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下巴被挑起。

北野颯覆身,吻住她的唇。

不遠處的角落,宋慈雙肩都是一顫,不由往後退。

她轉開眼,抓緊了拳。

聚光燈好像把酒吧分成了兩半。

他們置身光明,而她只能縮在昏暗的牆角。

這就是兩個世界的差距,是她和他們的差距。

宋慈一直以為,唯獨發現了她、邀請她進樂隊的鵺是不一樣的。

可是,事實就在她的眼前。

鵺是她哥哥那個世界的人,居然還是她哥哥最親密的人。

就算黑鳥重新登台演出,可黑羽和黑鴉的反應……黑鳥的下一場演出會不會如期舉行都不確定,沒了黑鳥,那她要怎麼辦呢?

在那裡的,是她的親哥哥啊!

鵺都可以站在她哥哥身邊,為什麼她不可以!?

她知道了四大家族,自然也看到了商陵貼吧里那個校草的帖子……

鵺從來沒有在她面前遮遮掩掩過,一開始,宋慈就見過鵺的真容,所以,早在白業羽之前,宋慈就已經知道了邢少爺就是鵺。

鵺……

宋慈低下頭,從小門退回員工通道。

北野颯鬆開她,意猶未盡地在她唇角輕啄,勾起一抹倨傲的弧度。

「我就當做這是你給我答案。記住,你是有夫之婦。」。 咕嚕咕嚕~

咳咳!

在河中,災厄之氣的遠超境界恐怖威壓讓兩人全身發麻,宛如旱鴨子般嗆水,像小孩子溺水一般撲騰著,水花四濺。

不好!

災厄之氣鋪天蓋地,致命的氣息襲來,絕望瀰漫在兩人心中。

這次真的完了,手中沒有任何底牌了。

然而,這一刻,一切好像靜止了,水花停住,唯有災厄之氣的緩緩運動,告示著時間還在緩緩流動。

河床攪動著,有什麼東西衝來,宛如雪白的流光,亦是希望的光芒!

蘇靈修從河床中衝出,壓倒小修士之境界的威壓,對他可不管用!

他在河面匕首翻飛,一道刀芒斬開河面,隨後收起,一左一右提起洛夜二人,踏水而行,修羅本生下的靈極仙速馭發揮到極致,那是突破極限的速度!

轟!

災厄之氣砸下,洛夜兩人已被提起,衝出受擊範圍之內。

咳咳!

洛希微吐出口中的水,雙眼一睜,驚喜出聲:「哥!」

夜星熠也驚喜道:「終於來了!」

蘇靈修沒有答話,雙腿血紅色的靈力爆裂開來,極致的靈極仙速馭之下,雪白流光甚至沾染血色!

轟!

湍急的長河在蘇靈修的腳步下炸開,一連串爆開的水讓長河有如威力巨大的鞭炮。

蘇靈修踏上岸邊,沿著與災厄之氣相反的方向,一路踏裂大地,全力奔逃。

夜星熠儘力回頭看著那灰暗的災厄之氣,逐漸感到些許遠離,自己的身體也逐漸恢復自如。

他撐開雙翼,儘力飛行,為蘇靈修減輕負擔,洛希微也結印,風王之翼加持三人。速度又一次得到了提升。

有了兩人的助力,蘇靈修倍感輕鬆,混沌銀輪瘋狂轉動,雄厚的靈氣全集中,雙腿力量暴漲,從一座山峰跳躍式的跳到另一道山峰,巔峰腿力逼近千萬斤!

嘭!嘭!嘭!嘭!

每每踩到一個又一個山頭,都會將其踏裂。

逐漸的,災厄之氣灰暗的充滿死亡與毀滅的氣息消失了,慢慢被三人甩在後面。

洛夜兩人喜出望外,方才實在是驚險無比,好在有驚無險的脫離了險境。

三人沒有鬆懈,又繼續全力行進,足足奔襲了一刻鐘,方才慢下來。

洛夜兩人上氣不接下氣,渾身脫力,靈氣也消耗大半。

蘇靈修停住,癱倒在地上,兩手撐著地,大口喘著粗氣。

夜星熠一手搭上他的肩膀,這才有機會問道:「你怎麼樣了?」

手剛一搭上,劇烈的高溫襲來,夜星熠嘶的一聲抽回了手,爾後,蘇靈修劇烈咳嗽起來,大量鮮血從喉中咳出。

夜星熠慌忙扶住他的身子,手中太陰之氣凝聚,消解他身體上的高溫。

洛希微一時間慌了神,立即從腰間的靈錦袋內拿出一些藥草來,又換成療傷葯和恢復靈氣的靈藥,送到蘇靈修身邊。

兩人一靠近,這才真真切切的看清了蘇靈修此時的狀態。

他的身上分佈著細密的赤紅色血痕,冒著滾燙火光,原本白皙的皮膚變得赤紅。他不是不想說話,而是完全沒有餘力。

是混沌氣!

夜星熠一眼就明白了,蘇靈修這是強行使用了一絲混沌氣,導致的身體受傷。「快把靈藥給他!」

夜星熠心底著急,怪不得在災厄之氣巨大的威壓下蘇靈修行動自如,這是混沌源脈所帶來的無視境界的能力,代價是身體超負荷運轉,會對肉身造成極大的損害!

「好好好!」洛希微立即把靈藥提上來,讓夜星熠給蘇靈修吞服。

夜星熠手中墨色太陰之氣凝聚,他把靈藥簡單加工一下,讓蘇靈修服下。看著蘇靈修身體靈光大漲,洛河之靈也開始修復起支離破碎的身體。

「咳咳,災厄之氣會追上來的,你們也快點吞服。」蘇靈修咳嗽著,胸腔像裂開一般疼痛,這是使用混沌氣的後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