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聽到以後,很是奇怪,扭頭看了出去。

孫立成聽到以後,很是奇怪,扭頭看了出去。

只見一個個頭比奧德里奇還要高大地穴居人,大步從外邊走了進來。雖然大廳裡面沒有任何光線,孫立成沒有辦法看清這傢伙的具體樣子,可看著他手中的那支粗大長矛,也知道這個傢伙是個很不好惹的對手。

「麥克斯波文,你不是部落長老會的一員,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位置。」

讓孫立成驚奇的是,奧德里奇對後來的這個傢伙態度惡劣,語氣冰冷,明顯兩個人之間有什麼不愉快。

麥克斯波文聽到奧德里奇的話,大嘴咧開來笑了一下,然後對部落中的長老們說:「雖然奧德里奇願意分自己的食物給這個奇怪得外來人,可是作為部落中的一個重要首領,奧德里奇必須帶領大家出去狩獵並照顧布達拉斯草。如果他吃的東西不夠,那麼就沒有足夠的力氣,即便他自己覺得對部落沒有關係,可實際上這樣做是對部落有害的。所以,我反對。」

說到這裡,麥克斯波文扭頭轉向了奧德里奇笑道:「我說的對吧,奧德里奇。」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給力 「你!你這是信口開河,就是我吃的少一些,我也能夠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奧德里奇聽罷,頓時大怒,立刻對著麥克斯波文大吼,甚至要揮舞著長矛衝上去。

「你們兩個夠了!」,就在這時,奧德里奇的母親張嘴大喝道,兩人立即停了下來,端著長矛,喘著粗氣。

見到兩個傢伙停住了手,奧德里奇的母親扭頭轉向了孫立成說:「對不起鐵殼,你也看到了,我們的部落現在過的非常困苦。如果你不能夠給部落帶來貢獻,那麼我們就只能讓你自己去生活了,希望你能夠理解。」

聽到了老穴居人的話,孫立成的嘴角咧了咧,他當然理解,不就是人家不養閑人嘛。

「好的,我理解星星草部落的困難。 玄尊 不過我能否提出一個請求呢?」

孫立成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推倒人家部落的決定,想了想,便向老穴居人問道。

「可以,你說吧,只要不過分,我盡量會滿足你。畢竟你也是我的兒子帶回來的客人。」

在麥克斯波文反駁前,老穴居人點頭同意。

「是這樣的,我初到貴地,各方面都不熟悉,所以我想在星星草部落暫時安頓下來。當然,食物什麼的並不需要貴部落提供,但是希望能夠給我一個睡覺的地方,讓我可以進行休整。您看這樣可以嗎?」

見到老穴居人同意自己說話,孫立成便把自己的要求提了出來。

雖然星星草部落不會給他提供食物,但孫立成可以自己去找吃的。現在最關鍵的是,就是他要找到一個能夠休息的地方,而星星草部落顯然是最合適的。這個部落雖然不處於地下世界的中心地帶,但卻擁有不少人口,而且他們也與外界有頻繁地交往,可以給孫立成提供足夠的安全保障。

「不行,你一個外人,如果停留在我們部落,我怕你會對我們不利。」

聽完孫立成的話,還沒有等其他人表態,麥克斯波文便大吼道。

孫立成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傢伙與奧德里奇有仇,只要奧德里奇支持的,他就必然要反對,自己完全是受到了池魚之禍。

當然,對於他的話,孫立成毫不在意,這裡能夠拍板的,是這個議事大廳里的長老們,所以孫立成顯得很是淡然。

幾個穴居人交頭接耳地商談了一陣,然後奧德里奇的母親對孫立成說:「可以。我們會為你找到一塊地方,並允許你在這裡休整,這是我們最大限度的支持了。此外,我希望你能夠尊重我們的習俗,不要給我們帶來危險,否則的話,我們部落會立即把你趕出去。」

好吧,穴居人就是這麼直接,說話沒有一點兒含蓄,孫立成雖然有些不習慣,但是還是認下了,所謂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嘛。

