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岩目光銳利的看着孟猛這些人,跟常刀的話沒有絲毫躲著這些人的意思,有警告,也有自己的態度。

孫岩目光銳利的看着孟猛這些人,跟常刀的話沒有絲毫躲著這些人的意思,有警告,也有自己的態度。

(本章完)

/ 直到找來紙筆把那些符號和圖案記下來,林羽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看着紙張上的符號和圖案,林羽陷入沉思。

他從未見過這些符號。

感覺像是一種古老的文字,又像是以一定的規則排列的、帶有特殊含義的符文。

過了好久,林羽才將手中的紙交給白妙手,「拍張照片,多找些找研究古文字方面的人員打聽一下,也許,會有人知道這些東西的意思。」

白妙手心知這東西的重要,立即照做。

當他拍完照片,林羽又瞬間板起臉來,「回去手寫一份三萬字的檢查給我!獨自完成,不得找他人幫忙!」

「多……多少?」

白妙手臉上一抽,眼珠子都快掉出來。

手寫三萬字的檢查,這不要人命嗎?

想到這裏,白妙手頓時哭喪著臉道:「您還是關我禁閉吧,十天半個月都成。」

「關禁閉好給你放假?讓你安心練劍?」林羽斜眼瞪向他,「再討價還價,就不是三萬字了!」

雖然知道白妙手是因為顧及自己的安危才抗命的,但該罰還是得罰!

抗命的毛病,絕對不能慣着!

對白妙手他們這些人來說,禁閉或者降職之類的處罰,根本就沒有用,還是手寫檢查最為靠譜。

聽到林羽的話,白妙手不敢再討價還價,苦笑着答應。

看着白妙手那副苦哈哈的模樣,林羽心中一笑,又揮揮手道:「好了,車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白妙手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您是要去南宮世家?」

林羽頷首。

這次來白妙手的轄區,不就是為歸墟山莊和南宮世家而來嗎?

如今,歸墟山莊的事情已經弄清楚了。

也該去南宮世家走上一遭了。

父親和爺爺已經死去十五年了,南宮世家這個幕後主謀還逍遙自在著。

甚至,他連南宮世家為何要針對林家長房都不明白!

該去找南宮世家替父親和爺爺討個說法了!

「屬下陪您前去。」白妙手急忙道:「您有傷在身,南宮世家不比別的家族,屬下跟去,多少有個照應。」

「你好好回去寫檢查吧!」

林羽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就算我有傷在身,也不懼他南宮世家,而且,寧亂已經前往蘇南府了。」

「他來幹什麼?」

白妙手明知故問,沉聲道:「蘇南府在屬下的轄區,這應該是屬下分內的事才對!」

林羽若是只身前去,他心中尚且平衡點。

但在自己地盤上的事,卻將遠在西北的寧亂叫來,他心中頓時就不平衡了。

林羽如何不明白他的想法,幽幽道:「前幾天他親自護送老楚的屍骨回北境,我叫他順道將無鋒戰刀給我帶來。」

無鋒戰刀!

白妙手心中一顫。

無鋒戰刀一出,南宮世家定然煙消雲散!

他明白了!

牧北王這是要用無鋒戰刀痛飲仇人的鮮血!

之前是林東來。

這一次,輪到了南宮世家的幕後主謀!

「屬下告辭!」

明白林羽的打算,白妙手當即不再多言,馬上下車,恭立一旁。

目送林羽駕車遠去,白妙手這才挺直身板,掏出手機接通一個電話,滿臉寒霜的命令道:「密切注意南宮世家的動向,若有異動,立即上報!」

……

蘇南府。

自古以來便是東部重鎮。

蘇南人傑地靈,歷朝歷代都不缺王侯將相。

南宮世家最早並不在蘇南府,據說是七百多年前為了躲避北方的戰亂而遷居過來,從此便在蘇南府紮根。

七百年的經營,南宮世家在蘇南府及其周邊地區的影響力非常大。

如今的蘇南府,各行各業的背後都有南宮世家的影子。

毫不誇張的說,南宮世家就是蘇南府的土皇帝。

林羽來到蘇南府時,夜幕已經降臨。

鄰水居里,寧亂早已恭候多時。

見林羽前來,寧亂立即雙手托住無鋒戰刀起身。

林羽走過去,順手接過無鋒戰刀,又問道:「老楚的後事都辦妥了吧?」

「都已處理妥當。」寧亂恭聲回答。

「那就好。」

林羽頷首,又問道:「鳳媚娘那邊如何?」

寧亂道:「我已經安排好人手,對她進行全方面的訓練,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擔當重任。」

