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揉揉眼迷迷瞪瞪的打了個哈氣,起身懵懂的掃看了一圈。

她揉揉眼迷迷瞪瞪的打了個哈氣,起身懵懂的掃看了一圈。

突的!

她瞪大雙眼,瞳孔收縮,一把扯過了被子抱在懷裏,警惕的望着沈義,“你! 嬌術 ?!”

她牀前竟然站着一個男人!

女孩滿臉驚駭,又忽然周圍的情況,她整個人都懵了。

她現在竟然在小旅館裏!

更可怕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碎了一半,那被子還沾點着鮮血!

身前的這個男人卻還是你這幅半敞懷的裝束。

剛纔發生了什麼已經可想而知。

“啊!!”一聲響徹整個旅館的刺耳尖叫。

“行了,別叫了。”

沈義摳摳耳朵,被刺的生疼,心裏十分無奈。

女孩則是一臉委屈,指着沈義用嘶吼的聲音質問:“你個禽獸!你對我做了什麼?!”

洛小兮簡直要瘋,她竟然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跟一個男人發生了關係?!

她還沒有正式談過戀愛呢!

www тт κan ¢O

沈義一陣頭疼,感覺這個女孩腦子有點不正常。

被子上有血就代表發生關係了?

“是我救了你。”

“你放屁!”

洛小兮熬的一聲,就朝着沈義撲了上來。

旅館外。

“曹尼瑪!我特麼讓你們抓她,沒讓你們玩她!”

“虎哥,兄弟我被那小子打了,您可要爲我做主啊!”

彪哥此刻身邊多了一人,那個人的身體比他還要壯上一圈!臉色有一個燙疤,看起來更加猙獰可怕。

危險情人:愛你,已入骨 ,他就十分委屈。


“行了行了。”虎哥大手一揮,一臉不悅,“今晚王總交代的任務要是完不成,我們都沒好果子吃!那小子還在這兒是吧?”

“應該沒走。”彪哥抽噎着迴應,可憐兮兮。

“媽的,汽車站這一塊還沒有人敢動我的兄弟!走!帶我找他去!”

。。。。。。。。。。。。

“啊!我撓死你 !我咬死你!砍死你!打死你!我,我我跟拼了!!”

洛小兮赤着腳丫站在沈義面前,對着沈義張牙舞爪,又抓又踢,但是奈何因爲身高的問題,被沈義一隻手摁住了腦袋,任憑她怎麼折騰就是無法碰到沈義。

最後她索性直接用手去撓沈義的胳膊,但是她驚異的發現她根本撓不破!

那皮膚雖然看起來比正常人的顏色更深一點,但是就好像是虎皮一般堅韌!

她的指甲根本無法刺穿!

“你鬧夠了沒有?我說過,是我救了你!”

“你!你胡說!分明是你想對我耍流氓!衣服都是你撕碎的,你還打我的頭!嗚嗚嗚,你賠我!你賠我!”

洛小兮此刻捂着頭哭的就像一隻小花貓一樣,憤怒夾雜着委屈,把之前彪哥等人的所作所爲意加到了沈義的身上。

“好吧好吧,你讓我賠你什麼?

這一問,讓那洛小兮直接是懵住了,她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去接話。

最後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的抹起了眼淚。

“嗚嗚嗚,你混蛋!!嗚嗚嗚。”

現在哭的這委屈樣子,就好像是沈義真的對她做了什麼似得。

沈義一陣頭疼,懶得繼續跟她解釋,“你自己哭吧,我回屋睡覺了。”

一聽這話,洛小兮騰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沈義的胳膊,就好像抓住了一個罪犯,那萌萌的小臉橫生怒意,滿臉不悅。

“不行!你不能走!”

“那你又想幹嘛?”


“我要把你的手砍下來!”

聽到這話,沈義卻是被逗笑了,“砍我的手,你確定你有這個實力?”

洛小兮微微驚愕,沈義說的是實話。

她雖然不是正經的武道家,但是也是練過女子防身術的,打一般的男人就跟打着玩一樣,她曾經嘗試對沈義使用,但是根本無濟於事,就好像對方完全看穿了她的招數,總是先她一步出手,讓她有力使不出。

“媽的!打我兄弟的人在哪?!給我死出來!”