麥克斯波文還想說什麼,可是被老穴居人一擋,立刻偃旗息鼓,只是向著孫立成不斷齜牙。

孫立成估計,如果這傢伙有眼睛的話,此時已經用眼睛把自己殺死一萬遍了。

初步對孫立成做出了決定,奧德里奇便躬身向大家告別,領著孫立成走出了議事大廳。

「對不起,鐵殼,我把你請到部落來,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希望你不要在意。我們的生活太困苦了,多一份糧食就能多活一個人,希望你能夠理解。」

出了議事大廳,奧德里奇向孫立成抱歉道。

「沒關係,我理解。」,孫立成心中苦笑了一下,然後對奧德里奇說。

說完以後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對奧德里奇說:「能夠帶我去休息的地方嗎?我需要休息一下。」

穴居人點點頭,便帶著孫立成向外走去。

奧德里奇最終給孫立成安排的地方,緊靠著星星草部落的外圍,這裡有一個很小的土洞。據奧德里奇介紹,原來住在這裡的勇士,不久前剛剛外出尋找食物,一直沒有回來,想來是遇到什麼危險,所以這個洞穴便空了出來。因為時間很短,所以這個洞穴暫時還沒有被其他穴居人佔據,現在正好便宜給了孫立成。

惜香 孫立成看著這個狹小的洞穴,心中不住搖頭,但他也知道,這是奧德里奇能夠做得最大的限度了。他已經發現,星星草部落過得很是困苦,每一份資源都被人極為珍視。就是奧德里奇把這個土洞給自己,想必也是頂著很大的壓力。

安頓完孫立成,奧德里奇便向他告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看著這個幾乎躺不進全身的洞穴,孫立成有些無奈,不過他很快恢復了情緒。

「我好像隱約記得,有一段生活還不如現在。這麼快就有了安身之處,也算是很幸運了,人不能夠太不知足。」

孫立成對自己苦笑了一下,便準備修繕一下這個洞穴,然後住進去。

但就在這時,孫立成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冷笑,等他扭頭看去,才發現是那個麥克斯波文正領著幾個穴居人,提著長矛,走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嗎?沒有事情,就請你離開,我還要工作。」

孫立成的語氣非常冰冷,這個傢伙一直在找自己的麻煩,自然也不用對他客氣。

麥克斯波文沒有想到孫立成的態度如此強硬,立即大怒,他端起了自己的長矛,對孫立成狠狠地說:「狂妄的外來者,你竟敢對我如此無禮,拿命來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幾個穴居人也端起了手中的武器,從旁邊圍了過來,眼看一場大戰就要爆發了。 孫立成早就看這個傢伙很礙眼了,剛才在議事大廳裡面的時候,那些星星草部落的長老和重要人物在場,他不能夠對這個傢伙做出反擊,現在自己要開始整理自己的新洞穴,這些傢伙還不依不饒,明顯是欺生,把自己視為草芥,那麼他就不介意讓這些傢伙學學怎麼做人,呃,不對,是怎麼做穴居人了。

穴居人很野蠻,麥克斯波文也不多廢話,一聲大喊就揮舞著他的長矛沖了過來,同時,在孫立成的兩邊,另外三個穴居人也怒吼著端著長矛,沖向了自己。

別看這些穴居人長著個圓圓的大腦袋,又沒有眼睛,一副又蠢又笨的樣子,可是在這個地下世界,哪種生物都不是易於之輩。這裡沒有陽光,物資極為匱乏,要吃口飯是十分艱難的,打劫和反打劫就是他們日常的生活,所以,哪怕是地底世界最低階的穴居人,也是非常兇惡的。

