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愣了愣,然後伸出手穿過艾倫的耳後,艾倫俯□,讓她把面具給他戴上。

她愣了愣,然後伸出手穿過艾倫的耳後,艾倫俯□,讓她把面具給他戴上。

隨後,他拿起一個精式的女式面具,「你戴這個。」

看著這個漂亮面具,她微微一怔,想起電影里伊麗莎白一世出巡時所帶的面具,不得不說威尼斯的面具製作太精緻了,女孩子們幾乎無法拒絕它的漂亮與華麗。

相傳——很久以前威尼斯的貴族們樂意於帶著面具隱藏起自己的身份相聚在夜裡。誰也不知道面具下藏著一張怎樣身份的臉,於是大家無所顧忌,把酒歡歌。

面具下的窮人與富人們沒有了距離感。

灰姑娘們不用遇到王子,也可以受到公主般的尊敬……

他們在迷宮般的街道閑逛,街道上熱鬧非凡,戴著面具年輕人與她並肩而行,就像是14世紀夜裡出行的威尼斯貴族。

在他們身邊,還有國王、王后、貴婦人、身著各種服飾的人紛紛出場,十七、十八世紀的貴族,天使和惡魔,各種復古造型。

他一直握著她的手,去遊覽島上最美的里亞爾托橋。嘉年華,整座城市都在狂歡著,忘掉晝夜。

然後是佛羅倫薩。

大教堂巨大的八角形穹頂、喬托鐘樓和維琪奧王宮被鍍上油畫般的光芒。

聖母百花大教堂的面前,即使在夜色中,依舊渾身散發奪目的光暈的美麗大教堂,它是眾多教堂中令人最為過目難忘的藝術聖殿。

住在星級酒店的確是一種享受,房間的陽台可以看到冷翡翠的景色。他每天晚上都會親她的額頭說晚安,然後分別回自己的房間。

離她最遠的陽台上,也有人正在欣賞著清晨第一縷陽光抹過巴洛克風格的建築。

滄桑的遺迹,精緻建築迤邐的風光,海岸線,陽光海灘……古老的亞得里亞海岸,一排排的太陽傘,形成了假日海灘上空最美的一道風景線。

蔚藍色的天空,湛藍色的大海,偶爾有快艇駛過,海浪聲沙沙從遠處傳來,沒有比這更美好的地方了。

黃昏,金黃色的陽光打在海岸線的燈塔上。他們兩個各自穿著寬鬆的衣服,裹著一條毛毯。「我們真的得這樣守魚么?」蘇曉琪輕聲問道。

她靠近了他一點,把毯子拽一拽,裹得更緊了,「睡吧。」他說道,「清早去抓魚。」

清晨,在白色遊艇上,艾倫與那隻鱗光閃閃的大魚搏鬥,用力收線,「快,這是只大傢伙!」

蘇曉琪起身參與到捕魚中,年輕人一下子就用網兜將魚網住,二人合力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將幾尺長的大傢伙拖到甲板上來。

「艾倫,我們抓到了這隻大傢伙怎麼辦呢?」她開了口。

他問道,「烤了?還是做成鮮魚羹?」

蘇曉琪頭抬起來,問道:「艾倫,你真要吃它么?」

「我守了它這麼久,你說該怎麼辦呢?」背靠著背,他說道。

兼職美女保鏢 「艾格伯特老爺,它長這麼大可不容易啦!你就放了它吧!」她轉過身手環住他的脖頸道。

艾倫道,「我等著早餐呢,放了它,今天就沒有魚吃了。」

「我們也吃不完,多浪費啊,你看它,它長這麼大也不好吃啦!」她蹭著年輕人的脖子道,「我做一份蘋果排給你吃,絕對是獨一無二的可口味道。」

金髮年輕人將網的投入水裡,他俯□看著那隻大魚脫網而去,道,「看,它遊走了!」

「不如……給一個獎勵?」他轉而道。

「下次……下次兌現。」

「不要等。」他難得的霸道起來。

自從上次之後,除了偶爾吻她,他拿她當抱枕外,再也沒有提過別的事情。

她在他臉頰上飛快地親了一下,「這是獎勵。」

遠眺港灣,滿灣的遊艇和渡船。卡碧島被稱女妖島,妖異而神秘的美麗,這裡遊艇雲集,不知道來過多少社會名流。

碧藍碧藍的海面,點綴著白色遊艇。森林、水域、空氣、陽光和最令全世界富豪憧憬的島嶼別墅,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名人和富豪。

