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那我便證明給你看..”鳳簫陛下此刻被女兒氣得不輕,爲了逼她出手,竟然怒衝向鄧楓,震動着極高溫度的雙翅,噴出毀滅性極強的巨大火球,瞬間便與鄧楓戰在了一起。

“好好好,那我便證明給你看..”鳳簫陛下此刻被女兒氣得不輕,爲了逼她出手,竟然怒衝向鄧楓,震動着極高溫度的雙翅,噴出毀滅性極強的巨大火球,瞬間便與鄧楓戰在了一起。

鄧楓見狀,眉頭緊皺,這明顯是要逼嫺雅公主出手啊,如果傷了鳳簫陛下,那嫺雅公主肯定會對自己發難,如果不傷他,那自己這邊的人卻處於極度危險的境地,憑藉着鳳凰一族的強橫,這些至尊能支撐多久呢?

此刻容不得鄧楓多想,鳳簫陛下早已飛撲過來了,鄧楓連忙施展強大劍法獨自對敵,沒了劭樺陛下的幫忙,鳳簫陛下能釋放出的威能反而比劭樺陛下更弱,因爲他需要分出更多的精力來抵擋煉獄塔與藍靈子強大威能的干擾。

之前劭樺陛下都奈何鄧楓不得,現在的鳳簫陛下自然也無可奈何,要不是鄧楓留手,鳳簫早就出現傷勢了,他也知道鄧楓不過是不敢傷害自己罷了,但是這樣下去,還是不能逼迫嫺雅公主出手。

於是鳳簫不再跟鄧楓纏鬥,趁鄧楓不注意,轉而攻向瘋魔殿其他強者,離得他最近的是血紅,因爲血紅擔心鄧楓的安危,一直離他們交戰的空間很近,只要鄧楓稍微出現些許危險,她便奮不顧身上前幫忙抵擋。

“血紅,小心!”

鄧楓見鳳簫居然攻向了血紅,臉上浮現濃濃的擔憂色,不過鳳簫的速度極快,自己全力施展速度下,竟然還是慢了,只能依靠血紅自己的力量來抵擋鳳簫的突兀攻擊。

“死吧!”鳳簫巨大的鳳凰身軀怒衝向血紅,同時身體中熊熊火焰早就先他一步到達血紅的面前,不過血紅自然不懼這些溫度極高的火焰,但是鳳簫強大的能量巨球快若閃電般的襲來,這就引起了血紅心中的驚悸。

這股威能之強,能輕易殺死頂尖的至尊,血紅不敢怠慢,左右手皆釋放冰柱,快速轟擊向鳳簫陛下,兩股驚天能量對撞,頓時天塌地陷,下方本就一片廢墟的地面頓時又多了幾分破壞力,遠處巨靈城早就被轟成了平地。

幸好將士們已被鄧楓收起,老百姓也被安放到了其他城市,不然的話,死傷者只怕無以計數。

咻咻!

兩道身影同時掠出,一紅一白,紅色的身影乃是血紅,遭此重擊後,血紅面色蒼白,身受重傷,而白色身影自然是鄧楓,不管血紅能不能接下鳳簫的攻擊,他都要衝上去保護她,即便來晚了一步也不妨礙他這種憂心如焚的心境。

“血紅,你怎麼樣?都是我不好,害你至此。”鄧楓雙手抱住血紅,緊張的看着她慘白如雪的臉,同時雙眸止不住流出了晶瑩的淚水,血紅每次都不顧危險的衝在前面,她的這份無怨無悔心意鄧楓怎能不知。

“哥哥莫要傷心,我心甘情願爲你抵擋一切,切莫內疚!”血紅也流下了難過的眼淚,敵人太過強大,她恨自己實力不夠,沒能幫到哥哥的忙,還讓哥哥爲自己分心。


“你暫時進入論道殿,待我收拾了他們,再來給你療傷!”鄧楓此刻雙眸猩紅如血,眼神中的怒火更甚了,親人就是他的底線,他一路走來都是如此,不管敵人如何強大,他都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的至親。

“我殺了你!”

鄧楓咆哮聲震懾這片天地,一股兇戾的氣息沖天而起!自鄧楓周圍蔓延上百里。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藍靈子、煉獄塔心巖皆憤怒無比,釋放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威能,那些本就重傷的至尊們此刻叫苦不迭、痛苦哀嚎,瘋魔殿這邊的高手們也感受到了鄧楓的滔天怒火,遂紛紛加大了攻擊力度。

局勢的天平再次傾斜向了鄧楓這邊,隨着劭樺陛下的身死,鳳簫陛下被鄧楓托住,此消彼長,那些搖搖欲墜的兩大陛下帶領的至尊們終於抵擋不住兇猛的攻擊,瘋魔殿聯合七大勢力的至尊們勢如破竹擊殺了他們,連靈魂都沒能逃脫藍靈子的吸扯絞殺。

一個不留!