幾乎是一瞬間,四個人就撞在了一起。

劇烈地打鬥聲,吸引了大批星星草部落的穴居人前來觀看,他們見到麥克斯波文與一個奇怪的傢伙打鬥,立即來了興趣,不時爆發出一陣叫好聲。

而在遠處,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向這裡急速跑來。

這個身影正是奧德里奇,就在剛才,他突然得到了一個消息,說麥克斯波文帶著人跟著自己向部落外圍趕去。本來,奧德里奇還以為這個傢伙是要尋找自己的麻煩,所以才儘快離開了孫立成,卻沒想到,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他們跟過來,才驚覺到他們的目標是孫立成。

雖然孫立成的來歷奇怪,但畢竟只是一個人,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怕他吃虧,才急忙趕了過來。但他失望的發現,自己過來的時候,這幾個人已經打起來了。

戰場中,交手后的麥克斯波文才發現孫立成很是厲害,在自己四人的圍攻下竟然遊刃有餘,顯然是低估了孫立成的實力。

更讓麥克斯波文鬱悶的是,這個孫立成不但武技高強,而且他身上的鐵甲更是厲害,自己的長矛雖然不是什麼上品,可也是很鋒利的,哪怕在整個部落中,也是算得上極好的兵器,可這樣的武器,竟然沒有辦法傷到孫立成的鐵甲,讓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後悔。

而他的三名手下顯然也發現了這點用,不一會兒便用特殊的聲音向麥克斯波文發問:「我們怎麼辦?」

麥克斯波文一直與奧德里奇爭奪下一任大首領的位置,所以一直找奧德里奇麻煩,如果讓這個孫立成全力幫助對手的話,麥克斯波文顯然會非常吃虧。

有了這個想法,麥克斯波文一咬牙,對手下們大喊:「既然已經打起來了,那麼一定要把這個傢伙殺死,絕對不能讓他活著下去,否則咱們誰以後都好不了。」

地下世界就這樣,幹什麼事情都十分狠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謂憐憫,在這裡是沒有市場的。聽到頭目的話,其他的三個穴居人也咬了咬牙,立即加快了進攻的速度。畢竟,如果他們失敗了,孫立成可能不會去找麥克斯波文的麻煩,但單獨收拾他們三個,想來不會是什麼大問題。既然這樣,乾脆就把孫立成插死在這裡。

孫立成在開始的時候還留有一絲情面,他想著,自己剛到星星草部落,如果傷人的話,影響終歸不好。可是沒想到,這幾個傢伙越打越猖狂,不斷的用他們手中的長矛向自己的面部和頸猛戳,這是要對自己下狠手啊。

打了一陣,孫立成終於忍無可忍,他衝天大吼了一聲,緊接著一拳打向了靠自己最近的一個穴居人。

這個穴居人看到孫立成的拳頭襲來,也不躲避,而是把長矛向他手扎了過去,想用自己尖利的長矛那個孫立成的手掌廢掉。可長矛即將碰到孫立成手掌的時候,只見孫立成的手腕詭異地一抖,便把他的長矛抓住了,緊接著,借著穴居人的衝力,向著懷中一拉,便把穴居人拉向了自己。

這個穴居人沒有想到孫立成的力氣是如此之大,一下子被拉了過去,還沒有躺他穩住身形,便感覺到一陣風聲襲上了自己的眼睛。雖然穴居人的眼睛已經退化,只留有一條小縫,但眼眶中還是有眼珠的。而且,這裡也是他們的脆弱之處。

感應到孫立成將自己的一名手下制住,麥克斯波文頓時大驚,他大吼了一聲,便揮舞著長矛扎了過去,可惜,他的動作已經晚了。隨著一聲凄厲地慘叫,一股濃黑的液體拋上天空,孫立成的拳頭狠狠地打在了穴居人那個已經完全退化的右眼上,一擊就把裡面的眼珠徹底打爆了。

即便是沒有了正常的功能,可眼珠的破碎還是讓穴居人痛苦地仰頭摔倒在了地上,手中的長矛便被孫立成奪了過去,立即引起圍觀人群的一聲驚叫。

孫立成反身躲過了麥克斯波文刺過來的長矛,反手把手中的長矛直立,然後在所有人驚駭地感應中,狠狠地向著倒地的穴居人扎了下去。

又是一聲撕心裂肺地慘叫,長矛準確地扎進了穴居人的左眼,頓時將整個大腦袋扎穿了,把他死死地釘在了地上,一片液體立即從穴居人的傷口中流了出來,這個穴居人的身體在地上挺了兩下,便徹底不動了。