這裡的島嶼別墅生活獨特的自然景觀和浩大的水域有著巨大的誘惑力,如果沒有親眼看到,無論如何都不會想象到她有多麼的美。

潔白的羅馬柱、嬌艷的花朵、湛藍的天空、碧藍的大海,宛如藍色墨水潑染的海洋中,在透明的光線下,浮著白色岩石構成的島嶼。

藍色的浮筏看起來像一頁頁方舟,在透明的海水中蕩漾。她俯瞰海灘,夕陽下的沙灘美景令人陶醉。

在白色遊艇上,金髮的年輕人在夕陽下俯身與她接吻。

她環住艾倫的肩膀,熱烈的承受這個吻。

她能感覺到內心的情感越來越熾烈,雖然有隱隱的不安和對不可知的未來的擔心,但前所未有的愛戀壓過了所有一切的負面情感與思想。

這座美麗的島嶼從古至今不知道誘惑了多少人,偉大的奧古斯都大帝竟然也被她誘惑,他用一大塊土地換取了她,隨後沉醉在女妖島上,一假度過了十個春秋。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從高高的卡碧島上順著陡峭的山路走下來,她穿著一件可愛的小禮服裙裹著風衣站在海邊,靜靜地凝望港灣迤邐風光,山城、大海、沙灘,構成了地中海美景。

到海邊,坐看夕陽,她任海風吹乾額前的汗。

在這座卡碧島上,千年海水侵蝕形成的懸崖藍洞,大片橄欖樹林檸檬樹將這座島嶼圍護其中,白天湛藍的海水、蔚藍的天空和悠悠的白雲令人流連忘返。

夜晚降臨,不遠處郵輪上的遊客象小鳥歸巢,從小船乘上大船。

第二日又是同樣的旅程,一路上,他牽著她的手。蔚藍無垠的大海,鵝卵石鋪成的海灘、房屋錯落有致,讓人充滿遐想色彩斑斕,童話里的仙境般的村落。

霸道總裁求抱抱 無論是寧靜的海邊,還是馳名遐邇的小鎮,每個地方有著絢麗多彩的一面。

晚上,燈光璀璨。夜市上的夥計們招呼遊人前來品嘗特色小吃。店夥計微笑著用日語和她打招呼,蘇曉琪眨眨眼疑惑地瞧著對方。

不會說日語?好吧!沒關係,小夥計還會說英語、法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韓語……

蘇曉琪聽得呆了,不由感嘆這小販緊跟時代潮流真不簡單,看了看上面的小吃,每樣都嘗試一點兒,她會不小心吃撐著吧?

他見她猶疑,笑道,「情侶逛夜市就再好不過,兩個人分著吃一份,還能多嘗幾種口味。」

就算她不光顧也不生氣,一臉笑容說,明晚再來哦!這樣的熱情讓人難以拒絕,那些噴香的燒烤檔又很有誘惑力。

她點點頭,點了幾串燒烤,烤蔬菜、和一串烤魚,他們兩個人一起吃,味道的確不錯。

翌日,登上蘇蓮托的碼頭時,夜幕正在徐徐落下。

興奮了一天的她一到車上就昏昏欲睡倚在坐椅上,一隻手臂攬過來,她就靠在了艾倫的懷中。突然感覺他拍拍肩膀,還沒有來得及明白,回頭看到紅紅的落日,差一點忘了拿出身邊相機來拍。

車子停在懸崖的路上,他們在那裡俯瞰遠景,眼前的美景令人陶醉,這裡是《國家地理雜誌》評選的人生必游的50個地方之一。

他們回了羅馬,這個城市所有一切都是那麼的隨性、自然……

在這裡,人性被置於首位。

永恆之城,她有著永恆的稱號,卻沒有永恆的束縛。因此,有了萬神殿前咖啡廳的火暴、四河廣場上藝術家們從容的表演、牆壁上的隨意塗鴉,節假日找不到營業餐館的情況。

回到紐約曼哈頓之後,隨著夏季的到來,生活里的一切改變了……

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住在的曼哈頓大街一幢老宅別墅里,她每個月都要回義大利家中看望父親一次。

除了他處理公事,會見生意上的夥伴和她出門參加拍賣和藝術品展外,兩人幾乎寸步不離。

住在羅馬市時,他們兩人傍晚會出去散步,看著廣場上的鴿子棲落在他們周圍。

義大利是全球一線品牌最多的國度之一,一直以來都是時尚的代名詞,不止名車,任何當季最流行的頂級名牌服飾在這裡都可以買到。

不僅有文藝復興時期的美景,更有女孩們最愛的奢侈品,著名的outlet囊括了gucci,ferragamo,fendi,armani,burberry,tods等等一線大牌。她發現血拚大軍裡面,中國人成了購物的主力軍,65%是中國人,還20%的歐洲人和15%的日本人。