敵方只剩下嫺雅公主和鳳簫陛下兩位,而之前肖大元帥早就帶領部分至尊逃離了此地,躲在極遠處觀看兩方的驚天戰鬥。就在這時,嫺雅公主瞬移了過來。

她美眸緊盯着鄧楓道:“鄧楓,你夠了,殺了我們這麼多人,足夠發泄你心中的怒火了,如果你再敢傷害我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這時鳳簫陛下化成了人形,身上破破爛爛,沒有一絲完好的地方,不過他並沒有出現太過嚴重的傷勢,見己方的那些巔峯至尊們紛紛被斬殺,他也沒必要死戰下去,不過他看向鄧楓的眼神充滿忌憚,這位實力強橫的少年竟然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殺神..

“哈哈,嫺雅,就算他是你爹,我也要斬殺了他!”鄧楓怒火依然沒有平息,怒吼道。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嫺雅公主美眸有了些許溼潤,她不想看到這一幕,要是真想殺他,她何必等到現在。 “你殺了我,我也要先斬殺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罪魁禍首!”鄧楓依然不爲所動,面龐猙獰可怕。

七大勢力的高手,以及瘋魔殿的強者像看瘋子一樣看着鄧楓,那可是真王境超級強者,隨便動根手指都能捏死他了,居然還不見好就收?


或許很多人很難理解鄧楓的所作所爲,但是隻有鄧楓自己心裏清楚,他的信念絲毫不會因爲周圍局勢的變幻而改變,即便這是一條不歸路、死路。

身死又有何妨,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便不會真的懼怕死亡,如果因爲強者的威懾而改變自己最初的信仰的話,那和行屍走肉有何區別?那還不如一死了之。

這就是鄧楓,外人無法理解的他,心中的執念比所有人都強,偏執的性格也造就了今時今日的他!

“你..”嫺雅公主氣的胸脯亂顫,俏臉微微泛紅,美眸圓睜,從沒有人敢忤逆她的意思,就連她爹都要懼她三分,現在鄧楓偏要跟她作對,而且明知是死也毫不妥協。

“你真的不怕死?”嫺雅公主黛眉緊皺,俏臉緊凝,顯然被鄧楓激起了幾分怒色。

“若是怕死而違揹我創建瘋魔殿初衷的話,我寧願一死!”鄧楓堅毅般的眼神就這麼盯着嫺雅。

嫺雅公主輕嘆了一聲,若是在她爹和鄧楓二人做一個選擇的話,此刻她會毫不猶豫選擇她爹。

於是嫺雅公主不再猶豫,纖細的皓手輕擡,周圍空間突兀被封鎖,就連煉獄塔也受到她的鎮壓,同時這片天地處處都瀰漫着她的威壓,許多七大勢力的強大至尊忍不住跪伏而下,實在是那股威壓太強大了,真王境強者一旦釋放自己的實力時,那是極度恐怖的!

“今日,你休想逃離此地!”嫺雅公主不再打算放過鄧楓,以鄧楓的潛力以及能耐來看,要不了多少年便能趕超自己,那時候便是他尋仇的時候,與其放虎歸山,不如就地斬殺,免得今後提心吊膽,猶如一把尖刀懸浮在胸前,惶惶不可終日。

“哈哈,我若是怕死就不會激怒你了,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鄧楓瘋狂的眼神絲毫沒有後悔的一刻,他知道總會這麼一天的,要是因爲敵人的強大而妥協,這份膽量他還怎麼幫師尊報仇?怎麼對得起天下那些受苦受難的種族?所以他絕不屈服!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罷,他有自己的選擇。

“那我便成全你!”

嫺雅公主揚起玉手便欲取鄧楓性命,那雙手劃過空間的阻礙,瞬間便至,雖然看似輕飄飄的一掌,但任誰都能感受得到那其中蘊含的龐大威能。

七大勢力及瘋魔殿的至尊強者皆瘋狂施展強大武技,來抵擋嫺雅公主的恐怖一擊,天空中各種絢麗多彩的武技憑空顯現,有龍形能量虛影,也有猛虎能量虛影,有些還是簡簡單單的能量巨球,各種能量體把這片蒼穹都遮住了它原來的色彩。

“砰砰砰!!!”

