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個人沒有陷入沉睡,把這裡的信息透露出去,那對於他以後的狩獵行動就有所不妙了。

如果有一個人沒有陷入沉睡,把這裡的信息透露出去,那對於他以後的狩獵行動就有所不妙了。

畢竟,經過上次,大量的獵殺封侯不朽以及軍主不朽后,他才從其他人那裡知道一些潛規則,

這些潛規則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所有人也都會遵守著。

就比如宇宙尊者可以殺死封王封侯的不朽神靈,但是如果大範圍的屠殺,就會引起眾怒,甚至會引來其他宇宙尊者聯手對付他。

而之前白羽展現出來的境界是封王巔峰,卻在大量獵殺那些封王不朽以下的人,自然會引起眾怒,所以才會遭到妖族聯盟的通緝,要不然一個封王巔峰的強者,根本就不會上通緝的名單。

所以後來白羽就沒有再去獵殺那些封王之下的不朽神靈了。

而現在,如果白羽展現出來,能夠輕易獵殺封王巔峰,甚至是封王極限強者的實力,如果只是殺死幾十個,那倒沒問題。

但是連著殺死數百,上千個,恐怕會直接引起那些族群的超級強者出來對方他。

所以,這個階段,白羽是不能讓他們把任何的信息傳遞出去的。

等到白羽抓捕到足夠的封王巔峰的靈魂大師后,他才會隱蔽在身後,把抓捕的事情交給其他人去做,這樣就極大的減少了他暴露的概率。

再加上他大部分都是直接奴役,而不是擊殺,只要是不被人看穿和發現,根本就不好引起太大的動靜。

千藤食星草,聽到白羽的命令后,再一次大幅度的燃燒神體,在一個剎那間,把這一隊的人馬分成了五部分,分處在五個位置上。

「該我出馬了。」鯤鵬身體身體輕輕一擺,就消失在原地,甚至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轟!轟!轟!轟!轟!