「你殺了馬克,我殺了你!」

麥克斯波文見到手下慘死,臉上立刻變了顏色,雖然孫立成看不出這個傢伙臉上的色彩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可卻能感覺到那股滔天的怒氣向自己襲來。

同伴的身死,讓這三個穴居人的打鬥越來越瘋狂了。

這時,奧德里奇終於趕了過來,他用力撥開人群,向著麥克斯波文等人大喊:「不准你傷害孫立成,你要知道,如果你要傷害他,以後長老會會處理你們的。」

可此時的麥克斯波文他們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根本不理奧德里奇的叫喊,只是愈發提高了自己的進攻速度。

孫立成聽到了奧德里奇的喊聲,想停止戰鬥,但是見到這三個傢伙的進攻速度仍舊不減,心中大怒,他怒吼一聲:「你們這是找死!」,緊接著,接著敵人攻擊的空檔,又一拳揮向了另外一個穴居人。

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另外一個穴居人也飛上了半空,然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體不住地抽搐,然後徹底不動了。

消滅了兩人,孫立成的壓力頓時大減,他抵住麥克斯波文的一次進攻,趁他的另外一名手下沒有合擊的機會,左腳從地上踢起了一塊石頭,奔著麥克斯波文最後的那名手下飛奔而去。孫立成已經決定,先把麥克斯波文的手下幹掉,最後再收拾這個傢伙。

穴居人的反應速度很快,但是終究是慢了一步,只聽得慘叫了一聲,他便被石頭打中了腦門兒,立刻起了一個大包。受到打擊的穴居人不由得倒退了幾步,借著這個機會,孫立成已經抄起地上散落的半截兒長矛。

孫立成大吼了一聲:「槍魂!」,立刻化為一道流星,向著那個穴居人猛地扎了過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雖然穴居人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他的感官卻能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波動。最後一名麥克斯波文手下正想捂著腦門兒逃跑,但為時已晚,整個身體直接被孫立成用半截兒長矛挑上了天空,他慘叫著化成一道弧線,最後轟然一聲摔到了地上,濺起了一大片灰塵。

就這一會兒工夫,麥克斯卡爾的三名手下便死在了孫立成手中,不由得讓奧德里奇萬分驚愕。

打鬥引來的大批穴居人們,本以為這場打鬥會以孫立成被殺而結束,可沒想到,只不過短短的幾分鐘,四個強壯地穴居人,便只剩下了麥克斯波文一人,這個傢伙也太厲害了吧。

「我一直讓著你們,但是你們卻一步步緊逼,既然這樣,現在就讓我們做個了斷吧。」,孫立成緊盯著麥克斯波文,慢慢地向他走去,嘴中不斷嘶吼著,如同一頭即將食人的野獸。

如果風會划傷你 麥克斯波文此時雖然還是面露兇狠,可腳步卻偷偷地後退了兩步。無論他在地底世界如何悍勇,可是面對真正強大的敵人,他的心中還是泛起了恐懼。

孫立成此時感覺到了麥克斯波文的那一絲心悸,知道機會來了,便大吼了一聲,槍魂,然後向麥克斯波文沖了過去。

麥克斯波文重新感受到了那股強悍的力量向自己飛馳而來,心中大駭,但也知道自己退無可退,便強打起精神,揮舞起了長矛準備抵擋。

孫立成的槍魂哪裡是這個穴居人能夠抵擋的,他很有信心,一舉將這個傢伙刺個對穿。但就在這時,一支長矛狠狠地向孫立成撞了過去。

孫立成雖然可以繼續進攻,刺死麥克斯波文,但最終還是選擇了躲避,因為這根長矛是奧德里奇刺過來的。

無論星星草部落對孫立成如何,奧德里奇畢竟把自己從極度困苦中解救了,並給了自己食物,還把自己帶到了這裡。所以孫立成認為,他是自己的朋友,既然奧德里奇出手了,不管怎麼樣,孫立成決定還是給奧德里奇這個面子。