突然這個時候,門外處傳來了一聲極其厚重的聲音。

虎哥帶着彪哥氣勢洶洶的走上了三樓,曜日紅跟在一旁苦口婆心,“虎哥虎哥,您聽我說,那個人真的不好惹。

“什麼不好惹!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怕過誰?!在汽車站這一塊就沒有人敢動我兄弟!打我兄弟就是打我臉!今天我非得弄死他不可!”

“就是!阿紅,你太不瞭解虎哥了!”

此刻的彪哥伴在一旁,春風得意,有這個人替他出頭,高興地嘴咧到了腮幫子。

虎哥的實力他最清楚,在這汽車站一帶被稱之爲“霸天虎”,乃是汽車站這一帶的扛把子。

之所以被形容成霸天虎,就是說在大多數人眼裏,虎哥就像是變形金剛一般不可戰勝。

曾經汽車站這一代還有個“獅王”與虎哥爭雄,結果被虎哥一腳踢斷了腰,再也沒能反抗過。

這就是虎哥的實力。

阿彪曾經也和虎哥友情切磋過,結果被虎哥一拳差點打死。

住了足足一個月院!

要知道,這還是虎哥沒盡全力的情況下打的。

有他在,阿彪現在整個人簡直開心到了極點。

報仇的時候到了!

“哈哈!果然沒走!虎哥!就是踏馬的這個小兔崽子!”

阿彪見到沈義,一雙眼都瞪亮了。

。。。。。。。。。。 “就是你?!就你這bi樣也敢打我兄弟?!”

虎哥走進門,見沈義這蕭條的身板,一臉的不屑。


沈義回頭,見兩人走進,就感覺這個小房間裏走進了兩個肉坦克。

這倆人這身材比例着實誇張,這小房間有一種會被撐爆的錯覺。

而沈義的身體屬於高瘦的那種類型,比起他們簡直就是一根稻草一般。

“哼哼,狗雜碎,活該!你的仇家到了!”

洛小兮一見這個情況便是抱胸站一旁看起了好戲。

曜日紅站在門口,見事情已經收不住了於是便躲到了一旁,不再說話。

“呵呵,小子!聽說你打架很牛啊!今天有虎哥在我看你還怎麼牛!”

彪哥一臉得意的站出,鼻子翹上了天,完全忘記了剛纔舔沈義鞋底的慘樣。

沈義呵呵一笑,“怎麼?你鞋底沒舔夠,還想再回味一下?”

“你!”

這話差點沒把他活活噎死。

之前他面對沈義的時候可以說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甚至爲了保命他低三下四的主動去舔沈義的鞋底,而這次他帶來了虎哥,這就不一樣了。

“媽的!有虎哥在,你就是個屁!我看你今天還能拿我怎麼着?!”

看見這個人沈義算是明白了什麼叫狗仗人勢,記吃不記打,有了靠山立馬又開始嘚瑟起來了。

沈義也是看得出,這個虎哥是個練家子,看那身體肌肉羣應該是練過空手道一類的武術,實戰能力不會差。

“哼哼哼!狗雜碎!去死吧!這就是你對我下手的代價!”

洛小兮站在一旁幸災樂禍,就等着沈義捱打。

“大個子!快打他!揍他!打死他!打死他!”

“對!虎哥打死他!今天兄弟就靠你了!咦?虎哥? 上門狂婿 ?”

彪哥一臉懵逼叫了兩聲對方竟然沒有反應,再去看,他傻眼了。

那個虎哥現在竟然是兩眼發直,滿嘴口水,整個人處於一種失了智的狀態。

“我靠!”

彪哥當時就懵逼了。

他這個老大竟然看那個小妞兒看直眼了,這到底是來給他報仇的還是來看小妞兒的?

“咳咳,這位小妹妹好漂亮啊!有沒有興趣找個地方跟哥哥喝一杯?”

“滾開!把你的豬嘴拿開!”

“不要不要嘛,人家要親親哦。”

虎哥一把摟住了 洛小兮,撅着個豬嘴就要去親洛小兮。

洛小兮直接傻了眼。

這對方明明是來打沈義的,怎麼朝她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