她拉著艾倫去品嘗平民小吃,海邊小店招牌的海鮮面,滿滿的淡菜,蛤蜊,小章魚,魷魚,大蝦……果然非常豐富,還有一個小龍蝦和瀨尿蝦,面倒是成了配角。

因為她覺得淡菜好吃,另外點了份淡菜面,沒想到淡菜很少,這裡的海鮮非常新鮮,尤其是淡菜。蘇曉琪從來沒吃過那麼新鮮的淡菜,而且沒有一點腥味。相比之下,蝦就差了些,肉肉比較少。

第二次又拉著他去品嘗了羅馬市的特色美食,肉醬千層面,義大利面以一層面一層餡料相疊數層后,再淋上肉末醬,放入烤箱中烘烤而成,非常美味。

從義大利回到紐約,他們又過起了另一種生活。艾倫將紐約的老宅里翻然一新,鋪上了她最喜歡的毛茸茸的地毯。她可以躺在書房裡的塌塌米上看書,冬天也可以坐在壁爐前取暖。

坐在塌鋪米上看書時,利茲會跑過來溫順地躺在她身邊,過了一會兒,年輕人走過來,在她身邊坐下撫摸著利茲毛光滑的皮毛。

蘇曉琪在一旁看著利茲又貼上了艾倫,活像個小孩子,雅然失笑。 大制藥師系統 忽然,脖子上的項鏈被他從身後取下。

她伸手要去奪,他迅速拉住她的手腕,低下頭在她額上親了一下,就像在親吻利茲。「我給你換一條項鏈。」

「裡面那枚硬幣給我啦!」她堅持地說道。

他打開寶瓶盒子,手指夾著銀幣,注視著上面的女神,「古羅馬女神?」

她對他微微一笑,「幸運的福爾圖娜。」

艾倫把銀幣放入她手心裡,拿來一條珠寶項鏈掛在她的脖子上,看著那顆祖母綠的項鏈偎依在她胸前道,「這顏色和你很搭配。」

「很漂亮。」她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兩人無論是親吻,還是擁抱,她都漸漸習以為常,但是被他摟住親吻的話,她會被吻得暈頭轉向。

盛夏到來,烈日炎炎,這時的義大利人和美國人都喜歡往海邊擠,不是去吹海風涼快,也不是為了下海游泳,而是曬太陽。藍色的海洋,鋪在地上的各種毛巾和比基尼色彩斑斕。

他們真的很喜歡曬太陽,亦或是說很喜歡把皮膚晒黑,這裡的防晒霜是不防晒黑的,只防晒傷。拋棄浮筏,縮短距離,相偎相依男女顯得浪漫。藍白相間的遮陽傘讓人浮想大海深處的海螺優美的線條。

夏天過去,艾倫的那身白晳皮膚被曬上了一層淡淡的顏色,而她更不用說了,皮膚晒成了茶色。於是蘇曉琪不再去參加戶外活動了,呆在屋子裡看書。

蘇曉琪正坐在那張毛茸茸的毯子上看報刊,「乖,張開嘴巴。」他看著她,藍色的眼眸里氤氳著美麗霧波,拿起一勺子冰淇淋,塞進她嘴裡。

他在她耳邊輕聲低語道:「好吃么?」

「嗯……好吃。」她覺得這種冰激凌口味有點與眾不同,為什麼桌上會有一張到乞力馬扎羅山的往返機票?他們最近沒有出行計劃啊?

她不知道,住在紐約市時,義大利人所喜歡的餐后甜點——冰激凌,是艾格伯特從義大利空運過來的。

不知道世界上有這麼一份昂貴的冰激凌,混上罕見的葡萄酒……裡面含有香蕉和1960年的波旁酒、伊甘葡萄酒等,以及首等艙機票和乞力馬扎羅山賓館星級服務。

他們回到羅馬時,艾倫每天為她買回新鮮的乳酪和桃子。市場上的水果蔬菜乳酪等新鮮的食品還是很誘人的,現在是吃桃子的季節,各種各樣的,白的,黃的,有毛的,沒毛的,非常誘人。