連續的碰撞聲響徹大地,那般威能的碰撞驚天動地,下方塌陷的地面現在終於出現了一道深淵,連遠處的高山都被轟平成一堆齏粉,要不是空間被嫺雅鎮壓,恐怕連空間都會震碎而去,形成虛無地帶。

待經久不息的碰撞聲消散而去時,衆多至尊皆面色微紅,嘴角溢出了些許血跡,傷情嚴重者,直接噴出大口鮮血,而反觀嫺雅公主,安然無恙,甚至連衣服都沒有凌亂一絲,這麼多至尊高手的聯合一擊,竟然只能勉強抵擋真王境強者的隨意一擊?

至尊境與真王境的差距在這一刻徹底的體現出來,一個境界的差距宛若鴻溝般,天差地別,要是嫺雅全力一擊,那這些至尊恐怕早已身死。

衆多至尊驚懼的看着嫺雅公主,他們本以爲憑藉百位至尊的聯手,能跟真王境高手抗衡一二,即便不敵,也能打破她的時空封鎖,讓鄧楓逃離出去。


鄧楓自然知道他們的心思,他心裏溫暖,此刻也不是沒有人支持自己的想法,起碼七大勢力以及自己創建的瘋魔殿這邊的人還是認同自己的,他們也跟自己一樣,不懼生死!

鄧楓不願看着這些志同道合的人爲自己而死,他急忙拿出論道殿統統把他們吸扯了進去,相信他們不會反抗,因爲那是保護自身的最好的辦法。

當然也有人不想進去而願意跟鄧楓共生死的,比如說歐陽靜,燕星語,蕭雲等巔峯至尊高手,所以鄧楓急忙傳音道:“諸位儘管進去,待我殺了鳳簫之後,我自有辦法逃離此地,你們不是嫺雅公主的對手,留下來只會白白送死。”


嫺雅公主知道鄧楓的意圖,但是隻要鄧楓肯罷手,他想保護手下不做無謂的犧牲那便由他去吧,她的內心是希望鄧楓活着而不是倔強而死。

衆多強者見鄧楓如此說便相信了鄧楓此話,尤其是歐陽靜和蕭雲是見識過鄧楓遁術的厲害的,於是七大勢力的高手們以及瘋魔殿的強者皆是進入了論道殿。

現在,只剩下嫺雅公主,鄧楓,鳳簫三位站在這片廢墟之地的高空,嫺雅公主還想勸誡鄧楓,但是鄧楓卻擺手道:“嫺雅,我們以前,現在,以後都只能成爲敵人,一開始我就是以覆滅三大皇族爲目標,而你,確是怒火鳳凰一族。所以我們只能是死敵,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否則,來日我不會對你們手下留情!”

鄧楓此話一出,嫺雅公主和鳳簫皆怒氣沖天,本就怒火燃燒的鳳簫此刻卻暴怒而起,連狠話都沒說便怒衝向鄧楓,欲要斬殺這個對自己族羣有威脅的怪物。

而嫺雅公主也不再留情,其實,嫺雅與鄧楓也只相處了半日時間,他們最多算是知音之情,連好朋友都算不上,面對這麼一個潛在威脅的絕世狠人,只有斬殺!

見鳳簫最先奔襲而來,鄧楓大喝道:“來得正好!”,手中龍鳴劍毫無保留的傾盡全力攻擊着鳳簫,此時煉獄塔已經失去了他的鎮壓能力,就連藍靈子也被嫺雅鎮壓住了。至尊境的鄧楓即便擁有七階寶物,在真王強者面前也展露不了他們的威懾,若是鄧楓同樣是真王境,那七階寶物還能飆升幾倍的威能。

沒了煉獄塔,藍靈子的干擾,鳳簫此時能達到自己的全盛狀態,面對鄧楓的驚世一劍,竟絲毫不落下風,這份實力已經超出巔峯至尊強者太多。

“砰砰!”

鄧楓與鳳簫的碰撞聲響徹不絕,震懾寰宇,就連嫺雅都忍不住停下來觀戰,“鄧楓雖然是人族,但是他的身體卻非一般的人族能比,那蘊藏在他身體裏的能量充滿爆發力,同時他的武技是我見過的能排在前幾的驚世武技,真不知道他是哪裏來的妖孽..”

“差不多了,我這麼與鳳簫硬碰硬,嫺雅果然停下來觀戰,這瞞天過海的計謀還真是管用,待我斬殺了鳳簫,我就施展遁術逃離此地。不知道五行祕術能不能躲過她的發現?不過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鄧楓邊戰邊暗中想道。

“五行祕術之金源術!”

