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看來是對大型生物還是小型生物都非常有效的武器呢。

好吧,看來是對大型生物還是小型生物都非常有效的武器呢。

刀往角落裡一靠,直接往床上一倒。

說實話沒有想到已經距離那一次刺殺歐爾克已經過了快九個月了,那一次是他打開雅典娜心扉的時候,現在雅典娜已經主動多了,但是還是受不了那瑟過分軟軟糯糯甜甜膩膩的樣子。

說白了,雅典娜不喜歡小奶狗。

而那瑟也懶得裝成那個樣子,所以說,他都會毫不在意的將自己的本性釋放給雅典娜看,唯一的缺點就是雅典娜不習慣那樣,導致兩人少了很多說情話的機會。

他並不知道,雅典娜,也在因為這件事情掙扎著。

並非她並不想要讓別人疼愛,只是她的法則讓她實在實在實在沒有辦法這麼做。

那瑟的隔壁,就是阿爾忒彌斯,這姑娘也是一樣,把東西一扔往床上一躺又開始糾結某件讓她很糾結的事情。

索羅塔克,在她的眼裡依舊是奧瑞恩,一個經歷過戰爭洗禮的奧瑞恩,一個有著作為戰士覺悟的奧瑞恩。

以前的小奶狗現在變成大狼狗以後純粹撩不動了。

阿爾忒彌斯都有些不想撩他了。

「誰在門口?進來就是了。」阿爾忒彌斯對著門口說。

感覺門外有人。

但是留下的只有安靜。

「我的感覺是錯的嗎?」阿爾忒彌斯感覺有點奇怪,今天先是沒有感知到那些暗影刺客,現在感知上又出現了錯誤,難道他真的要重新練習獵神的那些技藝了嗎?

她不知道的是,剛剛某人突然心跳加速,趕緊躲進暗影中進行閃避。

自己明明是個影子氣息卻依舊那麼紊亂,到底是怎麼回事?

唉,也許這就是情感的奇妙之處吧,永遠都在矛盾,永遠都在掙扎,永遠都在自己和自己作對。

……

天空中泛起的銀色月光讓那瑟感覺很舒服。

「啊,終於該開始了嗎?」那瑟背起黑刀望著窗外念叨著。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獵殺過巨龍了,現在又要開始了。

不過這一次大不相同啊!

「那瑟,該走了吧!」

那瑟上前去看著雅典娜身上全副武裝的鎧甲,右手惡魔之爪的鱗甲在上面輕輕一彈,很結實,聲音很清脆。

「嗯,這回我放心了。」那瑟說,「不過你穿著這麼沉重的鎧甲跟得上我嗎?」

「可以的!」

大小姐她還是要強啊!

「那就走吧,索羅塔克應該已經帶著阿爾忒彌斯到指定位置了。」

黑刀即然給他的設定是出血的武器,那他估計要大量的使用到赫爾墨斯的身法了。

既然這條龍沒有鱗片,那他就在兩小時內解決它。

多一分鐘算他輸!