只是短短的數秒鐘,鯤鵬身體就輾轉了五個位置,爆發出全部的力量。

「還活著十一個,一半都不到,運氣真是夠差的。」白羽搖了搖頭。

畢竟鯤鵬身體已經對付過多次的封王巔峰級別的強者,但是這一次成功讓對方沉睡的概率依舊不高。

當然一部分的原因,還是一次性快速的對付這麼多人,所以才有這樣的結果。 旁邊,服裝店的促銷員在賣力地喊著。

都是些年輕的小姑娘、小夥子。

丁飛宇還是放不下這臉皮,拿着喇叭,站了好一會,也沒想着走出去。

梁商也不催,只是站在後面,靜靜地看着丁飛宇。

丁飛宇見干站着也不是個辦法,心想既然都來這地方打工了,不去吆喝才顯得不正常。

他鼓起勇氣,走出門口,喊出了第一聲。

聲音不小,可很快被旁邊的人聲音壓了下去。

旁邊的人似乎在跟他較勁,仰著四十五度角,在大聲喊著:「五折五折,全場五折。」

丁飛宇也不跟他們搶,等他們停頓時候,才吆喝。

街道人不少,可站了半天,喊得都快聲音沙啞,也沒見人進來。

他拿着喇叭,走回了店,對梁商說道:「梁老闆,好像吆喝也不起什麼用啊。」

梁商笑了笑,說道:「不用急,你也做過生意,應該知道急不來的,你先休息一會。」

丁飛宇早已不想喊,聽到這話,很順從地走回了店裏。

梁商趁著沒人,也開始給丁飛宇講解起了有關手錶的一些知識。

別說,這學問還挺大。

丁飛宇端著個小凳子,聽得很是入迷。

許久過後,店裏終於來了人。

看模樣,像是個初中生,還穿着校服。個子不高,走路氣勢十足,進門就像回家一樣。

在這年頭,學生也是懷揣巨款的人。丁飛宇可不敢小瞧他,暫時顧不上樑商的講解,自己先走過去,向這小孩打了招呼。

小孩進門后,先是看了一眼梁商,就自顧自地看起了櫃枱上的手錶。

丁飛宇耐心地向他推銷。

梁商也不理會他們,走到旁邊茶桌,拿起茶杯,悠閑地喝起了茶。

丁飛宇對着小孩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過來?你爸媽呢?」

小孩瞪了丁飛宇一眼,不服氣地說道:「怕我不給錢啊?」

想不到竟是個刺頭,丁飛宇愣了一會,說道:「我不是這意思,那你買表自己用的,還是送人的?」

小孩沒有回答,摸著櫃枱上的玻璃,慢慢往裏走,邊看還邊戳著玻璃。

玻璃裏面就是手錶了。

牌子還挺多,丁飛宇初來乍到,還沒完全認全,不好胡說,只是陪着小孩,慢慢挑選。

好一會,小孩挑上了一款,用着胖手指指向玻璃裏面,說道:「就這個!」

丁飛宇瞧了下標籤。

上面寫的價格可不便宜,比他當初挑選的那款還貴好幾倍。

他本想悄悄給小孩推薦其他便宜的,可小孩不依不饒,就盯上了挑中的那款手錶。丁飛宇沒辦法,只好取出來給小孩試戴。

小孩很熟練地就把手錶戴上,還像個大人一樣連連點頭。

丁飛宇在一旁看他的模樣,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突然,小孩大喊一聲「這表我要了」,還沒等丁飛宇反應過來,一溜煙似的跑出了店。丁飛宇直接傻眼,想都沒想,直接追了上去。

「你站住!」

背後傳來梁商的喊聲。

丁飛宇心想梁商是急了,不由得又加快了腳步去追。

可是,小孩在人群里胡亂穿插,越跑越快。

眼看街道已到盡頭,丁飛宇顧不上許多,使盡全力沖了過去。小孩畢竟還是年輕了點,很快就被丁飛宇追上。丁飛宇抓住小孩肩膀上的衣服,說道:「你把手錶還給我!」

小孩也不是個待宰的羔羊,轉頭就沖丁飛宇手咬去。

丁飛宇只好把手鬆開。

小孩趁此機會,狂命往前跑。

「別跑。」丁飛宇繼續追,可沒一會,就被一個女人攔住了。

這女人長得膘肥肉壯,像座小山一樣,體型可不比蘇騰華小。

丁飛宇停了下來,眼睜睜地看着小孩消失在街角那頭。

「你為什麼要攔我?他偷我店裏的手錶!」丁飛宇生氣地說道。

女人伸出胖胖的手指,指向手錶店方向,說道:「你是在那家手錶店裏上班?」

丁飛宇點頭說道:「對!你和那人肯定是同夥,你跟我回去,賠錢,不然我就報警了。」

「走就走。」女人冷笑一聲,也不管丁飛宇,直接邁著大步伐往手錶店走去。

丁飛宇跟了上去。

進了店,丁飛宇向梁商急急說道:「老闆,那小孩跑掉了,就因為她!」

女人傲然站立,直直瞪着梁商。

下一秒,可讓丁飛宇傻眼了。

只見梁商竟笑嘻嘻地拉來凳子,請女人坐了下去。

丁飛宇一看情況不對勁,憑着多年做生意的經驗,這梁商肯定在暗地裏打着壞主意。不知為何,他突然有點替這女人擔心起來了。

女人很是滿意梁商的態度,冷冷坐下,指著丁飛宇說道:「這人,新來的?」

「對對!」梁商帶着討好的笑容說道。

「挺敬業的。」女人說道。

梁商很順從地點着頭:「是挺好的。」

丁飛宇不知道梁商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尷尬地站在一旁,不敢說話。

梁商見丁飛宇一副緊張模樣,笑道:「飛宇,剛才的事情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那是我小孩,今年讀初一,平時工作忙,沒什麼時間管他。他拿了就拿了,等晚上下班回去,我再好好說說他。」