「我問的不是這個。」林羽抬眼瞪向寧亂。

寧亂微微一愣,馬上反應過來,這才回道:「她的意志力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強,我們無需擔心。」

「雖是如此,還是要多多照拂。」

林羽幽幽一嘆。

他倒是不懷疑鳳媚娘的意志力,但她畢竟剛剛喪父。

楚南風還在北境的時候,心心念念的就是這個生死未卜的女兒,如今,父女還沒來得及好好團圓,便天人兩隔。

就算意志力再強的人,也會有黯然神傷的時候。

他倒不懷疑寧亂能將鳳媚娘訓練成絕佳的情報人員,但擔心寧亂只想着趕緊把她訓練出來,忽略了她自身的感受。

「屬下明白了。」寧亂點點頭。

點到即止,林羽也不再多說,拿着無鋒戰刀在房間坐下,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寧亂詫異的看他一眼,心中頓時竊喜起來。

他原本以為,牧北王拿到無鋒戰刀就會將自己攆回西北的,但看現在的情況,牧北王好像不打算攆自己走了?

真要攆自己走,應該早就開口了吧?

看來,南宮世家的熱鬧,自己是可以湊上一湊了!

知道林羽在想事情,寧亂也不打擾,就那麼恭立一旁。

足足過了十分鐘,林羽這才抬起頭來,眼中寒芒閃動,「你說,什麼樣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寧亂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大大咧咧的說道:「我覺得敵人都是一個鳥樣,沒啥好怕的。」

「……」

林羽無語,意識到自己問錯了人。

向寧亂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問這個問題,確實沒有什麼意義。

想到這裏,林羽也不再問他,直接吩咐道:「給你個任務!用你能用的任何方法,讓南宮世家感覺睡覺都睡不安寧!」

「但切記,暫時不要傷及南宮世家嫡系之人的性命,也不得暴露身份!」

「在正式動手前,我要先讓他們嘗嘗活在未知恐懼中的滋味!」

他留下寧亂,便因如此!

讓寧亂這個混世魔王來做這個事情,再合適不過!

明白林羽的打算,寧亂頓時興奮的點點頭,「放心,這個事情,我最擅長了!」 「小子你先醒醒,還是先做正事兒要緊,要想知道關於仙界的問題以後可以去找那些被封印的真仙後裔問個清楚。」看到青木若何那呆愣的樣子,藍羽啞然失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對,我可以去找那些真仙後裔問個清楚,不過凡界還有真仙後裔么。」青木若何被藍羽用神念那麼一呼喚倒是清醒了不少,不過現在他依舊無法緩過神來正常思考。

「要是凡界沒有真仙後裔了,我還能站在這裡跟你說話?據我師父所說,凡界的真仙後裔數不可數,要不然他怎麼會犧牲掉血淵界來換取邪道的存續?」藍羽好笑的看著還在呆愣的青木若何。想當年自己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被打擊的不輕,也曾經想象過自己可以成仙。

「後生,你們的事情我不會參與了,記得將邪道存續下去…」那人偶老頭兒在莫大的失落與悲痛中,漸漸地眼中便失去了光彩,許許多多的漆黑色蝌蚪文混雜著紫紅色煙氣自他的七竅中滲出。

「前輩,走好。」藍羽嘆了口氣,看著逐漸消散的邪道字元和紫紅煙氣淡淡的與這位不知名諱的前輩做著最好的道別。

「我叫逡益,以前他們都管我叫逡魔徒,以後這具傀儡你們拿著用吧…」在最後一絲紫紅煙氣消散之前,那人偶老頭兒地聲音再次輕輕的出現在了這處營帳之中。

「這老前輩居然活了三個紀元!」在此之後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青木若何才徹底的從之前的狀態中解脫出來,看著已經倒在地上了無生機的人偶有些驚訝的說到。