「走吧!」

……

「哎,你說你能跟得上我,我還放心了好一會兒呢。」那瑟說,他現在就是仗著自己身高上的優勢,摟著雅典娜的要直接向她提起地面半公寸多,然後靠那瑟的腿跑。

不過他這身體素質也確實是了得,雅典娜連帶她那一身可以比得上她體重的沉重鎧甲,居然還跑得動。

現在某人都是直接藉助自己的超然體能越過了大部分的障礙,現在是兩人是停在了最後書館的書庫那個圓形場地的前方。

現在雅典娜就要在這裡守著,等會兒會有大量的結晶化的人過來找她的麻煩。

不過雅典娜有極強的法術抗性,應該是可以擋住的。

「保護好自己啊,我可不想到時候只能帶著水晶雕塑回去。」那瑟並沒有那樣非得軟軟糯糯的說大堆很啰嗦的話,僅僅就這麼一句囑託。

「你也是這次索羅塔克只負責勾引,你才是主輸出,那你可要小心了。」雅典娜說,「龍都會飛,你跟得上嗎?」

「這個我和索羅塔克自然有辦法,你在這裡守住就行了,阿爾忒彌斯應該會支援你的。」

「嗯。」雅典娜地將頭盔扣上,「你也給我小心一點,我也不想帶一尊水晶雕塑回去,那樣不就算是阿基米德的心臟都救不了你哦。」

「那個你自己留著,那是我給你的最後一道防線。」那瑟說,已經飛快的從其他幾個書架上竄到了房頂。

「給我的最後一道防線嗎?我好像並不需要啊,要不你自己留著吧。」雅典娜心裡念叨,所想知識並非嘲諷,而是真真實實的擔憂。

「索羅塔克,馬上就要開始獵殺了,你準備好沒?這次你可是最艱苦的一個啊。」那瑟通過影魘藤問索羅塔克。

「放心他的結晶我有辦法應對。」索羅塔克說,「準備好了嗎?」

「上吧!」 「阿爾忒彌斯,你先手。」索羅塔克給她也已經接上了影魘藤的副根,現在想要和他們交流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好的,我調整一下視角,你記得規避。」

阿爾忒彌斯拉開弓那簡直就是危害,感覺哪怕是橫跨半個地球都沒有辦法躲掉。

畢竟她的箭,實在太過恐怖了,曾經有人在天空中見過流星,知道那流星無限逼近的時候,才發現那是一隻不知從何處飛來的箭。

畢竟在奧瑞恩死後他的間都是滿滿的思念,滿滿的回憶,所以都是星辰。

準確說不能說是星球那種龐大的個體,而是那些星球反射出來的光形成的能量束,就類似於激光一樣。

「如果你想被眼睛閃瞎的話,那就繼續保持現在這個位置吧。」

阿爾忒彌斯這麼一說,索羅塔克和那瑟迅速離開位置。

同時閉上眼。

雅典娜那也是如此。

「bang!bang!bang!」

巨大的聲響還是令雅典娜睜開眼睛看了一眼。

天吶!

阿爾忒彌斯是個怪物啊!

而且就算是相對於這神祇,她也是個怪物啊!

她一個人所造成的箭雨,堪比整整一場暴風雨啊!

如果不是因為她的箭矢會自然消失,估計現在雅典娜連走都走不了,被密密麻麻的箭擠的根本抬不了腿。

而且她的箭矢是光,是有穿甲的。

雅典娜由於認定是有方所以沒有傷害不然的話,就算是雅典娜的護甲也保護不了她。

雅典娜的鎧甲都保護不了,那更何況現在面前的這扇門和這堵牆呢?

瞬間牆壁傾塌。

那龐大巨龍的身影,在雅典娜面前展現開來。

一條巨龍通體潔白,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周圍匍匐著無數人,身上都結成厚厚的結晶。

「我想該換一面盾牌啊。」雅典娜說,手中的圓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塔盾。

這麼大的動靜,這些傢伙也都不是聾子。

而且明顯巨龍的巢穴被破壞,這些作為巨龍的僕人的人也不會放過她。

當然,是不會放過阿爾忒彌斯。

可能他們會找不到阿爾忒彌斯在哪,但是就會從破口的方向一直往外衝出去。

「來了嗎?看來得認真啊。」雅典娜念叨,手上的長槍微微有點顫抖,但是槍柄隨即在地上一磕。

(希臘語)「ΜΟΛΩΝΛΑΒΕ!」雅典娜吼這一句話倒是有點尷尬。

畢竟這句話那瑟可是熟的要死,他的兄長阿瑞斯也熟得要死。

「居然要我來還原阿瑞斯的斯巴達三百勇士陣,這不是赤裸裸的嘲諷嗎?」雅典娜心裡那叫一個罵罵咧咧。

雅典娜和阿瑞斯關係並不怎麼樣,兩人見面都能打起來那種。

她剛剛說的那句話其實是斯巴達王列奧尼達在溫泉關前發出的戰吼,那是他對即將迎來的幾萬波斯大軍最後的一句話。

然後帶領斯巴達三百勇士死守溫泉關。

這一句並不怎麼出名,倒是當時的另一句話很出名——「ThereisSparda!」

「『有本事來取!』」那瑟翻譯出剛剛雅典娜的戰吼笑了,「也太尷尬了吧。」

「對呀,讓她一個女性來弄這個斯巴達三百勇士陣,簡直是尷尬炸了。」索羅塔克差點沒笑死。

整那瑟上這一身兒估計比她都有架勢。

但是尬歸尬,這算是雅典娜和阿瑞斯都能施展的最強的防禦、牽制、嘲諷的技能了。

畢竟當年這個沒有用實名施展,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作為一個英雄施展這個都已經抵擋了波斯得幾萬大軍,雖說是抵擋的一會兒,但是他也抵擋了所有的進攻者呀!