鄧楓在與鳳簫即將碰撞時急忙施展五行之術,頓時天空中無數的金元素積聚而來,匯聚成金色的海洋,幾乎是一瞬間的事,爾後鄧楓施展太上十二劍第九式‘萬古留名’,這些金屬元素全部化作無數把五階巨劍,就彷彿無數把龍鳴劍施展強大劍法斬向鳳簫,鳳簫避無可避,只能迎接着突如其來出現的駭人一擊。

“不好,這股威能之強,連我都要認真對待,我中計了,他一直隱藏着實力?”嫺雅公主面露驚駭,這鄧楓原來還有這般手段,這突兀出現的變故時間太短暫了,而且就發生在雙方對撞之時,已經來不及解救了。

鳳簫恐懼的眼神看着這麼多巨劍攜帶着滔天威能斬向自己,每一把都擁有剛纔鄧楓全力一擊的威能,這麼多把巨劍,彷彿無數個鄧楓攻擊着自己,不但避無可避,而且威力巨大,恐怕一個不慎就得隕落此地。

鳳簫急忙化成本體狀態,巨大的身形用來承受這麼多攻擊應該會減輕些許傷勢,而且本尊狀態是身體最強硬的狀態,希望能躲過這一劫。

轉眼這無數巨劍便降臨在鳳簫的身體上…

“唳!”


一道痛苦的鳳凰哀鳴聲響徹而起,那是痛徹心扉的巨痛,那種傷痛根本承受不起,可令鳳簫吃驚的是,無數把巨劍並非能量體,而是真實的巨劍,瞬間便貫穿進他的身軀,以他身體的強硬,居然不能抵擋這些巨劍的穿透?

其實鳳簫也沒有料想到這些巨劍居然是真實的巨劍,顯然他是觸不及防之下才能讓這些巨劍得逞,論堅硬程度,巨劍絲毫不弱於他的身軀,因爲那是無數金屬元素匯聚而成的巨劍,堅硬無比,穿透力極爲駭人。

待巨劍貫穿進鳳簫的身體後,鄧楓便知鳳簫離死不遠了,於是他毫不猶豫施展五行遁術欲要逃離此地,畢竟嫺雅的實力還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抵擋… 沒過多久,鳳簫的哀鳴聲漸漸微弱,那充斥鳳簫周圍千丈範圍的空間中熊熊大火逐漸熄滅,這方天地的溫度急驟降低,鳳簫的巨大身軀開始急速墜落而下..

嫺雅公主此時傷心欲絕,急忙接住了鳳簫的身體,同時鳳簫逃逸出的靈魂也被嫺雅收起,只要靈魂不滅,請族內真皇境強者復活,她爹鳳簫依然可以重新站立在這天地之間,只是復活的代價巨大,她都沒有把握能夠成功。

“鄧楓哪裏去了?”嫺雅公主收起鳳簫的身軀以及靈魂後,便四處搜尋鄧楓的影蹤。

“祕術麼?我會讓你明白這種祕術在我面前可沒有用!”嫺雅此刻被怒火燃燒了理智,她誓要將鄧楓碎屍萬段,不死不休!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出來吧!”

嫺雅咆哮聲貫徹這片天空,連空間都被震碎裂開,一道道空間裂縫猶如小螞蟻般顯現而出,可見她的實力有多恐怖!

周圍空間早已被封鎖,嫺雅很奇怪鄧楓居然能夠突破她的封鎖,逃離而去,所以她想到鄧楓應該是施展了祕術,這種祕術能夠使他上天入地,無所不在。

隨着嫺雅的怒吼,一道白色身影從遠處的地面上被逼迫了出來,他們二人四目對望,嫺雅滿眼的怒火,而鄧楓更多的是歉疚,他知道嫺雅肯定會心如絞痛,生不如死,但是他不會後悔。

“她居然能夠看透我的五行遁術?好強的實力。”鄧楓暗自佩服,雖然早已能猜到,但是真正見識到真王境強者的能耐後,才發現那種差距真的很龐大,大到就連鄧楓都生不出抵抗的勇氣。

嫺雅面色冷厲,雙眸早已溢出許多淚水,她看向鄧楓的眼神彷彿是一位背叛自己的至親般,怒吼道:“如果是一般的真王境,或許看不出你的祕術,可是我乃是鳳凰一族,天生便具有慧眼,你的祕術在我面前可沒用,就算你逃到這塊大陸的角落,我也要將你找出來誅殺!”