丁飛宇啞口無言。

擔心了半天,原來竟然是別人一家子的事情。

再一想,眼前這女人應該也是梁商的親戚了。

看情況,似乎還是說話比較有分量的那種。

果然,梁商繼續說道:「她是我老婆。」

話已至此,丁飛宇算是全部看明白了。

他不好意思地對着女人說道:「對不起,老闆娘,我第一天上班,都是誤會,你不會怪我吧?」

女人顯得很是大度,擺擺手說道:「沒事,你不認識我也正常。我叫周怡,你喊我怡姐吧。」

正在這時,又有兩人進了店。

「怡姐,你先坐着。」丁飛宇迎了上去,「先生,你要買些什麼樣的手錶呢?」

「我先看看。」其中一人說道。

丁飛宇悄悄看了梁商一眼,見梁商沒有情緒變化,確認不是熟人,這才耐心地招待起來。

周怡見店裏忙了起來,也不停留,直接離開了店。

店裏的顧客越來越多。

丁飛宇忙於招待,也沒察覺周怡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直到晚上,快要拉閘關門的時候,他才向梁商說道:「老闆,有一句話,我說了,你可別生氣。你這麼縱容小孩來店裏拿東西,遲早會出事。」

「我知道。」梁商苦笑了一下,接着說道:「說到我小孩,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與氏族之間的關係,可不是說斷就能斷的。」

朗玉也將茶碗端起,說道:「不過既然夕顏姑娘不願說,我也就不說了。我這次來,也有另一件事情想要問問。」

他將碗中茶一口喝下去一大半,茶碗「鐺」地一聲砸在了桌子上,才聽得他接著說道:「你此次來瀛州,是否是想要會蓬萊?」

「年紀

《綻靈記》第102章.招募 其實陸斌是沒有資格評價林雲娜有沒有良心的,因為這種評價需要摸著良心來說話。

很顯然,陸斌不敢摸!

不光不敢摸,他還要拚命控制自己的胳膊不要晃動,免得碰到林雲娜的良心,本來就不多,萬一撞沒了可怎麼辦?

「到了,到了,大叔,就是這兒!」林雲娜毫不在意陸斌手臂的僵硬,勾着他的臂彎,一臉興奮地拉着他往馬路對面跑。

陸斌看了看對面樓體破舊的老式商廈,略帶驚訝地問她:「你就打算來這兒買衣服?」

「大叔,你以為我們就應該去名牌專賣店買衣服穿嗎?」林雲娜扁扁嘴,「我們也是從練習生過來的好不好?當年零花錢也很有限,還要把自己儘可能打扮漂亮一點,所以可沒少來這種批發市場淘寶!」

「哦,我不是這個意思。」陸斌搖頭,「我記得你剛才嫌商場人多怕被認出來,可是這地方……明顯人更多吧!」

這可不是陸斌無的放矢,比起商場的寬敞環境,這裏本就狹窄的街巷兩邊都開滿了店面,店外掛着的展示衣物還佔了不少街面,能通行的空間就更少了。

偏偏因為價格低廉,來這裏買衣服的顧客人數眾多,擠在這窄道之中進進出出,人和人交錯都要稍稍側身。

就算這樣,時不時還有上貨的工人扛着或是推著碩大的衣包往人群里擠,每次都引起一陣混亂……

就這樣的環境,不知道姑娘你是怎麼有信心混進去不被認出來的?

「這你就不懂了吧?」林雲娜化身林得意,開始給陸斌上課,「周圍人越多的時候,人的注意力其實越分散,幾乎不會集中觀察他人,所以這種人多混亂的地方反而更安全。」

陸斌默默為她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林雲娜有些不好意思,解釋道:「其實這是以前我們上課的時候,心理學老師講的……」

「你們還學這個呢?」陸斌很是驚訝。

「怎麼,我們愛豆就不能學東西?」林雲娜板起臉,「告訴你,我們學的東西可多了,聲樂舞蹈不說,還有禮儀、語言、審美、心理學……」

聽她喋喋不休念叨了一長串課程,陸斌猶豫再三,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問出了他早就想知道的問題:「那你們學沒學過……那個?」

「哪個?」林雲娜一臉問號。

陸斌歪頭湊近她耳邊,小小聲解釋了一下。

然後他就被掐了,而且這小妞下手極其狠毒,居然藉著他胳膊被挽住的機會對他胳肢窩下手,那個滋味……

這麼說吧,連胃部疼痛都能忍受的陸斌,眼中居然泛起了淚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