逃過一劫的麥克斯波文此時渾身冷汗,等他發現孫立成被奧德里奇逼退,立刻向孫立成大吼了一聲,便要抬矛衝上去,可就在這時,一聲蒼老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回來:「都給我住手!」

麥克斯波文立即停住腳步,扭頭髮射出自己的電波,才發現是星星草部落的長老們來了。

「長老,您怎麼來了?」

麥克斯波文停住身形,拄著長矛,氣喘吁吁的問道。

奧德里奇的母親,那名老穴居人往前走了兩步,冷哼道:「有人向我報告,說你追著奧德里奇前來對孫立成不利。既然部落長老會已經做出決定,讓他住在部落里,你們這樣來尋仇,是不是拿長老會不當回事了?」

奧德里奇聽到母親的話,心中大喜。麥克斯波文一直在跟他爭奪未來的族長之位,身體更是強壯的他現在被自己的母親藉機敲打,顯然會讓其他的長老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這對自己來說可是太重要了。

麥克斯波文聽到以後,詫異的向長老們說:「我只是想來教育這個小子,可沒想到他是如狠毒,您看,馬克他們已經都被他殺死了。這個仇如果不報,我怎麼對得起馬克他們?」

說到這裡,麥克斯波文竟然怒吼了起來,語氣中滿是悲傷。

孫立成知道自己下手過狠,但此時他已經沒有了退路,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青青草部落眾人聽到麥克斯波文以後,氣氛頓時冷淡了下來,很多穴居人對自己開始端起了長矛。

「這個氣氛不好啊,沒準兒一會兒,他們就會跟著麥克斯波文攻擊我。」

看著周圍超過一百名手執長矛的穴居人,孫立成在心中不由得在心中做好了防備。

但就在這時,奧德里奇向前走上了一步,對著老穴居人說:「母親,孫立成來到我們這裡就是我們的客人。麥克斯波文過來挑釁,並想殺死他,孫立成只是反擊,打死幾個人也算正常。當然,如果部落非要處罰他的話,那請先處罰我吧,畢竟人是我帶來的。」

說到這裡,這個穴居人竟然杵著長矛,單膝跪在了地上。

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作為奧德里奇的母親,老穴居人本想為兒子開脫,可感覺到周圍很多穴居人對孫立成的敵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對孫立成說道:「雖然這些人向你挑釁在先,但是你一次殺了我們三個族人,實在有些過分了。」

聽到老穴居人的話,孫立成的心不由得一沉,他暗暗做好了防禦準備,心想,如果對方一旦下令進攻自己,那麼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殺出一條血路,最次要拉上幾個墊背的,等死可不是自己的風格。

但緊接著,只聽得奧德里奇的母親又說道:「當然,這件事情是麥克斯波文挑釁在先。」,聽到這裡,麥克斯波文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他剛想說什麼,便被老穴居人揮手打斷了。

老穴居人繼續說:「所以,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我們青青草部落把你殺死,為我們的族人報仇;第二個么,就是你為我們解決一件大麻煩,將功贖罪。不知道你想選擇哪一個?」

孫立成聽到這裡,知道事情有了轉機,便問向老穴居人:「你們需要我解決什麼麻煩?」

見到孫立成要答應,奧德里奇立刻向前走了一步,說:「孫立成剛到這裡,他還沒有武器,怎麼能夠……」

沒有等奧德里奇說完,便被他的母親打斷了。老穴居人對孫立成說:「我們這裡面的補達拉斯草是我們生存的根本。可是這個地下世界有很多野獸也吃這種食物。最近就有兩個可惡的畜生,一直襲擊我們的田地。所以,如果你想取得我們的原諒,那麼就去把這些畜生殺死。如果你能把它們殺掉,我可以保證,在以後,星星草部落將會把你當做族人看待,沒有任何人敢再向你進行挑釁。」