她不知不覺間,身材比以前胖許多,有一天量了量體重,居然重了近十斤,蘇曉琪在紐約的老宅裡面走來走去,「乳酪,對,我得把它戒了。」

他捉住她的手腕,手臂環住她的腰身,「哪裡胖了?」

「你看我已經這樣了……」她回頭道,「肚子上好多肉。」

「是么?」

「摸摸就知道了。」她拉著他的手放到她的小肚子上,「你看,這裡也是圓滾的。」

「這裡么?」他隔著衣服摸了下,把手伸進她的衣服里,在小腹摸了摸,然後伸回手道,「這樣不好么?你要吃什麼都要計算卡路里嗎?」

她後知後覺的發現,他的手在她身上摸了一遍,還是自己拉著艾倫的手,讓他在肚子上摸來摸去的。

熟悉了他身上的氣味,習慣了他摟著她睡在身邊,她這隻溫水青蛙已經被煮熟了,即使被他摸了一遍也沒反應了。

她想起了他看過她的身體,忽然略微不好意思了,「那…怎麼辦?」

他拉住他的手道,「去參加運動就好了,清晨起來跑步吧!」

現在,她幾乎每天都陪在他身邊,儘管他們平日里兩人都在一起,有時她還是要接受委託出去。當他們獨處時,艾倫抱住她親熱,他將她壓在床上,每次都吻得她迷迷糊糊,然後又住了手,這樣讓她忐忑不安,開始不知道自己該是期待還是失望。

九月里,他們從展會出來,兩人下午一同去看車,他對她道,「想要輛蘭博基尼么?」

蘇曉琪說道:「minicooper呢它多漂亮呀?」

年輕人道,「過來看看這輛車?」

「這是……」她站在他身邊看著那輛白色的車。

艾倫微笑,「怎麼,不認識這輛車了嗎?義大利的『二王一后,今年新款的瑪莎拉蒂,你不想要輛queen皇后嗎?」

他說的兩王一后是指賽道之王法拉利,道路之王蘭博基尼,一后時尚女皇瑪莎拉蒂。她總以為可以不用倚靠他而生活,即使是自己買一輛minicooper也是可以的。

卻不知艾倫用私人飛機載她回義大利,兩人去看電影和聽歌劇——不可避免的,她所喜歡的東西裡面有他的金錢和權勢換來的。

繼瑪莎拉蒂之後,她在紐約市很快擁有了一套大宅子,但是他們基本上都不住裡面,而是用來堆放他們兩人所購置的各種各樣的藝術品。

冬日,壁爐里燃著暖暖的,她睜開眼睛醒過來,一張英俊的面孔和飄落的金髮映入眼底,「你夢見了什麼?」

女孩坐起身來,「待會兒我告訴你。」

她下床到衣櫃間換衣去了。

來到廚房裡,依然給艾倫做早餐,現在她學會了做義大利菜、法國菜,彷彿他仍是當年那個孩子。

她放下餐盤,忽然想起這個禮拜艾倫不用去處理公事,自己也不用去和委託人見面。

蘇曉琪用餐盤把盛好濃湯端到桌上,給艾倫盛了一碗。

他喝了一口,接著就把剩下的湯都喝光了。

她回過頭,笑道,「湯再好喝,也只是個前菜,還有主菜。」

他問:「你什麼時候學會這個的?」

她答道:「和父親一起和摩洛哥遊玩,向摩洛哥人學的。」

摩洛哥濃湯是倫敦西餐廳菜單上的必備品,在法國更是盛行,對歐洲菜的影響深遠。用炒洋蔥碎、番茄、胡椒粉、香菜、蔥、茴香、藏紅花、橄欖油等配料,裡面有小扁豆,小火慢熬,熬到湯成了稀糊。

摩洛哥人不用煤氣不用明火,慢慢煨,一道菜不花三兩個小時做不出來。有人說會煲老火靚湯的廣東女人能拴住男人的胃和心,而摩洛哥的濃湯讓人感到舒心。

他拿起刀叉,每樣菜都試了一點,竟是自己喜歡的口味。

倘若一個女孩子不喜歡你,為什麼她過去了那麼多年,還能記得他的偏好呢?這世上有多少人,在若干年後,還能待你如初呢?

下午四點,清冷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他坐在沙發上在看報刊,她拿著一本書,一杯咖啡坐在一把鋪著毛毯的椅子上,讀一會兒書就抬頭看他一會兒,看他用指尖翻閱過一頁。

原來,艾倫長大了是這個樣子,她細細地看去,從額頭,眉毛,耳朵,到脖頸的線條,胸前的輪廓……原來,年輕男子是這樣的,竟這般為他著迷。

忽然被他發現了她在看他,放下手中的報刊,抬起頭看她:「艾麗絲,過來。」

走到他身邊,她坐下來,他伸手把她拉進懷裡。

女孩蹭了蹭他的脖子,緊緊環住他的肩膀貼向他,然後,輕輕觸碰到他的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