所以如果換做是神祇的話,那同樣可以。

人數超過1萬,看上去便會無邊無際,所以這兒結晶化了的生命撐死也就1000左右,要擋住豈不綽綽有餘。

唯一的缺點就是斯巴達三百勇士陣是沒有攻擊手段的,所以這裡就需要阿爾忒彌斯掩護了。

斯巴達三百勇士陣還有極強的嘲諷性,會促使敵人優先攻擊這裡。

當雅典娜身後出現密密麻麻的士兵方陣時,那瑟和索羅塔克就知道該動手了。

一邊精靈也在密切地注視著這邊的動向。

「他們是採用什麼的進攻方式?」精靈聖王詢問偵察兵。

「雅典娜閣下採取的是佯攻,然後由龍裔閣下和所有塔克搞下進行襲擊,阿爾忒彌斯閣下進行遠程的掩護。」

「那麼就讓金甲劍士找機會進行協助吧。」精靈聖王說。

「地下我們並沒有跟神起商量,這件事情直接讓金甲劍士去參與,一但配合不周到,那麼我們就有可能會說是讓金甲劍士去送死。」傳令兵說,「我們一直沒能解決掉那條巨龍,現在名聲已經非常不好了,但是龍裔閣下他們一來就參與到了圍剿,現在我們的聲譽可是大大受損,如果在這樣貿然行動必然會對你的地位不利。」

精靈聖王那叫一個糾結。

他現在可不想就那麼輕而易舉的把這些神祇提的要求全盤答應。

是剛剛那位傳令兵說的的確是實話。

「你很有想法,那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辦?」精靈聖王說。

「陛下,神祇們的力量都是很強大的,一旦他們的戰鬥持續下去,必然會傷及周邊的無辜市民。」傳令兵說,「金甲劍士應該和暗影刺客一起參與到撤離市民中。」

「那你覺得徹底多少範圍內的市民最合適?」

「800米。」傳令兵說,「他們傷及到周圍任何一個市民,那麼他們將背負的是巨大的壓力。」

的確800米太小了,巨龍的法術餘波然後涉及到800米的範圍太簡單了,想要掰回這一城也就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那麼,照做吧。」

也許這就是眾神唯一的不足之處吧。

不懂把控輿論,也懶得把控輿論。

也許他們將要面對的還是巨大的譴責壓力,如果真的沒處理好的話。

另一邊幾乎所有的結晶化的人都沖向雅典娜那裡。

「我先去了。」索羅塔克說。

說完,索羅塔克左手幻化出刃鞭,右手變成了鋒利的爪子,瞬間向下跳去。

刃鞭迅速甩出,控制著自己的身形,降臨那條龍的上方。

即將給它帶來死亡。 這一次索羅塔克將他的刃鞭控制的特別細,這樣他才能盪的更快。

一隻手是鋒利的爪子,索羅塔克主要是勾引,並不需要多少的輸出,所以現在就純粹在半空中盪著。

沒錯,這一次他打算腳不著地殺這條龍。

幾乎僅僅是一瞬間,索羅塔克直接在那條龍頭上一晃而過。

是剛剛似乎有幾公分的東西在那條龍頭上同樣一晃而過。

那是索羅塔克幾公分的爪子剛好在它頭上劃過。

法術抗性在這種純粹的物理攻擊面前是沒有用的。

所以說那一層薄薄的結晶根本就是扯淡。

被剃了頭的巨龍迅速爬了起來,這麼多的結晶化的人作為僕從,他似乎熱之後第一次被這麼對待。

他能忍?

「阿爾忒彌斯,修正它的飛行方向。」索羅塔克迅速向阿爾忒彌斯發出指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