說到這裡,老穴居人轉向了麥克斯波文,向他發出了警告的聲波,後者只能臉色難看地退到了一邊。

孫立成一聽,便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有巨大的危險,便向老穴居人問道:「這是什麼生物?能告訴我嗎?」

老穴居人笑了一聲,對他說:「這是地下的一種毒蜥,很是難纏。」

孫立成想了想,知道自己沒有選擇,便點頭說:「可以,我同意去消滅它。」

見到孫立成答應了,老穴居人拄著她的法杖,向著周圍大喊道:「從現在開始,孫立成就是我們的族人,任何人不允許再挑釁他,一起靜待他的成功。當然,如果他失敗了……」

說到這裡,老穴居人對著孫立成說道:「你應該知道有什麼後果。」

孫立成聳了聳肩,說:「如果我失敗了,你們就去幫我收屍吧。」

聽到孫立成的話,老穴居人笑了笑,齜著她的大尖牙說:「這裡任何食物都是寶貴的,如果你失敗了,也用不著我們去給你收屍,毒蜥自然會把你吃得乾乾淨淨。」

說完以後,她也不再搭理孫立成,扭身率領著眾人向部落中走去。

麥克斯波文看到長老們走了,扭身看了看孫立成,見到這傢伙毫無緊張,便生氣地提著長矛追了過去,也不理會地上三名手下的屍體。

此時奧德里奇走過來,拍了拍孫立成的肩膀說:「毒蜥是我們這裡最可怕的生物。你要去殺他們,一定要小心,不知道你需要什麼支持?」

孫立成轉過來,向著奧德里奇一笑,也不管對方沒有眼睛,根本看不見自己的表情,緩緩地說:「第一,幫我把這三個垃圾的屍體弄走;第二,能不能給我找一隻長矛?要結實的那種。放心,我不算白借,等有了食物,我一定會把這些長矛的報酬給你。」 奧德里奇聽了孫立成的話,想了想,點頭說道:「行,我可以幫你找一些長矛。但你也知道,我們這裡的物資匱乏,因為沒有眼睛,所以我們沒有辦法生產優質的金屬,族人的長矛大多是骨質的,金屬長矛不多。你先把地上的三隻長矛收走,我會盡量再給你找一些好的。」

對於奧德里奇的話,孫立成表示很理解,他再次向這個穴居人表示了感謝。等所有人離開,並把地上的屍體抬走以後,便開始修砌一下自己的新洞穴。

看著這個洞穴,孫立成不住地搖頭,質量的確太簡陋了。可他也知道,這是奧德里奇費了很大的力氣才為自己爭取到的,如果不把它修好,那麼自己只能露宿坑道了。雖然這裡是地下,但誰知道會出現什麼東西,有個洞穴保護,才是最保險的。

要修葺洞穴,就需要泥土和石頭。石頭滿地都是,泥土嗎,應該是在水潭邊上。

想到這裡,他便向著流水的聲音方向走去,憑藉直覺,那裡應該有自己要尋找的東西。

走了有一陣,孫立成就發現有人從後面向自己跟蹤而來。

「難道是那個麥克斯波文仍舊不死心,準備違抗長老會的命令,繼續對自己下毒手?」

孫立成想到這裡,借著一個拐角,一錯身躲進來角落中。就算是穴居人用聲波感應,也不會發現自己。

沒過一陣,一個瘦小乾枯的穴居人出現在了孫立成的視野中。這穴居人比奧德里奇和麥克斯波文個子小多了,手上的長矛基本只是一根木棍,甚至連矛頭也沒有,顯得非常原始。

但孫立成也不敢掉以輕心,等這個傢伙來到了自己身邊,他閃電般出手,一把就將穴居人腦後的長頭髮拽住,然後抬腳踹到了他的腿彎處。只聽得哎呀一聲,這個穴居人便被他踹跪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