“你知道你爹造的殺戮,你爲何要如此包庇你爹?”鄧楓乾脆不再逃離,反正此刻也逃不掉,乾脆與嫺雅對峙起來。

“就算他有千錯萬錯,他也是我爹啊,你怎麼能如此狠心?竟然一點都不考慮我的感受?”嫺雅幾乎嘶啞着說道,傷心的淚水滴滴滑落,楚楚動人的模樣甚是惹人憐惜。

“我說過,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膽敢挑起天下戰爭的罪惡之人,劭樺該死,鳳簫也同樣罪不可恕!”鄧楓冷酷道。

“還輪不到你來管!”嫺雅怒不可遏,一位小小的至尊也敢管三大皇族的事,真是不自量力。

“我還真就管定了,待我實力到達巔峯,我便要重新整理這片天地,讓天下所有生靈友好往來,互相幫襯,這片大陸沒有歧視,沒有不公,任何角落皆是一片融洽,萬族皆繁榮昌盛!”鄧楓堅定的眼神毫無懼色。

“愚蠢,世間生靈只要有私心便會引起紛爭,即使你實力再強,你能管得了所有生靈嗎?你那只是幼稚的想法,更何況,我不會允許你成長,來殘殺我的族人,方纔我真後悔沒有馬上出手擊殺了你,不然我爹也不會慘遭你的毒手!”嫺雅淒厲嘶吼起來,聲音中帶有不甘以及後悔。

“我知道你實力比我強很多,但你以爲你能輕易斬殺我嗎?休想!我敢當着你的面擊殺你爹,自然有把握逃離此地。”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拿命來吧!”嫺雅不再跟鄧楓廢話,如此大仇她不可能放過鄧楓。

鄧楓見嫺雅出手便是狠招,臉上浮現一抹凝重,如果真王強者全力施展手段,他也不得不竭盡全力,而且毫無勝算。

咻咻!

兩道身影,一紅一白皆沖天而起,此時的天空中只剩下嫺雅與鄧楓二人,他們即將開始的戰鬥堪稱驚世一戰,至尊境的鄧楓獨戰真王境擁有神獸血脈的皇族嫺雅。

“怒火燃天!”

嫺雅率先施展強大武技攻向鄧楓,在她周圍,那是一片火焰海洋,熊熊大火,連這片蒼穹都要被大火給焚盡,那狂暴的火焰中蘊藏着滔天的威能,任何一道火焰都足以秒殺至尊境強者,周圍空間都傳來了崩塌的聲音,空間裂縫隨處可見,真王強者全力一擊,竟恐怖如斯!

鄧楓虛眯着雙眼,任你火焰再強,我有五行祕術火源術,那是能跟大火的源頭相媲美的火焰,“倒要看看誰的火焰更強!”鄧楓暗自喃喃道。

“五行祕術之火源術!”

鄧楓大喝一聲,隨即便在他周身也出現了一片火焰海洋,那是無數火元素匯聚成的汪洋大海,深黃色的火焰同樣威能駭人,原本就形成的空間裂縫此時越來越大,要不是嫺雅鎮壓了這片空間,恐怕滔天的火焰早已把這片天空燃燒成一片虛無。

兩人的火焰大海瘋狂對碰,彷彿兩隻憤怒的雄獅,互相撕咬,互不相讓,竟然形成了勢均力敵之狀,按道理說鄧楓的火源術形成的火焰大海威能更加強大,畢竟他的火焰纔是更高一級的存在,但是嫺雅的實力足足比鄧楓高一個境界,她能施展出更加強大的火焰。

這般相互對撞之下,嫺雅竟沒有佔到一絲上風,她不禁疑惑萬分,以她的實力捏死至尊境巔峯強者都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就算是劭樺那種存在,她也能一招便重傷了他。

雖說鄧楓實力比劭樺要強上一些,但是不至於強的這麼離譜,這片大陸還沒有至尊能越級戰勝真王境神獸。

“鄧楓竟如此妖孽,任他成長下去,我們皇族一定會被他剿滅,今日,一定不能放過他!”嫺雅銀牙緊咬紅脣,暗自驚奇想道。

“怒火滅世!”

嫺雅雙手捏着印訣,本就強橫的武技此時卻爆發出比之前強太多的威能,鄧楓猝不及防下被嫺雅那片火海波及,他的五行祕術終究因爲他自身境界的原因,敗下陣來!

噗嗤!

鄧楓立刻一口鮮血噴出,即使他有‘風神之怒’輕甲護身,但是嫺雅的威能太過強橫,他還是受了重傷。

“還是不敵麼?不過依然想試試自己極限在哪?”鄧楓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眼神中滑過一絲狠色,遂不再猶豫,右手緊握龍鳴劍施展太上十二劍第九式‘萬古留名’怒衝向嫺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