「活了三個紀元?這老前輩早就死了!」藍羽苦笑著看向昏了頭的青木若何,這小子八成兒是因為長生而鬼迷心竅了。

「可他直到剛才還活蹦亂跳的。」青木若何有些不解的看著藍羽。

「你忘了靈性也是可以操縱傀儡的嗎?」藍羽笑呵呵的反問著青木若何。

「脫離了本源的靈性,怎麼可能存在三個紀元?」青木若何的小腦袋這次徹底的疑惑了。

「吞噬別的靈性與本源。」藍羽淡淡的向著青木若何解釋到。

「那,那還是他自己么…」青木若何看著那了無生機的傀儡,驚悚的說著。

「別人我不知道,但他一定還是他自己,就因為他是天蠻界最後的人族之主逡老魔!」藍羽此時也是盯著地上的傀儡,面無表情的向著青木若何回答到。

「逡老魔?」青木若何有些好奇的重複著這三個字。

「逡老魔是天蠻界最後的人族之主,手段通天。我們血淵界的史書上有過他的記載,據說在天蠻界與凡界合併之前他便已經活了三萬載了。其一生鑽研傀儡與靈性,對其中研究可謂是登峰造極。當時我師父對他的評價是深不可測,甚至還懷疑他早已成就邪神在邪道神路之上漸行漸遠。」藍羽將地上的傀儡撿了起來,仔仔細細的觀察著。

「天蠻界可以成神?那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凡界有關於邪神的記載?」青木若何對其中的蹊蹺感到越來越糊塗。

「天蠻界不能成神,這與凡界一樣,是天地規則所定。不過逡老魔可能逃過了規則,也可能是單純靠著自己關於靈性的研究才能活這麼久。不過此時我更傾向於後者,而原因並不是因為這個傀儡,是那個人魔讓我做出了如此猜想。」藍羽平淡的向青木若何解釋到。

「人魔?那不是萬千生靈的邪念孕育而成的東西么?」青木若何奇怪的對藍羽問到。

「那人魔是三個紀元前逡老魔抓進來的。」藍羽別有深意的提起了剛才那傀儡老頭兒所說的話。

「所以呢?」青木若何歪了歪腦袋,表示自己很疑惑。

「臭小子,我看你真是想成仙想瘋了!」藍羽氣急敗壞的敲了青木若何的腦袋一下兒,笑罵著教訓到。

「畢竟成仙是修行的終點嘛,這一條斷路突然就連上了,笑傲古今的機會就擺在眼前誰還能不多想想。」青木若何揉了揉腦袋,無辜的反駁著藍羽的教訓。

「哪有這麼簡單,要是真的能有成仙的機會我早就飛升了。誰還管這些個破事兒!」藍羽嘆了口氣,無奈的說了起來。

「你飛升了也沒能耐成仙。」青木若何睜著閃亮亮的大眼睛,呆萌呆萌的說到。

「吃了你就可以了。」藍羽詭異的笑了起來。

「現在就算你吃了我,還是要老死在紅塵中,你沒有氣運。」青木若何沒什麼反應,依舊睜著大眼睛看向藍羽。

「臭小子,你還真是皮癢。」藍羽看著眼前滿臉無辜的青木若何,冷笑著講到。

「實話實說而已。」青木若何淡淡的回答著。

「咳,咳,我們還是講人魔的事情吧!」藍羽忍住了想動手的衝動,咳了兩聲開始轉移話題。『這小子的嘴巴還真的是不饒人,但是他說的又全都是事實。也不知道這小子的嘴怎麼就這麼欠,什麼事實往他嘴裡一涮怎麼都聽起來這麼彆扭。打他吧顯得我惱羞成怒一樣沒有肚量,不打他又確實氣人。』在轉移話題的時候,藍羽的內心活動也很是激烈。

「前輩懷疑那人魔與那什麼逡老魔有更深層次的聯繫?」青木若何此時的一部分智商又開始佔領了高地。

「你這個小子,一開始拌嘴就變聰明了一些。看來對你來說成仙不如使壞有意思。」藍羽瞥著青木若何,臉上掛著淡淡的冷笑,然後接著講到:「我覺得那人魔是逡老魔的一部分。」藍羽也有些不確定的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一部分?難道那什麼逡老魔的惡念比百萬人還要強大?」青木若何覺得這完全就不可能。

「我猜測那逡老魔在天蠻界時對靈性與本源研究有成之後,便開始用奇特的方法吞噬荒獸的本源為自己延壽。而那人魔,則是逡老魔和無窮荒獸的怨念、慾望集合所誕生的產物。只不過那逡老魔手段通天,硬生生的將人魔從自己的神念中斬出來后給囚禁了起來。」藍羽對這青木若何解釋著自己如此猜測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